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馬】關於約會



今天二宮和也有點心不在焉。


第一個發現的是松本。他坐在二宮對面,察覺到二宮手裡的筆不停的掉落在桌子上,於是忍不住抬頭問「ニノ怎麼了?」


「啊⋯沒事。」二宮回過神「有點睏而已。」


「唔。」松本點點頭,沒在意,就把耳機塞回耳朵繼續忙自己的。


「啪—」音樂聲還沒放出來,二宮的筆又砸在桌上。


二宮做了個抱歉的手勢。



松本沒在意,只是下意識的往相葉的方向看了看。



相葉那傢伙正在兴致超高的在瑜珈墊上做卷腹運動。



「搞不懂⋯」松本潤心想。



「哎⋯」對面的二宮還是心不在焉的,乾脆嘆了口氣趴在了桌子上。



松本看著對面的人正在枕著自己的胳膊目無焦點的往某個方向看,松本覺得更反常,就順著看過去———相葉正在「96、97、98⋯」邊數邊仰臥起坐。



「吵架了?」松本終於把耳機徹底取下來,準備認真和對面這人聊一聊。



「嗯?」二宮回過神,抬頭迷迷糊糊的回了個疑問詞。



「我說⋯你和相葉君吵架了?」松本撐著下巴一臉關切。



「誒?怎麼這麼問?」二宮反而自己疑惑了起來。




「啊⋯沒有啦,」松本頓了頓「因為你今天很反常嘛,一直心不在焉的,還一直瞄那邊。」松本往相葉那邊努了努嘴。



二宮「哈⋯」又嘆一聲氣,咣嘰一下把自己砸在了桌子上。



「怎麼了怎麼了?」松本一下子興致濃了起來,半是擔心半是八卦。



「唔⋯反正沒吵架啦。」二宮聲音悶悶的傳過來。



「那是冷戰?」松本興致勃勃的繼續猜。


「也沒有⋯」二宮沒抬起頭。



「那怎麼了?難道?!」松本不知道想到什麼,咧嘴就笑「應該不會吧,你們那方面不是一直瞞和諧的嘛。」



「喂!!」二宮嚄一下抬頭「誰要跟你在樂屋討論這種問題啊!」



「唔,我關心一下你而已嘛⋯」松本潤用奶音抱怨一下。



二宮和也立刻心軟,只是又重新咣嘰一下砸在桌上「⋯」



松本看二宮真是煩惱的不得了的樣子,於是克制了一下自己的八卦心,也識趣的沒追問了,只是撂下一句「需要相談的話我完全沒問題喔。」



二宮悶在桌子上「嗯⋯」一聲,一副欲語還休的語氣。



松本眼看著二宮的耳朵有點變紅,就聽二宮帶著鼻音的小聲坦白「今天晚點時候要和那傢伙⋯去約會⋯」



「⋯」松本沈默



二宮感覺松本沒什麼反應,就抬頭看他。


松本正以一副冷漠臉看著他。



「就這樣?」松本問。



「不然?」二宮反問。



「就這樣??」松本簡直摸不著頭腦「約會而已?」



「而已?」二宮拍了一下桌子。



「熟年情侶原來會為了約會煩惱嗎?」松本有點想笑,心裡覺得對面這人平時一副坦蕩蕩的樣子,感覺什麼都應付得來,現在居然因為這種小事情在這裡認真煩惱,實在是有趣。



「不是啦⋯」二宮擺擺手「啊——講不清楚。」



「約會而已嘛,別想太多!」松本心想這簡直是小題大作。




二宮沒說話,頓了一會兒,又重新趴在桌上了。



這件事情真的不像潤君想的那麼簡單啊。二宮心想。






事情要追溯到幾天前,兩個人單獨在家的一個下午。



那天下午兩個人湊在一起,相葉拿著攢了好多期的少年jump在看,二宮就在旁邊安靜的看電視。



整整一下午,兩個人幾乎沒說什麼話。



時間過的飛快,相葉第二天一早還要工作,於是太陽剛剛落山,就收拾收拾準備要回家。



二宮送相葉到玄關的地方準備出門,相葉坐在那裡穿鞋,邊穿邊說「今天下午小和還沒跟我講幾句話呢,我就要走了。」



二宮愣了愣,相葉又說「哎,也沒事,我們待在一起就很好啦。」



二宮更不知道該接什麼話。



看著相葉的背影,二宮能準確的捕捉到相葉的那點小心思———這傢伙在不滿。




二宮也沒說話,就只是走下台階,走到相葉面前,面朝著他蹲下,接過他笨手笨腳正在弄的鞋帶。



看著自己面前幫自己系鞋帶的二宮,抬手摸了摸他的頭「吶我說小和?」



二宮沒抬頭,手上仍然忙著調整鞋帶「嗯?」



「下次⋯」相葉有點猶豫「我們出去吧,去滑雪去衝浪什麼的。」



「大冬天的⋯」二宮系了個蝴蝶結「冷啦。」



「感受一下冬天嘛!」相葉據理力爭。



二宮知道交往這麼多年,相葉最常和自己置氣,也是最不滿的一點就是這個。



休息日自己是個實打實的室內派,想趁著假期好好休息,相葉這傢伙卻是個室外狂熱,一得閒就跑去各種地方活動筋骨。



一開始兩個人還想著要磨合,互相改進,可是交往時間越長,兩個人越不在意這些,平時大部分時間都在一起的話,休息日各自放鬆的情況也不是沒有過。


但是這麼久了,還是會為了這種事搞的有點不開心。



「你又不是不知道,冬天又很忙我又很懶嘛。」二宮保持著蹲姿仰頭看相葉。



相葉聽見他這話覺得可愛又好笑「我知道啦。」



二宮拍拍他的大腿面,站起身來「實在想去的話去叫風pon陪你啦。」



一聽這話,相葉把站起身來的二宮一把拉下來,讓他繼續蹲在自己面前。



「痛—!你幹嘛!」



「和也先生!」相葉一臉有點生氣的樣子,雙手抓著二宮的胳膊,語氣嚴肅。



二宮直視著他的臉「發什麼神經?」


「你是笨蛋嗎?」相葉一股濃濃的怨氣。



「喂!」二宮反駁。



「重點不是我想去玩,」相葉嘆口氣「我只是覺得最近和小和單獨在一起的時間太少了⋯就算有也都是像今天這樣咻的一下就過完了。」



二宮聽著他古怪的擬聲詞,腦海裡飛速想了想,好像最近確實比較少獨處。



「我也想和小和多呆一會兒啊⋯」相葉垂下頭,口氣幾乎有點委屈。



二宮突然有點內疚,抬手去摸了摸相葉的臉。



相葉拿手附上二宮的手「你這傢伙居然還說要我去找風pon?」



「我那不是⋯」二宮覺得難為情,偏過頭去。



「笨蛋,」相葉讓二宮轉回來面向自己「有些事情我可是只想和你做喔。」



相葉確定自己從掌心感到了二宮在升溫「所以下次,小和我們去約會吧?」



二宮只好紅著一張臉點點頭。










「啊———」此刻的二宮心想早知道我就不點頭了。



松本潤覺得這樣的二宮有趣的很,忍不住又張嘴問「我再問最後一個問題可以嗎?」



二宮唔一聲。



「你們約會內容是什麼?」松本一臉湊熱鬧。


說到這個二宮更崩潰。



答應了相葉之後,那傢伙開始興致勃勃的策劃兩個人許久沒有進行過的約會。



考慮到戶外活動確實不太適合自己,相葉最終確定的是非常俗套的、任何情侶都逃不過的約會路線———



「我們先吃飯⋯然後去看電影⋯再然後⋯去東京灣附近散個步而已⋯」二宮小聲的假裝冷靜的陳述著。



松本潤忍不住翻了個白眼「你們是高中生嗎?還是相親啊?」



二宮自己倒沒覺得有什麼不妥,反而有點不可思議的看著松本。



「原來不管是熱戀時期還是熟年情侶,約會都是一樣的俗套啊。」松本都不知道從哪裡開始吐槽「看你那麼緊張,我還以為你們倆會幹些與眾不同的事情。」



「沒在緊張啊,我們兩個人除了外景已經太久沒有單獨出去了而已⋯」二宮像是想到了什麼,突然開始用手捂著嘴笑。



「怎麼?」松本問。


「你說俗套喔⋯」二宮忍住笑「這可是相葉氏認真策劃好久的行程。」



松本看了眼遠處躺在墊子上氣喘吁吁的相葉,噗哧的也笑出來。




相葉彷彿聽見他們在笑,偏頭往這邊看了一眼。



看見二宮在fufu笑的樣子,相葉用力的對他wink了一下。



松本裝作沒看見,又把耳機塞回耳朵了。








二宮的那點小緊張終於在工作完了以後到達了頂點。



相葉當著門把的面就不拘小節的牽住了他的手,飛速的整理好就把自己拖出了門。


二宮一邊喊叫著「你在趕什麼啦!」一邊被相葉推推擠擠,出樂屋的時候彷彿還看到松本用嘴型跟他講「加油!」



就算這樣趕到目的地還是有一點點晚了,尽管相葉有預約,相葉最想讓二宮嚐嚐的那道菜居然已經売り切れ了。


看著相葉有點失望的臉,二宮安慰「這個也很好吃啊,我都無所謂嘛。」



相葉不甘「本來想著晚一點人會少我們會方便一點,沒想到居然賣光了。」



「賣光了這件事起碼也告訴我,相葉氏想讓我嘗的那個很好吃啊。」二宮咬著筷子含含糊糊「比自己吃到更深刻的感受到了!」


相葉苦笑一下「下次一定讓你真的吃到!」


二宮煞有介事「那好啊,我等著。」


相葉也就開開心心的埋頭吃飯。


雖然有點不完美,第一個行程走完的還算愉悅。



然後兩個人去了映畫館。


相葉準備帶二宮看星球大戰。


本來想看國產電影,但自己和二宮滿屏熟人不好入戲,又容易聯想到工作,乾脆選一個外國大片來看。


為了考察可看度,相葉還自己偷偷地跑去先看了一遍,今天這就是第二遍了。


兩個人在電影黑場後躡手躡腳的走進去坐好。


電影真的蠻好看的,二宮看得很投入。只是女主角還甚至沒有原力覺醒,二宮扭頭拿爆米花的時候,發現自己旁邊的那位就睡著了。



二宮失笑,這傢伙最近明明忙得要死累得要死,還要堅持做什麼「約會調查」給自己雪上加霜。



好了吧,現在得不償失,居然在約會本番的時候睡過去了。



二宮沒叫相葉,把他的腦袋搬到自己肩膀,讓他睡的舒服一點,自己拿過爆米花筒卡滋卡滋的邊吃邊看。



電影快結束的時候,二宮和相葉要在亮燈前提前離場以免被發現,二宮就輕輕的推了推相葉。


相葉動了動,「嗯?」



「你醒啦?」二宮小小聲「我們該走嘍!」



清醒了一下,相葉反應過來自己幹了什麼———自己居然枕在小和肩膀上睡著了。


雖說看過一遍了,自己確實也有點累⋯但是,自己居然在時隔好久的約會的時候,睡著了?!



相葉想跳海。



兩個人躡手躡腳的從黑燈的電影院走出來,走回到了車上。




相葉一上車就趴在反向盤上自責「小和⋯」


二宮和也倒不以為然「怎麼了?」



相葉懊惱不已,卻突然想到還有下一個行程可以扳回一成「走吧,我們去看夜景。」



剛準備踩油門,二宮張嘴就攔「不然今天就回家吧?」



相葉更懊惱了「怎麼不想去了?」



二宮無奈「你太累了,回家休息一下好了,夜景哪天看都可以嘛。」



「是不是超失敗⋯」相葉轉頭看著二宮「約會⋯」



二宮還沒來得及說話,相葉就接著說「明明好不容易⋯而且明明是我提議的⋯」



「是啊,超爛喔。」二宮坦然肯定「不光菜賣光了,你還睡著。」



「啊——」相葉用頭砸方向盤「小和是不是再也不會和我約會了?」



「近期內不會了。」二宮點點頭。


「再給我一次機會嘛!我們去看夜景?」相葉不死心。



「不要。」二宮真誠而認真的看著相葉「你很累了,我們回家啦。」



相葉只好答應,開車往二宮家的方向走。


「對不起喔今天。」相葉在紅燈前突然道歉。



「唔。」二宮回答「我們很久沒約會了,不熟練了而已。」



「也是喔。」相葉彷彿在思考「所以我說我們應該多出來嘛。」



「所以是我的錯——」二宮把音調脫的長長的。



「沒有。」綠燈亮了,相葉踩一腳油門,目不轉睛的盯著前面的路,語氣無比認真「小和現在這樣就已經很好了。」



二宮沒講話。


相葉像是自言自語的又重複一遍「很好了。」



二宮覺得有點熱,轉頭開了點窗戶。



「是我的錯啦。」相葉反省道「約會什麼的簡直是在胡鬧啊⋯」



「不是喔。」二宮眼睛仍然看著窗外「不是胡鬧喔。」



相葉扭頭看二宮一眼。



二宮接著說「是很糟沒錯,可是⋯」二宮扭頭看著相葉,語氣淡淡的但是正經無比



「這些事情我只想和你做啊。」



相葉嚄的一下轉頭看向二宮。



「好好開車啦笨蛋。」



「是!」









第二天在樂屋,松本興致勃勃的跑到相葉身邊「昨天怎樣?」



相葉拍拍松本肩膀「還用說嘛?超棒!」




松本又神秘兮兮的湊到二宮身邊「聽相葉說昨天約會超棒?」



二宮攤在沙發上一臉疲憊,渾身都要散架「他撒謊,爛透了⋯」



松本懵了「你們昨天約的是一個會嗎?」



二宮不說話,翻了個身背對松本沒回答。





二宮簡直要氣死了。




昨天本來以為那傢伙累得要死專門好心讓他歇息————



「再讓他留宿我就去跳東京灣!!」




二宮咬牙切齒的發誓。










(果不其然又写了流水账
(国民爱豆谈恋爱真难啊
(你们猜留宿的时候他俩干啥了??




















评论(27)
热度(337)
© 一番能|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