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馬】Puppy Love ⑧



設定是26歲的A先生和17歲的N君


OOC預警


———————————————————

發出這個問句之後,二宮不敢看相葉,縮在被子裡,腦子裡飛快的閃過一些畫面,然後度秒如年的等待著相葉的回答。

那邊隔了一會兒才傳來相葉的聲音「欸?」

什麼啊!二宮的心撲通撲通的要跳出來,實在是沒有勇氣再問出一遍。

相葉沒有回應,赤著腳慢慢走到床頭,靠近二宮,發現這小孩正把自己嚴嚴實實捂在被子里。他伸手去拉開被單,二宮揪著不放,只是堪堪露出一雙因為害羞而水光盈盈的眼睛。

相葉心軟成一攤水,彎下腰柔聲細語的問他「小和不怕擠喔?」

二宮在被子下面搖搖頭,枕頭把頭髮蹭的更亂,四零八落的散在腦袋周圍。

相葉覺得可愛的不得了,伸手去整理了一下他的一頭碎毛「我怕擠到小和啊,我還會打呼嚕還會踹人。」

二宮眼神裡有點失望,聲音悶悶的從被子傳出來「喔⋯可是我睡覺只佔一點點地方的。」

這悶悶的黏糊糊的聲音,帶著一點少年的青澀和童稚,徹底把相葉打敗了,他狠了狠心,嘆口氣,去把剛剛拿出來的被子放回壁櫥裡,然後走到了雙人床的另一邊。

二宮緊張的快死了,他團成一團,把臉轉向朝外的一邊。

然後他感覺那邊的床陷了陷,相葉躺在了自己的旁邊,然後伸手關燈,房間一下子暗了下來。

「晚安喔小和。」相葉直挺挺的躺在那裡,跟他說晚安。

「晚安。」二宮聲音小小的,縮在床的一角,不敢看也不敢靠近。剛剛在腦子裡放電影似的那些畫面全都在實踐中被打為泡影,只要相葉躺在身邊,自己就大腦缺氧難以呼吸,哪還有去靠近和觸摸的勇氣。

兩個人氣息平穩,誰都沒再講話,屋子裡只能透進一點微亮的月光,靜悄悄黑漆漆的。

二宮一動不動的縮在那裡,他很清楚相葉可能沒有睡著,覺得愈發尷尬起來,他能感到相葉直挺挺的躺在那裡,整個人離自己那麼近那麼近。

他私自鼓了好幾次勇氣,閉著眼睛悄悄摸摸的翻了個身,轉了個面,變成了面對著相葉的樣子。

在被子下面瞇著眼睛看了看相葉,他好像也有點不自然,往床邊縮了縮。

二宮轉完身也發現情況有點糟,他的腿是曲起來的,只要稍微動一動,就能挨到相葉柔軟的睡褲,還能將將挨到他結實的腿。

渾身發熱腦袋充血,可是又抑制不住的微微觸碰,二宮閉著眼睛裝著睡,並且肆意妄為著。

過了一會兒不知道是不是相葉發現了什麼貓膩,他輕悄悄的叫了一聲「小和?」

二宮裝睡,沒回答他。

「小和?」相葉用氣音低低出聲「睡著了⋯」

又靜了一會兒,彷彿是確認了他睡著之後,二宮突然感覺床空了一下。

他瞇起眼睛看,發現相葉貓著,小心翼翼的走去壁櫥,慢慢的把剛剛塞進去的被子又取出來,然後萬分小心的走出了臥室。

二宮扭過身子,看著門外的相葉輕手輕腳的整理好沙發,然後又掂著腳尖開了洗手間的門。他徹底睜開了眼睛,覺得心裡的火苗一下子被澆熄了。

「還是不行啊⋯」二宮重新把自己埋進被子裡。


第二天二宮起床的時候,相葉已經在外面叮叮咣咣的忙起來了。

昨晚抱著有相葉味道的被子認認真真的煩惱到大半夜才睡著,迷迷糊糊起來已經十點多了。

「小和早啊。」相葉擺弄著榨汁機,神清氣爽。

「早⋯」二宮打個哈欠,湊過去看「在弄什麼?」

「早餐,桌上有吐司你先去吃。」相葉跟他說「這個等一下喝一喝,一會兒就不會餓了。」

啊,是了,過一會兒還要陪相葉去參加婚禮。二宮覺得累的不得了,晃晃悠悠的到餐桌上去拿吐司。

相葉用煉乳在他的吐司上擠了一個醜到變形的哆啦A夢臉,二宮噗一下噴出來,他舉起吐司朝相葉喊「擠這麼多煉乳⋯甜死啦!」

相葉在轟隆隆的榨汁聲裡面不停的笑,「吃點甜的有什麼不好。」

切⋯二宮簡直要在心裡吶喊,我不是小孩子才不要吃這麼甜。



中午相葉帶他去一家高檔酒店參加婚禮披露宴。

來來往往的人都衣著光鮮,彬彬有禮,他身邊的相葉也穿上剪裁合身的西裝,顯得俊朗挺拔。

二宮悶在那裡,遠遠看著他的雅紀哥哥從善如流的和不同的人握手寒暄,不卑不亢的,甚至有點驕傲的掛著笑容。

這又是一個他沒見過的相葉雅紀。

一個混在這種電視劇裡一樣的上流人群裡也絲毫沒有遜色的人,一個穿著精緻的西裝,連領帶夾和袖扣都考究不已的人,一個和自己所在的世界完全脫節的⋯大人。

二宮低頭看看自己的制服和運動鞋,又看看他,覺得這樣的相葉讓他陌生的心情遠遠大過了傾慕,他突然有點驚慌失措,下意識的就抬腿走了相葉身邊去。

相葉正在和一位年輕女士講話,二宮突然出現在相葉身邊,那位女士有點疑惑的看向他,然後禮貌的發問「這是相葉君的⋯?」

「弟弟,」相葉回的極快,勾住二宮的肩膀「是我弟弟。」

「啊,看起來是位出色的弟弟呢。」那位小姐笑的大方得體,卻讓二宮心生不滿,甚至厭惡起來。

他幾乎就要脫口而出,我才不是他弟弟,但是還是處於禮貌的回了一句「初次見面,您好。」

隨後二宮發現這樣的女士根本不在少數。

相葉杵在那裡,就不停的有各年齡段的女人湊過來講話,東扯西扯的,左一個「相葉君」右一個「雅紀」,快要把二宮的中樞神經燒壞了。

一個婚禮就有這麼多人湊上來,那平時呢?在辦公室呢?出差的時候呢?甚至是有可能出去聯誼的時候呢?萬一大老闆要把女兒嫁給他呢?

二宮腦袋要爆炸,站在相葉旁邊無疑就是自找虐受,但他偏偏不想走開,一次一次被相葉介紹「這是我弟弟。」

好不容易相葉閒了下來,帶著二宮到甜品桌去找吃的。

「為什麼我又變你弟弟了?」二宮心頭憋著火,語氣埋怨的問相葉。

相葉拿起一塊蛋糕遞給二宮,還是那幅神采飛揚的樣子,有點奇怪的問他「那不然我要怎麼說?」

二宮一下子噎住,沒去接那塊蛋糕,語氣不善「你可以說⋯我們是幼馴染啊。」

沒想到相葉噗哧一聲笑出來「哪有年齡差這麼大的幼馴染啦!」

聽到相葉幾乎是嗤笑的否認,二宮覺得心口被窩心搥了一下。

相葉看他沒說話,頓了頓,溫柔的摸了摸他腦袋沉聲問「弟弟不好嗎?」

二宮忍受不了,偏頭躲開了相葉的手,好個屁,當然不好了。

一下子心情跌到谷底,二宮抬頭看罪魁禍首,居然還一副不自知的樣子,舉著一杯紅酒在喝。

二宮突然很想試試那種高腳杯里紅色液體,像電視裡面每一個有煩惱的大人那樣。

他於是轉去桌子上,拿起杯子幫自己倒了一杯,酸澀的液體嗆進嗓子里,二宮喀喀的咳嗽起來。

「小和?」相葉拿著紙巾來幫他擦,看見二宮咳嗽的臉和耳朵都紅起來,心疼的不得了,伸手奪過他手裡的紅酒。

不知道是不是有點暈,二宮覺得相葉的語氣裡面摻雜著一點嚴厲「怎麼突然開始胡鬧⋯」

二宮止住咳嗽,可憐兮兮的「我沒有⋯」

而相葉一副無可奈何「小孩子不要隨便喝酒。」

二宮和也覺得自己要被燒毀了———小孩子小孩子,自己不論做什麼長多大,在他眼裡自己永遠都是小孩子。


後來新郎新娘主場的時候,二宮都在認真的生氣,認真的絕望,全程心不在焉。

相葉發現他有點神遊,以為他是無聊,邊鼓掌邊用手肘碰碰他「小和快看,新娘好漂亮!」

二宮扭頭看他興致勃勃的樣子,開口就嗆「你羨慕喔?」

沒想到相葉煞有介事的點點頭「羨慕啊,和喜歡的人結婚怎麼不羨慕。」

二宮一下子沒話了,相葉看看他,認認真真的開口「小和⋯以後也會和喜歡的人結婚啊,這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比起我你才更危險吧,二宮的心成了一團燃燒的火,簡直要冒出蒸汽來,他心裡像到相葉穿著禮服和別的女人結婚的樣子,和別的女人親吻的樣子,和別的女人在床上的樣子,腦海裡面不知怎麼,就出現了那天那本花花綠綠的工口雜誌,封面上那個系著圍裙的女人,於是口不擇言的就開口「你也是啊,和你最喜歡的人妻系。」

相葉愣了一下,二宮也冷住了。

千不該萬不該,不該把這句話說出口。

兩個人尷尬的沈默了一會兒,二宮開口說「我想回家了。」

相葉想了想,點點頭,跟周圍的人做別之後,帶著他輕手輕腳的離開了。


坐在車上,沈默了一會兒,相葉開口「是不是剛剛太悶了?」

二宮搖頭「我想直接回家了,你不用陪著我,可以回去婚禮。」

相葉眉毛皺起來,有點難以理解的樣子「說好了一會兒去吃烤肉,怎麼又要回家?」

「沒有,覺得太打擾——」二宮黏糊糊的開口。

相葉把車急停在路邊,皺著眉毛轉向他「怎麼又說打擾這種話?別胡鬧了。」

二宮反駁「我沒胡鬧!」

直視著相葉有點生氣的臉,二宮想到那本工口雜誌,想到相葉昨天半夜偷偷的離開,想到今天的高檔酒店的酒和女人,想到他對自己又是「弟弟」又是「小朋友」,再看看相葉一身成熟的西裝,突然變得想哭起來。

相葉心軟,來捏他的臉,卻被一下子躲開,二宮問他「你到底把我當什麼。」

相葉沒想到他會這樣問,愣了愣,然後認認真真的回答「弟弟,幼馴染,還有⋯」

二宮紅著眼眶,含著最後一絲期待看他。

「最好的朋友。」

二宮覺得一盆冷水從對面潑向了自己。什麼啊,原來從頭到尾都是他一個人在自作多情。

車內的空氣都要凍起來,幾乎讓他的牙格格發抖。

「我再也不要喜歡你了。」二宮實在忍受不了,打開車門逃跑了。



TBC

———————————————————




啊呀⋯小和qwq

只要昨天晚上你稍微去洗手間看一看

你就全明白了呀!

评论(36)
热度(444)
© 一番能|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