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馬】Puppy Love③



設定是26歲的A先生和17歲前夕的N君


OOC預警


─────────────────────────



伴隨著蟬鳴聲和夏天一起逼近的,還有二宮的生日。


早上在餐桌上叼著麵包吃的時候,旁邊的媽媽看了一眼日曆上的日期,笑盈盈的跟他回憶起十七年前的事情「雖說明天才是生日,但是本來這時候都已經該從媽媽肚子里出來了,還是多賴了一天不走哦。」


二宮囫圇的把麵包吞下肚子,黏黏糊糊的跟媽媽瞇著眼睛笑了笑。


出門前站在穿衣鏡前面的時候,二宮挺了挺一直貓著的脊背,在鏡子里看著嘴巴邊緣有點沒有清理乾淨的牛奶漬,湊上去蹭了蹭,最後忍不住又跑回洗漱間,仔細的把它們清理乾淨,讓自己的臉看起來又像一顆剛剛剝殼水煮蛋。


對於十七歲的到來,二宮是沒有什麼實感的。不過今天這個生日,二宮倒是期待到有些心跳不齊──因為恰逢休息日,部活又因為大賽而休息一周,所以他私自策劃了一場東京歷險記。


他要去找相葉雅紀,也要「嘭」的一下出現在他面前,看著他嚇一跳的表情,然後把這個表情牢牢記在心里,作為自己的十七歲生日禮物送給自己。


他策劃了不長的時間,甚至可以說是臨時興起,於是就當即決定了。就在那天抱着棒球手套清醒後的早晨。


二宮帶著像那天早上初升的太陽一樣的少年意氣想「既然我想他,為什麼我不去找他呢?」


於是今天,他查好了路線,把便服收在自己的書包夾層里,還帶了兩小袋媽媽烤的曲奇餅,然後去偷偷的從小豬撲滿里拿路費。


而向來對錢謹小慎微的二宮沒有像其他孩子一樣打碎自己的撲滿小豬,而是把小豬的肚皮反過來,小心翼翼的摳開橡皮塞,從裡面取出了一堆沉甸甸的五百和一百的硬幣,放在手心裡清點一下,然後一枚一枚放進自己的零錢包里。


把橡皮塞堵回小豬肚皮之前,二宮還寫了一張「給小豬的借條」,把它也一併放回了撲滿里。


收拾好了行裝,收拾好了自己,甚至穿上了自己那條和相葉雅紀同款的幸運內褲,即將十七歲的二宮興致勃勃,以從來沒有過的高昂心情踏上了去往學校的路。


而二宫没想到的是,一天的课程里自己并不会静下心来仔细听课,而是会開始想一些有的沒的,想著想著,二宮就怯了。


「萬一他一直在忙怎麼辦?會不會打擾到他呢?」二宮想著。


「如果他工作的地方環境不好,或者看到他活得太辛苦,我會不會忍不住要把他搶回來啊⋯」二宮接著想。


「不知道他的住的地方好不好,附近會有好吃一點的拉麵嗎?」二宮越想越遠。


「天天吃便利店的便當⋯⋯不對,上次不是說好像有了女伴還是女朋友的嗎?」二宮的心陡然一涼。


二宮這一涼,把今天的所有熱情都速凍了,躍躍欲試的前進被生生阻攔在路上。


對啊,相葉雅紀萬一有了女朋友呢?二宮在心裡模模糊糊的描繪出一個頭髮長長的微笑著的女孩子,有著比自己嬌小的身體和柔軟的胸脯,她給他做飯,熨燙衣服,就像媽媽給爸爸那樣。他們也許還會擁抱接吻甚至更多,相葉還會對著她笑⋯⋯


無數的關於相葉女友的猜想像密集的冰雹一樣砸進二宮的心裡,化成一攤冰涼涼的水,讓他感到渾身發冷。


書包裡的小曲奇被压来压去也碎了一半,二宫突然觉得自己很幼稚。


中午的便當都沒吃完,對著窗台發呆,二宫出门前的热情已经被磨的奄奄一息,開始猶豫自己到底要不要繼續這場冒險。


「就賭一把。」二宮想,他拿出手機準備給相葉發郵件,要是那邊相葉沒有在忙的話⋯那就繼續。


二宮手有點抖的敲道「今天怎樣?」


發送之後的等待回覆的每一秒都讓二宮坐如針氈。


大概十分鐘後相葉才回,二宮手心發冷的點開,郵件只有短短幾個字,還配了張照片。


二宮仔仔細細看了一遍,頹敗的趴在桌子上「算了算了⋯」


相葉說「吃飯的時間都沒有啦。」配了一張不知道誰拍的照片,那是相葉正在開車。


暗戀中的少年敏感而易怒易傷懷,就像此刻放棄了那場十七歲冒險的二宮和也。


「我要把錢還給小豬。」一邊想著,一邊走出了校門。今天部活暫停,天色還很早,二宮決定去散散心。


一個人走著走著走到了海邊,海風黏黏膩膩的帶著夏天的味道,二宮脫掉鞋子,赤腳順著梯子爬上了小防浪垻,從書包裡掏出有點碎掉的曲奇餅乾吃。


坐在高處可以看到很遠處的海面,海岸上沒什麼人,太陽沉沉的掛在天上,海看起來又冷又燙。二宮對著海卡滋卡滋的咀嚼著,又開始覺得自己是個膽小鬼。


明明是個天不怕地不怕的男孩子,為什麼對著相葉又慫又怯呢?


太陽越來越斜,風越來越大,二宮赤著腳,反而變得有點冷了。


「阿嚏———」二宮打了個噴嚏,吸了吸鼻子。


海風嗡嗡的在他耳邊蹭,聲音極大,讓他滿心满耳都灌滿了鹹鹹的味道。


「啊嚏——」二宮實在是有點冷了,開始後悔自己把鞋丟在底下,把背包拉拉好之後背在背上,準備再順著梯子爬下去。


「啊痛——!」二宮還沒來得及翻身下爬,就被不知道什麼砸中了腳。


把遮住眼睛的頭髮往兩邊撥一撥,二宮往下看了一眼,發現了剛剛砸在自己腳上的原來是小小一個貝殼。


二宮匪夷所思,風也沒有大到把貝殼裹挾到垻上來吧,於是探頭往遠瞄了一眼。


二宮差點從防浪垻上跌下來。


相葉站在垻下,正拿著一個小小的貝殼瞄準著自己。


相葉也發現了自己,眼神一亮,把雙手掬在了嘴邊沖二宮喊些什麼。


二宮愣在那裡,風聲嗚嗚,只看到相葉嘴在動,卻聽不清楚他在講什麼。


二宮搖搖頭,指了指自己躺在下面的鞋子,示意自己要下去了。


相葉也搖搖頭,三步兩步去把二宮的鞋子撿起來,也順著梯子爬了上來。


「我在下面喊了好久小和都沒聽到,」相葉扯著嗓子抱怨「剛剛砸到你了嗎?痛不痛?」


二宮還是懵的,看著相葉敏捷的轉過身坐在自己旁邊,就也下意識的坐了回去。


兩個人並排坐在那裡,風凜冽的從面龐劃過,耳邊風噪聲嗡嗡作響。


二宮沒回答相葉自己痛不痛,他說「你騙我。」


相葉沒聽清,把臉湊過來「什麼?」


二宮看著他凌亂額發后的一雙眼睛,重複道「你騙我。」


相葉一副無辜的樣子「我沒有!我是忙得連吃飯的時間都沒有了啊!」


二宮扭開臉「忙著幹嘛?」


「回來找你啊,專門偷偷提前溜了呢。」相葉一副邀功的语气「一起跨過零點才叫一起過生日嘛。」


二宫低下头嘟嘟哝哝「是哦…」


不知道相葉仿佛聽到那句小小的牢騷,抬起手揉揉二宮的後腦勺。


二宮扭頭看,相葉朝著海面勾起嘴角在笑,嘴角擠起了褶子,彎彎的掛那裡,讓二宮幾乎克制不住自己的手,想要伸上去撫平。


相葉的手從他的後腦勺滑下去,勾住他的肩膀,無意中摸到書包肩帶,相葉自然而然的就要把書包從二宮背上拿下來,他說「我替你背。」


二宮也就自然而然的要遞給相葉,結果已經將將遞給相葉的時候,二宮才反應過來,書包今天裝了一大堆「貓膩」,下意識又往回搶。


相葉嚇了一跳「怎麼了?」


二宮耳尖變得紅紅的「沒事,我自己背就好。」


相葉鬆口氣,笑瞇瞇的「就算還有幾個小時就要十七歲了,書包還是可以讓雅紀哥哥代勞哦。」


相葉手上用力,把二宮的書包拉向自己,這邊阻攔不及,書包扣「吧嗒」一下清脆的掙開了,裡面的小餅乾掉了出來。相葉隨口道了歉,撿起來替他裝進去,結果又看到了裡面的一套換洗衣服。


二宮慌得撲上去搶回自己的書包,把包扣扣好,沒敢抬頭看相葉。


出乎意料的,相葉什麼也沒問,還是一副那樣輕輕鬆鬆的表情,從二宮手裡接過書包甩到了自己肩膀上。


二宮忍不住開口解釋「我今天本來想…下海遊泳!所以才帶了衣服。」


那邊相葉一下子噗嗤笑出聲,點點頭跟他說「可是今天有點冷,下次再來吧?」


二宮尷尬的點頭,心里吐槽自己的火車跑的太遠了。


「小和…」相葉突然叫道。


「嗯?」二宮轉頭看他,卻看到相葉一張臉湊得越來越近,二宮心跳蹦蹦蹦的比他的意識先做出反應。


「這裡有東西。」相葉抬手,用大拇指在他嘴邊輕輕抹了抹,然後舔了舔自己的大拇指,把那些剛剛粘在他嘴邊的東西放進了自己嘴裡「巧克力曲奇?」


二宮腦袋當機充血,在涼涼的海風里都要燃燒起來了。


「女孩子烤給你的禮物?」相葉咂摸了一下嘴巴裡的味道,不經意的問道。


二宮還沒緩過神,搖搖頭乖乖回答「媽媽烤的。」


相葉跟他笑了笑,說「好好吃。」


兩個人就這樣坐在高高的堤上,夕陽越來越斜,二宮忍不住扭頭看旁邊的相葉。這人的領帶鬆鬆垮垮的系在白襯衫的領子上,隨著風一飄一飄的翻飛著,挽起的袖子下面是曬得有點黑的手臂,夕陽罩著他,讓二宮覺得自己的青春好像全部長在這人身上,無時無刻不在進行光合作用發出新芽。


相葉察覺到了二宮的目光,也看看他,二宮微微低著頭,吸吸鼻子,西斜的陽光把他的睫毛陰影打在臉龐,讓他看起來就像只討食的小型犬,相葉心下一軟,問他「十七歲想要什麼禮物?」


「誒?」二宮沒想到相葉會問他這個,有點驚訝的抬起頭。


「什麼都可以,你可以慢慢想。」相葉語氣溫柔。


二宮嗯了一聲。


相葉用力吸了口帶著海風腥咸氣味的空氣,拍了拍二宮的肩膀「天要黑了,我們回去?」


二宮點點頭,頂著凍得發紅的鼻子,乖乖的跟著相葉爬了下去。


遠處有燈火已經亮起來,天也要漸漸黑下去,二宮從梯子上爬下來,蹲在地上穿鞋。


相葉手機突然響起來,跟二宮比了個抱歉的手勢,捂著聽筒跑到一邊去講電話。


二宮係好了兩隻腳的鞋帶,蹲在那裡等相葉。


遠遠地朝那邊看過去,這副場景美得不得了,相葉的長腿在剪裁合身的西褲里顯得修長,背後還背著自己鼓鼓的書包,他單單站在那裡打電話,後面是傍晚時刻灰藍的海洋,還有遠處幾點燈火。他單單是站在那裡打電話,二宮就已經覺得自己喜歡的不得了了。


二宮掏出手機,對著遠方的相葉摁下了快門。


相葉講完電話后朝二宮走過來,二宮站在那裡看著他背著光走向自己,他每走一步二宮心裡的決心就更堅定一份。


二宮又臨時起意了,他覺得他不能放棄他的十七歲大冒險。



於是他說「我想好我要什麼生日禮物了。」




TBC


────────────────────────


幼犬狀的小和問你要生日禮物你會不給嗎?

你不給還是人嗎?

昂??

评论(15)
热度(430)
© 一番能|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