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馬】Puppy Love⑨



設定是26歲的A先生和17歲的N君

OOC預警

———————————————————



二宮哐一下甩上了車門,用出了跑壘時候的十分力氣遠離這個讓他有點窒息的環境。

「小和!」相葉被那句話砸的有點懵,只來得及叫他一聲。合上門的那一刻震的他發暈,他看著他小朋友飛快的從他的視野裡越來越小,一瞬間一種陌生的恐懼攫住了他。

相葉來不及想那句話的意思,急急忙忙拆開安全帶就要邁開腿去追,連車門也來不及關,西裝和西褲束手束腳,他從未發現自己是這麼的緩慢。

前方是路口來來往往的人,背後已經有協助交通的人員來控訴他把汽車歪七扭八的丟在路邊,相葉停在那裡束手無策。

二宮這個小孩子實在是聰明,他想要跑掉的時候,根本沒有人可以追到他,所有被抓住的時刻都是因為沒有認真逃跑。

二十六歲的相葉雅紀很久沒有體會過這種後知後覺的害怕,他站在路口,久違的體會到了茫然和不知所措,在思考下一步應該怎麼做的時候,大腦回應他的是一片空白。

相葉回到車上,心不在焉的把車挪到停車位,抓著方向盤把頭砸在上面。

二宮會跑去哪裡呢⋯雖然不是個冒冒失失的男孩子,但是一副氣沖沖急切切的樣子,會不會衝撞到什麼東西,會不會遇到什麼危險?

想到這裡趕忙拿出手機給二宮撥過去,嗡嗡的震動聲卻從副駕駛傳過來了。

二宮的包孤零零的躺在那裡,一新一舊兩個哆啦A夢四零八落的掛著,手機在裡面嗡嗡作響無人應答。

相葉嘆口氣,把電話掛掉,伸手拿過二宮的包「這傢伙⋯連包都忘掉。」

連包都忘掉,最遠能跑到哪裡去呢。相葉穩了穩心神,一切後話都要先找到二宮再說。

於是他發動車子,沿著路旁緩慢的開車,邊開邊搜尋著二宮的身影,接著又找到最近一個車站,統統都沒發現二宮的影子。

相葉變得有點焦躁,想到二宮貓著背一晃一晃逃跑的樣子,生怕他出了什麼問題,以往最喜歡他矮矮小小的身體,現在只恨不得他長高一點,讓自己好一眼看到他。

他沿著二宮可能走過的路線一直慢慢開,放下了一邊的窗戶仔仔細細的找,找得快要發狂,相葉一秒一秒越來越急,開始胡思亂想起來。

怎麼就能跟丟了呢?他那麼小小一個孩子能跑到哪裡去?會不會遇到什麼事情?會不會在車輛流動的馬路上困頓?

他抬起腕錶看了一眼,已經午後兩點多,剛剛在婚宴上也沒吃下去多少東西,不知道那傢伙現在餓了沒有。

「餓了的話⋯應該會自己吃東西吧。」相葉心慌的不得了,仰著頭靠在靠背上,然後他一歪頭,看到了二宮的背包。

他突然有種不太好的預感,於是拿起二宮的包,看了看裡面的東西。

「果然⋯」相葉掏出了二宮的錢包。

這傢伙沒帶錢包沒帶手機,什麼都沒有帶,單單自己帶著自己跑掉了。

相葉簡直一籌莫展,陷在這種年少時期才會有的迷茫感裡。

他現在才反應過來,二宮離開前甩給他的最後一句話是「我再也不要喜歡你了」,萬一他說的是真話,作數了呢?

相葉隨手打開二宮那個牛仔布的兩折錢包,堅硬的布料已經被用的有點軟,裡面有一張一千的紙鈔,還有零零碎碎的幾枚硬幣咯咯啦啦的擠在一起,除此之外再也沒有什麼東西。

真是非常二宮和也式的錢包,相比起相葉插滿卡的錢夾,他除了錢之外真的沒有任何東西了。

相葉隨手檢視了一下,準備合上錢包放回原位的時候,突然發現了錢包兩折中間一個細小的夾層。

鬼使神差的,相葉把夾層裡的東西抽了出來。

然後他看到了少年時的自己,和嬰兒時期的二宮。他把二宮抱在懷裡,臉貼著臉,親密無間的樣子,如果他沒記錯——

是了,背面是自己那時候歪歪扭扭的字「喜歡 小和 可愛」

相葉大腦有點空白,把照片放在一邊,又去掏那個夾層。

果然他又抽出了一張照片。

相葉盯著那張照片,心臟怦怦的越跳越快,彷彿發現了一個最隱密的隱私。

那還是他自己,不知道什麼時候被拍下來的,照片有點失焦,有點昏暗,看不清楚表情的他逆著光站在海岸上講電話。

背面什麼都沒有寫,留了個巨大的空白。

相葉心亂如麻,他想到那句「再也不要喜歡你」,又想到二宮在自己的貼身的錢包裡,最最隱密的地方,放著自己的兩張照片。相葉在車廂裡這個密閉的空間裡幾乎要發狂,他好像還有一步就要接觸到那個最柔軟最深處的秘密,卻生生被攔在了一米之外。

「不行⋯」相葉重新發動了車子「要找到他才行。」

夏天的午後陰晴無常,天瞬間就暗了下來,黑壓壓的壓向城市里。

相葉開著車去了昨天兩個人一起去過的所有地方,從車站開始,然後是公司,吃飯的地方,遊戲中心,晴空塔,婚宴的酒店。找了個遍,仍然一無所獲。

大概將近四點的時候,天上終於下起雨來,來勢洶洶的夏天白雨幾乎是毫不留情的澆下來,雨刷器怎麼也刷不乾淨。

相葉快要崩潰了,他拿起手機給二宮媽媽打電話,問「小和有沒有回家?」

結果被反問,他不是和你在一起嗎?

相葉覺得自己就是天下一字號混蛋。

就在他幾乎要報警的時候,他的車繞到了自己的公寓。

天烏壓壓的,相葉抱著最後一點點希望,甚至是自己覺得毫無來由的莫名其妙的期冀,和一點盲目的自信,往自己家門口走過去。

相葉的心跟他的腳步運動的一樣快,幾乎要跳出胸膛。

他轉角,然後他愣住了。

他找了一下午的那個小孩,此刻正濕漉漉的縮在他的家門口,眼睛紅紅耳朵紅紅,聽見他的腳步聲抬頭望他,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活像一只棄犬。

「小和⋯」相葉下意識叫了他一聲。

縮在那裡手臂抱著膝的二宮癟了癟嘴,像是委屈的要哭出來。

他心軟成一攤水,趕忙過去把他拉起來「你到底去哪裡啦,搞得這麼濕!什麼時候在這裡的?」

二宮站起來,衣服濕濕的挨在身上讓他渾身不舒服。

相葉怕他冷,連忙拿出鑰匙準備開門,但是手抖的厲害,半天都沒對準鎖孔。

二宮突然伸手拉住相葉那隻在抖的手「等一下⋯」

「先進去再說。」相葉反手握住二宮,要他拉進屋子。

「等一下⋯」二宮用了點力扯住相葉,吸了吸鼻子「我有話要說。」

沒等相葉回話,二宮就接著說「你就安安靜靜聽我說,好不好?」

相葉猶豫了一下,點頭同意。

「我⋯先道歉,今天一定給你添了很多麻煩。」二宮說「我今天去車站準備回家,到了之後發現沒有帶錢包,然後又下雨,我沒有地方可去,在路上仔細想了一下,好像是我自己的錯。」

相葉皺了皺眉毛。

二宮癟了癟嘴,頓了一下。

每當想到摔上車門前最後一秒,相葉那一張有點無辜的臉,就愈發覺得是自己的錯,說是長大了,還是在用小孩子的方式來胡鬧。

走到車站的時候,發現沒有帶錢,他幾乎是得到了救贖一樣的給自己找到了一個除了「捨不得」之外的不離開的理由。

所以他一路走回到相葉家門口,準備來做一點負責任的事情。

於是二宮指了指自己「我⋯我已經十七歲了,你知道吧?」

「唔。」相葉點點頭

「你不能再覺得我是個小朋友了,我已經可以為自己負責任。」二宮用黏糊糊的鼻音跟他說「所以⋯」

二宫把头低下去,相葉看到他耳朵和脖頸都有點發紅。

「所以⋯我想了好久,決定跟你說。」

二宮抬起頭,鼻頭都憋的紅紅的,眼睛裡裹了蜜似的水光盈盈。

「我⋯」

二宮閉了閉眼睛,鼓起勇氣似的

「我也想像個大人一樣!像你哄我那樣哄你,像你對我好那樣對你好⋯」二宮一副破罐子破摔的表情「年齡差之類的⋯會越來越不明顯,你看今天的新娘新郎不就是差了十歲嗎?也根本看不出來吧。」

「就算你覺得我是弟弟或者年紀不大的幼馴染⋯也沒關係,我會⋯」二宮認認真真的承諾「我會長大。」


「所以我想說的是⋯」


二宮吞了口口水,咬牙閉眼的放手一搏



「我喜⋯」


二宮的話被堵在嘴裡。


迎上來的是相葉的嘴唇,輕輕柔柔的把他的話堵在了嘴唇邊。


這是一個吻嗎?二宮覺得有點缺氧。

他能夠感覺到相葉有點乾燥的嘴唇在自己的嘴唇上輕輕的摩擦,然後又有點強勢的擠壓,最後還輕輕的咬了一下他上唇有弧度的地方。

二宮大腦一瞬間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他聽到相葉嘆了口氣,然後一副無可奈何的語氣。


「這種話應該要我先說吧⋯」相葉用頭抵著他的頭,濕乎乎的額發貼在兩個人的額頭上「本來想等到你成年,你給我這麼急⋯」



他帶著那種開心又無奈的語氣埋怨二宮,輕輕柔柔,呼出的氣息輕輕拂在二宮的臉上。



「小和,我喜歡你。」




TBC
——————————————————

“直球boy和君一击即中记”


拔哥多用心良苦喔qwq

為了等成年等的望穿秋水筋疲力盡⋯

不過終於說出口了!

呱唧呱唧呱唧(鼓掌




评论(50)
热度(562)
© 一番能|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