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馬】關於巧克力



相葉在沙發上坐了幾個仰臥起坐,突然覺得口袋裡有什麼東西。

摸出來發現是上次順手放進去的一顆巧克力。

相葉隨手就丟到了二宮面前「吃巧克力嗎?」

「誰知道你從哪裡拿出來的啊!」二宮用手把那顆巧克力撥到一邊「皺巴巴的。」

相葉看他一臉嫌棄忍不住道「哪有,明明很新鮮!」

二宮白了他一眼,一臉的不信任。

相葉最會抓住二宮那點軟軟的小心思,於是假裝無辜「啊,本來想說今天也算不遲啊⋯」

二宮問「什麼不遲?」

「白色情人節啊白色情人節。」相葉伸手去剝那顆巧克力的外皮。

二宮簡直要氣笑了「就這顆?」

這樣也太寒酸過頭了吧?

相葉倒是在二宮面前厚臉皮慣了「是啊,濃縮型的。」

二宮還是嫌,從他手裡搶過來那顆皺巴巴的巧克力,把它拍在桌子上「才不是濃縮,明明就是縮水。」

相葉扯了扯二宮的袖子「那我下午買一整盒。」

看著相葉一頭亂毛,二宮吭哧一下憋不住笑,用手捂了捂嘴。

「怎麼?還不夠喔?」相葉去拉開他的手。

二宮笑的哼哧哼哧「我没说不够。」

相葉也笑著,低頭親了親二宮的眼睛。



這次之前,兩個人很久沒有在情人節互相送過巧克力了,工作加上熟年的關係,這些流於情勢的環節就慢慢消失了。

不過當天二宮拿到相葉那一盒久違的巧克力,還是覺得情人節互送巧克力的傳統其實是有意義的———比如讓人開心起來。

二宮吃了一顆,甜膩膩的巧克力在舌尖化開,甜的絲絲入扣。


而對面的相葉正在嘎嘣嘎嘣的直接嚼碎,二宮笑著去呼了一下他「哪有你這樣吃巧克力的!」


相葉辯駁的語氣都像巧克力一樣甜「我從小就這樣吃巧克力。」


是了,沒錯,這傢伙從小就這樣吃巧克力,總是嘎嘣嘎嘣的把巧克力咬碎,總是吃的很大聲。


很久以前的情人節開始就這樣了。

很久以前,久到兩個人還沒有坦率真誠的承認自己的少年心性。






十多歲的時候,相葉總是能在情人節收到很多巧克力,堆成花花綠綠的一座小山,裡面有昂貴的精緻的,也有手作的可愛的,但都是包含著青春期少女對帥氣學長的一顆青澀的心。

相葉其实是有點得意的。

於是二宮每年情人節都能看到這個傢伙對著一堆巧克力挑挑撿撿,挑出自己喜歡的,就放進嘴裡嘎嘣嘎嘣嚼碎。

二宮坐在他跟前,終於忍受不了他用兔牙咀嚼的聲音,啪的一下把遊戲機摔在桌上「你怎麼這麼吵?」


相葉還一副不明狀況「我嗎?」


二宮點頭「不然呢?」

相葉愣了一下,然後開始嬉皮笑臉的往二宮那邊湊「我說⋯和君你是不是也想吃巧克力?」


這下輪到二宮愣了「哈?」


相葉還是一副笑嘻嘻的臉「想吃的話我還有很多啊。」


二宮這下子真的有點發火了。


相葉看二宮沈默著不講話,伸手到他眼前晃晃「喂喂——」


二宮拿遊戲機格開他的手,嚄的站起來,椅子發出了刺耳的聲響,然后轉身頭也不回的走開了。


相葉看著二宮的樣子,後知後覺的發現自己竹馬好像生氣了。

相葉有點慌,匆匆忙忙的從包裡面拿出來一盒包裝完整的巧克力,朝二宮走過去。

二宮手指飛快的操作著遊戲機,正在堪稱兇殘的虐殺對手。


「ニノ⋯?」相葉敲敲二宮的肩膀。


二宮「唔」一聲,算是回應。


「在生氣嗎?」相葉湊過去。


二宮用手肘把相葉頂開「沒有啊。」


「喔。」相葉點點頭「那這個給你。」


相葉把那盒巧克力放在二宮眼前,結結實實的挡住了二宮正在直視遊戲機的視線。


「喂——!」二宫简直要炸毛。


相葉嚇了一跳「怎麼了嘛!」


遊戲屏幕裡的小人慘巴巴的被宣告失敗,二宮聲音都尖了一個度「笨蛋⋯都是你啦!」


相葉反駁「我拿這個給你嘛!」


二宮拿起來看了一眼,又火大又嫌棄「不要!」


「幹嘛不要!這個超好吃喔!」相葉把巧克力往二宮那裡推。


「包裝的又醜賣相又不好,不知道是哪個笨手笨腳的學妹拿給你的吧。」二宮又推回相葉那裡「誰要你拿這種東西來借花獻佛啊!」


相葉一下子語塞,瞪大了一雙水汪汪的杏眼,顯得無辜又委屈。


二宮看不得他這一副樣子「我有說錯嗎!」


「⋯沒有。」相葉語塞,然後搖頭「啊,你當做義理巧克力不就好了。」


二宮心想「不然我還能當成什麼?」


相葉看二宮沒說話,自顧自的說「我還不是看你想吃⋯而且這個真的好吃喔⋯」


「我沒有想吃!」二宮炸毛「而且就算我想我自己也有的吃!」


相葉聽見二宮的話不可置信的看向他。


二宮無可奈何的走向自己的雙肩背包,從裡面拿出來一盒被壓得有點變形的盒子。


二宮走到相葉面前,把那個有點癟的一盒巧克力甩給他「吶,全給你。」


相葉愣了愣,問了句「給我的?」


二宮點頭。


「義理⋯?」相葉有點猶豫。


「不然呢??」二宮像看神經病一樣看著相葉。


「喔⋯我收下了!」相葉又把他的那一盒推給二宮「那這盒你也收下吧。」


二宮無可奈何的拿過來,相葉於是心滿意足的回去了。

然而二宮轉手就給了旁邊的櫻井「喂,要吃嗎?」

櫻井毫不猶豫的抓起一顆,咂摸了一下味道「嗚哇⋯」

「怎麼?」二宮久違的沒有聽到櫻井說好吃。

「好⋯」櫻井好像在腦內搜索形容詞「甜的味道⋯有点奇怪,但是還不錯。」

二宮立馬毫不猶豫的扔給櫻井「送你了,義理巧克力。」




第二天見面,相葉興致勃勃的湊到二宮身邊。

「幹嘛?」二宮瞄他。


「好吃嗎?」相葉問「我的巧克力。」


「啊⋯喔!好吃!」二宮面不改色。


相葉一副心滿意足的樣子,可惜這一臉心滿意足沒持續多久———


「喂ニノ!」櫻井突然過來拍了拍二宮。


「怎麼了?」


櫻井表情忿忿的控訴「你這傢伙⋯昨天給我的巧克力吃了兩顆就頭暈肚痛!」


二宮「⋯⋯」


相葉「⋯⋯」


櫻井還想繼續控訴,可是讀到了空氣裡的微妙氣氛,就識趣的丟下一句「下不為例。」然後快速離開了。


二宮和相葉在原地大眼瞪小眼。


「我說二宮さん?」相葉又委屈又火大「那盒⋯」


「⋯是啦,給翔君吃掉了」二宮有點尷尬,不過立馬恢復成坦然的一張臉「不過你要是真的在意我就應該慶幸,還好不是我吃的。」

相葉心底熊熊竄起一從火「你真的是⋯」


「我說的不對嗎?」二宮繼續狡辯「如果我真的吃了,你今天就見不到⋯⋯」


「那是我自己做的啦!!」相葉氣的炸毛,終於忍不住吼出了真相。


二宮突然就閉了嘴。


相葉氣得不輕,轉身就走。


是的,相葉雅紀好不容易手作的巧克力,往裡面藏了好多細密的小心思,廢了好多的精力,因為怕失敗,零花錢也全部用在買原料上面了。


好不容易做好了,還費心思的包裝起來,然後想要不著痕跡的送出去———誰知道二宮那個傢伙!!


本來昨晚還沈浸在兩個人其實互送了巧克力的美妙幻想裡,自己拿著二宮那盒皺巴巴的巧克力開心了好久,誰知道二宮這傢伙把自己的巧克力給了櫻井翔??


不對——給了櫻井翔?!


相葉想到了什麼,嚄的回頭去找二宮。


二宮顯然腦筋還沒有轉過彎。


「喂—」相葉氣呼呼的問他「那盒子裡的紙條⋯?」


「什麼紙條?」二宮下意識問,然後瞬間反應過來「你還放了紙條??」


相葉要氣死了,擺擺手說「我不管了!」然後扭頭就走了。


二宮在原地沈入了不知道一種什麼情緒裡。


驚嚇?還是開心?

相葉放了紙條,是什麼紙條?写了什么呢?

二宫心里涌起了好多问题,好像这些问题如果都被解答清晰之後,就能看到藏在後面的相葉的心意了。

二宮的心砰砰砰的跳起來,相葉的心意會是怎麼樣呢?二宮有點迫不及待的想要確認一下。


————「已經被回收掉了喔,我都快吃暈了怎麼還會留著啊!」



然而櫻井給了二宮一個令人微微失望的答案。


二宮歎一口氣,心跳也漸漸平復下來。


不過看著遠處的相葉氣呼呼的正在扒拉自己一頭獅子一樣的亂毛,二宮當即決定要再多喜歡相葉一點。




雖然相葉的氣很快消了,雖然這年之後的第二年,兩個人真真正正的互送了並不再義理的情人巧克力,兩個人第一次的巧克力事件還是這樣不歡而散。






二宮想起了這段有點久遠的往事,還是有點感慨,就衝著相葉笑「不過現在也沒什麼女孩子送你巧克力了喔。」


相葉捏了捏二宮「後來我都是為了照顧你的感受,把那些巧克力都藏起來咯。」


二宮噗哧就笑「少骗人啦笨蛋!」


「真的!」相葉認真道。


二宮就舉起那盒相葉剛剛拿來的巧克力問「那這盒是哪位小姐送的啊?」


「這盒是專程買來給和子小姐的。」相葉恭恭敬敬。


二宮又問「唔⋯可是聽和子小姐說覺得你沒什麼誠意。」


「那請幫我問問和子小姐覺得怎麼樣才有誠意呢?」相葉一副謹慎小心的樣子。


「唔⋯和子小姐想要你的手作巧克力。」二宮煞有介事。


這確實是二宫非常遺憾的一件事———没有亲口尝一尝相叶唯一那一份手作的巧克力。


相叶像是猜到了二宫在想什么,欺身用带着巧克力香的嘴吻了吻二宫,末了还舔了舔他的嘴角「雖然不太會做了,當年做的那份大概就是這個味道。」


二宫笑着糊了一把相叶的脸。


相葉接著問「和子小姐說她滿意嗎?」


二宮說「唔,我覺得如果你告訴她那份巧克力裡的紙條寫了什麼,和子小姐說不定會滿意。」


又說到那張二宮從來沒見過的,隨著那盒巧克力一起被回收的紙條,這是二宮第二個遺憾。


「啊,時間久了,這個我要想想。」相葉摸摸下巴。


「是喜歡你?還是和我交往?」二宮湊上去提示他。


相葉搖搖頭。


「那是你好可愛?情人節快樂?」二宮又問。


相葉笑的褶子都出來了「好像不是喔。」


「快點想喔,要來不及了。和子小姐要趕飛機,很忙的。」二宮敲敲相葉的腦袋。


「想不起來了。」誰知道相葉根本不買帳「那替我和和子小姐說再見咯。」


二宮使勁敲了一下相葉的頭「喂!」



相葉笑翻在沙發上。


那年的紙條上寫著晦澀不安的卻帶著勇氣的心情,不外露的,卻飽含誠意的一句被相葉認真的一筆一劃寫在紙上。


到今天為止,相葉還沒有告訴過二宮自己到底寫了什麼,是因為相葉覺得沒有必要了。


因為是一句二宮也曾經對他講過的話。





「出会えてよかった。」



遇見你真是世界上最甜最好的事情,就像那盒二宮沒吃到的,過於甜的相葉手作巧克力,怎麼放糖都放不夠。




相葉又湊上去親了親二宮,在他耳邊小小聲說了一句話。


二宮拍拍相葉抵在他脖子上的腦袋。



「我喜歡你。」

「嗯,我知道。」





(有個好的結果以及好的現在就是最好的事情啦!


(抓住三月的尾巴啦v(・ε・v)





评论(17)
热度(382)
© 一番能|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