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馬】關於愛火


怠惰本人跟大家問好 
順手送上一篇流水帳


————————————

1
相葉雅紀和二宮和也兩個人在二十一週年給彼此找了一個挑戰。

第二十一年,總得有一個像樣的紀念,兩個人的腦電波向來是一個頻道上的,豈止是一拍即合,根本就是同時決定了——他們要有一個組曲,久違的。

然後就像是對所有人說的,他們立馬確定了基調,甚至還找了德國的編舞老師來設計舞蹈。

挺鄭重的,一百二十分的認真,一百五十分的心血,想要一個萬分的效果。

好歹是二十一年,一個世紀的五分之一還多了。

第一次練習組曲舞蹈的時候,二宮和相葉都坐在旁邊看德國老師帶來的教練做示範。兩個男人胳膊腿上都綴著肌肉,身材健壯,卻柔軟的不得了,貼的極緊,胳膊套胳膊,腿纏腿,兩個人靈活的在彼此身體里穿梭,像是天生就該連在一起的那種柔軟機體。

二宮站在後面,插著胳膊,認真的看完了整遍舞蹈,有點愣,一邊呱唧呱唧給老師拍掌,一邊發出一聲來自內心的感歎。

除了覺得厲害,他只覺得自己和相葉這個想法實在是不好實現,看完這個連能不能做到都開始懷疑了。

老師們開始放慢速度,合著拍子拆解動作,二宮把自己的髮帶摘掉,撫了把頭髮「真不是開玩笑啊這個。」

相葉就在他斜前方盤腿坐著,沒回應他這句話,微微仰著腦袋看前方,頭頂的幾根亂毛因為靜電支棱起來。

二宮輕輕叫了聲「相葉さん」,相葉似乎還是沒聽到,他於是好奇,趴在地上探腦袋去看。

……這傢伙也太認真了吧。

相葉還是沒察覺到他,二宮整個人趴在地上,看了幾秒這人的認真過度,顯得有點嚴肅的側臉,然後把自己埋進胳膊里,歎了口氣,哼哼唧唧笑起來。

相葉聽到他笑,才扭過頭來「怎麼?」

二宮抬起頭,笑意還沒散「這個不糟糕嗎?」

「糟糕。」相葉立刻回答,似乎餘光看到二宮的髮帶不翼而飛,頭髮軟趴趴的被蹭亂,額頭也白花花的在他眼前晃,於是順手去順了兩下二宮的毛,然後又扭頭認真看老師的教學。

什麼嘛…說了糟糕,然後又好好的去面對現實了。這人。

二宮被順了毛,坐起身來,和相葉並排,繃上髮帶,嘗試著跟著節拍記憶動作。

相葉頭也不回,勾著嘴角笑「好好記哦。」

二宮斜了他一眼「這是我的台詞才對。」

正式練習的時候分別有老師來帶著兩個人熟悉動作,相葉和老師身高相仿,老師比他壯了不少,他一邊練習,一邊想,這個動作可能要多用點力,才能把某位肌肉無力的先生托起來。

想到這裡,他分神偷看,那位正在和來自德國的濃眉大眼教練相談甚歡。

語言不通居然還能聊嗎?相葉直勾勾的看,動作都慢了幾拍,二宮聽到那邊重新打拍子的聲音,不用回頭都知道這傢伙在想什麼。

二宮和也比帶著自己的老師矮了不少,那位又渾身都是硬邦邦的腱子肉,一雙手有力的不得了,有幾個動作他簡直被對方操控,像是那種木偶,提溜溜的被拽起來,又咕嚕咕嚕被帶著轉。

相葉雅紀看在眼裡,飛醋還是吃,可愛也是實打實往心眼裡鉆。

結束的時候兩個人都累得半死,二宮坐在那裡,把襪子脫掉,光著一雙腳,一步一步往相葉雅紀這裡走過來。

他一邊拿著髮帶徒勞無功的扇風,一邊和老師們說再見。

相葉雅紀看著他,后槽牙都癢癢。

二宮問他「今晚吃什麼?」

他回答「燒年糕。」

二宮哈哈大笑,罵他幼稚「幾歲啊你!」


2
終於相葉度過了后槽牙癢癢的時期,兩個人開始組合練習了,從最簡單的開始。

相葉雅紀把二宮和也拉著咕嚕咕嚕轉的感覺前所未有,二宮和也被相葉雅紀拎起來捧在手裡的感覺同樣前所未有。

兩個人練完一起坐電梯,看到鏡子,二宮想起來什麼似的看了看相葉。

每次拿到新的舞蹈動作,這人都是自己無時無刻不在練。

現在這個情況呢,是要怎麼樣,無時無刻不抓著自己練嗎?

這人正對著鏡子整理自己因為靜電毛毛躁躁的頭髮,他把鴨舌帽扣在腦袋上,邊緣的頭髮仍然不聽話。

相葉看到二宮正看自己,問「怎麼了?」

二宮說沒事。

相葉哦了一聲。

……虧自己居然還期待了一下。


3


之後戳我




————————
我的札幌同夥們
我努力了

评论(24)
热度(626)
© 一番能|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