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馬】關於那年的單車

這次休假,相葉難得回了趟實家。

 

相葉號稱中華料理店的兒子,卻在高手如林的家裡連打下手都顯得笨手笨腳,被媽媽趕出廚房,乖乖坐在居室里和弟弟一起看電視。

 

姪女健康的長大,現在慢慢變得像一個粉妝玉砌的小姑娘了,相葉去逗弄的時候姪女甚至會臉紅了。

 

相葉問她「这么久不见想不想伯伯?」


小姑娘抿嘴笑了一下,看了看自己爸爸,聲音小小的「不想。」


相葉立馬哭喪著臉「哈…伯伯可是想你了喔。」


小姑娘嘻嘻的笑「天天都能在電視上看到伯伯!所以不想!」

 

相葉揉揉姪女的腦袋「喔!那電視上的伯伯帥嗎?」


「帥!」毫不猶豫的肯定。


「那五個人你最喜歡誰?」相葉撐著胳膊試探的問道。


「喜歡ニノ!」仍然毫不猶豫。


 「哈?」相葉簡直不可置信「為什麼最喜歡的不是伯伯?」


「唔…也喜欢伯伯…」女孩像是良心收到拷問似的,小小聲的補了一句。

 

相葉覺得好笑,就問「為什麼喜歡ニノ?」

 

小姑娘一下子話匣子打開了似的,揪住相葉的手「嗯…ニノ他…」


真要列舉的時候,卻卡住了殼,不知道要從哪裡開始說。

 

相葉看自己的小姪女一雙杏眼忽閃忽閃的開始露出點焦急,就好心提醒了一下「因為眼睛很好看?」


小姑娘頭像撥浪鼓似的點了點。

 
 「嗯…還因為笑起來的時候很可愛?」相葉接著說。


 小姑娘用力點了點頭表示同意。


「還有臉紅的時候耳朵會變紅?」相葉也有點來勁了。


相葉家的小女孩有點聽不懂了,但還是附和的點點頭。


「不高興的時候看起來又可愛又可憐……」相葉開始發散了。


「嗯……」姪女在腦海里努力想著二宮君可愛又可憐的樣子。


「還有啊,他的手和腰都軟軟的,觸感很好。」相葉越想越起勁。


姪女徹底懵了「什麼是觸感?」

 
相葉不好解釋,就含含糊糊「嗯…就是很好摸。」

 

「伯伯摸過嗎?」姪女一臉天真無邪「我也想要摸摸看!」


相葉語塞,不知道要怎麼接下去。


自己弟弟在旁邊撲哧一下就笑,險些把啤酒噴出來。


相葉瞥了他弟一眼,摸摸他姪女的腦袋「那下次伯伯給你把ニノ綁回來,也讓你摸一摸?」


小女孩高興地歡呼「那伯伯我們說好了!」

 

「嗯,說好了!」相葉看著姪女興高采烈的樣子也跟著笑。

 

姪女於是興沖沖的跑去廚房和媽媽炫耀伯伯和自己的約定,小裙子跑的一甩一甩的。

 

「真的嗎?」相葉弟弟看女兒跑遠了,喝了口啤酒,語氣有點揶揄。


相葉瞄一眼他弟弟沒說話。


他弟弟就也沒搭話,兩個人安靜的看了會兒電視。


看著看著突然冒出了kirin忘年會的廣告,相葉一下子有點尷尬──做偶像就是這點不好。


「二宮さん最近還好吧?」相葉弟弟突然開口。


「還好啊,怎麼?」相葉也喝一口啤酒入口,滿足的瞇了瞇眼睛。

 

「没啦…好久沒見過了嘛,想問問看怎麼樣。」相葉家弟弟指指電視上的二宮。


「除了年末的時候手腕有點受傷…其他還不錯啦」相葉想到了什麼似的突然笑起來「還是和以前一樣,每天忙著拯救世界。」


相葉弟弟聽了也笑「那很好啊。」接著又猝不及防的發問「那你們倆呢,還好吧?」


「你小子怎麼年紀越大越婆婆媽媽的!」相葉哪能聽不出來自己弟弟什麼意思,伸手糊了一把弟弟的腦袋,然後像是語氣不甘心「你和你老婆好吗?」


「當然超好!」

 

「那我們也好。」


然後相葉弟弟看見他哥有點窘的樣子,低下頭悄悄地笑「那就好。」


相葉把啤酒一口悶掉。


廚房裡的準備終於結束,一家人難得團團坐在一起吃一頓飯,桌上菜色極豐盛。


相葉拉開椅子「嗚哇─」的就坐了下來「好好吃的樣子!」

 

「好久沒吃媽媽的手作料理了吧。」媽媽也是笑瞇瞇的。


一家人也不拘泥,紛紛落座。相葉第一口毫不留情的吃掉了一塊巨大的炸雞,滾燙滾燙的在舌頭上翻了幾個跟頭,才含含糊糊的發出「好吃…」


家裡人都笑,小姪女也咯咯的被逗樂。






一頓飯也是其樂融融的吃完,相葉第二天還有工作,吃完飯就得準備驅車回到東京了。

 

臨走了一家人都來門口送,相葉穿好鞋,捏了捏小姪女的臉頰「伯伯下次再回來看你。」

 

「嗯!」小姪女癟癟嘴「伯伯別忘了你答應我要把ニノ一起帶來喔……」

 

「是啊,下次帶ニノ一起來嘛,好久沒見了。」相葉還沒來得及回答,他媽媽就接「上次來還說喜歡吃我做的菜!」


「不忙的時候兩個人一起來吧,」相葉爸爸也發話「上次去電影院看ニノ新電影你媽可是哭的一塌糊塗,把ニノ帶回來好給你媽安安心。」


一家人又笑起來,相葉也笑呵呵的「好,我知道了。」

 

他媽媽又跟他囑咐了幾句,相葉就和家裡人揮揮手再見,開車準備返程了。



 

車沿著熟悉的道路開,天色已經有點昏沉,海變成凜冽的紅灰色,相葉開著窗戶,能聽到一波又一波海浪的聲音,愜意的不得了。


眼前的軌道上有電車駛過,相葉注意力一下子被吸引過去「啊…總武線啊」

 

相葉看著疾馳的電車,突然覺得有點恍惚。


總武線還像許多年前那樣,而自己卻從那個每天做著這條線路回家的黃毛小子,到了現在這個開著價格不菲並且舒適度很高的轎車的成年人,中間到底經過了多少歲月啊。

 

「不過還好…」還好…還好身邊的人還在。


相葉扭頭看副駕駛座上二宮落下的水杯,又覺得慶幸──時間啊歲月啊,仿佛也沒有其他人說的那麼殘忍,真不知道自己是太幸運還是被優待。


相葉車開到大概津田沼的位置,又覺得眼前的路有點眼熟,熟到他想著想著笑起來。


大概在很久很久以前,一個炎熱的夏天,正當午的時候,自己騎著車子來過這裡。

 

自己骑着有点旧旧的,但是被自己提前洗洗刷刷的一干二净的脚踏车,在這條路上奮力的騎著,太陽頂頭曬著,灼在皮膚上,全身變得汗淋淋。可是渾身再熱都不及自己後背那兩隻手觸碰的地方熱,熱的要灼燒起來──二宮坐在他的車後座,雙手虛晃的抓著他的衣襟,顛簸的時候會不小心挨到相葉的身體,每挨一下,相葉就覺得自己下一秒就要被灼傷。

 

兩個人在這條路上一言不發的被炙烤著,被太陽炙烤著,也被彼此心裡的一團火炙烤著。

 

那年還是兩個羞於說出喜歡的少年,還是會因為對方由於顛簸而無意的靠近心跳如鼓的少年,還是顧慮太多只敢隔著衣角觸碰對方身體的少年,還是兩個竹馬以上,戀人未滿的少年。

 
 相葉看到街道,就想到那年的燒灼感。

 

那些歲月裡的自己和二宮的感情是青澀幼稚的,卻是散發著像大海一樣美好氣味的,就像那年的腳踏車之旅,最終停在了那個看來單調的海濱公園,可誰也不知道相葉心裡多喜歡那個有海浪聲音的公園──那裡有寄居蟹和貝殼,有衝浪板,還有年少時候的自己和二宮。

 

還好啊還好,還好雖然少年已經長大,時光已經消弭,二宮和也這個人還沒有走。有時候自己獨自走的有點慢,左右環顧,只剩這個人亦步亦趨的跟著自己,眨巴著眼睛像條小狗似的埋怨「你這傢伙太慢了吧。」

 

也許該感謝有些殘忍的時光,淘走了砂礫,卻留下了這一個他悉心呵護的珍寶。


相葉這樣想著,乾脆靠邊停車,拿出手機給自己的珍寶先生打個電話。


二宮好久才接,那邊是嘈嘈雜雜的忙碌聲音,他壓低聲音說了句「等一下喔。」

 

相葉就舉著手機等。

 

二宮那邊人很多的樣子,能模糊的聽見二宮有點口齒不清的和旁邊人說「辛苦了」的聲音。


想是剛剛收工吧,相葉聽著覺得可愛的不得了,在電話這頭哼哼的笑。

 

「像傻瓜一樣,」二宮那邊終於安靜了一點,才接起相葉的電話「不知道你在笑什麼⋯」


工作一天的二宮現在剛剛下班,可能是有點累了,帶著鼻音啞啞的含含混混的抱怨著相葉。


相葉聽見二宮著像撒嬌似的語氣,甘之如飴「錄影結束了?」


「嗯,」二宮心不在焉的「剛剛結束。」


「二宮先生辛苦了—」相葉軟軟的安慰一句「現在幹嘛?回家了?」

 

「還不行啊─」二宮累累的哼唧「還要和前輩們去喝點酒。」

 

「是喔…」相葉聽著二宮的小鼻音,心撓撓的。

 

「唔,怎麼了?你沒什麼事吧?」二宮聽相葉的語氣,感覺這傢伙有點事情的樣子「今天不是回千葉了嗎?」


「現在正在返程,」相葉說「現在在津田沼附近,剛剛還看到總武線了。」

 

二宮語氣帶著笑意「啊!好久不見總武線!」


相葉也笑道「明明是超久不見了!」接著又想到什麼似的「剛剛還路過這邊的海濱公園了。」


腦迴路一向相通的二宮一下子懂了「啊那個!」


「不知道為什麼總感覺變得有點小了呢……」相葉半玩笑半抱怨。


「喂喂喂,明明是你長大了。」二宮吐槽他「現在和你都擠不下一個腳踏車了吧……」


相葉沒想到二宮會提到腳踏車,一時愣住了。


「喂?」二宮在那邊叫他「相葉氏──」


「我說小和…」相葉突然張口問「你是不是很早就喜歡我……」

 

「バカ!」話音還沒落二宮的小尖嗓就從話筒里鑽出來。

 

「坦率點嘛!」相葉想也能想到二宮現在的樣子,自己一個人在車里笑的褶子都出來了。


「那麼久以前的事情誰會記得…」二宮反駁他。

 

「你不是記憶力很好嗎?」相葉笑意盈盈的反問,二宮沒搭腔,相葉想起來什麼似的語氣一轉「啊,不過啊……」


「不過什麼?」二宮問。


「這樣一個人在車里看到總武線啊…」相葉突然歎氣「有點寂寞啊。」


二宮用鼻子笑了一聲。


「真的啊,你這傢伙體會不到我現在的感覺。」相葉嘟嘟囔囔的。


「是啊,完全感覺不到。」二宮語氣調笑。


「唔……」相葉頓了頓說「突然變得很想見你。」

 

突然一本正經的被說了這麼一句,二宮反倒被噎住了。


「就現在。」相葉認認真真的「是那種下一秒就想看到你的想見你。」


「說什麼白癡話啦。」二宮話還沒講完,就聽見那邊有人問「二宮さん好了嗎?」,二宮趕忙回「馬上就好咯!」

 

相葉在這邊微不可聞的歎口氣「要出發了?」


二宮「嗯」一聲。


「快去吧,別讓前輩等你!」相葉囑咐道。

 

「你才是要擔心一下自己吧,快點趁天還沒黑開回來東京吧。」二宮看看窗外太陽在天邊像是要掛不住的樣子「開車小心一點,別一個人在路上發起呆了。」


「知道啦!」相葉聽二宮跟自己婆婆媽媽的有點好笑「快去吧!」

 

「嗯,我去咯。」咔塔一聲掛了電話。

 



二宮掛了電話,盯著屏幕有點發起呆來。


不知道為什麼好像能感覺到那傢伙的所謂「寂寞」呢。


相葉看到的到底是怎樣一副光景呢?夕陽和海岸線?路邊穿著制服騎著單車的少男少女?疾馳的總武線列車?還是看到了年少時候的自己呢?

 

二宮當然沒有忘記那時候的腳踏車,那時候他坐在相葉的後座,前面的少年異常用力的蹬著腳蹬,用力到連蝴蝶骨都一聳一聳的,整個背都幾乎被汗水打濕了。

 

自己不想去碰他的身體──不知道到底是嫌棄他的汗太多,還是因為少年氣息濃烈的讓自己不敢去接近。


二宮想想也笑起來,現在的話自己倒是會一把抱上去了吧,畢竟那個時期已經過去了,而且「那傢伙騎車真是很狂野很容易摔倒啊!」

 

倒是不如自己騎車帶他──不過不知道那傢伙是不是克自己的單車,少年时候有一次好不容易騎車去接接他,車胎居然爆掉了。

 

二宮想著就擺擺手,心說算了算了。接著就出門和前輩們一起去吃飯喝酒了。

 


 
 

從店裡出來,時間已經晚了,二宮自己也喝得暈暈乎乎,跟前輩們告別之後自己一個人坐在車上,覺得自己好像暈的有些厲害。


「啊…不行。」這個樣子根本沒辦法開車啊,二宮心想。掏出手機想打給相葉,想想又覺得不好,相葉剛剛開車從千葉趕回來,估計也累的半死了吧。


二宮的關於「體諒相葉」的想法還沒完全消失,手機就叮鈴鈴的響起來。


看見「相葉雅紀」四個字在屏幕上閃爍,二宮楞了一下才接起來。

 

「小和?」相葉聲音不知怎麼有點不耐「怎麼還沒回家?」


「唔……喝的有點多」二宮喝多了酒語氣都黏黏糊糊的。


「現在在哪裡?」相葉問。

 
 「啊,在車里啊。」二宮含混道。

 

「不是這個在哪裡啦!」相葉無奈「我說你和車,一起,在哪個方位。」


「我和車,一起在吃飯這裡。」二宮呼呼的笑起來,又像是突然反應過來什麼「你不要來接我啦!我自己會回家。」


「哦,好啊。」相葉飛快的答應。

 

「……」二宮一聽就反應過來「才怪吧,你在哪裡?」


 「你家。」相葉理直氣壯。

 

「我說你啊!」二宮在車里簡直扯著嗓子喊了一句「別隨隨便便進人家家裡啊!」

 
 

「…」相葉被吵到耳朵痛,把手機遠離耳朵了兩吋。


「啊…拿你沒辦法!」二宮氣急敗壞。

 
 相葉「喔」了一聲。


「…來接我啦!」二宮半是埋怨半是撒嬌「開不了車。」

 

相葉心說我才是拿你沒辦法吧,掛掉電話穿起衣服就下了樓。

 
 
 
 接到二宮和也的時候,這人已經暈暈乎乎的在車里睡著了,把相葉嚇了個半死。


廢了好大力氣把自己竹馬搬上自己的車,那傢伙才好不容易找回一點理智「哦,你來啦!」


「你真是……」相葉簡直要生氣。

 

「也太慢了吧!」二宮伸手去拍相葉的腦袋。


相葉沒好氣「你覺得從你家趕過來要多快啊。」


 二宮喝醉了更沖「誰要你去我家了啊!」


「我說了吧!」相葉險些沒看見紅燈,一個急剎車「說我想見你,我明明說了!」

 

二宮酒一下醒了大半,語塞的看著相葉,眼睛濕乎乎,臉頰紅彤彤的。


「你根本沒把我的話放在心上嘛……」相葉負氣的又踩一腳油門,車猛地往前開,二宮覺得自己快要吐了。

 

「喂…你慢一點開。」二宮去抓相葉。

 

相葉像是沒聽見似的抱怨「這簡直不公平,千葉的相葉一家都在想你,你居然把我的話當耳旁風!」


二宮又想吐又想笑,自己把窗戶開了條縫透氣。

 

兩個人一路沒話,就這樣一路開到了二宮家樓下。


「我不要上去了。」相葉還是有點賭氣「你自己上去洗個澡快點睡吧。」

 

二宮點點頭,轉身就上樓了。

 
 
 
 
相葉氣鼓鼓的踩了油門,往自己家開,開著開著又覺得後悔,明明是想要見見那個人,和他軟言軟語的講講話的,卻一下子全搞砸了。


「唉…」相葉有點失望。


手機突然亮了一下,相葉歪頭一看,是二宮發來的郵件。簡簡單單的兩個字「是哦。」

 

「什麼啊?」相葉想「那個醉鬼壓到手機了吧。」

 

想著二宮喝醉亂翻亂滾的樣子,又覺得可愛,自己一點辦法也沒有。


「明天見面要買點醒酒藥給他,肯定會頭疼吧。」相葉心軟的想,已經開始期待明天的見面。



而二宮在這邊拿著手機,暈乎乎的想「不知道那個笨蛋明不明白啊…」


自己明明已經喝得醉呼呼的,還要安慰一個莫名其妙生氣的竹馬。

 

「耳旁風什麼的哪有啊……」二宮心想。

 
 我這不是回答你那時候問的問題了嗎。

 
 

「你是不是很早以前就喜歡我了?」

 

 

「是哦。」

 
 



(happy 2の3の日!!

评论(43)
热度(614)
© 一番能|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