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馬】Puppy Love①

因為相冊里成熟的A先生和jr時期的N君挨在一起而開的腦洞


先就醬子試著寫一寫~大家有啥腦洞歡迎砸我厚!


設定大概是26歲的A先生和16歲的N君


OOC預警


────────────────────────────



今年夏天一到,二宮和也就要滿十七歲了。


眼下正在讀高中,被同學們大概概括為「長得很好看」以及「有點沈默」,背包上總是掛著哆啦A夢的吊墜,走路插著兜,酷的不得了。


在學校有不少女孩子喜歡,也頻頻接到情書,但是目前情感經歷為零。按理說已經十七歲的少年,多多少少該有那麼一兩次朦朧模糊的關於愛情的衝動,二宮和也卻始終不為所動。


「昨天那個女孩子,怎樣?」部活的同級男孩子好奇的偏頭問旁邊的二宮道。


「沒怎樣啊。」二宮一臉淡定。


「我說…這個你還拒絕?」旁邊的男孩子忍不住轉過身來看著二宮「二宮君要求好苛刻!」

 二宮瞥了他一眼。


「搞不懂啊……明明就一直都有機會。」他看著二宮的反應一臉失望「你就從來沒有‘嘭’的那種感覺?」


看著旁邊男孩子對著心口做出的一個怦然心動的姿勢,二宮噗的笑了笑,然後搖頭:「好像沒有。」


「誒……真的假的?」


「……嗯。」


二宮扔出今天最後一顆球,跟前輩告別後自顧自的去換好衣服,插著兜獨自走了。


春天末尾的天氣已經很熱,將二宮蒸出了細細密密的汗珠,二宮踩著樹葉的陰影慢悠悠的踱著,腦袋裡面想著事情。


他想到今天同部的男孩子問他有沒有過「嘭」的感覺,他說沒有。


二宮說謊了,但是只有他自己知道。


他想到錢包夾層裡躺著的照片,上面的兩張面孔就像在控訴他的虛偽。


他感受過那種怦然的心情,遠遠比任何一個同齡人都要早,在他形成愛情這個觀念的同時相伴而生。


二宮停下腳步,拿出自己的錢包。一個有點舊舊的兩折錢包,兩折中間有細小的夾層,雖然不起眼,但恰好可以放進去一張薄薄的照片。


他小心翼翼的抽出那張照片,在透過樹蔭斑駁的眼光下,盯著照片上的兩個人。


胖乎乎的小嬰兒被一個半大少年抱在懷裡,那人杏眼泛光,脣紅齒白,他的臉頰輕輕挨著自己肉乎乎的臉頰,笑的正開心。


二宮把照片翻了面,背面的歪七扭八的爬了幾個字「喜歡 小和 可愛」,雖然不好看,卻是認真的字跡。


「是了。」二宮心想「這就是我的那個‘嘭’。」


照片上那個圓滾滾的孩子是他自己,半大的杏眼少年是他的‘嘭’———相葉雅紀。


這是二宮和也最大的秘密。畢竟任何其他事情都比不上自己喜歡上鄰居家從小照顧自己長大的哥哥來的更聲勢浩大。


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二宮也常常在想這個問題。


也許是鄰居相葉一家一脈相承的那一雙閃爍的杏眼?或者是比起自己要強壯更多的臂膀?


二宮想起相葉雅紀,想起他曾經在海灘帶著他捉寄居蟹,想起他被海風撩動的頭髮,想起在自行車後座看到他濡濕的寬闊肩膀,想起他吹出來好聽的口琴聲音,想起他陪自己練習棒球時候溫柔的拋投,想起他附在自己腦袋上面的大手。


二宮和也沒法停止,因為每次都有這麼多理由浮出腦海來為相葉雅紀辯護。


於是收起那張照片,把它放回包裡。


太陽已經沈的厲害,黃昏的風吹在二宮臉上,他一邊走,一邊又開始想。


自己和相葉雅紀已經多久沒有見面了呢?那傢伙現在在東京活得有滋有味,又創辦工作室又接受採訪,每天西裝革履的認真打理自己,說不定早就已經事業愛情雙豐收了,哪裡還記得回來啊。


想到這裡二宮心情有點沉下去。



「我回來了——」二宮開了門,坐在玄關解鞋帶。


「喔,你回來了。」老媽正在廚房做菜。


解著解著鞋帶,二宮有點奇怪「喂ハル——我回來了。」


一向聽見他聲音就會撲出來的他的寵物犬ハル今天居然一反常態的沒有出現。


「ハル?」二宮疑惑的往裡走,連狗尾巴都沒看到。


二宮準備走去廚房問問老媽「媽——ハ…」


「喲!」突然一個身影斜出來擋著他的去路。


二宮愣在原地。


盯著那張久違了的臉,大腦飛速的運轉,反而說不出一句話。


他好像有點黑了,也更像個大人了。


「好久不見了,小和。」相葉走進,低頭打量著他。


「唔。」二宮點點頭「怎麼回來了?」


「只呆一小會兒,今晚就又得走啦。」相葉笑著拍了拍二宮的肩膀「想雅紀哥哥了嗎?」


二宮低頭沒答話。想是想了,可是雅紀哥哥這幾個字眼他是再也叫不出口了。


二宮媽媽從廚房走出來,看見這兩個人笑意盈盈,衝著二宮說「怎麼今天這麼晚,雅紀哥哥在這裡等很久啦!」


「沒事啦。」相葉摸摸二宮的腦袋,「部活是不是?最近怎麼樣!棒球有沒有進步?」


二宮擺擺手「部裡配的手套總是不合手,我進步什麼啦。」


相葉皺了皺眉毛「怎麼不合手?」


二宮推他「你管好多⋯」


「你們先去聊,飯好了我叫你們。」二宮媽媽在一旁笑。


相葉笑著應了。


二宮突然想起來什麼似的「對了,ハル呢?」


相葉指指外面「在吃東西。」


二宮有點奇怪的點點頭。


「在吃大餐喔。」相葉彎著眼睛笑的得意。


「?」二宮的看著他一臉疑惑「什麼啊?」


「那天看到這個狗糧廣告嘛⋯看起來超好吃的樣子,就想到要買來給它嚐一嚐,所以就送回來咯。」相葉煞有介事的比劃了「而且我超想ハル欸。」


「喔⋯」二宮點點頭,心裡犯嘀咕。這個人好歹是個二十六歲的大人了,為什麼要因為思念一隻狗而專門驅車回來送狗糧呢?


「怎麼,看到我不高興喔?」相葉看二宮在發呆,去撞了撞他肩膀。


二宮其實真的不太高興。


嘀咕嘀咕著二宮才反應過來,自己天天放在心裡期待著見到的這個人,原來回到這裡只是為了送一袋狗糧,然後順便看看自己。


二宮撂下一句「沒有啊。」就轉身上樓回房間了。


相葉慢悠悠的踱步上樓,走到二宮門口。


二宮把書包隨手甩在床上,脫掉了悶悶的黑色制服,露出裡面白色的襯衫。


相葉抱著手臂,靠在門框上看他。


二宮察覺到他的目光,抬頭暼了他一眼。


「小和⋯」相葉打破了沈默。


「怎麼?」二宮飛快的接過他的話尾。


「沒什麼⋯想說你是不是長高了一點?」相葉搖搖頭。


二宮下意識挺了挺腰。


相葉噗哧一聲笑出來,走進房間來。


看著相葉慢慢逼迫靠近,二宮下意識往後退了一步,反手撐住了桌面。


相葉靠近過來,抬手摸了摸二宮的腦袋,自言自語「好像是稍微長高了一點喔。」


二宮把他的手從自己頭頂拿開「你不要總是動我的腦袋,我能長得比你還高。」


相葉矮下身子仰頭看二宮「怎麼啦?今天不開心喔?」


二宮搖搖頭「沒有啊。」


「那是見到我不開心?」相葉癟癟嘴。


二宮頓了一下,然後搖搖頭。


怎麼可能不開心,只是正月之後就沒有再見過面了,兩個多月的空白,反而讓二宮有點怯場。


相葉松了口氣似的站直身體,繞過二宮坐在椅子上,不經意的問「最近都在幹嘛啊?」


「唔⋯就去學校,還有打遊戲啊。」二宮乖乖回答。


「欸⋯」相葉一副原來如此的語氣。


二宮吸了吸氣,反過來問「倒是你———」


「欸——?!」相葉突然發出一陣驚疑聲。


二宮嚇了一跳,扭頭問「怎麼了?」


相葉從桌子上抓起一個信封舉在二宮面前「情書?」


二宮的耳朵轟的一下紅了個透,撲上去就要搶那封信。


這是昨天從隔壁班一個女孩子那裡收到的告白信,雖然已經鄭重的拒絕過,卻被隨意的放置在桌子上。


帶著香味的粉色信封此時此刻在相葉的手上,讓二宮覺得腳底密密麻麻的長出了刺,火燒火燎的讓他心急。


相葉看在眼裡「嘛⋯小和也到這個年紀了啊。」


二宮簡直百口莫辯「我沒有⋯」


相葉賭住了二宮的話頭「小和長大了啊——」


二宮看著相葉,所有話都被噎在嗓子眼裡。


這個人就是這樣,雖然已經成了一個別人眼裡立派的大人,卻總是能像小孩子一樣冒冒失失的把自己弄得一團糟。


兩個人沈默下來,還好媽媽來敲門了「飯已經好咯。」


二宮就急匆匆的跟著媽媽下樓了。



「我開動了——」


「雅紀最近很忙吧?」二宮媽媽把炸的金黃酥脆的炸雞推到相葉面前。


「唔⋯是啊,這禮拜還有差要出的。」相葉含含糊糊的抱怨。


「真是辛苦呢…要好好照顧自己啊!」二宮媽媽皺著眉毛叮囑道。


相葉笑嘻嘻的回應「我沒問題啦!」


「太忙也不要總是吃便當委屈自己啊,自己一個人在外面……」說起一個人,二宮媽媽突然想起什麼似的,眼神一下子變得狡黠起來,「兩個人的話說不定會稍微好一點哦?」


相葉一下子尷尬起來,想就知道是自己媽媽又不知道跟二宮媽媽講了什麼亂七八糟的事情。


「嘛…」二宮媽媽笑的眼睛彎彎「有相處不錯的女孩子的話就要好好對人家哦!」


「唔……」這次輪到相葉百口莫辯,下意識扭頭去看二宮。


二宮不知道為什麼,明明沒有談及自己,耳朵卻已經紅了個透,正在沉默的、心不在焉的扒拉著飯碗。



相葉吃完飯就走了,走之前瀟灑的丟給魂不守舍的自已一句“下次可能要到你生日才回得來了。”,而二宮這種心不在焉的狀態一直持續到深夜,已經在床上翻來覆去一兩個小時。


「狡猾…」二宮在黑暗裡忍不住出聲。


原來是有女朋友了啊,所以才對自己那封情書敏感的嗎?因為有了女朋友,就覺得全世界都該陪著他脫離空窗期?就該給自己身上也安排一個女朋友嗎?


每一次都是這樣莫名其妙的出現然後又走開,一切都是猝不及防。


二宮想,自己這個「嘭」真是個很有衝擊力的「嘭」。


這份尚未傾吐的感情越積越沉,卻無法被分享,只能沉甸甸的壓在二宮的心口,以至於每次面对着相葉雅紀的时候都有些迟钝了。


因为太聰明,所以懂得一步错步步错的道理,更懂得自己没办法承受和他形同陌路,这个少年在青涩的年纪里,在别人还都看着书本发呆的时候,已经开始为了爱情謹小慎微的运筹帷幄。


「好辛苦…」十六歲的二宮和也把自己包進被子里。




TBC


评论(17)
热度(552)
© 一番能|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