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馬】關於眼淚


在和二宮和也的關係裡,相葉有個小小的遺憾。


知道二宮和也的人都該明白,這個人是不願意哭的。


年少的時候還有些少年心性,不高興了就板著臉,想哭就哭出來,把所有的心緒鋪展出來,很少遮攔。


但是漸漸的,二宮和也就不太會哭了。


就是讓最親近的人來講,也很少見到二宮和也非常脆弱無助的泣顏了。


對於相葉雅紀來說,這其實是一件讓他有點沮喪和遺憾的事情。



儘管知道二宮和也長大了,見過了波折風浪,變成了很堅強很立派的男人,哭並不是他生活裡常見的事情了,就算難過也有別的大人的方法去排解,但是相葉雅紀還是在擔心著。



雖然相葉有著自己是個完美的男友的自信,覺得自己是絕對不會為二宮和也帶來眼淚的,但是打從心底裡,相葉希望二宮把脆弱的一面露給他看。



「起碼感動的時候坦率的哭出來吧。」相葉如是想。



說起最近一次看見二宮和也哭,還是螢幕上。




《和媽一起住》成品剛剛出爐,給演員們內映的時候,相葉雅紀沒什麼事情,就跟著二宮和也一起看了。




相葉雅紀這個人有點矛盾,見不到二宮和也哭有點遺憾,但是他最看不得的,也是二宮和也哭。



螢幕上的二宮和也琥珀色的眼睛開始淚光盈盈的時候——相葉最喜歡的那雙小狗似的,乖乖的、深沈的或者明亮的眼睛,變得充滿了平時看不到的「悲傷」的時候,相葉心疼的不得了。



螢幕上這個頂著他家竹馬的臉哭泣的浩二君,悲傷盈滿了相葉所熟悉的那雙眼睛,每看一眼都讓人覺得難過的心如刀割。



結果當然可想而知,相葉雅紀一個人哭的慘兮兮的,面巾紙都用完了兩包。



旁邊的二宮卻以一副探究而專業的眼光審視自己的表演,絲毫不為所動。



電影放完了,相葉雅紀哭的眼睛紅通通的,好像沈浸在電影的情緒裡久久緩不過來。



二宮等著相葉的評價,卻發現這傢伙比自己想像中還要嚴重。



「喂⋯你怎麼哭的這麼慘啊。」二宮和也側著頭去看看相葉。



「我⋯」相葉鼻音重的不得了「我心疼浩二君。」


相葉這句是實話沒錯,二宮卻噗一下笑出聲「笨蛋!」


「怎麼了嘛!浩二君那麼可憐!」相葉雅紀理直氣壯。


二宮有點小得意,嘴角噙著笑意「喔是哦⋯」



話音還沒落,相葉突然就一把二宮圈在懷裡揉揉搓搓「浩二君⋯你好可憐嗚嗚嗚」


二宮一邊喊著痛一邊在心裡罵他傻子。



結果搞得像是相葉比他更慘一點。







鼻頭紅紅的相葉從難過裡把自己拔出來,按照慣例向二宮發出了邀約。



這是他們兩個人之間不成文的規定,有了新映畫,相葉總會帶著慰勞似的給二宮一點小獎勵,玩偶、遊戲或者一頓飯。


二宮欣欣然答應了,順口就提了要求「去吃漢堡肉吧⋯好久沒吃過了。」



相葉吸了吸鼻子「好啊。」







到了目的地已經有點晚了,兩個人擠進這家小小的店裡,二宮落座在偏一點的座位上,相葉停在門口賣食券。



去遞食券的時候二宮突然湊過來「要不要喝點酒?」



相葉想了想,兩個人明天好像都不用早起工作,就點點頭「好啊。」



相葉把酒和食物端到二宮面前,坐在二宮對面,幫自己和二宮倒好了酒。



「喂你這傢伙!先乾杯再吃啦!」相葉抓住二宮已經伸向配餐薯條的手。



「好啦好啦⋯」二宮白他一眼,接過那杯酒「來乾杯吧,餓死了——」



「乾杯乾杯——小和新映畫恭喜!」相葉舉起杯子和他碰「做得很棒喔!」



「謝謝相葉先生鼓勵!」二宮和也笑瞇瞇的說了句尊敬語。


二宮可能是餓得厲害,也不怕燙的呼嚕嚕吃起來。


最近好像蠻久沒一起在外面吃過飯,也很久沒有就這樣兩個人坐對面。相葉看著二宮毛毛躁躁吃飯的樣子,覺得可愛又可口,比桌子上任何一個口味都更想讓他嚐一嚐。



相葉雅紀一隻手轉著放在桌子上的酒杯,一隻手托著腮看著對面的自家竹馬。



二宮一邊臉蛋鼓鼓的塞滿了東西,察覺到相葉的目光,抬起臉含含糊糊問「你幹嘛看著我笑的這麼噁心⋯」



相葉把手上那杯酒拿起來一飲而盡,對他笑瞇瞇的坦承道「看你吃飯啊。」



二宮也把酒拿起來喝掉,伸手過去示意相葉再倒滿,他盯著相葉「吃飯不專心是要被懲罰的——」


相葉給他倒滿一杯酒,看著二宮因為酒精而開始有點紅紅的皮膚「被你懲罰嗎?」



二宮又抿了口酒,咂了砸嘴「不,被飯的神。」



相葉看他又開始跑火車,莞爾一下「好啦,那我專心吃飯。」




飯吃完了,兩個人又一起喝了幾輪酒,酒足飯飽,相葉就蹭到了二宮的身邊去坐。



二宮今天心情不錯,喝了蠻多的酒,現在已經有點醉了,全身都熱了起來,整張臉都紅撲撲的,耳朵更是紅的像要燒起來。



眼神卻晶晶亮,像是打磨過的琥珀一樣,在黃色的燈下閃啊閃。



喝了酒的二宮話多了起來,開始和相葉細細碎碎的講話,講那些拍戲的時候沒來得及和相葉分享的心情。



二宮喝的有點暈,就側著身子,把臉擱在相葉的肩膀上,針織衫刺刺的有點扎,二宮就在相葉肩膀上蹭蹭,嘴裡念念叨叨「吉永さん真的很厲害啊⋯很容易就把我帶到那種情緒裡去了呢⋯」



相葉摸了摸二宮滾燙的臉頰,嘴裡應承著「嗯是喔⋯」



二宮順著相葉抬手就往下滑,相葉連忙撐住他。



「吉永さん是個很溫柔的人喔⋯還有山田監督,真的很厲害⋯」二宮絮絮叨叨的,順著相葉的姿勢躺倒在相葉腿上。



「小和這次很賺嘛。」相葉調整了坐姿,讓二宮枕的舒服了一點。



「唔⋯」二宮睜著晶晶亮的眼睛盯著天花板「不過是看了會讓人傷心的電影呢。」



相葉點點頭。



二宮突然抬起手去抓相葉的臉,手指磨蹭磨蹭相葉下巴上夜晚冒出頭的一點點胡茬,莫名其妙的講了一句「まちこがね…」



「?」相葉沒反應過來。



「做了小學老師啊⋯」二宮接著說。



相葉才反應過來他在講台詞,看著二宮有點迷迷糊糊的樣子,好笑的不得了。他低下頭去「我不是町子啦!」



二宮也呼呼的笑出來,抬起兩隻手揪住相葉的臉「ま—ち—こ—」



相葉也笑嘻嘻的去捏二宮的紅紅的鼻子。



兩個人鬧完了,二宮枕在相葉腿上咳嗽兩下,相葉伸手去摸二宮的臉頰,二宮一雙眼睛都因為醉酒和玩鬧有點濕濕的水光。



二宮看著相葉背著光的剪影,突然張嘴說「演的時候我可傷心了。」



相葉有點疑惑「嗯?」



二宮直視著相葉亮晶晶的杏眼「因為大家都很厲害,氣氛也很好,我就真的感覺很難過了。」



相葉聽了一頓,不知道是該安慰還是幹什麼。



二宮接著說「裡面流的眼淚都是我自己的眼淚喔。」



相葉把二宮額頭上的頭髮撥撥開,用手摸著二宮的額頭,順著額頭又撫了撫二宮濕濕的眼睛。



二宮把他的手拉下來,用自己的手扣住。



相葉這下全然明白了,自己剛剛看那部電影的時候為什麼哭得那麼慘———那是他家小和實打實的在流眼淚啊!是真格的真貨!



「唔⋯小和⋯」相葉摩挲摩挲二宮的漢堡手。



「嗯?」二宮好像慢慢的要睡著。



「好珍稀啊⋯小和的眼淚。」相葉語氣有點點的抱怨。



「哪有⋯」二宮癟了癟嘴。



「小和在我面前都不哭的⋯」相葉依然語氣抱怨。



二宮抓起相葉的手,放在嘴邊狠狠咬了一口。



「痛⋯!」



「你個白癡居然想讓我哭!」二宮惡狠狠的。




相葉看著他覺得有點好笑「我沒有啦,就是覺得小和有時候太不坦率了,老是硬繃著。」



二宮又抓去相葉的手咬了一口「你還指責我不坦率!」



相葉痛的把自己的手抽出來「你這傢伙⋯」


二宮嚄的一下坐起來,可能是有點暈,繼而又趴在桌子上。



相葉看著二宮紅紅的後頸,似有似無的嘆了口氣。




二宮心裡知道相葉想跟他抱怨什麼,他確實是一個克制哭泣的人,也知道相葉想讓自己在他面前卸下所有盔甲。



聽到相葉那聲嘆氣,他把臉埋在胳膊裡「30代了幹嘛總是哭⋯」



相葉有點無奈「我想讓小和在我面前更坦率而已嘛⋯」



二宮朦朦朧朧的「我在你面前已經最坦率了,你還給我抱怨⋯」



相葉反駁「平時我們一起看到很感人的畫面你不是都硬撐著!」



二宮心裡翻了一個巨大的白眼,「笨蛋⋯你平時看的那些東非動物的遷徙⋯有什麼可哭的啊。」



相葉「喂——!」



二宮把自己撐起來,整個人紅撲撲亂糟糟的,他直視著相葉有點難堪的樣子,ふふふ的笑了出來。



相葉被他一笑,也咧著嘴笑了起來「什麼嘛⋯」



二宮軟軟綿綿的笑著,相葉看著喜歡的不得了,伸手就抱了上去。



二宮的臉在相葉脖頸上蹭來蹭去,吐氣帶著酒精味道,小小聲的說「居然想我哭⋯你會被懲罰的。」




相葉拍拍二宮後頸「被你懲罰嗎?」




「嗯。」二宮伸手扯相葉的耳朵「罰你⋯」



「罰我什麼?」相葉環著二宮一起搖搖晃晃,哄小孩子一樣輕聲細語。



「罰你今天背我回我家。」二宮聲音低低的,彷彿要睡著了。






二宮真的睡著了。



半途醒了一次,發現自己趴在相葉的後背上,相葉背著自己,正走在初冬時節,東京深夜的街道上。



二宮安心的不得了,一點也不擔心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周身都被相葉的溫柔氣場環抱著。



二宮貼在相葉背上,隔著衣料能聽見相葉的心跳。






相葉啊,他像少年一样在爱,但是爱的那么周全。





二宮又沈沈睡過去了。



只是不知道背著他有點氣喘吁吁的,像少年一樣愛著的,也像少年一樣有點頑皮的相葉,心裡已經記下了他醉話裡的一句「町子がね」,準備在未來的某一天捉弄他呢。



「就今年巡迴挨拶的時候好了⋯」相葉把滑下去的二宮頂了頂,樂呵呵地想。












(可能有點無聊⋯但是二宮和也的哭泣一直是我的一個執念啊⋯想要試著寫一下qwq


(順便把拔哥的町子がね腦洞了一下wwww

评论(37)
热度(383)
© 一番能|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