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馬】Puppy Love②


設定是26歲的A先生和即將17歲的N君


OOC預警


────────────────────────────



比二宮和也十七歲生日來的還要早的是一場棒球大會。


雖然規模不大,但是調動了整個棒球部全部精力,前輩們想趁著這最後一次機會在場上好好努力一把,拿個不錯的成績,於是互相敦促著,訓練也比平時緊張了許多。


賽前幾天大家精神都繃得緊緊地,雖然不是什麼先鋒王牌,但好歹算個主力的二宮也被這種緊張的低氣壓搞得有點心跳加速,每天忙到忘記所有瑣碎的少年煩惱,幾乎想不起來自己那些傷春悲秋。


天氣慢慢開始熱起來后,每天部活完后二宮都是一頭一臉的汗水,累的連拿出手機跟相葉發個郵件抱怨的心情都沒有了。


站在淋浴間沖洗的時候,溫熱的水流淌過皮膚,臂膀和肩部肌肉的酸痛感慢慢變得敏感而明顯起來,嘗試著活動手臂,沉重的拉扯讓二宮感到疼痛,他皺了皺眉頭,用另一隻手捏了捏左臂的酸痛處。


在溫水里站了很久才慢慢放鬆下來,逐漸習慣了運動手臂時疼痛的感覺,二宮閉著眼睛對著水流。


儘管非常喜歡大家一起努力的感覺,但是強度一大,除了累和緊張就沒剩下什麼開心的成分了,而且因為是左撇子的原因手套總是不太順手,讓自己有點困擾。


其實靜下心來仔細想想,自己對於棒球說的上是喜歡,但是也是建立在某個人的基礎上的。


相葉雅紀打棒球時候的樣子是非常非常讓人心動的,那個平時都在笑的傢伙上壘的表情總是嚴肅的,臉上帶著汗水,還髒髒的,偶爾用袖子擦一擦汗,又把臉搞得更髒。


那傢伙才是真的喜歡棒球,高中的時候永遠在打。那時候二宮還在小學,兩個人晚上一起回家,相葉的棒球部活動總是比二宮放學的時間晚上一些,二宮就背著書包,戴著帽子,一顛一顛的跑去棒球場旁邊等著相葉,一邊等一邊捧著掌機玩。


少年時期的相葉已經長手長腳,每次輪到相葉做投球手的時候,二宮就會從掌機里抬起他的腦袋,去看相葉富有力度和氣勢的發球以及帥氣的身姿。


小小的二宮那時候就會因為「雅紀哥哥投球的時候很好看。」作為理由,也想要去抓起那顆白色的小球,去和雅紀哥哥做一樣的帥氣事情了。


後來相葉會在那個棒球場溫柔的和他一起接拋球,二宮見識過相葉比賽時候的力度,於是抱怨過「為什麼總是拋這麼輕?」


相葉說「小和還是小朋友啊。」


二宮記得那時候的心情,又難過又不甘,他反駁說「我也可以的!」


相葉立馬帶著溫柔的笑意跑過來他身邊,拍拍他腦袋,心軟改口「我是捨不得小和受傷嘛。」


二宮在相葉的懷柔的棒球指導下,一路走到了十年前相葉所在的這個棒球部,面臨著和相葉那時一樣的比賽,長成了和那時的相葉一樣手腳充滿力度的大男孩。


可是現在沒有相葉的棒球場,讓二宮覺得有點累了。


二宮從浴室出來,擦擦頭發就撲在了床上。趴在那裡拿出手機,二宮忍不住想要給相葉打個電話。


那邊接電話的速度飛快「喂小和?」


「現在很忙嗎?」二宮聽到那邊相葉的聲音聽起來像是故意壓低,背景也是有誰在講話的樣子。


「唔,你等等。」相葉像是換了個地方,聲音大了起來「剛剛有個會議,也不是什麼重要的事……怎麼了?」


「啊…沒有什麼,就是那個啊。」二宮手指玩著擦頭髮的毛巾,結結巴巴「棒球大會嘛。」


「啊對了!棒球大會啊!怎樣怎樣?」相葉那邊興致勃勃。


「在準備中。」二宮有點緊張起來「只剩一週了,大家都在努力。」


「誒~小和有努力嗎?」相葉語氣都是帶著笑意,但又像突然想起什麼似的「賽前訓練注意不要受傷哦!」


「我知道啦。」二宮頓一頓,心砰砰的跳的厲害,嘴裡有一句含了半天的話不知道該怎麼問出來。


「那要加油哦!優勝的話……我有慰勞飯請你吃好不好?」相葉一副逗弄小孩子的語氣,帶著軟趴趴的溫柔。


「嗯,那你──」


「相葉,輪到你咯!」電話那頭突然有人來喊相葉,相葉只好告別「小和抱歉,我先去忙咯!」


咔嗒。


「那你能來看我比賽嗎?」就短短一句話也沒能問出口,二宮挫敗的把臉埋在被子里。


「雖然知道一定不行,可是也想問問啊可惡…」


二宮和也,十六歲零三百五十天,喜歡的人距自己有一個半小時車程的距離,現在肌肉酸痛,困頓非常,心情煩躁,埋頭就能睡著的疲乏。


於是這位少年第二天睡過頭了。




這樣高強度的訓練在二宮快要支撐不住,幾乎要交退部申請的時候走到了盡頭,棒球大會終於要來了。


媽媽準備了DV要拍,從出門前就興致勃勃的開了機器開始錄。


二宮伸手去遮「現在錄什麼啦…本番的時候會沒電吧!」


媽媽掏出備用電池跟他笑「沒事沒事,媽媽有準備。」


二宮還是不肯,鏡頭里全是二宮一副不情願的臉和來遮擋的漢堡手「我不要拍。」


「錄下來留紀念不是很好嗎?」媽媽去拉開他的手「況且媽媽答應雅紀哥哥了。」


二宮楞了一下,脫口問道「答應他什麼?」


「說是自己不能回來可是真的很想看看自己親傳徒弟的比賽來著!」媽媽把機器對準二宮的正臉「來嘛小和,耶一下?」


二宮面紅耳赤的推門出去了。



可能以為比賽前夕耗費了所有緊張,正式比賽反而放輕鬆了下來。


一群血液都在燃燒的少年聚在一起加油鼓勁,然後努力的奔跑,向勝利發起進攻,本來就是一件很讓人開心的事情。


二宮努力的跑壘,上壘的那一刻突然感到了異樣的滿足感,勝過了後來險勝之後被宣告勝利時候的喜悅,也勝過了拿起獎杯時候和隊員們互相擠來擠去擁抱的時候的快樂。


二宮最高興的一刻是他最後一次努力奔跑,觸到本壘的時候。


有點慶幸媽媽帶來那臺DV,好好記錄下來他的努力奔跑成功上壘的時刻。那一刻感覺自己莫名其妙的做到了什麼──比如好像到達了那時候相葉所站立的地方,比如好像自己在一瞬間看到了自己正在長大這件事情。


相機記錄下來的二宮神情沒有絲毫怯意,雖然媽媽一邊加油一邊舉著,並不是很穩甚至一直在晃動,但是還是能看到二宮一雙眼睛晶晶亮,認認真真的發力和奔跑,少年氣息濃厚的要溢出屏幕。


二宮沉浸在這樣的快樂里,小小的少年還是喜形於色,於是在相葉打過電話來的時候,他的愉悅感幾乎要衝到電話那邊。


「我贏了喔!!」二宮搶先報告了這個喜訊。


「恭喜小和!」相葉聽起來也在開心的傻笑「我就知道小和肯定可以。」


二宮哼哧哼哧的小豬笑悶悶的從聽筒里傳出去,相葉聽了覺得可愛,就接著問「有好好的錄下來嗎?」


二宮哼一聲「應該吧。」


「那就好,這樣我也不會錯過帥氣的小和啦。」相葉說「唔,摸摸頭,做的好哦~」


二宮的耳朵唰的一下紅個透「不要總是摸我的頭!」


相葉只是笑。



二宮心情好得不得了,掛了電話就去和前輩後輩們一起開慶功宴,一群少年瘋起來沒個盡頭,都是玩到筋疲力盡才為止。


到最後二宮喊得嗓子都啞了痛了,渾身疼都還沒褪盡,臉又快笑僵了。好不容易找到自己在一堆衣服下面壓著的背包和外套準備回家,掏出手機看時間,居然已經凌晨了。


手機上有幾個家裡打來的未接來電,二宮也沒在意,和部員們分頭后就回家了。


家裡只留了玄關的燈,用鑰匙開了門以後,二宮輕悄悄的摸著黑去廚房給自己倒水喝,想要滋潤滋潤已經冒煙的嗓子。


一杯水快喝完的時候,媽媽披著衣服從樓上下來了,把燈開開說「你回來了。」


二宮點點頭「吵到媽媽了?」


媽媽打個哈欠「等你到好晚,還沒睡著。」


二宮想到那幾個未接來電,有點抱歉道「對不起嘛,下次我就會提前說了。」


「嘛,就知道你們會去鬧。」走去把起居室的燈也打開,跟他說「今天我倒是無所謂。」


二宮沒明白,捧著水杯也走到起居室去「哈?」


媽媽從桌子上拿起一個袋子,掏出裡面包的整整齊齊的一個盒子。


「禮物?」二宮一臉好奇的湊過去。


「吶」媽媽把盒子遞給他「雅紀哥哥給的。」


二宮一下子楞了「誒?」


「說是慶功禮物。」媽媽說「大概八九點的時候開始,在這裡等到剛剛才走,打小和電話也打不通,就只好先走了。」


二宮還在懵「誒??回來了?」


媽媽點點頭。


二宮下意識就要往外面沖,看看有沒有可能追上相葉,跌跌撞撞的蹬上自己的鞋,往門外跑了幾步,踩到鞋帶,結結實實摔了一跤。


「……痛」二宮半天也沒爬起來,最後被媽媽又是心疼又是責備的從僵硬的地上扶起來,放回床上。


在床上緩過來摔倒的疼痛后,腦子才慢慢清醒,掙扎著爬起來,拿起相葉給自己的禮物。


盒子上面粘了便利貼,看起來像是走之前寫的,墨水還被蹭花了一些。


想到那傢伙手上可能還沒來得及發現的墨水印記,二宮忍不住勾了勾嘴角。


便利貼上還是一貫的字體「恭喜小和,下回見面請你吃大餐!」


二宮吃笑出聲,把紙條放在一邊,伸手去拆那盒子。


包的很用心,二宮也拆的很用心,拆到禮物的那一刻,二宮短暫的愣神之後,幾乎想要鼻子發酸的哭出來。


為什麼自己沒能及時看看手機?為什麼自己沒能趕回家?為什麼沒來得及見他一面呢?


明明專程為了自己趕回來,明明自己那麼想念他。


明明只提了一次,他卻這麼用心。


二宮和自己生悶氣,心裡滿滿溢出來的是這些日子里忘記很久的關於愛情的傷心,和越來越濃厚的喜歡。


二宮捧著他的禮物和自己生著氣,最後抱著它睡著了。




那是一隻左手用的棒球手套。




TBC

────────────────────────


啊啦小和啥時候才會憋不住然後告白呢!!

我自己都不知道(喂


评论(18)
热度(410)
© 一番能|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