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馬】Puppy Love⑪

設定是26歲的A先生和17歲的N君


───────────────────────────

昨晚腦子裡都是亂七八糟的事情,好不容易睡著,第二天二宮昏昏沈沈的起床,覺得周身都泛著灼燒一樣的熱氣,腦袋有點痛,嘗試著坐起來,額頭上的毛巾一下子砸在身上。


二宮拿起毛巾,抬手摸摸自己的額頭。


好像生病了?二宮環視了一下,自己還在相葉家相葉的床上,床頭的表顯示現在已經午後一點。


清醒之後頭愈發痛起來———是了,照常理說也該被健康之神懲罰的,昨天在雨裡跑了那麼久,又渾身溼透的晾了那麼久。


二宮晃晃腦袋,揉了揉有點腫的眼睛,心想昨天的情況真是很糟糕⋯⋯


昨天⋯


「啊——」二宮把熱騰騰的自己裹進被子裡,想到昨天的告白昨天的吻昨天的承諾,懷疑是自己發燒發出來的幻想。


「可是⋯」抬手摸摸自己的嘴唇,昨天相葉在上面軟軟摩擦的感覺又真實的可怕。


二宮覺得自己發熱發的厲害,口乾舌燥,於是掀開被子赤著腳走出房間,相葉好像不在家的樣子,不知道是去上班還是做什麼。


走到廚房倒了杯水給自己喝,二宮渾身發軟又沒力氣,拿出手機給相葉打了個電話,那邊卻是忙音。


「什麼啊⋯」二宮心裡不滿,準備去起居室的藥箱裡找葯吃,門突然咔嗒咔嗒的響。


二宮探頭去看,相葉正用脖子夾著手機,手忙腳亂的騰出一隻手來開門,吵吵嚷嚷的和那邊不知道誰在講「⋯總之先往後放一放,今天下午我肯定去不了啦!⋯不是,我在東京⋯那不然今晚稍微晚点我去找你?


「你回來了⋯」二宮跪坐在那裡,啞啞的和風塵僕僕的相葉小聲打了個招呼。


「小和醒啦?」相葉把手裡東西放在桌上,拍拍二宮腦袋,和電話那頭說「我先掛了,晚上再說。」


掛了電話,相葉就撲到二宮面前來,抬手摸上他的額頭「還在發燒嗎?小和還難受嗎?」


「我沒事,」二宮有點愣,問他「你幹嘛去了?」


「去買吃的。」相葉起身,一邊從藥箱裡拿體溫計,一邊回答他「早上起來發現你發燒,沒捨得叫你起床。」


二宮跪坐在那裡暈暈乎乎「不是說今天要回家了嗎?你不用上班嗎?」


相葉拿著體溫計走到二宮身邊,抬起他軟軟的胳膊,像擺弄一個玩具娃娃似的「你這個樣子怎麼回家?我怎麼上班?」


二宮動作乖乖配合「唔。」


相葉湊上來要蹭他「才不是唔——小和你這傢伙,居然被嚇到生病。」


二宮偏頭躲開「⋯我才沒被嚇到,是因為昨天淋了很久的雨。」


相葉無可奈何,把體溫計拿出來看一眼「還是有點燒啊⋯中午要再吃一次藥喔。」


二宮點點頭。


「我買了小籠包,趁還沒冷快點吃。」相葉拖起軟綿綿熱呼呼的二宮,把他塞進餐椅裡面,然後掏出餐盒掀開蓋子,小籠包白花花的躺在裡面,還冒著熱氣。


二宮一下有了食慾,拿起筷子「那我開動了。」


「多吃一點就會好的快一點。」相葉笑嘻嘻的甩給他一句自己的古怪經驗,轉身去幫他把拖鞋拿過來,監督他穿在腳上「都發燒了也不知道穿鞋子⋯」


二宮吃了幾個之後沒有胃口,咬了一半實在吃不下去,皺著眉頭把一半包子丟進了相葉的碗裡「我吃不下去了。」


相葉自然而然的夾起來吃掉,嘴裡塞著東西黏黏糊糊的跟他說「才吃了多少啊。」


二宮擺擺手,有點軟的趴在餐桌上,相葉在對面看著他的脊背一起一伏的呼吸,覺得可愛的不得了,像隻小動物似的惹人心疼。


「難受的話去床上睡啦…」相葉探過去摸摸他的腦袋,輕聲細語的問他「如果特別難受的話我們去醫院好不好?」


「我沒事,」二宮保持著趴在桌子上的姿勢,正過臉來看他「有點沒力氣而已。」


相葉也趴下來平視他「那先把藥吃掉,然後去睡覺?」


「我剛剛才起床啦!」二宮又把臉偏開不看他,隔了一會兒開口問「你不去工作沒事嗎?」


相葉沒想到二宮突然問這個,想了想說「這些事在家做也可以,小和不用擔心那麼多,你好好退燒就是幫我忙啦!」


「…那我什麼時候回家?」二宮聲音悶悶,帶著鼻音可憐兮兮的。


看到他這一副棄犬一樣的可憐樣,相葉又覺得好笑又忍不住心疼「等到燒退了吧…?你不要著急嘛,照顧小和的時間我總還是有的。」


生怕自己給相葉帶來什麼負擔和困擾,二宮嘴邊含著一句「誰要你照顧」,卻半天都說不出口,心里的真話是「想再多發幾天燒」,說出來肯定又會被相葉又揉又糊的罵。


於是二宮微不可察的點點頭。


相葉剛剛往嘴裡塞了一個包子,鼓鼓囊囊的,似乎是瞥見了二宮無精打采的點頭,含含糊糊的張嘴安慰「雖然生病不好,但是我很高興喔。」


「什麼?」二宮扭過頭,看到對面那人正把包子咬的汁水四濺。


「我說我蠻高興的,因為好久沒有這樣照顧過小和了,」相葉把嘴裡的東西吞下去,嘴角還帶著一點油漬「而且昨天才說過喜歡小和,今天我還不想和小和分開。」


…他倒是坦誠,直球一記把二宮的顧慮全都一句兩句的化解掉,讓二宮也理所當然的享受起來雖然有點短暫的相處時光。


可是──


「這種話不要在你吃小籠包的時候說啦!」二宮不知道該笑還是該生氣,明明是又浪漫又動人的話,偏偏要在吃的亂七八糟的時候講出口。


相葉又塞進嘴裡一個小籠包,心想我說的是實話啊,於是懵懵的問「為什麼?」


二宮又把頭偏開了。



昨天晚上的雨來的又急又大,今天的天氣像被洗過一樣乾淨透明,下午二宮吃過藥,又被相葉餵了點水果,拉開窗簾蓋著毯子,橫在地毯上曬太陽。


二宮瞇著眼睛淺淺的呼吸,遺憾的感覺身體里的熱度在往下降,腦袋也沒有那麼痛了。他細細的睜眼睛,看相葉正在茶几上捧著電腦敲敲打打,一臉嚴肅認真的樣子。


這種表情對於二宮來說算是罕見的,相葉在他面前永遠一副笑盈盈樂呵呵的樣子,有時候溫柔,有時候插科打諢,有時候犯天然病,偏偏就是不常認認真真。他特別認真的時候會有點嚴肅,眉頭似皺不皺,眼睛里的光芒也變得尖銳起來,看起來一副聰明立派的樣子,哪裡看得出天然病發作時候的半點蠢像。


趁著相葉注意力不在自己這裡,二宮肆無忌憚的盯著他看,看他抱著手臂咬指甲,看他邊想問題邊咬嘴唇,看他下意識想把手搭在椅子扶手卻搭了個空,每一個小動作都讓二宮想拿起相機記錄下來。


哪知道相葉突然一個抬眼,正好對上了二宮赤裸裸的審視。相葉也沒躲閃,立馬帶上笑意的眼睛直勾勾看著二宮,衝他眨了眨「在看什麼?」


二宮搖搖頭,閉上眼睛繼續曬太陽。


曬著曬著又糊里糊塗的睡著,他能感覺到相葉似乎把自己連背帶抱的放到了軟綿綿的床上,幫自己把好聞的被子蓋在身上。


相葉似乎做完這一系列動作之後沒有走,坐在床邊不知道在做什麼。


於是二宮把眼皮抬起來,看到背著光看不清表情的相葉坐在自己旁邊。他伸手摸摸自己的額頭「好像不太燒了…」


二宮沒答話,靜悄悄的陷在被子里。


相葉的手沒從二宮的額頭上拿開,順著額頭滑到臉頰,停在那裡,大拇指溫柔緩慢的摩挲著。


二宮覺得養,抬手把相葉附在自己臉頰的手抓住,握在手裡。


「怎麼了?」相葉聲音又低又小,生怕吵到他。


二宮搖搖頭說「沒事。」


「好,睡吧。」相葉反手把他的手包住,捏了捏,放進被子里「還有事情沒做完,怕吵到小和,我就在隔壁,不舒服的話叫我哦。」


二宮突然不太捨得放手,被子里的溫度遠遠不及相葉的手心,於是他沒有放開相葉的手。


「小和?」相葉被二宮抓的牢牢的,有點驚訝。


相葉這一聲小和,叫的二宮所有委屈都跑出來了,昨天慘兮兮的落魄還有二宮一直撐著的喜歡一瞬間被鬆綁,除了快樂之外心裡酸酸澀澀的憋著的那一句「你為什麼不早說?」,加上今天軟綿綿的身體和又悶又痛的腦袋,讓二宮開始想要抓住這個人,他死死拽住了相葉的手沒讓他離開,他想既然現在有人疼他了,他為什麼還要一個人縮在這裡?


「怎麼了?」相葉也沒掙開,低頭看看耳朵紅紅的二宮。


「你陪我一會兒…」因為背光,二宮看不太清相葉的臉,於是有了勇氣向他提出要求「再陪我一下。」


相葉沒出聲,也看不清表情。


二宮於是破罐子破摔,迷糊間軟軟低低的喊他「雅紀哥哥…」


就像小的時候在他肩膀上撒嬌一樣,那麼軟那麼脆,多了一點少年的青澀愛意,直勾勾的打向相葉的心臟。


他好久沒有這樣叫過相葉了,讓相葉愣在那裡,也不抽回手也無法靠近。


許久沒有回應,二宮有點難為情的要放開相葉的手,卻被反過來一把抓住,接著相葉欺身下來,用另一隻手鉗住他的下巴。


接著相葉吻了上來。


二宮睜著眼睛,平躺在床上,相葉的大半重量壓在他的胸膛上,兩個人鼓動的心臟似乎重疊了起來,嘴唇也重疊起來。


相葉似乎在用某種大人的方法來吻他,唇齒並用,顯得有點衝動,咬的他嘴唇痛起來,接著是舌頭,在自己的唇齒和舌頭上移動徘徊,曖昧到讓頭一次感受大人間親吻的二宮,覺得相葉幾乎要從自己的口腔鉆進自己的心臟。


這個吻又衝動又綿長,耗盡了二宮肺葉里最後一絲氧氣。


二宮面色通紅氣喘吁吁的呼吸著,覺得比發燒時候更燒,相葉伸手把他嘴邊的口水揩掉,又低下來吻了吻他的額頭。


接受了這樣一個吻,二宮有點木然,不知道那根線搭錯,認認真真跟相葉說了一句「這樣你會不會也發燒?」


相葉哪裡管得著他的胡言亂語,他簡直就是再把自己的身上滾燙的部分傳染給自己。


他帶著點成年男人的戾氣,想要警告躺在被子里的這個小孩「不要再隨隨便便叫我雅紀哥哥之類的了,我雖然是個大人,卻從來不像看起來那麼四平八穩。」


然而最後也捨不得說出口,他歎口氣,跟二宮說「可能會吧。」


誰知道被子里的少年「啊」了一聲,丟給他了一句「那你去隔壁吧,你也生病了就不好了。」


相葉不知道該氣還是該笑。



而二宮捧著他那顆從接吻后一直心跳失常的心臟一直到第二天退了燒回到家,甚至第三天回學校。


只要想到那一刻唇齒間的觸感,二宮就覺得自己已經退了的燒要重新湧上腦袋,嚴重到相葉的電話打來的時候,只是看到來電顯示他的名字,二宮的臉都會莫名其妙的燒起來。


「…喂?」二宮清清嗓子,努力語氣正常的接起了電話。


「是我,」相葉的聲音低低啞啞「感冒好了嗎?」


「唔,好了。」二宮聽出相葉聲音怪怪的,問他「你怎麼了?」


「都是小和的錯啦──」相葉用鼻音抱怨「被傳染了!」


二宮聽到相葉疑似撒嬌的語氣,突然覺得開心,吭吭哧哧的笑。


他覺得戀愛心情是一種了不起的東西。


了不起到,連感同一個冒也變成了浪漫的事情。


TBC

───────────────────────────

重出江湖的「雅紀にに」

殺傷力成倍疊加


如果因為小和親親感同一個冒

我願意一直都感冒(才不是

评论(38)
热度(508)
© 一番能|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