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馬】關於戴維克羅的戀愛魔法



二宮和也有點詫異。


準確的說是,非常詫異。


現在是12月24日夜晚,今天的con剛剛順利結束。


他竹馬———那個今天滿33歲的傢伙,那個剛剛被大家慶生的傢伙———火速的收拾好了自己,然後揉著他腦袋,應付似的跟他說了「今天辛苦了」「晚安好好休息」「明天繼續加油!」,就準備直接回家了。



二宮和也站在原地腹誹:今天都不去喝個酒?且不說是生日了,今天的平安夜好歹跟我一起過一過吧?



二宮心裡奇怪的緊,喊了聲「相葉氏!」



相葉轉過來,一臉無辜「怎麼了?」



二宮看著他的樣子,突然有點問不出什麼,只好說了句「生日快樂。」



那隻大兔子衝他揮揮手,就咣嘰一下把門關上了。


二宮很詫異,這種詫異裡還有點失落。



以往就算開完con再累,這個極其特殊日子兩個人總要一起小小的慶祝一下。



「今天⋯是那傢伙太累了吧。」二宮想「難不成生病了?看起來蠻健康的啊⋯」



想著相葉會不會生病,二宮又胡亂擔心起來。



「喂,ニノ!」也已經收拾妥貼的松潤背著背包過來敲敲他「相葉君走了?」



「唔⋯」二宮點點頭「也不知道那傢伙怎麼了⋯」



「既然這樣乾脆就好好休息一下。但是——」松潤看起來清清爽爽心情不錯,把二宮半推半擠的塞進化妝台「先把自己亂七八糟的臉搞定。」



二宮從鏡子裡看著頭髮軟搭搭的松潤一本正經,忍不住有點想笑「我知道啦松本監督!」



松潤傾身到鏡子前,理了理自己的瀏海「今天也辛苦嘍,」然後拍拍二宮後背,也起身準備離開「對了,聖誕快樂!」



「聖誕快樂。」二宮跟松潤擺擺手。



松潤走出幾步,又想起來什麼似的,扭頭回來跟他喊「桌上的東西都別忘了帶喔!」



二宮「喔——」了一聲,心想桌上哪有什麼東西,就順手去翻了翻。



翻來翻去只比剛開始多了幾片自己代言的撒隆巴斯「stuffさん放在這裡的?」



「噥⋯ニノ」二宮剛起身,就看見擦著頭髮的櫻井衝著他這邊努努嘴「什麼東西掉了?」



二宮屈身,恰好看到鏡子後面卡了一張紙,他有點費力的把紙抽出來。



「圣诞限定的戴維克羅通信———手腕痛的話就別勉強啦,好好休息比較好喔。明天見!」



旁邊畫著一個變形的戴維克羅。那個醜醜的戴維克羅正在指著他,在跟他說「chu」。



「相葉這個人⋯」二宮拿著那張紙不知道該做什麼表情,只能看著戴維克羅吐槽「畫的也太醜了吧⋯起碼按照web上那種看得過去的標準畫吧⋯」



看著這張醜醜的戴維克羅通信,二宮反應過來,撒隆巴斯該是相葉放在這裡的。



「哎⋯」相葉這個人就是這樣子,時時刻刻能讓已經能遊刃有餘處理大部分事情的二宮突然覺得有點滯澀住。



站在慢慢變得空蕩蕩的樂屋裡,二宮有點發呆。



他把撒隆巴斯貼在手腕上有點痛痛的地方,覺得變得有點暖和起來了。



然後他想他要去找相葉。



雖然手腕在痛,也確實有點累,但是還是想去找他,想看到他,想和他一起度過今晚。


二宫拿定了主意,一下子脑子变的清楚起来,抓起衣服穿好,跟大家说了再见,就走进了有点湿冷的空气里。



二宮決定先買個蛋糕。在距離相葉家最近的那家甜品店有一款相葉覬覦好久的聖誕限定蛋糕,二宮決定去碰碰運氣,看還能不能買得到。



然而即使是聖誕節也是同樣的現實。



壓著打烊的時間到了那家店,衝進去,卻被告知「剛剛被最後一位顧客買走嘍,不好意思。」


二宮沒辦法,只好兩手空空的前往相葉家。


「叮咚——」

「叮咚————」

「叮叮叮叮咚——」



然而今年的聖誕節有點現實過頭了。

———相葉家沒人。



二宮摸摸口袋,走得太急,備用鑰匙也忘在另外一個口袋裡了。



二宮只好摸出手機準備打給相葉,電話響了好久,二宮幾乎要掛掉了,相葉才接起來「喂,小和?」



聽到那邊氣喘吁吁的,二宮唔了一聲「你在哪裡啊?」



「我⋯我在外面啊,準備回家了。」相葉那邊並沒有外面嘈嘈雜雜的感覺,反而很安靜「小和呢?在哪裡?」



二宮和也說「喔,我也在回家路上啊。」



「那快點回來⋯⋯」相葉語氣愉悅,但是突然反應回來「快點回去喔!」




機靈如二宮,一下子就明白了「你這個笨蛋⋯」



「嗯?」相葉有點疑惑。



「你是不是準備一個人在我家過完聖誕節喔?」二宮想到自己竹馬呆呆的在自己家等著的樣子,心情變得有點好。



「我沒有!!」相葉慌慌張張。



二宮不打算和他廢話「我在你家門口啦⋯」那邊相葉果然開始大呼小叫,二宮笑意更甚,恐嚇相葉「我沒帶鑰匙,門口有點冷。」



「啊小和你真是!!」相葉簡直有點氣急敗壞「你先到車裡坐著啦!我馬上回去!」



二宮聽見那邊開始乒乒乓乓的聲音「你別把我家搞亂啦!」



相葉也沒回復,咣嘰一下扣了電話。



二宮好笑的不得了,也懶得回車裡待著了,就把自己裹起來,坐在門口用手機僅剩的一點電量玩遊戲。



相葉回來的時候,手機的電量剛好耗光了。



「你這傢伙怎麼總是坐地上啊!」相葉一把把縮成一團的二宮揪起來。



二宮拍拍屁股上的灰「你好慢——」



「你才是!幹嘛都不跟我講就過來?」相葉也轉過來幫他打屁股上的灰塵。



二宮轉過來,這才發現相葉這一身打扮有多奇怪。



黑色的羽絨大衣裡面穿著一身紅彤彤的聖誕裝,連褲子靴子都完備了。



二宮看著他笑,伸手扯了扯他的衣服「你解釋一下這是什麼啊!」



相葉暼他一眼,打開門把二宮帶進去,自己從身後又拿出來一個有點顯眼的袋子。



二宮坐在玄關,抬手去扒那一袋花花綠綠的聖誕裝飾。



相葉脫掉了大衣,露出完整的聖誕裝,二宮扭頭看見了止不住的笑。



看著二宮,沒好氣的從大衣口袋又掏出一頂聖誕帽「還有這個呢!」


說完就扣在自己頭上。


二宮笑的摺子都快出來了「你真是⋯」




「我在你家可是好不容易把東西佈置好了!」相葉叉著手跟他抱怨「聖誕樹什麼的!」



「好啦好啦。」二宮看他竹馬有點難堪,站起來去靠近他。



「我今天還故意走那麼早專門跑去你家想給你個驚喜⋯」相葉委委屈屈的。



二宮靠近他,說「還不是你笨。」



相葉一低頭,把自己的臉埋進二宮的脖頸。



二宮輕輕拍拍他帶著聖誕帽的腦袋「你干嘛?」



相葉聲音悶悶的,但是理直氣壯「撒嬌啊⋯」



二宮打了一下相葉的腦袋「笨蛋。」


相葉還是悶悶的「小和怎麼過來我家⋯」



二宮聽著他的聲音,又有點心疼,沈默了一下。



「?」相葉沒聽到二宮回答,抬起頭看他。



不知道在想什麼話,二宮的耳朵有點紅「今天⋯不是聖誕節嗎?」



「唔,是啊。」相葉摸摸二宮的耳朵。


二宮耳朵都有點發燙了「所以說啊⋯今天對我來說本來就不是什麼聖誕節,要是相葉氏的生日要是也沒有了,今天就不是什麼特殊的日子了⋯」



相葉還愣愣的在反應。



二宮把相葉頭上的帽子扯下來「所以今天還是一起過比較好吧!」



相葉突然就笑出來「嗯,一起過比較好!」


只要一起過,在哪裡都無所謂了,相葉心想。



「喔!對了!」相葉突然想到「還記得附近那個聖誕限定的蛋糕嗎!我買到了誒!」



二宮有點驚詫。



「超——幸運!我買到最後一塊誒!」相葉跑去那個袋子裡,拿出一個包裝散發著聖誕氣息的盒子。



相葉把盒子放在桌上,把蛋糕拿了出來「啊⋯有點花了。」


多巧,那個二宮想買沒買到的蛋糕,此刻安安靜靜的躺在相葉家的桌子上,就好像該屬於他的聖誕節永遠都不會錯失。


二宮湊過去看,蛋糕上的巧克力棒已經歪歪斜斜的「你真是笨手笨腳誒。」



「還不是急著跑過來!」相葉扶了扶巧克力棒,無果,然後突然反應過來指著他「喂你這傢伙!」



二宮看相葉對著他笑得有點可怕「幹嘛⋯」



相葉伸手要「禮物呢禮物呢?」



二宮想到今年自己想送給相葉的禮物,突然自己有點畏縮起來。



「是什麼是什麼!」相葉看著他猶猶豫豫更興奮了。



二宮說「你等著⋯」說罷拿著自己的包進了房間,還喀嚓一下鎖了鎖。



相葉就乖乖在客廳等著。





過了一會二宮從房間出來,相葉指著他「啊!這不是⋯!」



二宮穿著去年唱聖誕歌solo時候的衣服,抱著吉他走了出來。



相葉撲上來就把他揉在懷裡「小和⋯」他蹭啊蹭「怎麼這麼可愛啊⋯」



二宮清了清嗓子「因為以後可能都不會唱了嘛⋯」



相葉退開來,托著下巴笑的滿臉褶子「唔⋯」



「所以今天是限量場,超貴!」二宮白他一眼,把剛剛相葉頭上那頂聖誕帽扣在自己頭上「你賺翻了喔。」



二宮又清清嗓子,紅著耳朵開始唱這首屬於他和相葉的,屬於冬天的聖誕歌。



沒什麼伴奏,只有一把二宮的木吉他,聲音乾乾淨淨的。



二宮就那样聲音輕輕的小小的,温温柔柔的唱。



「最後に一言」二宮停了吉他的聲音,抬起頭盯著相葉亮晶晶的眼睛。



「メリークリスマス」



相葉簡直要哭出來。



相葉看見二宮小狗似的蜜糖包裹般的眼睛,紅彤彤的耳朵,漢堡手撥弄著吉他,穿著這身可愛的衣服,輕輕發出著祝福的聲音,覺得可愛的不得了不得了。



相葉伸手去觸碰二宮的臉「謝謝小和⋯」二宮的臉溫度很高,相葉感覺手心溫暖起來「我超喜歡。」



「唔。生日快乐喔。」二宮抓住那隻在他臉上撫摸著的手「雅君。」



相葉湊著他的臉就吻下去。



親吻的時候,相葉想到二宮曾經說過的話「想送給你的禮物有兩個,一個你想要的,一個我想給的。」



這兩個禮物說到底,都是二宮和也本人啊。



後來這天,在二宮的要求下,兩個人窩在沙發上,打開去年這時候上映的戴維克羅。



兩個人你一口我一口分著蛋糕,看到最後二宮已經昏昏欲睡,臨睡著突然想到一個問題。



「你今年生日許了什麼願啊?」



「噓!說出來就不靈了。」然後相葉指了指電視,正是奈奈小姐在機場自白兩個人親吻那一段。



相葉突然煞有介事的看著二宮,非常正經的想說些什麼「喔,儘管你也不可愛、貓背、不愛化妝……」



「等一下。」二宮一下子清醒,嚄一下坐起來「我不可愛?」



「可爱可爱!」相葉連忙把後半句說出來「我喜歡你!新的一歲也會繼續喜歡你!」


二宮又躺回去,氣哼哼的「哦。」



相葉把二宮往身邊摟了摟,兩個人一起在沙發上睡著了。










後來第二天,二宮在床邊又發現了一張畫著醜醜的戴維克羅的紙。



「戴維克羅通信————今年的生日願望是希望全世界的人都有健康的不痛的手腕!」



二宮笑出來「什麼啊⋯」



二宮扭身看到身後的相葉睡著的樣子,覺得這個人的溫柔就像是一款香水,時時刻刻包圍在周圍,很容易讓人發出「好溫柔啊」這樣的感嘆。


但是別人不知道的是,相葉這款香水,最好聞的,永遠都是過了很久之後,貼在皮膚上的那一點尾調,是那一點最不外露的,甚至有點隱蔽的,不著痕跡的溫柔,貼在人的皮膚上,好像要融進自己的血液裡。


相葉就這樣對他捉迷藏一樣的施展著溫柔,一點點散發出的悸動貼著他的肌膚跳躍著,讓他欲罷不能。



「一直這樣好像也不錯。」二宮去摸摸相葉的臉。



相葉一下子睜開了眼睛,朦朦朧朧的下意識道「唔⋯小和早上好⋯」


二宮轉而捏了捏相葉的臉「33歲的相葉先生,初次見面請多指教。」









(相葉さん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评论(18)
热度(362)
© 一番能|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