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馬】關於駱駝兒童帽





「小和你看——」


樂屋裡,相葉頂著還沒set的毛茸茸的頭髮,嚄的湊到二宮身邊,舉著手機衝他指「我侄女!」



二宮放下手裡的掌機抬眼看,相葉手機上可能是実家那邊傳來的照片,上面那個眉眼和相葉有點說不出的像的孩子,正在衝著鏡頭做鬼臉,可愛的不得了。



「哦——長大了嘛。」比起上次那個還奶里奶氣的小孩子,現在已經有了點女孩子的模样。



「是吧!」相葉語氣驕傲的不得了,仰在沙發上一臉慈愛「真的長大了好多喔⋯現在肯定長高到我這裡了吧!」



相葉在自己的膝蓋附近比劃比劃。



二宮眼睛彎彎的笑著「是喔。」



他竹馬還是盯著屏幕「手也長大了,腳也長大了,眼睛也更大了⋯哈哈哈你看是不是連頭都變大了!」



二宮和也好笑的不得了,看著他竹馬的樣子,覺得幾乎要比小孩子還可愛,衝著他竹馬溫溫柔柔的撂了一句「バーカ!」



相葉毫不在意的笑著,然後像是突然想起來了什麼,拍拍二宮「吶小和!」


「唔?什麼?」二宫偏頭看向他竹馬。



「還記不記得那個⋯」相葉的手在頭上比劃「那個帽子!」



二宮和他竹馬腦迴路一向相通,一下子想起來了,那是相葉去年年初去迪拜,從沙漠裡帶給他的伴手禮。



二宮對這個印象深刻,其他門把的禮物都是實用系的飛機枕——只有他,相葉像故意逗他似的,買了一個醜醜的兒童帽給他。




當時拿到帽子那一刻他簡直不知道該從那裡吐槽,只能ふふ的笑,重複著「這是什麼啦⋯」



旁邊的松潤看著他不耐煩「那我們交換,我覺得帽子比較可愛⋯」



二宮拿著帽子的手還沒來得及抽回來,相葉就一下子撲上來「不要在我面前隨便交換禮物!!」接著,把帽子往二宮懷裡塞了塞「每個人的禮物都有特殊意義的!」



松潤看看自己手裡和利達還有翔君別無二致的飛機枕,心想著飛機枕特殊在哪啊?隨即對著自己面前的兩個人翻了個巨大的白眼「算了⋯」







二宮想著想著覺得有點可笑,就問他竹馬「那個駱駝君?」



「對對⋯」相葉絆住,心想那是獅子吧⋯「還在吧。」



「在啊,怎麼了。」二宮問他。



「當時不是還說等這傢伙長大了要把帽子送她嗎?」相葉一副笑嘻嘻的樣子。



二宮聽到「送」這個字眼,愣了一下「唔⋯好像是⋯」



「這傢伙戴上肯定超———可愛吧」相葉湊得更緊,小小聲說「說不定比小和還可愛。」



二宮白他一眼「我可是30代了,和小孩子怎麼比?」



相葉順勢倒下來,枕在他竹馬身上,嘟嘟噥噥「30代又不是不能可愛了⋯」



二宮啪的打了一下他的頭「你好重!」



相葉沒有說話,仰著臉盯著二宮。



「幹嘛⋯」二宮奇怪道。



「唔⋯鑑定一下你到底還可愛不可愛。」相葉一本正經。



二宮就笑瞇瞇的回問他「那相葉先生鑑定出來了嗎?」



「表面鑑定還不太夠⋯」相葉一隻手抬起來開始摩擦二宮的臉「光看怎麼鑑定的出來。」



「唔⋯你這鑑定官太不專業了,我要求更換。」二宮一把抓住相葉的手「我要投訴你對客人毛手毛腳。」



「喔,你去投訴啊。」相葉翻身用臉去蹭二宮軟軟的腰和肚子,聲音模模糊糊「既然你都要投訴那我要多佔點便宜才好⋯」



「喂⋯笨蛋!癢啦!!」二宮有點炸毛去推相葉。



兩個人就這樣像小學生一樣玩起來,氣氛相當火熱和諧。



「⋯」於是坐在背後那張沙發上的松潤自覺自發的抬起屁股,安靜的去投奔樂屋另一角的大野和櫻井了。










當天工作完,兩個人順路買了壽喜鍋的食材,一起回到了二宮家。



鄰近年末,工作安排一條接一條,緊緊密密的,兩個人這大半個月都是繁忙狀態,加上二宮還有映畫上映,好不容易見縫插針,難得在一起手作一頓飯,安安心心暖暖和和的吃。



食材都準備好,相葉習慣性的把筷子放在他竹馬面前,坐在右邊,兩個人開始頭靠頭的吃熱騰騰的壽喜鍋。



「啊⋯果然冬天還是要吃這個啊!」相葉滿足的感嘆。



扭頭看看他竹馬,正在像隻小動物一樣,翹著嘴唇呼呼的吹涼薄薄的肉片,然後呼嚕一下吃進去,可能還是怕燙,吸氣吸個不停。


相葉覺得可愛又心疼,就夾起一片肉呼呼的吹吹,喂到二宮嘴邊「啊——」



二宮暼他一眼,張嘴就吃進去「燙⋯!」然後又撅著嘴吸氣吸氣。


「小和快張嘴!」相葉有點好笑。



二宮被燙了一下變得異常聽話,對著相葉就張開了嘴。


相葉就對著二宮呼呼的吹氣。



「還燙不燙?」相葉笑的眼睛都彎了,覺得自己竹馬可愛的不得了。


二宮囫圇咽下去,沒說話,白了相葉一眼,就起身去廚房倒水了。




回來的時候手裡多了個東西。


二宮把那團毛茸茸的東西丟給相葉「吶,還你。」



相葉拿起來一看,就是自己去年從迪拜帶回來的那頂兒童帽。


還沒反應過來,二宮喝了口水有開口「記得好好交給小朋友喔。」



相葉舉著帽子哭笑不得「喂⋯你這傢伙⋯」



二宮剛才被燙狠了,吐著舌頭像隻小狗一樣吐氣,轉過來看相葉「?」



相葉把帽子扣到二宮頭頂「我當時講著玩的嘛!再說⋯哪有禮物給你之後你再還給我這種事啦!」



二宮就那樣扣著帽子吐著舌頭看著相葉。



「小和你真是⋯」相葉看著他這幅樣子,忍不住俯身向前親了親二宮的眼瞼。



二宮許是挺久沒聽過這樣的語氣,耳朵騰的一下就紅了,嘟嘟噥噥「什麼嘛⋯不是你自己說的⋯什麼等侄女長大要把這個送給她⋯」



「是啦是啦是我說的。」相葉伏下身子,抬頭看二宮「但是目前為止我覺得還是小和可愛一點⋯」



二宮耳朵更紅。



相葉繼續溫溫柔柔的仰視著二宮「所以帽子還是小和的⋯」



二宮轉過頭去,把扣在頭上的帽子抓下來,又喝了一口水。



相葉去揉揉二宮有點起靜電的頭髮「以後再說要把我的禮物送給別人我會揍你喔。」



「所以說要送人不是你自己講的嗎?!」二宮簡直忍無可忍。



相葉看著二宮紅紅的耳朵和側頰心情好的不得了。







而此刻二宮心裡舒了一口氣。


雖說自己不是小氣,也不是和一個小朋友爭風吃醋,但是要把這傢伙給自己的禮物送出去還是會有點彆扭⋯



雖然這個東西又醜又沒用⋯但是好歹也是那傢伙從地球那一邊的沙漠帶回來的啊。



二宮繼續開始吃東西,相葉熟門熟路的走到二宮的房間,把那頂黃不溜秋的帽子放回到它該躺的地方去。





———那是二宮儲物櫃裡很特別的一層,滿滿的躺著的都是相葉從全球各地帶回來的禮物,包括那些很醜的老虎T恤。



二宮沒說相葉也沒問,但是兩個人彼此都非常明白,這些東西讓二宮感到安心感到幸福,因為這些東西,全部都是相葉平安無事歸國的證據。



這些東西很沒用,但是相葉還是不厭其煩的帶,二宮也毫不厭煩的往儲物櫃裡放。



因為二宮不是說過嗎,「只要他平平安安回來就好。」



相葉看著這一櫃子東西,心裡滿滿的「這些東西怎麼能給別人,就算侄女再可愛也不可以啊⋯」





這是小和愛我的證據嘛。





然後他想到外面沸騰的壽喜鍋和呼嚕嚕的像小狗一樣吃著的小和,相葉覺得「幸福」這東西,簡直可以用指尖觸碰到。










後來相葉回家休息了,二宮也準備休息,臨睡前,二宮起意去看了一眼那一格儲物櫃。






「二宮和也,世界第一可愛。————by 權威的雅君鑑定所」





二宮笑出來,把這張紙條拿起來,妥妥貼貼的包在那頂軟軟的駱駝帽子裡,輕輕放了回去,讓它躺在了它該躺的地方。




「晚安,明天見。」











【流水帳rio難寫⋯_(´ཀ`」 ∠)_


【侄女:伯伯我的帽子呢?




评论(21)
热度(302)
© 一番能|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