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馬】Puppy Love④

設定是26歲的A先生和17歲的N君


──────────────────────────


他說「我想好要什麼生日禮物了。」


相葉迎着风走到他身边,神情有點意外「誒?想好了嗎?」


二宮吸了口氣,點點頭說「我想去找你。」


「找我?我不是在這裡嗎?」相葉搞不清楚狀況。


「我是說去你那邊找你啦⋯」二宮皺皺眉頭。


相葉愣了愣「可…」


可是你有沒有時間?我有沒有時間?你怎麼來?一瞬間無數問題湧到相葉的腦中。


可是仔細想想其實都是無關緊要的問題,看著二宮紅紅的鼻頭和渴望的目光,相葉當即笑著跟二宮點頭「…可以啊。」


二宮眼神一下亮了起來「真的?我休息日的時候去,要加班的話可以去忙你的不用管我哦,我有轉去那裡上學的朋友,可以不用佔用你的時間陪我,我……」


相葉拿起自己的西裝外套裹住了喋喋不休的二宮,隔著衣料蹭他的腦袋「好啦好啦,我知道了。」


二宫被罩在衣服里面揉来揉去,被风吹的凉凉的脸颊暖了起来,他心情大好,就任由相叶罩着,半搂半裹的带着他往前跑。


頭上罩著衣服的二宮,被相葉大大剌剌推推搡搡的塞到他車的副駕駛座,二宮都來不及反應,呱唧一下不知道坐到了什麼東西,結結實實嚇了他一跳。


自己還沒來得及喊,相葉就慘叫著又拽著他胳膊把他拉出車子「完蛋了──忘記蛋糕放在這裡!」


二宮看著相葉大呼小叫的照看那個被自己坐癟了的蛋糕盒,在車門旁邊頭上頂著相葉的西裝外套笑的打跌「你是笨蛋嗎?」


相葉轉頭糊了正在出聲笑著的二宮一把,不知道該抱怨些什麼,氣鼓鼓的樣子。


二宮笑的更歡,很久沒見到相葉天然病發作,實在是讓人通體舒暢「沒事沒事啦──」


相葉於是哭喪著臉跟他咧了咧嘴,比哭還難看。



車沿著海岸線行駛,相葉開的不緊不慢,天窗和兩邊的窗子都打開了,海風灌進來,滿車都是夏天的水氣味。


二宮扒在窗子上往外看,風把額髮掀起來,讓他微微瞇了眼睛。


相葉從後視鏡裡看到二宮光潔的額頭和微翹的眼尾,覺得像隻貓一樣安逸。他有點好笑的問「在看什麼?」


二宮隔了一會兒才回答他「在看日落。」


相葉於是停了車子,克服了安全帶的束縛,抻著身子探過來,順著二宮的目線向外看。


二宮自覺的往旁邊挪了挪,讓相葉看的更清楚。


相葉聲音輕輕的讚嘆了一聲「好久沒看過這樣的日落了。」


二宮趴在窗上,枕著自己的胳膊歪過頭來看相葉「多久沒看過了?」


相葉眼裡閃著細碎的夕陽光亮看著外面「記不得多久的那麼久了。」


二宮沒回話,枕在胳膊上偷偷盯著相葉看,趁著他的注意力全部被外面好看的不得了的夕陽奪走,就一直肆無忌憚的看著他發呆。


這樣的看著相葉也是不知道多久沒有過了。


相葉嘆了口氣笑了笑,扭過頭來準備繼續出發的時候,就對上了二宮這種難得呆呆傻傻的眼光。


兩個人靠得很近,相葉只要用力克服一點點安全帶的牽制,就能低頭蹭到二宮的臉。


相葉沒有用力克服,也沒有縮回去,他保持著那樣有點不舒服的姿勢,保持著兩個人中間的微弱距離,用他映著細碎夕陽的眼睛回看著二宮。


二宮停滯下來,沒來得及反應,嘴微微張開著。他迎著相葉這種眼光,甚至有種幻覺,覺得相葉下一秒就要帶著此刻的溫柔深情來吻他的嘴唇和臉頰。


這個想法幾乎要燒毀二宮的中樞,他先示弱的撤回自己的目光,把大半張臉埋進手臂,又看向窗外。


他沒有敢再看相葉,直到相葉坐回駕駛座,又啟動了車子。


海風和海浪的味道重新灌進車裡,二宮卻沒有心情再享受夏天傍晚的味道,也無心再看外面美好的夕陽了。


那些白天在腦袋裏輪番轟炸他的亂七八糟的想法又跑了回來。


他也是這樣溫柔的看著另外的人嗎?那個人也會覺得這種溫柔過分的目光後面會接著一個同樣溫柔的吻嗎?是不是那個人已經接受過這樣的吻了呢?


二宮心裡纏成一團毛線,正在煩著,那邊相葉突然開口「我說⋯小和?」


他回頭「唔?」


「今天本來去學校找你嘛,因為到處都找不到,就抓了個人問。」相葉語氣不疾不徐「結果那個女孩子還沒回答我你去了哪裡,就超興奮的問我是不是二宮君的哥哥。」


二宮聽了一頭霧水「什麼?誰?」


相葉踩了腳油門,自顧自的接著說「眼睛大大的,雙馬尾,蠻可愛的一個女孩子。」


「你這樣說我哪裡會知道是哪一個——」二宮還是摸不著頭腦。


「一共有多少個啊⋯」相葉失笑,目視著前方,語氣還是那樣不緊不慢的「嘛⋯反正這個看起來是喜歡小和的樣子啊。」


二宮有點尷尬「不懂你在說什麼⋯」


「上次看到的情書也是,小和在學校超受歡迎的吧。」相葉接著說,一句一句砸進二宮的耳朵裡,力道就像超級投手丟出的直球,砸的二宮渾身發冷。


「小和也到這個年齡了⋯」相葉還在喋喋不休,堵得二宮不知道該回答些什麼,反而覺得有點惱羞成怒了。


「遇到好的女孩子——」


「比起我你才更應該讓人操心吧。」二宮實在忍無可忍,有點尖利的張嘴打斷了相葉的話。


相葉扭過頭來看二宮,有點不知所措「什麼?」


二宮索性破罐子破摔,一股腦的把困擾自己一天的那些念頭全都倒出來「比起我交沒交女朋友,你的狀況才更重要一點吧,阿姨不是也在擔心有沒有人照顧你嗎?有了女朋友的話也不必像你現在這樣過的這麼辛苦了——」


「等等⋯」相葉嘗試著要打斷。


二宮心裡委屈的不得了,怎麼肯輕易的停下。那點委屈就像倒豆子一樣叭嗒叭嗒的滾出來「你真是年紀越大越變得像女孩子一樣,難道世界上所有人都要像你一樣有個女朋友才好嗎?」


越說越委屈,相葉看他一副生氣生到眼眶發紅的樣子,又一次靠邊停下了車子,於是委屈的豆子跟著車輛一起戛然而止,二宮睜著發紅的眼睛看著外面的海。


「⋯對不起。」相葉什麼都沒講,一開口就是道歉「對不起,小和。」


二宮聽著他姿態底下的柔軟的道歉,本來憋在眼眶裡的眼淚一下子就要湧出來。他不敢看相葉的臉,把自己的頭又往外偏一偏,試圖把自己隱匿在昏黑的天色裡。


「我沒有別的意思⋯」相葉有點手足無措的解釋。


看著他這一副開始慌忙的樣子,二宮又開始覺得愧疚起來「我沒⋯」


相葉幾乎要整個人傾過來,抬起手試圖要摸摸二宮的腦袋,但是也僅僅是試圖。他的手抬到半空有點尷尬的停滯了下來,然後順勢抓了抓自己的耳朵,聲音低低的又說了一句「對不起⋯」


二宮搖搖頭,說「開車吧。」


氣氛比起剛才變得有些微妙的過分,天幾乎已經完全暗了下來,相葉在那邊暗搓搓的從擋風玻璃後面的抽紙盒裡連著抽出了幾張紙,團成一團伸手遞過來。


二宮看著他小心翼翼的抽紙又遞過來,伸手去接過來,用手又團了團緊,扔回給了相葉「用不到啦!」


「喔。」相葉只好把紙又從抽紙口裡面塞回去。


隔了一會兒,那邊的二宮伸手把那團紙拿下來,展開折好,用皺巴巴的紙擤了擤鼻子。


末了還解釋「海風好冷,我都要感冒了。」


相葉在黑暗裡忍不住彎起嘴角笑,覺得這個嘴硬的小孩可愛的不得了,但是他溫柔的附和這個帶著鼻音狡辯的少年「是啊,好冷。」




兩個人這樣拖拖沓沓,回到二宮家裡吃完飯已經有點晚了,相葉跟二宮承諾好今晚要陪著他跨過零點,兩個人就在一起百無聊賴的消磨時刻準備迎接二宮的十七歲,打了一會兒電動,看了一會兒漫畫,兩個人精力都要被慢慢磨沒了,十二點才慢慢逼近。


二宮洗完澡出來,看到媽媽切了西瓜,一瓣一瓣擺在盤子裡。相葉正坐在那裡邊吃邊看電視,他走過去,拿起一瓣小口小口的吃,汁水順著袖口流在胳膊上,黏黏糊糊的讓人不舒服。


他自然而然的把吃一半的西瓜往相葉那裡遞「不吃了。」


相葉也自然而然的接過來,看著起身的二宮忍不住問「你去幹嘛?」


「出去找ハル玩一會兒。」二宮提溜著自己黏糊糊的手去洗,又轉回去從櫥櫃裡拿了一些狗零食,晃晃悠悠的走到門外。


相葉拿著衣服走出去的時候看到的就是二宮縮成一團,蹲在那裡看著毛茸茸的柴犬吃東西的樣子。


「不是被海風吹感冒了嗎?」相葉走過來,把衣服扣在二宮腦袋上「蹲在這裡冷不冷?」


二宮把衣服從頭上拿下來,朝著相葉搖搖頭「不冷。」


相葉伸手把二宮拉起來,看了看錶。


夜風帶著點涼意,二宮不大不小的打了個噴嚏,把剛剛那件衣服包在身上。


相葉癟了癟嘴笑他,又像想起來了什麼似的,跑回去拿出來一個看起來很眼熟的塑料袋。他把塑料袋掏的窸窣作響,然後拿出來一袋花花綠綠的東西舉在他面前「幫你拿衣服的時候,在鞋櫃旁邊看到的。」


那是學園祭的時候沒來得及用完的煙花棒,相葉舉在手上興致勃勃的問他「要放來玩嗎?」


二宮接過那袋,又看了看袋子裡餘量可觀的煙花棒「能放完嗎?」


相葉一副不試試怎麼知道的樣子,從兜裡掏出打火機,拿出一根點燃。


花火晶晶亮的噴出來,發出刺啦刺啦的聲音,相葉把手上這根遞過來「小和快拿著。」


那一根短暫的發出白色光芒的煙火照亮了大半個相葉的臉,二宮伸手接過來,把它抬抬高,讓那點光芒照亮相葉整張臉,把他像小孩子一樣因為煙火而興奮的神情照的一清二楚。


這個人已經二十六歲了,卻時常顯得比自己還要幼稚,他身上那種純粹的大齡童真就像高濃度的氧氣,讓周圍都會和他一樣快樂的飄飄然起來,相比之下二宮自己明明不過是個少年,反倒顯得比他陰沉了。


那邊的煙火已經一根又一根的亮起來,窸窸窣窣的迸發著亮光,把夜晚灰藍天空下的這一隅照的像白晝一樣耀眼。


兩個人拿著煙花追追跑跑,像二宮很小的時候一樣鬧來鬧去,最後鬧的累了,一起蹲在地上,圍著僅剩的一袋煙花棒。


「等零點一到我們把這一袋一起點亮!」相葉提議,然後保持著蹲姿看看手錶「啊,一分鐘倒計時了!」


二宮看著相葉已經著手開始拆最後一袋的包裝,站起來往後退了一步,把剛剛相葉拿來的外套的兜帽扣在頭上「全部一起點亮的話…那個量不是開玩笑哦!」


相葉看著二宮一副退縮的樣子,切了一聲「小笨蛋,我來點啦!」


二宮捂著耳朵搖搖頭不肯過去。


「快來啦!還有十幾秒啦!」相葉哈哈笑著做好了要點的姿勢,用打火機對著粗粗一把煙花棒。


二宮還是不肯過去,就那樣隔著兜帽捂著腦袋。


「馬上哦……」相葉帶著一臉狡黠笑意看著他「三,二,一!」


相葉一邊用打火機把整整一把煙花棒點燃,一邊笑著衝他說「小和生日快樂!」


那一大把煙花棒接二連三的放出火光,白璨璨的聚成一團,相葉的笑臉在那樣瑩瑩繞繞的光亮後面有點失焦,聲音也伴隨著刺刺拉拉的燃燒聲音傳過來,讓二宮根本來不及反應。


相葉舉著那一捧好看的光芒走向怯怯站在那裡的他,二宮恍惚的覺得那巨大的,正在發光的,好像是長在相葉手上的月亮,幾乎要亮的他睜不開眼睛。


「生日快樂,小和。」相葉站定在他面前,張開了他沒有捧著月亮的那隻手臂。


二宮想,我會有一個擁抱嗎?


於是相葉抱了他。


相葉用一隻手環著他的肩膀,把下巴擱在他的腦袋上,隔著兜帽蹭了蹭他的頭。


二宮有點傻乎乎的靠在相葉的胸膛上面,能聽到相葉的心跳,和月亮燃燒的聲音。


還能聽到相葉隱秘的、極小的、幾乎要被風吹走的聲音。


「我跟小和一樣,可沒有什麼女朋友哦。」


緊接著二宮感覺到頭頂上雖然隔著布料,卻仍然柔軟的一個輕輕的吻。


相葉鬆開他,矮下身子拍拍他的腦袋「十七歲的二宮先生,你好。」


二宮的眼睛看著那團還沒燃燒殆盡的月亮,心下砰砰跳的厲害,轉向相葉,認認真真回了一句


「相葉先生,以後也請多多關照了。」


TBC


────────────────────────────


你有沒女朋友我反正沒有我不知道你有沒有反正我不太希望你有你要是有了那我就不太高興要是沒有那就太好了

大概是這樣一個心情(x

评论(10)
热度(444)
© 一番能|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