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馬】關於有點分歧的初吻

相葉有點慌。


二宮那天裝作不經意的問在玄關穿鞋準備離開去工作的他:“我們當時為什麼在一起來著?”


當時相葉竟然一時沒想起來。


他已經快33歲了,猛然追溯年少時光,所有和少年二宮共同度過的光景都朝他湧過來,記憶的碎片太繁雜,沒能讓相葉一下子撿出最值得記憶的那一片,更何況他們真正在一起的界限也並不是像其他戀人間那麼清晰。



於是相葉語塞了。



他帶著有點疑惑的表情去問二宮:“怎麼突然想起來問這個?”



二宮似有似無的歎了口氣,沒說話,只背過身招了招手:“把門關好哦。”



相葉一頭霧水的出門了,坐在車上扒著方向盤才覺得有點不對勁。



他扳著指頭算了算:“小和心情不好?沒有剛剛還很正常啊…他遇到什麼事了?那沒理由我不知道啊…七年之癢?不會吧這都快二十年了…”



從認識到現在已經經過了將近二十年的時間,相葉和二宮的相處一直像是理所當然,相遇的時候理所當然的穿著同一雙鞋子,理所當然的搭話,然後理所當然的做著同一線路的電車回家,到後來,理所當然的組成了同一個組合,理所當然的常常相見──這是大家所知道的。大家不知道的是,他和二宮之間的感情也是這樣,一路順風順水,打過小絆子出過小問題,從來沒有出現過不可彌補的漏洞。嗯,是的,一切都還是那四個字,“理所當然”。



相葉搞不清楚那個問句,發動了車子開始仔細想他們兩個人當初到底是怎麼跨過朋友那道邊界的。



他和二宮那時候都還很年輕──起碼相葉自己那時候還沒被二宮撫著臉說褶子多,相葉說不清楚自己是怎麼喜歡上二宮和也這個人的,在日復一日的相處里他只記得零星的片段,可能是每一天電車門即將合上的那一刻二宮在那條夾縫中的眉眼,可能是他對著掌機屏幕認認真真皺起的眉峰和嘟起的貓唇,可能是他帶著少年氣息的汗水和喘氣,可能是他偶爾展現出的罕有的坦率和不自知的體貼,可能是他遞過來的棒冰,搭過來的手臂,傳過來的味道…總之相葉反應過來的時候,自己也有點害怕了,原來對二宮的感情是這樣的在自己心裡拔節生長,自己根本沒有拔除的能力,也沒有拔除的意願。



相葉當時只覺得自己這次栽大了。



直球少年相葉雅紀第一次有了每一個陷入愛情的人都該有的九曲心腸,他想傳達給二宮他的感情,想知道二宮的想法,他想要回應,他害怕拒絕,他推測好的結局,預想不好的後果,甚至拿自己和二宮的前女友比較起來, 冷靜不下來的少年相葉意識到自己的患得患失,又想笑又想哭,卻也沒有任何解決辦法。



然后……然后呢?相葉回想自己那一段窘迫時期,後來是怎麼解決的呢?



後來的印象里,只是二宮好像慢慢軟化了下來,對他的態度里多了一點少年的青澀溫柔,相葉尤其記得一來二去間二宮看著他的眼眸,一雙細長的眼睛裡細細碎碎的閃著光,沉默而順從,遠比自己在南非看過的星幕還要深沉明亮,好像要灼傷他穿透他,他頭一次在自己竹馬身上感覺到了曖昧的情動。



相葉發現自己無法抵禦二宮這樣的眼神,尤其是在冬天,圍巾和帽子包裹下只露出那一雙眼睛的時候。剋制不住自己的相葉終於在一年耶誕節,星空下的站台上,微微顫抖著把那條自己剛剛纏在二宮脖子上的圍巾解開,朝著那一彎貓唇把嘴撞了上去。


在相葉心裡,這是他們倆真正意味上的第一次接吻。


這並不是一個多出色的初吻,後來的尷尬也讓人記憶猶新,相葉被這一吻耗盡了力氣,告白也沒有像預想中的那樣鄭重的說出口──相葉幾乎記不太清自己神志恍惚間磕磕絆絆的那幾個“喜歡你”的音節是怎麼說出口的了。



這之後緊接著的彼此靠近和互相牽手親吻也顯得順理成章。



相葉想著年少時候的事情,便拿出手機給二宮發郵件:





“因為我喜歡小和喜歡的不得了。”










二宮和世界玩家對戰完畢,才拿起手機看到這條mail,外面的街燈都已經亮了。



“什麼嘛…”二宮和也合上手機,並沒有回應。二宮沒聽到想要的答案。



“這個笨蛋…”二宮和也瞄了一眼電腦屏幕上面的日期“肯定不記得了吧。”



很多年前的這個日子他們第一次接吻了。



那是排練的時候,唱唱跳跳的疲乏了,他筋疲力盡的和相葉並排躺在地板上,他跟相葉說自己要睡一小下,相葉嗯的答應了,他閉上眼睛,馬上就要沉睡過去的時候,半夢半醒間感覺誰在碰自己的嘴唇。他迷迷糊糊把眼睛睜開一條縫,只看到相葉毛茸茸的一顆腦袋貼的離自己非常近──相葉在吻自己?



精明如二宮,這時候腦子裡也是一場大型花火大會。他嚇得趕緊閉上了眼睛。



相葉那是在親自己?他喜歡自己?



少年二宮心里一揪。



如果他喜歡自己…


二宮和也因為這個猜想有點戰慄的開心,幾乎控制不住的要顫抖起來。二宮只得翻了身,背對著相葉來掩飾自己的波瀾四起。


相葉顯然也有點害怕,在他的背後確認他的睡眠狀態后,歎了口氣,對著他的背講了一句“辛苦了”,就起身走了。


這是二宮印象里的他們的初吻。



二宮現在想起來自己當時的心情,身上的鳥肌還是會坦然的立起來。



他覺得自己還是有點運氣的,他這樣很難主動告白的性格,再加上對方是相葉,估計要不是那傢伙莽撞的偷吻,自己可能要一輩子把這心情收在心裡了,但是這份沉默的感情幸運的得到了回應,後來自己慢慢的,也會鼓起勇氣去回應相葉了。這可能是種默契吧,這樣沒有人挑明,卻彼此回應的少年心緒。


是,二宮喜歡相葉,從很久很久以前開始,二宮清楚地記得每一個相葉值得喜歡的小細節,很清楚的看著自己一步一步的因為這些累積起來的好感,深陷在這團泥淖里。



少年二宮喜歡相葉,喜歡他在改札口衝自己招手時臉上的笑臉,喜歡他的眼睛,喜歡他吹的薩克斯曲調,喜歡春天的時候他因為花粉不停打噴嚏時候可愛的紅鼻頭,喜歡夏天他有點黝黑的皮膚,喜歡深秋時節屬於他的卻總在自己脖子上的圍巾,喜歡這個生在冬天的他。



多虧了相葉莽撞的偷吻成全了自己。





想到這裡,二宮拿出手機回覆相葉:“你真是一個超──級笨蛋。”








仍然有點狀況不明的相葉工作完成後立馬趕回了家裡,卻看到自己的小和已經在沙發上睡著了。



回來路上的雜亂心緒一下子沒了,相葉脫了外套,悄無聲息的坐在厚厚的地毯上,看著沙發上睡得毫無防備的二宮和也。



相葉毫無來由的想起很多年前自己的一次莽撞行為,緊接著他又做出了和少年時的自己別無二致的事情,只不過少了慌張和試探,他從容的貼了上去,那一彎貓唇的觸感還是好的讓人心頭一軟。



“啪” 



“痛!”



二宮一下子打上了相葉的腦袋。剛剛恍然間還以為過去重演。




“小和你幹嘛啦!”相葉見二宮醒了,擠上沙發 “要是你當年這麼打我,我就……”



相葉噤聲,心想牙白一下子說漏嘴了。



二宮看著他一下子笑起來,用漢堡手捂著嘴fufufu的,惹得相葉一陣奇怪。



原來他還記得啊,看來這笨蛋也沒那麼笨嘛。



二宮難得主動湊上去給了相葉一個吻,相葉甘之如飴。



儘管兩個人心裡的第一次親吻有點分歧,但是對幸福生活並沒有任何影響w

评论(11)
热度(437)
© 一番能|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