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馬】關於新年



今年初詣,相葉雅紀看見二宮和也那一刻,心想今年也安定的沒差——二宮和也身上那件外套,是一件可以讓他聯想起七八年前若干瞬間的舊衣服。


相葉倒真沒覺得有什麼不妥,自家竹馬這點在他面前成為了一種小小的可愛之處。


「這說明小和戀舊嘛。」相葉心想,衣服能穿很久,那麼人也是一個道理,他這個幼馴染於是也就能在二宮身邊駐紮這麼久。


相葉雅紀真的沒說錯,二宮和也是真的戀舊,舊衣服永遠都最好穿,感覺已經和自身磨合成為了一種標誌,怎麼搭怎麼舒服。


人也一樣。相識越久越是讓人覺得安心,相性越來越合,怎麼都不會感到膩煩———尤其是眼前這個。


二宮和也遠遠看見相葉雅紀的時候,看見他一身打扮,在看到他腳底踩的那雙靴子,開始腹誹他「這傢伙還真是帥⋯」


這樣想來,二宮和也這個戀舊又略微顏控的人被相葉吃的死死也並不是毫無道理。


相葉無時無刻不在提供給他熟悉的安心感以及令人愉悅的新鮮感。


「ニノ!」相葉看著他,隔老遠的就喊。


周圍前輩後輩都在,相葉沒敢像平時在門把面前那麼沒遮沒掩的喊他專屬的暱稱。


二宮剛剛心想這傢伙今天還懂點分寸,相葉就走過來,湊近他摟著他肩膀,彎下腰湊近他耳朵「小和新年快樂。」


二宮的耳朵有點熱,但是一副眼睛亮晶晶的,他躲開了點回頭看相葉「新年快樂。」


兩個人這幾天正月假期都沒怎麼見面聯繫,雖然一起跨了年也說了新年快樂,但是這一句說完,二宮稍微有了點新年的實感。


事務所的人雖然到的不齊也來了個七七八八,兩個人不好像平日一樣毛手毛腳,前後出了大門。






那天後來沒什麼事情,兩個人自然而然的扎到了一處,一起去了二宮家。


兩個大男人懶懶散散的窩在沙發上有一搭沒一搭的講著話。


「唔對了,小和新年有什麼想要的嗎?」相葉突然轉向二宮問。


「嗯…要送我禮物哦?」二宮用鼻子軟綿綿的哼哼出來兩句話,頭也沒抬。


相葉沒說話。


二宮抬頭看他「直接給我紅包不就好了嘛。」臉上一副笑嘻嘻的表情。


相葉繃著笑「哦,那好啊,你要多大的紅包?」


二宮摩挲摩挲下巴,裝模作樣的若有所思「唔…看你的誠意。」


相葉看他一副正經表情,好笑的不得了,但是也板正了臉問「那5000円夠不夠?」



二宮簡直不可思議的看了他一眼。


相葉「怎麼了?」


「相葉氏,」二宮咕嚕一下正坐起來「我這個人啊,是用紅包來衡量感情的哦。」


相葉叉起手臂「嗯…?」



「我們跨越了一個世紀的交往只值5000円哦?」二宮和也舉起他的手掌,五根指頭張得開開的,名符其實的漢堡手。


相葉被這句「跨越一個世紀的交往」說的有點愣住了,他看著眼前甚至可以說和電視上比起來有點不修邊幅的二宮,像隻小型犬一樣乖乖正坐著,突然有了「時間」的實感。



時間在他們倆身上彷彿是停滯的,只要在一起,時間彷彿就只是目黑川裡的河水,流動着卻不被人察覺,反應過來恍然回頭,才發現河岸的櫻花開了一季又一季。


就像他和眼前這個人,已經快要二十年了。



「喂?相葉先生?」二宮湊上來。


相葉也把自己湊上前,兩個人一下子貼的很近,鼻子幾乎要撞在一起。


眼看著相葉雙手也要撫上二宮的臉龐。


「你每次都用這招真的很無聊喔。」二宮啪一下用手把相葉的臉格開「對我已經沒用了。」


「我哪有每次?」相葉反駁。


二宮沖他眯著眼睛假笑一下「請學會反思,你就不能升級一下技能?」



相葉看著二宮這樣子,不服氣的「果然我沒有什麼新鮮感了,上次小和被松潤捧臉的時候和今天的反應完全不一樣…」


「你!!」二宮一下火起,撲上去捏相葉的臉「那能一樣嗎!?」


相葉一遍喊著痛,一遍去抓他的手「怎麼不一樣!」


二宮手上毫不留情「是不一樣!松潤比較帥!」



相葉用力氣一翻身把二宮壓在沙發上,二宮兩隻手還是掐著相葉的臉。


相葉一隻手把二宮的雙手從自己臉上抓下來,壓過二宮的頭頂,另一隻手把二宮散亂的前髪往後撫弄,露出了光潔的額頭「我要生氣了…」


二宮一被壓制,莫名其妙的乖了起來,盯著他的眼睛「嗯?」


相葉低頭去蹭二宮的額頭,把臉埋在二宮的頸窩,衝着二宮的耳朵不停地吹出熱氣。



「……癢!」二宮終於開始如相葉所願的耳朵紅起來。



「小和…」相葉就那樣埋在二宮的肩膀里,二宮的耳朵慢慢變紅的過程讓相葉覺得可愛的百看不厭,於是張嘴咬了一口二宮慢慢變紅的耳垂。



二宮條件反射似的一下子翻身坐起來,捂著耳朵,連雙眼也變的紅彤彤「你這傢伙…」



相葉卻高興地不得了「怎麼?」


二宮瞥他一眼「快去洗澡…你好臭。」



相葉樂顛顛的去洗澡了。





出來的時候,發現二宮正在衣櫃前拿衣服,相葉擦擦滴著水的頭髮「怎麼要出門?」



二宮唔一聲「說是有宅急便。」順手扯出了一件相葉又是很眼熟的衣服。



相葉突然想到一個好玩的「小和穿我的衣服吧。」



二宮脫掉綿綿的半纏「不要。」



相葉卻不由分說的要去扒二宮的睡衣「就試一下嘛!」



二宮推搡不過他,轉念一想穿了也沒
什麼損失,就乖乖的站在那裡被他扒,然後又讓他把自己那件紅色的毛衣套在身上。



然後把自己那條圍脖也罩在二宮脖子上。



相葉想到了年末他們去拍雜誌照,他幫二宮和也系圍巾,他也是這一副乖乖的僵僵的樣子,覺得好笑的不得了。



相葉湊得很近幫二宮整理後面的領子「小和別這麼僵嘛。」



二宮聲音極冷靜「只要你不把你的奇庫比離我這麼近。」




洗完澡出來相葉沒穿上衣,只穿一條鬆垮垮的褲子,毛巾搭在脖子上,身上也濕漉漉的。



相葉有點窘迫,不過他堅持住了,甚至厚臉皮的用自己的腹肌撞一下二宮軟乎乎的肚子「這算不算我升級技能?」



二宮有點不耐煩「你自己的衣服要濕啦!」



相葉卻笑盈盈的幫他把頭髮整理好「濕了也沒事。」



「濕了我會冷。」二宮抬眼看他。



相葉沒搭腔,像過家家玩玩偶一樣給他的專屬洋娃娃二宮穿著衣服。



二宮在心裡吐槽了一下自家竹馬的女子力。



「好了沒!」二宮終於不耐煩「我就下趟樓又不是去錄節目!」



「好了好了」相葉的頭發還在滴水,相葉隨便拿起毛巾擦一下,離得遠了點看了看二宮,煞有介事「嗯…」


「怎麼?」二宮好氣又好笑。




相葉湊近來揉了揉二宮的臉「遠看就是一個相葉牌和也。」



二宮的耳朵一下子紅了個透,比剛才任何肢體接觸都紅得更厲害。



相葉此刻心情大舒暢。



那件衣服二宮穿起來有點鬆垮,肩膀沒撐起來,袖子也有點長,往上捲了兩圈,圍脖也把嘴巴遮了個嚴,露一雙可憐兮兮的眼睛,頭髮沒set有點亂亂的,遮住了紅的一塌糊塗的耳朵。



「可愛すぎ…」相葉由衷讚美。他妄想很久的因為體格差產生的綺思,此刻在這件鬆鬆垮垮的紅毛衣上得到了實現,小和穿著自己的衣服,真是──太可愛了。



二宮罵了一句「神經病」,就紅著臉出門了。



相葉目送他出門,然後套上那件二宮的半纏,在自己的身上顯得有點擠,不過相葉覺得擠的很幸福。



頂著一頭濕濕的頭髮,相葉不緊不慢走去二宮家的陽臺上,撐著下巴俯視著樓下。



不一會兒,剛剛下樓的二宮出現在了視野里。



穿著一身自己的衣服,雖然有點大,還是很帥氣,腳底下卻踩了一雙自己買的卡通動物的誇張的棉拖,這種反差萌真是可愛的不得了。



尤其是遠遠地還能隱隱約約看見藏在頭髮和圍巾裡的耳垂沒有完全恢復顏色。




「相葉牌小和。」相葉笑的一臉褶,滿足的自言自語。



樓下的二宮心有靈犀的抬頭望了望自家的陽臺,果然看到相葉在這裡張望。


二宮衝着他擺擺手,示意他頭髮濕別在陽臺呆久了。



相葉哪裡捨得走,就裝傻跟他也擺擺手,用嘴型跟他講「新年快樂。」



二宮喜歡聽新年快樂這種吉利話,相葉就一直擺著手跟他「新年快樂」



二宮於是沒辦法,任他在陽臺看著自己,就轉身去取宅急便。




相葉就還是托著腮看著自家竹馬往前走。



「不知道幾分鐘以後小和會以什麼樣的表情走回來呢?」相葉不禁愉快的想。



畢竟小和走向的那個宅急便,是自己寄來的新年禮物呀。











(雖然有點晚但是大家新年快樂!!希望新的一年也是本單位的20週年有好多糖!兩個人繼續甜下去!!

(不得不說期末使人退步(눈‸눈)

评论(17)
热度(322)
© 一番能|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