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馬】Puppy Love⑥



設定是26歲的A先生和17歲的N君


—————————————————

捧著那本香艷過頭的雜誌,二宮手都抖起來,他下意識的往後翻了幾頁,看到上面很露骨的內容和照片,覺得刺眼的要死,幾乎是用扔的把那本花花綠綠的東西拋回原處,然後慌不擇路的逃了。

坐在車裡的時候二宮還是懵的,隱約聽見相葉跟他講要帶他去一間自己早就物色好的漢堡肉專門店,裡面的漢堡肉是如何如何又香又軟入口即化,汁水多麼多麼濃厚香醇。二宮絲毫雀躍不起來。

他有點被嚇到了,大腦甚至來不及胡思亂想。那樣的雜誌在這個年齡段的男孩子裡面並不少見,同齡的男孩子插科打諢的時候也會說上幾句葷話,對於這樣的東西並不該陌生才對。

二宮想,那本露骨的雜誌出現在他的辦公室裡,可能是別人丟在那裡的,可能是什麼無聊的派發的,想了千千萬萬種藉口,二宮有點害怕的把結論定在了相葉本人身上。

只是他萬萬沒反應過來,這個溫柔強壯的雅紀哥哥,他知道他是個成熟立派的哥哥,他還不知道他也是個富有情慾的男人。

「情慾」兩個字在腦海裡面蹦出來的時候,二宮覺得渾身的血都要燃燒起來。他偷偷地瞄了一眼還在跟他得意洋洋的講自己推薦的店家的相葉,他上下開闔的嘴唇,他細細密密的睫毛,他微微露在領子外面的鎖骨,他在小臂和手上蜿蜒的手筋,他曲在駕駛室里的一雙長而有力的腿,二宮忍不住開了自己這邊的窗戶來透氣。

相葉七拐八拐的終於開到了目的地,果然是名不虛傳的一家店,外面已經開始排起了隊。

「還好有預約。」相葉一副萬幸的語氣,一邊往前走,一邊順手就要去摟二宮的肩膀。

二宮嚇了一跳,不著痕跡的掙開相葉,雙手去推相葉的背「快走啦,我好餓。」

相葉有點莫名其妙看了看二宮,那傢伙正在低著頭推自己,有這麼餓嗎?簡直不得其解。

於是相葉特地幫他多點了兩道菜。

而對面坐著的這位剛剛敗下陣來的聖鬥士少年根本就是食不知味,和機械一樣的回復著「好吃」,其實根本味同嚼蠟。

他心裡翻滾的波瀾遠遠要比嘴裡的味道濃烈千百倍。

二宮低著頭往嘴裡塞食物,相葉在對面看著他奇怪的不得了,心里在想這傢伙只是幫忙清了一下垃圾,到底餓成什麼樣了。

心思不在吃上的二宮吃的僵僵硬硬,囫圇的把燙嘴的肉團在嘴裡滾幾下就嚥下去,嘴邊佔了不少深色的醬汁。

相葉覺得好笑又可愛,伸手去抹掉二宮的嘴邊的汁水,沒成想二宮一下彈了起來,瞪著一雙眼睛看他,還微微帶著點驚詫和懼意。

「小和怎麼了?」相葉也有點嚇一跳。

二宮急忙搖頭,拿起紙巾擦擦嘴「沒有,你嚇我一跳啦…」

他覺得自己可能不太正常了,相葉接連的觸碰幾乎讓他的心跳要跳出胸膛來。

鼓起勇氣看了看對面的相葉,他挽起一半的袖子下藏著因為用力用刀切割而一突一突的手筋、吞嚥時上下滑動的喉結讓人根本無法把注意力移開。二宮臉紅心跳的咽了一下口水,一頓飯吃的坐如針扎。

那之後相葉為他安排的節目是一家規模幾乎到達可怕地步的大型遊戲中心,還貼心的幫他換好了一大捧遊戲幣,準備陪著他盡情的拯救世界。

奇怪的是二宮今天水準失常,兩個人一向平分秋色,今天就算相葉有意謙讓還是讓二宮輸的有點慘,不論是砍砍殺殺的遊戲,還是跑來跑去吃金幣的遊戲,甚至連打地鼠都沒能贏過相葉的二宮興趣慘然,倒不如相葉玩的高興。

相葉只當二宮是初來乍到水土不服,覺得他一副緊張兮兮的樣子可憐的要死,於是安慰道「今天因為小和不是主場嘛──別灰心!」

語畢,他興沖沖的把二宮拉到夾娃娃機器的旁邊,對著一個裡面滿載著哆啦A夢的機器投進去了幾枚遊戲幣。相葉扭頭看一眼二宮,興致勃勃的擼擼袖子「爭取一次成功,幫小和夾到一個哆啦A夢!」

二宮也湊過去看,分析分析機器裡的地理局勢,跟相葉指指「這個會不會比較好夾?」

相葉點點頭,二話沒說把爪手移到二宮用手指的那個一副眼冒金星的哆啦A夢上方「這個要是抓到了,把現在書包上那個換下來好了。」

聽見相葉有點像喃喃自語的弱小聲音,二宮也微弱的點點頭表示同意。自己書包上的那個哆啦A夢已經掛了好久好久,是還在讀初中的時候在遊戲中心拿到的,相葉那天運氣不佳,幾乎掏光了身上所有的零錢,才幫他夾出來的。

現在要換掉了嗎?

相葉瞄了瞄準,狠下心拍了抓取按鈕,兩個人都死死盯著那隻金屬手晃晃蕩蕩的前往目標,鬆垮垮的抓起來那隻眼冒金星的藍胖子,大氣都不敢出一口。那隻金屬抓手慢悠悠的往出口移,最終把目標扔進出物口,兩個人才把吊著的一口氣放下來。

相葉笑意盈盈的來跟二宮擊掌,二宮也有點高興,堪堪迎上去拍了一下,自己的漢堡手卻被相葉的手十指相扣的包了包攥了攥才鬆開。

二宮接過那個藍胖子掛墜,相葉矮下身子來碰碰他的腦袋「換相葉A夢二代來接著替我站崗啦!可以讓一代光榮退休了吧。」

想想那個掛在書包上的髒兮兮的一代,二宮突然覺得有點可惜「讓他們一起站崗好了。」

「掛兩個不多嗎?」相葉笑的臉上的紋路都出來了。

二宮拿著藍胖子,突然嘟噥道「連哆啦A夢也是要更新換代的啊。」

「嗯,它也是要更新換代的。」相葉若無其事的重複了一句。

原來是這樣,二宮覺得自己突然想通了些什麼。

連書包上掛了那麼久,幾乎都快和書包成為一體的舊掛墜都會因為更替而換上新的,自己的認知也一定是會改變的吧。

也許是神的旨意也說不定────讓十七歲的他來重新認識到一份愛情應該被抱有著不同的東西,一些除了單純的愛慕和依賴之外的、該被他直面認識的東西,那些帶著觸碰慾望的、屬於成年人的、火熱到有點要燒起來的東西。

二宮攥著戰利品,在有點鬧嚷的遊戲中心裡,真正覺得屬於大人的十七歲降臨在了自己身上,因為以前自己所抗拒的東西正在心裡熊熊燃燒,在血管里奔流。

他一瞬間明白了,原來這種東西叫做情慾,原來工口讀物裡面的情慾都是不切實際的,原來真正的情慾輻射在人身上是這樣的。

豁然開朗的那一秒鐘,以前那些模糊的細節像開閘防洪一樣湧進自己的腦里。相葉上下滑動的喉結,沾了冰淇淋的嘴角,跳動的手筋,因為用力而變得堅硬的上臂,一聳一聳的蝴蝶骨,飄起的衣角下若隱若現的腹肌,有他氣味的衣物,全部的全部都讓二宮覺得大腦充血。

二宮看著相葉咬了咬嘴唇,幾乎要衝動的問出口說,你也體驗過這樣頭一次明白大人之間的愛情的瞬間嗎?你心裡想的大人的愛情是不是我理解的這樣?

我可以給你大人的愛情了,你要不要?

而那人的回應還是像安撫小朋友一樣的哄道「要不要我們再去換一點遊戲幣?」

才不要遊戲幣啊笨蛋。二宮一瞬間又挫敗下來。



TBC
——————————————————

本章又名「小和開竅記」

又名「寫了區區這麼點字也膽大包天的發出來」

评论(16)
热度(373)
© 一番能|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