【竹馬】Half Baked


*慶祝815!我的名字叫IE瀏覽器!
*沒有情節預警,亂七八糟預警,胡編亂造預警!

——————————————





1
麵包店的香味是可以穿過雨的,蓋過樹葉、土壤以及水汽的味道,無孔不入的鑽進人的鼻腔裡去。

霸道至極。

順著二宮和也下班的路走,走到回家的巷口,有家麵包店,在那裡屹立不倒,每天下午準時朝他的所有感官輸送飢餓的信號。從小到大這麼多年過去了,每天他都在等著自己日積月累討厭起這個味道來。

「究竟哪一天會膩呢?」他每天都在思忖。

他等了二十一年,都沒等到這一天。


2
麵包店的老闆二十一年前帶著一家老小搬到他們家附近,敲敲打打裝修半個月,開始每天準時準點散發著香味,這麼些年過去了,老闆換成二代目,香味倒是沒怎麼退步過。

他和這位二代目算來也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國中和高中恰好是同校,十幾歲的時候天天一起坐電車上下學,週六週日騎著車子一起去海邊踩著沙子無所事事,夏天吃冰打西瓜逛祭典,冬天如果兩個人都打光棍,聖誕節就湊在一起吃蛋糕打遊戲,元日的時候會收到彼此父母的壓歲錢,二宮還會多收到一袋新出爐的奶油手指餅。

姑且算是幼馴染。

花了二十年陪對方長大之外,一成不變的當鄰居,當製造香味的罪魁禍首,當天天被迫飢餓的受害者。

他路過巷口的時候走進麵包屋的次數緩緩的下降,有時候剛好遇到二代目出來擺小桌子促銷,二代目會對他招招手,彎著眼睛笑,說上班辛苦了。

他就乖乖的回一句「相葉君也辛苦了」,然後接過相葉遞來的新產品,口腔里的味覺感官都饜足起來。

二代目問他,好吃嗎?

他點點頭,帶著吃人嘴短的偷偷摸摸的氣勢看著對方。

——二代目相葉雅紀,在波點的圍裙後面無知的散發著令人無法討厭的味道,這件事本身令人覺得苦惱。


3
二宮和也有時候會帶著麵包回家,有時候是曲奇,有時候是手指餅,吃完晚餐之後打遊戲的時間里都被他消磨掉。

相葉也蠻久沒有來找二宮打遊戲,從成年再到跨入前30代,他們成長的軌跡似乎是越來越習慣不依附彼此,相熟還是相熟,卻不再是以前那種一天不見第二天就會互相尋找的關係。

是好事,二宮想。

成為大人搞不好就是這樣一回事,比起湊在一起時候激發出來的幼稚空氣,他更願意大部分時間做個成熟冷靜的大人。

想到這裡,他抬起窗簾,透過窗子往斜下方看了一眼。

保持著大概三十度的夾角,視線穿過樓下八百屋的招牌,大概晚上八點左右能看到相葉雅紀打烊熄燈。

床頭的鬧鐘剛好顯示十九點五十八分,二宮和也抱著膝蓋,靠著窗戶,難得發呆,等了五分鐘,麵包屋的燈啪嗒滅掉。

二宮看了看表,埋進膝蓋里哼哼唧唧笑。

下班下的真夠準時。

只是麵包屋的香味還一直頑固的黏在他的窗戶上,不知道是真的存在,還是他太過習慣這個味道,形成的幻覺。

他往後仰了仰,躺了一會兒,想起什麼似的,從床頭櫃摸出自己古舊的DV機,摁下電源,發現還有電,乾脆把手套進有點起毛邊的拍攝手把里,舉起來,模模糊糊的拍了一段窗外八百屋的招牌和折疊門。

電池在兩分鐘后告罄。


4
二宮和也從很久之前開始會偶爾拍點東西,動態的那種,影片的格式。

存在一個小的DV裡面,是上高中那一年不知道從那位親戚那裡收到的禮物。

DV里插著一張不大不小的記憶卡,他拍到裡面的空間滿滿當當的就抽出來,換上另一張,時間長了存下來不少,原本那台DV也慢慢從最新最流行的款式變成了老年款。

剛開始的時候他熱情高漲,和相葉出門玩的時候舉著DV機,拍了好多亂七八糟自己都不記得的東西,抽出來的儲存卡裝在一個空的磁帶盒里,擱在他的床頭櫃里,拿出來的時候哐當哐當發出悶悶的聲響。

相葉那時候趴在他的床上玩遊戲,看他換卡,就問他這到底是什麼東西。

他扭過頭像隻小狐狸一樣抿了抿嘴巴,說「這是存款。」

後來二宮熱情退潮,主要也是因為DV型號太古舊,電池老化了也買不到同種類型的來替換,約拍越少,最後大部分時間躺在床頭櫃里睡覺休眠。

而相葉雅紀幾乎和二宮和也共享了彼此所有的故事,唯一沒有共享的就是這份精神存款,到今天兩個人走進三十代的人生,相葉還是不知道這個精神存款到底存了些什麼。


5
相葉雅紀不是沒有好奇過。

即使兩個人走進三十代的人生,每每想起,他還是好奇的要命。


6
這年春天末尾的時候相葉和二宮聚在一起吃了一頓飯。

相葉剛剛克服花粉症最要命的時節,還是時不時冒兩個噴嚏出來,用光了自己背包裡的抽紙,就來討二宮的。

二宮一邊嫌麻煩,一邊皺著眉頭問他「今年這麼嚴重嗎?」

相葉吸吸鼻子抱怨「影響工作效率的那種嚴重。」

二宮聽了往後閃了一下,五官擰在一起「你的麵團里不會揉進鼻涕吧?」

相葉哈哈笑,伸手過去揉他的臉「有鼻涕的都送給和君吃。」

二宮對著他乾嘔一聲。

兩個人的時間偶然湊在一起,草草決定了吃飯的地點,就在以前常去的一家燒肉店,老闆也相熟,進門了就熱絡的說好久不見。

他們點好了單,老闆送上小菜來,淺淺的小碟摞得像小山一樣高,二宮看著嗤笑出聲,指了指說「這個堆得太誇張了吧!」

相葉也跟著笑,對著老闆揮了揮手道謝,回頭準備從筷筒里抽筷子遞給二宮,二宮拿出手機來對著這個小碟一邊哼笑一邊拍,帶著笑意飄乎乎的說了句「太好笑了。」

相葉拿筷子敲了敲他「再不吃就要塌了。」

二宮又咔嚓咔嚓照了幾張,接過筷子來吃,相葉在對面看他叼著筷子哼哼唧唧笑,還是覺得有趣的樣子,突然想到點什麼。

「說起來,」相葉嚥下嘴裡的東西「和君最近怎麼不用那個老年人DV了?」

二宮還叼著筷子,含含糊糊「電池不太行了,又沒得換。」

「買不到?」

「買不到。」

相葉哦一聲,點點頭「果然是老年款。」

二宮吃口菜,佯裝威脅他「不要瞧不起老年款!」

相葉勾了勾嘴角「行唄,老年款是歲月的精髓來的。」

二宮抬眼看他,看了一會兒說「你的鼻涕要掉進爐子里了,等下那個區域的肉你自己吃。」


7
夏天剛剛顯出氣息的時候,二宮下班路過麵包屋,被二代目攔住。

二代目送他一塊電池,型號古舊,剛好匹配他的老年人DV機。

「珍惜點用!超難找的!」相葉把電池和法棍一起塞進他的懷裡。

「…是。」二宮看著腳尖,跟他認真道謝,抬起頭的時候目光真誠,相葉以為他要說什麼進一步的感謝詞,二宮那張可愛又可惡的嘴巴開開合合,問他「法棍里沒有鼻涕吧?」

相葉搶過法棍,敲在二宮的頭頂上,二宮嗷的叫一聲,跟他喊疼,聲音順著麵包的香氣傳到不遠處的八百屋去。


8
新電池運作良好,只是二宮蠻久沒有見到相葉,儘管距離這麼近,忙起彼此的事情來還是幾天打不到照面。

週六他出門去買新的儲存卡,在路上猶豫一下,走進相葉雅紀的麵包屋里去。

一進門那種濃郁甜膩的味道裹挾著牛奶和麵粉的氣息撲面而來,他趴在結算台往後廚看,瞟了半天沒找到相葉雅紀,乾脆坐在那裡等,一邊等一邊拆DV ,把電池和舊的儲存卡拆下來拿在手裡玩。

等了幾分鐘,結算台僱用的兼職學生從後廚出來,和他半熟不熟打過照面,看到他就问候了一声,結果背對著對方,二宮嚇一跳,手抖一下儲存卡順著玻璃櫥窗的縫掉進去,卡在一個尷尬的位置。

兼職的女學生一臉歉意,鑽出來要幫他撿,他自己的手肉乎乎放不進去,就請女學生代勞,不管是往裡面努力抻,還是拿了木條伸進去撈,還是差一點點。

二宮歎口氣,心想真是倒霉到家,乾脆擺擺手「算了算了,不麻煩了。」

女學生爬起來,往耳後別了別頭髮,有點尷尬的樣子。

二宮於心不忍「你們老闆呢?怎麼不在?」

「啊,相葉先生最近幾天都沒怎麼在店裡,」那位說「好像是去旅行還是做什麼,應該今天就會回來了。」

「旅行嗎?」二宮有點沒反應過來。

「好像是,就是在近郊而已,我也不是特別清楚。」女學生還是誠惶誠恐的抱歉「但是二宮君你的這個……儲存卡嗎?等下我把這個櫥櫃拉開試試……」

二宮搖搖頭「沒事,不麻煩你了,相葉雅紀回來讓他幫我拿就好。」

女學生一再道歉,看她一個人在後廚和前面忙不過來,二宮不好意思再給這位小姐添麻煩,給相葉發了個訊息,又寬慰了幾句女學生就告辭了。

在電車上搖搖晃晃的時候他有點恍惚,腦子裡在想事情。

心裡不知道從哪個部分湧起了一種奇異的情緒來,堵在喉嚨里,讓他都忘了牽掛自己那個卡在麵包和麵包夾縫里的精神存款。

他搖搖腦袋,腦子裡是相葉雅紀不知道在哪裡大笑,歡笑,狂笑的蠢樣子,拋下一屋子的麵粉和烤爐玩忽職守。

相葉給他回訊息「下午幫你取,晚上記得來拿。」

好的。二宮想。

熟人熟到八成熟,停在這裡就不錯,剩下的兩成留給他自己長成大人,形成自由自在的和自己挺無關的部分,屬於他不知道的,也不需要探索的部分。

挺好的,也許七成熟也行,再多餘的一成,留給自己從來不知道的他和別人的旅行。

諸如此類。

二宮電車坐過站了,也沒心情坐回去電子產品商場,乾脆繞了一圈去吃東西。


9
相葉在二宮走後不久就回到店裡,風塵卜卜,曬黑不少,接到二宮的短訊,說有東西掉在櫥櫃下面,他放下東西就去移動櫥櫃,撿出來擦了擦灰塵,才反應過來這是張儲存卡。

二宮和也的儲存卡,是他和二宮八成熟剩下的那另外二成。二宮和也這人多聰明他了解,腦袋裡彎彎繞繞小九九他也猜的差不多,只有這些,讓他猜不透摸不准,他好奇心起,累計了這麼多年,現在全部落在手掌上這張卡里。

他先回二宮一個訊息,然後開始對著這張黑乎乎的卡發起呆。

黑匣子一樣。

不知道出於那種心情,他不敢偷偷看,也不甘心就這樣還回去,相葉拷貝了一份放進自己的電腦里,把卡還給二宮。

他生怕電腦讀卡時候的餘溫留在上面,用冰箱里的冷氣熏了半天,交還的時候故作鎮定灑脫,拍了拍二宮的腦袋「你怎麼這麼笨的?」

二宮白了他一眼「你沒偷看吧?」

相葉有點心虛的搖搖頭「沒有。」

二宮瞇著眼睛打量他,看的他快要心虛到掉下汗珠的時候,二宮哼哼笑了兩聲「不知道去哪裡曬得這麼黑。」

相葉愣了愣「有嗎?」

二宮沒理他,徑直走出去了。


10
週末的時候下起大雨,二宮一個人在家裡懶得出門,飢腸轆轆,正準備去廚房找找有什麼可吃的,相葉的麵包店又可惡的開始散發出要命的香氣。

那種醇熟濃厚的味道真是令人生氣,二宮忍了忍,沒忍住,給相葉撥了個電話過去。

相葉把手機夾在肩膀和耳朵中間,一語中的「和君是不是餓了?」

二宮猶豫幾秒,慘兮兮的嗯了一聲。

「剛烤了一爐,」相葉乾脆利落,坦蕩的發出邀請「快點下樓。」

二宮掀開窗簾斜著看了看「唔……」

相葉不用想都知道他現在什麼姿態「和君這個人真是…要我送上樓的話還要再多餓半個鐘頭哦。」

那我寧願多餓半個鐘頭,二宮這樣想,嘴上卻毫無辦法,兇巴巴的回一句「啰嗦死了,就下來。」

二宮沒撐傘,低著頭半跑不跑的到了麵包屋屋簷下面,濕乎乎的推開門,香氣的實感迎面而來。

相葉看見他「怎麼不撐傘?」

二宮擺擺手「懶得撐。」

相葉癟了癟嘴,招手讓二宮進後廚,二宮從結算台鑽進去,跟相葉走到裡面,正對著一面烤爐,熱烘烘的散發著溫暖好聞的氣味。

「馬上就好了。」相葉看了看烤爐上的時間,中間兩個點一幀一幀跳動。

二宮靠在作業台上,抬起眼睛睨了相葉一眼「還是肉鬆包嗎?」

「不然你想吃什麼?」相葉反問他。

二宮搖搖頭「這個就好。」

相葉湊上去看爐子裡面成色極佳的麵包,吸了吸鼻子,退回來和二宮說「不好小看肉鬆包的哦。」

二宮嗤笑一聲「我沒有,我很尊敬肉鬆包。」

相葉以前剛剛開始烤麵包,用肉鬆包練手,二宮就在他旁邊拿著那個老年人DV拍他拿出來一盤一盤成色各異參差不齊的麵包來,兩個人分食幾個,剩下的第二天帶到學校去送人也好吃掉也好,總之是度過了一段被肉鬆包淹沒的日子。

只不過現在相葉做了這麼多年,早已經做不出當時那樣表現不穩定的肉鬆包了。

相葉把烤盤抽出來的嘴裡跟他念著「小心燙」,二宮看著他的樣子,覺得熟悉的不得了,突然想到自己不知道在自己哪張卡里存著的一段影像。

那時候相葉笨手笨腳的,一手端著剛出爐的烤盤,一邊朝他揮手說「不要拍啦!離我遠一點!」

二宮自己在鏡頭後面哈哈笑。

「都說了很燙,不是開玩笑哦!」相葉佯怒,對著鏡頭皺眉毛,伸出指頭指了指「等下燙你!」

二宮自己從鏡頭後面鑽出來,露了點髪尖和眼角,切了一聲,帶著笑意黏黏糊糊說了句「他才不敢。」

他想到這裡,笑著看相葉還是那樣一副小心翼翼讓他「小心燙」的樣子,於是往前湊上去「二代目,你還要來燙我嗎?」

相葉把烤盤放好,看他笑也覺得莫名其妙「什麼?幹嘛燙你?」

二宮愣了愣,什麼嘛,原來不記得了,他回答相葉「沒什麼,你不要燙到我哦。」

相葉朝他做了個鬼臉。

兩個人一起在後廚分麵包吃,二宮吞了一口,突然覺得真的吃起來反倒沒有透過雨的腥氣那樣的味道來的那樣讓人饜足。

「我喜歡以前那種半焦不焦的。」二宮對相葉開玩笑。

「那我烤個焦的給你。」相葉反過來噎他,伸手要搶他手裡那半個。

二宮反應極快的閃了一下,相葉撲空,撞在他肩膀上,笑著喊了聲痛。

吃完麵包二宮又順手拆了一袋牛奶,小口小口的喝,雨天沒什麼客人,相葉就和他一起鉆在後廚玩忽職守,撐著下巴看他喝牛奶。

「好吃嗎?」相葉突然問他。

「突然問這個幹嘛?」二宮有點奇怪。

相葉煞有介事的回答「想檢驗一下自己有沒有退步。」

二宮和他狡黠的笑一笑,露出不懷好意的表情「都說了我比較喜歡以前那種半焦不焦的。」

相葉撲過來揉他的腦袋。

臨走的時候二宮頂著一頭亂七八糟的頭髮,軟趴趴的貼在頭頂,一點氣勢都沒有。

「要不要給和君一把傘?」相葉問他。

二宮拒絕「不用,不然還要還給你。」

「不用還也可以哦。」相葉固執的要轉身去找傘。

二宮沒辦法,看著他去找傘,撐在櫃台上和他扯皮「那我來還你傘的時候不要再烤肉鬆包了,我要吃別的。」

相葉埋頭找傘,語氣不善「剛剛才說過不好小看肉鬆包!」

二宮在櫃台低頭偷笑,相葉找到傘,遞給他。

二宮接過來,相葉還沒鬆手,於是二宮抬眼看他,他看著二宮的眼睛,用不知道開玩笑還是認真的語氣和他說「肉鬆包超重要的,就算不賣…也要擺在那裡才算安心。」

「什麼歪理。」二宮用傘敲了敲他的手。


11
二宮回到家找出那張十六七歲時候用過的儲存卡,所有儲存卡里的頭一張,滿滿當當的頭一張,又老又舊。

他緩慢的讀取出來今天腦內回溯的一段影像,用電視的顯示屏放映出來。

房間裡沒有開燈,黑漆漆的,窗外還在下雨,他和十六歲的相葉笑笑鬧鬧的畫面變成光斑投在他的臉上。

他沒記錯任何一個細節,除了那時候的後廚比記憶中的昏暗很多罷了。


12
雨下了整個週末,周中才慢慢有停下來的趨勢,相葉的傘一直滯留在二宮家的玄關,結局是相葉自己來取。

兩個人在玄關講了幾句話,相葉斜眼瞄到二宮家餐廳桌上擺了西瓜,就磨磨蹭蹭進來吃,沒吃幾口二宮就接到上司的電話,要趕回去會社處理點問題。

「這麼晚啊,」相葉擦擦嘴,看著正在收拾東西的二宮「要不要我送你過去?反正已經閉店了。」

二宮想了想「真的假的,這麼好哦?」

相葉對他眨眼睛笑一笑「巷口見,我去取車。」

二宮很久沒有坐過相葉的車子,坐上副駕駛係安全帶,一扭頭發現後座擺了一堆疊整齊的棒球衫。

「你去打球了?」二宮順口問了句。

「就是上次出去的那幾天,」相葉坦坦然「叫和君的話你又肯定不會跟我去。」

二宮想辯駁,語塞一下說「也是。」

一路上兩個人有一搭沒一搭的說了點沒什麼內容的話,二宮下車的時候和相葉說了聲謝謝,正準備關門,突然想到那把傘又落在自己的玄關。

「啊,傘又忘掉了。」

「啊!是哦!」相葉也反應過來。

「你自己回去拿也可以哦,」二宮從背包裡把鑰匙摸出來丟給他「順便幫我把西瓜解決掉吧,不然放在冰箱里。」

「是——」相葉對他擺手「快去吧。」

二宮扭頭進了會社的大樓,天上又細細密密的下起雨,相葉把車開回去停好,熟門熟路的摸進了二宮家。

他坐在餐桌上吃西瓜,吃著吃著挪到沙發上去,想看看二宮最新的遊戲記錄,一隻手舉著西瓜一隻手開了遊戲機,又去找遙控器,從靠墊下面摸出來,摁開了顯示屏。

相葉笨手笨腳的切換播放源,一個沒拿穩,遙控器滾進沙發下面,他抻著胳膊去掏,電視突然發出聲音來。

二宮和也的聲音。

十七歲時候獨特的,帶著薄荷味道的聲線,說「他才不敢。」

相葉跪在地上,背對著顯示屏,楞了一下,扭頭過來,看見恰好看到這樣一幅畫面。

二宮的帶著那條眼熟的不得了的髮帶,頭髮支棱在畫面右下角,自己穿著圍裙,帶著隔熱手套,正一臉裝兇的表情走向鏡頭。

什麼時候的事了?

那種來自感官的回憶反應的比大腦快很多,相葉擦了擦嘴角的西瓜汁,掏出遙控器,扭過身子坐在地板上。

對著顯示屏思考了兩秒,他點了快退鍵。

然後他反應過來這是二宮的精神存糧。


13
二宮回家之後天已經快亮了,相葉早已經走了,西瓜倒是難得客氣的只吃了一點,其他的都好好的包了保鮮膜放在冰箱里。

二宮累的大腦停轉,倒在沙發上,感覺背後硬邦邦的硌了東西,反手掏出來,發現是遙控器。

他正準備甩手扔走,突然發現上面紅彤彤黏糊糊的一點。

他聞了聞,西瓜汁。

腦袋裡正回放著相葉笨手笨腳亂滴西瓜汁的樣子,二宮突然想到了什麼,看了看顯示屏,又看了看手裡的遙控器,仰在沙發上,閉上眼睛。

他一邊呼吸一邊聽外面的雨聲,停轉的大腦又飛速運轉起來,想了一百種應對的方法,又逐一否定。

二宮坐起身子,搖了搖腦袋清醒一下,從亂七八糟的思緒裡面脫身出來,安慰自己沒什麼可心虛的,不過就是影像而已。

對,影像而已。

他做完自己的思想工作,點點頭,起身去洗臉,突然發現相葉的那把傘還在這裡丟著。

讓人頭痛。


14
相葉濕淋淋的走回家,換了鞋頭一件事情是拿出自己前兩天偷偷拷貝的二宮的另一張儲存卡。

他花了差不多幾個小時看完二宮家電視里那些精神存款節選。

他開始回憶起了十幾歲時候的二宮和也,好像是時不時就舉著DV機,不知道在拍些什麼。

他記得二宮和也拍了沿著窗沿緩慢爬行的瓢蟲,拍了雨滴砸進地面上的水窪,拍了坐在自行車後座時候迅速後退的行道樹,拍了棒球社社員大會,拍了夜晚天橋下的車流,拍了麵包房後廚跳動的計時器。

只是相葉雅紀不知道,窗沿和瓢蟲後面是他在打瞌睡,雨天的水窪裡有他的倒影,自行車後座的視角的大部分是他的鬢角、耳朵和汗珠,棒球社大會只有他和二宮在桌子下面的小動作,夜晚車流的聲音被他在旁邊荒腔走板的歌聲蓋過,後廚的計時器模模糊糊,只有他在遠處被燙到的剪影和二宮偷笑的聲音是真切的。

相葉連忙打開自己電腦上這一張。

滿心期待,滿心緊張,卻發現存的沒有那麼滿滿當當,似乎也沒有當時的熱絡,大多是二宮上班的路,海邊,家庭聚會,每一條都晃晃悠悠顛顛簸簸,比起之前的顯得敷衍了事。

最後一段是不久之前,黑漆漆的分辨不出什麼,大概是二宮臥室窗戶的視角,遠處亮著的燈是他的麵包屋。

他突然想到那些焦焦的、過分烘焙的肉鬆包,比起現在這些熟度完美的,更讓二宮喜歡的那一種。

相葉坐在椅子上發了半分鐘的呆,不知道是因為衣服太濕或是什麼別的原因,突然覺得渾身發冷。


15
週末二宮去還傘,相葉係著圍裙,看見他楞了一下。

「喏。」二宮遞給他,順便批判「丟三落四。」

相葉接過來「和君不忙了?」

「開什麼玩笑。」二宮捏了捏脖子否認。

「還加班嗎?」相葉問。

二宮點點頭「要是還這樣加班,我乾脆去會社附近租間房子住了。」

一句玩笑話,相葉突然跳腳,神情誇張的質問他,分貝可怖「你要搬家?!」

「笨蛋嗎你!」二宮嚇了一跳「嚇死我了…」

相葉一雙眼睛清凌凌的控訴他「你才是嚇死我了!」

「我開玩笑你聽不出來嗎?」二宮嗓音和語氣都尖利的對著相葉。

相葉吃癟,摸了摸鼻子「……我在烤肉鬆包,要不要吃。」

二宮白他一眼,不情不願「吃。」

兩個人又鑽進後廚,不知道為什麼氣氛有點尷尬起來,兩個人都沒說話,在等著計時器跳到最後一秒。

相葉有點迫不及待的把烤盤抽出來,沒再一驚一乍的要二宮小心燙,只是把烤盤擺在工作台上,用帶著隔熱手套的蠢蠢大大的手掌朝二宮招一招「過來過來,這回不燙你。」

二宮愣了愣,然後清清嗓子,把笑意壓下去,一邊湊近一邊說「上次才說過要請我吃點不一樣的,怎麼又是肉鬆包。」

他話還沒說完,就看到烤盤裡的幾個肉鬆包,慘兮兮的被烤成比全熟更深一點的焦黃色。

相葉站在那裡,邀功請賞一樣的對他笑,在烤箱明黃色的燈光里,臉上細小的絨毛都看的一清二楚。

二宮拿起一個,放進嘴裡,微不可聞的歎口氣。

這人實在可惡,就像他的麵包一樣,一如既往的散發著讓人喜歡的味道,純潔的像是月亮,根本不知道他在經歷什麼大風大浪上下跌宕的心情。

他吃得了他超過十成熟的麵包,卻只能做他八成熟的朋友。

他主動笑起來「二代目,我要去告訴一代目你手藝退步,烤糊麵包。」

相葉愣一下也笑「是你自己說喜歡焦一點的。」

「所以就說了,你這個人聽不出別人在開玩笑。」二宮搖搖頭。

二宮半個麵包都沒吃完,找了個推辭準備走,相葉猶豫了一下,不知道是不是有什麼話想說,最後也沒說出口,和他擺擺手說了再見。

二宮輕車熟路鑽出來,打開門走出去。

雨季似乎來了,地面一直是濕乎乎的狀態,二宮避著水窪,認真走路,走到八百屋那裡,突然聽到有人在後面叫他。

他回頭看到相葉雅紀小跑過來。

「怎麼了?」他問相葉。

「和君你……」相葉捯了一口氣,咳嗽兩聲「下週要不要和我一起打球?」

二宮乾脆拒絕「不要,我加班已經累得半死。」

相葉噎了一下,有點可憐巴巴的把頭低下去「好吧。」

二宮於心不忍「想去的話就邀別人嘛,上次……」

「和君,」相葉打斷他,抬頭看他,眼睛像是低頭的時候充了電一樣目光閃爍明亮,盯得人緊張「為什麼不繼續了?」

「什麼?」二宮沒有反應過來。

「就是那個,」相葉摸了摸鼻子「老年人DV,存款…之類的。」

「哈?」二宮愣了愣,然後伸手拍了他一下「你果然偷看了吧。」

相葉睜大眼睛想要辯解,支支吾吾半天嗯了一聲。

二宮呼的出了一口氣。

天上零零星星的飄起雨來,相葉措了措辭,有點底氣不足「怎麼越拍越少了?明明新電池已經賣給你了。」

二宮伸出手掌來遮雨,沒回答他。

「還有,為什麼和君越來越…越來越……」相葉在找一個準確的定義,似乎找不到,只能這樣磕磕絆絆,皺著眉毛,讓雨滴順著髮梢滴在鞋子上。

他的圍裙還沒摘,已經有點濕了,他後面就是自己的麵包屋。

在雨裡面散發著恆久的香氣的,那間麵包屋。

二宮心裡一團一團的擠著東西,被雨打得濕淋淋,實在想不出說什麼,乾脆和他插科打諢「哪有這麼嚴重,就說了想要打球你找別人…」

「不是打球的問題,是和君你。」相葉打斷他。


他抓了抓圍裙的帶子,有點緊張的樣子,吞了一口口水,雨滴從喉結滑進領子裡面,固執又可憐巴巴的開口「不可以不喜歡我。」

二宮忘了遮雨,在原地吸了吸鼻子。

相葉底氣不足,但是還是跟他認認真真的和他強詞奪理「不能…不能因為長成大人,就變得不喜歡我哦。」


16
週末相葉沒有約別人打球,拉著二宮去買西瓜,二宮拿著老年人DV,里面塞進新的儲存卡,相葉買來的。

二宮慢吞吞的在路上搗鼓機器,相葉問他「是不是太久不用忘記怎麼用了?」

「不是,」二宮不耐煩「你別管啦——」

相葉感冒沒好,打了個噴嚏,鼻音濃重「要不要幫忙?」

「不用,弄不好我就不要拍了。」二宮回答。

相葉頓了頓,問他「這句是不是開玩笑?」

二宮無言以對。


17
新的儲存卡最新的一段影像是在電車站旁邊,小超市外面的狹窄道路上。

鏡頭卡在相葉的肩膀,稍仰的角度,顛顛簸簸,正在走路。

二宮黏糊糊的聲音從鏡頭外面傳過來,語氣不滿不耐煩「買不到西瓜就不要買了,下了這麼多天雨,哪裡還有西瓜?」

相葉扭頭看了鏡頭一眼,晃晃乎乎的閉著眼睛吐了吐舌頭。

「你還不如去和別人打球,不要來找我。」二宮繼續抱怨「我好不容易有一個休日,居然陪你出來找西瓜……」

相葉走快了兩步,轉過身來面對鏡頭,倒退著走,面容有點虛焦「這其實是一件事情。」

二宮喘著氣,呼吸聲極其清楚「哈?」

「我和你打個比方,」相葉轉過身去,背對鏡頭,聲音不是特別清楚的傳進畫面里「我喜歡吃西瓜,雖然西瓜汁或者西瓜軟糖都很好,但是都沒有西瓜好。」

二宮沒說話。

相葉的頭髮在頭頂跟著步伐一翹一翹,距離鏡頭幾米遠「找別人玩也是一個道理,他們聲音像你不行,和你一樣高不行,長得像你也不行,總之不是二宮和也……」

鏡頭頓了頓,在原地停下來,只聽得到二宮有點累的喘息聲。

相葉也停住,扭頭來問「走不動了?」

二宮說「沒有。」

相葉朝這邊走幾步,笑嘻嘻的湊近過來,鏡頭就跟著二宮的動作往後躲,突然一陣旋轉,被相葉拿在了手裡。

二宮穿著灰色的連帽衫,被相葉用有點俯的角度拍下來,表情無奈,想笑又笑不出,像隻鵪鶉幼崽站在原地。

他抬眼瞄了一眼鏡頭。

相葉像動物一樣笑起來,伸手指了指二宮「給大家介紹一下,這一位是肉鬆包先生。」

二宮喂了一聲,估計是伸手去搶DV,畫面天旋地轉。

黑屏之前,聽到最後一句話是二宮尖著嗓子喊「惡心。」


18
相葉後來對二宮的八成熟理論心知肚明,並且非常不滿。

他覺得二宮想得美,他們頂多算180度的爐子上下火烤了五分鐘而已。

還是半熟來的。

有另一半還需要好好烤一烤。

不願透露姓名的鄰居給他們下定義——

「裝不熟」


19
麵包屋立在巷口,風雨無阻的散發著香氣,穿透力極強,在二宮每天回家的路上,準時準點的向他發出邀請。

「要吃肉鬆包嗎?」

他想,看來沒膩的人不只他一個。


Fin.

评论(24)
热度(826)
© 一番能|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