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馬】Puppy Love⑫


設定是26歲的A先生和17歲的N君


開始了有點艱難的黏黏糊糊戀愛


───────────────────────────


夏季越來越長的白晝讓時間顯得漫長起來,尤其是對與等待中的人。


二宮蹲在院子裡,在將近七點鐘還沒有斜下去的陽光裡,摸著家裡的柴犬發呆。


相葉上週一邊傷風一邊出差,沒見到面,而這週剛剛開始,距離週末又還很遠⋯二宮心裡算來算去,幾乎是按秒計數的等待著時間的流逝。


蹲到腿有點麻,二宮撐著膝蓋站起來,感受著腿部像螞蟻撕咬的感覺,暗搓搓嘆了口氣。


本來以為對相葉告白以後不會再難過辛苦,誰知道就算兩個人互訴衷腸之後也是辛苦———換了一種方法而已。


想吃無法吃和想吃吃不到,都是辛苦的。


二宮很想相葉,比以前任何一個時刻都更加想,熱戀生生被阻截,就像那螞蟻撕咬的感覺上移到心臟,心裡想的是希望相葉下一秒就飛快的開著車停在自己面前。


可是等到相葉真的出現在自己面前,一副風塵僕僕,看起來累兮兮的樣子,二宮又覺得自己有點討厭。


那傢伙把車門摔上急匆匆的跑到他面前,頭髮亂七八糟的在腦後飛起來「小和———」


二宮聽著他的聲音好像還有點鼻音,想是忙來忙去沒有好好吃藥,感冒還沒完全好,語氣顯得嘟嘟噥噥的,好像在朝他撒嬌,於是展開手臂幫他理了理頭髮。


相葉把他的手拿下來,在手裡緊了緊「想我了嗎?」


二宮癟癟嘴,不忍心不承認,乖乖被相葉牽著進了屋子。


相葉可能真的是累慘了,二宮看他吃完飯趴在桌子上有點萎靡的樣子,幾乎就要睡著,伸手推推他問「要不要去睡覺?」


結果那邊強打精神,抬眼看他「我回來又不是睡覺的!」


二宫扒拉着饭,心疼又內疚「忙的話就不要再專程跑回來了……」


相葉用手撐著腦袋看他「我回來又不是為了你。」


「嗯?」二宮捧著飯碗楞了一下。


「我是為了我自己嘛,我想你啦!」相葉看著二宮幼犬一樣的可愛樣子,上去揉了揉他。


二宮嗆了一下,忍住咳嗽「我馬上有假期了,暑假。」


相葉笑瞇瞇的捏他臉蛋「那我要把你的暑假全部霸佔起來。」


二宮壓抑下心裡想歡呼雀躍的衝動,清了清嗓子說「那…请吧。」


看著對面的小孩子語氣故作鎮定,眉梢眼角卻全都是掩藏不了的快樂,相葉覺得自己的奔波折騰充滿了意義「那我就不客氣了。」


於是從這天開始,二宮的任務又變成了期待暑假,認認真真的開始在日曆上一天一天的劃掉已經過去的日子,倒數著天數等著暑假的到來,等待著相葉的「霸佔」。


結果暑假還沒來,相葉還沒來得及「霸佔」他的時間,自己就先病倒了。


二宮沒等到人,先等到了相葉的一通電話,聲音悶呼呼的,弱聲弱氣卻強打精神的跟他解釋「這週可能見不到面了。」


二宮心慌慌的問他「出什麼事情了嗎?」


相葉強壓下兩聲咳嗽,明明自己聽起來比較糟糕,倒是反過來寬慰二宮「沒什麼大事…」


越掩飾二宮越緊張,心下越來越慌「到底怎麼啦?你沒事吧?」


相葉呼吸的聲音都沉重的可以聽見,刺刺拉拉的還在解釋「唔,就是感冒沒好嘛,完全沒事…」


話還沒講完,咳嗽的聲音卻擋不住的傳了過來。


二宮穩了穩,問他「你旁邊有人嗎?」


「誒?」相葉沒想到他這麼問「有是有…」


「那你把電話拿給他。」二宮說。


「誒?是不認識的人…」相葉語氣為難,然後破罐子破摔似的承認「是護士小姐啦…」


「你在醫院?」二宮幾乎要忍不住掀案而起「你到底……」


相葉咳嗽兩聲「好啦好啦,我沒事。」


沒事沒事,鬼才信你沒事。二宮想。


「喂?小和?」相葉沒聽到二宮回話,有點緊張「喂?」


二宮咬咬嘴唇,下定決心似的問他「你在哪裡?」


「啊?」相葉裝傻


「在哪裡啦!」二宮已經背上了挎包,兩個哆啦A夢擠擠晃晃的被拎到半空,然後被帶出了家門。


相葉萬般無奈只好坦白了自己在住院的事實,又安撫了幾句才掛了電話。


他癱倒在有點硬的病床上,身體上的不適感漸漸全都回來了,感冒一拖二拖到發燒,自己又是工作出差又是急匆匆的趕來趕去生怕見不到二宮,連軸轉了一段時間,壓力和感冒病毒一起湧上來,自己才無力招架。本想在一周之內快速恢復健康,誰知道太高估了自己,只好和自己的小朋友坦白。


他自以為已經安撫好了,誰知道實在是低估了他的這位頭一次感到牽腸掛肚的小朋友———二宮帶著自己獨有的一副嚴肅的表情出現在他病房門口的時候,相葉幾乎要抬起手揉一揉眼睛來確認。


「小和!?你…你怎麼來……」相葉撐著坐起來,千萬個問題堵在嘴裡問不出來。


二宮看起來有點生氣,氣鼓鼓的踱到他跟前,把包甩在身後,插著口袋酷的不得了,一副叛逆少年的樣子。


相葉反倒緊張起來,下意識抓起被子想把自己病懨懨的樣子遮起來,面露赧色「你一個人怎麼…」


二宮啪一下,重重的把兩手撐在他床上,伏著身子語氣嚴肅「你別講話,我要先問。」


相葉眨眨眼沒太反應過來。


「你什麼時候生病的?」二宮問他。


「大概…上次送小和回家之後就斷斷續續的…」相葉仰視著一臉正經的二宮,認認真真回答。


「……」二宮咬咬牙,接著問「為什麼嚴重到住院?」


「唔,因為最近很忙,沒什麼時間照顧,也總是忘記按時吃藥,就被病毒懲罰了。」相葉誠實道。


二宮仍然是一臉急色,相葉知道他又想到自己的老毛病,估計是嚇的不輕。


相葉自己還小的時候因為很嚴重的病進過手術室,二宮那時候還是個小孩子,短短的有限的生命里還沒有出現過這麼嚴峻的事故,也沒有看過一向高大健康的相葉病懨懨的躺在病床上的樣子,他眼淚汪汪的憋著嘴,抓著相葉的被單,小心翼翼的叫他「雅紀哥哥……」,他想說你不要死,卻怕的連「死」這個字都沒勇氣說出口。


不論是當時的相葉還是現在的相葉,對這樣的二宮都心疼的不得了。


現在的二宮不再眼淚汪汪,而是帶著一點少年的怒氣質問他「那你為什麼不跟我講?」


「嘛…」相葉把目光偏開,無奈的發出一個語氣詞。


二宮心想,你要是再說我是個小朋友用不著我操心之類的,我就在這裡把你……


「怕你擔心。」相葉打斷了二宮的思路,老老實實的一臉真誠看著他「我不想你擔心。」


一記直球,二宮吃癟。


相葉坐起來拉住二宮撐在病床上的手,讓他坐在自己旁邊「好了,現在換我說。」


二宮瞄了他一眼「唔。」


「我已經快好啦,馬上就能出院,沒什麼大問題也不用做什麼進一步的治療,不是小和擔心的那樣,只是感冒。」相葉知道二宮在擔心他以前的老毛病,先老老實實和他澄清。


二宮還是不太相信「真的?」


「不然我把醫生叫來你面前?」相葉攥著他的手「都說了沒事啦,我不講就是怕你這樣子胡思亂想嘛。」


「可是…」可是我們不是在交往嗎?普通的情侶之間在這種時候不都應該來照顧對方膩膩歪歪才對嗎?


相葉知道他想說什麼,張嘴堵住他的話頭「我雖然喜歡小和,可我是哥哥,我不可以讓小和擔心的。」


二宮於是徹底吃癟,含含糊糊的問他「那誰來照顧你的?」


相葉俯下來仰視他「小和在吃醋嗎?」


二宮把他的臉擠開「你好吵──」


相葉邊笑邊咳嗽,二宮連忙幫他順了順脊背,才好不容易止住了咳「小和怎麼過來的?」


「拜託了同班同學的哥哥順便把我帶到這裡,」二宮說「用摩托車的。」


「哈?」相葉幾乎要從床上彈起來「等等…」


相葉反應過激讓二宮嚇了一跳「怎麼了?」


「用摩托車?」相葉湊近二宮又確認了一遍。


「是啊,」二宮有點疑惑「他一會兒過來接我,我們再一起回去。」


相葉要爆炸「你一會兒就走了?」


「不然呢?我偷偷跑出來的…」二宮一副理所當然的語氣「你以為我過來有多容易啊,電車很浪費時間的,我又不會開車……」


「摩托車嗎?」相葉又沒頭沒腦的問。


「是啊,怎麼了?」二宮有點莫名其妙。


「那小和…你是環著司機的腰還是抓著座椅的?」相葉吞吞吐吐的問。


二宮一下子明白過來,悄悄摸摸彎了彎嘴角「當然得抓著他腰啦,不然我會掉下去。」


相葉啊一聲攤回床上,眼巴巴的看著二宮,然後捂住胸口假惺惺「我覺得這裡還是有點不舒服…」


二宮一下子笑出聲,眼睛都彎起來「是喔,那你要好好跟醫生反饋才行。」


「咳咳……」相葉又蜷起來半真半假的咳嗽,往二宮的身上擠,用一頭亂七八糟的頭髮蹭二宮的腿。


二宮養得不得了,摸了摸相葉全是靜電的腦袋,笑著說「你要幹嘛啦!」


「好想小和哦……」相葉悶悶開口。


二宮手裡摸著相葉軟乎乎的頭髮,連心也軟起來「那我不搭他的摩托車了。」


相葉抬頭看他,只是覺得可愛又喜歡,心里盈滿了輕飄飄軟綿綿的愛意「搭了也沒關係。」


二宮眼睛水亮亮的看著相葉。


相葉指指自己的嘴巴「小和親親我就好了,這樣搭車的事情就一筆勾銷,說不定病也好了。」


二宮耳尖紅紅的猶豫了一下,看了看四周,然後俯下身飛速的在相葉嘴唇上印了一下。


然後他就被相葉死死困在懷裡沒放開,相葉簡直用無可奈何的寵溺語氣說「你這樣我怎麼捨得讓你走嘛。」


他確實沒有捨得,講不清楚是捨不得放開懷裡香噴噴軟綿綿的二宮,還是捨不得他去別人的腰。


於是二宮留宿了───跟家里人講好今天留宿之後二宮還在嚷,說他是胡鬧,明明是個成人、明明是個病人,卻非要二宮和他擠在一張窄窄的病床上睡一夜。


如果他能稍微不要這麼胡鬧,現在兩個人也不會這麼僵了────各自都縮在床的一邊,手臂卻還是無法躲避的緊緊地貼在一起,想逃都逃不開。


「護士小姐和醫生看到會怎麼想啊!」二宮抱怨。


「沒事啦,陪夜的弟弟和重病的大哥睡在一起他們只會覺得感動而已吧。」相葉厚著臉皮。


「明明前兩天還在說不要和我睡一張床,現在非要擠在這裡是什麼意思啦…」二宮翻了個身背對相葉,擠床的角落里嘟嘟囔囔的「原則講的很漂亮,現在全都作廢了哦…」


「沒有作廢啊。」相葉也只佔了床的一角,但是語氣愉悅「我現在生病嘛,這種時候待遇要優厚一點才會康復的快一點。」


二宮哼哼的縮了縮「胡說八道。」


相葉語氣都帶著笑意「明天出院手續辦好就送小和回家。」


二宮幾乎是下一秒就反駁「我可以自己…」


「不可以喔──」相葉打斷他「我可是都已經恨不得拿摩托車載你回家了。」


二宮沒接話,相葉當他是默認了。


兩個人沉默下來,病房裡面靜靜的,初夏稀稀落落的蟬鳴聲在夜晚也變得清晰起來,窗簾沒有完全遮掩住窗外的月光,從縫隙里透出的月光形狀各異的躺在地板上,晃晃悠悠的好像一汪汪水。


「今天晚上的月亮真好看。」相葉忍不住說了一句。


二宮卻噗嗤一下笑出聲,笑的耳尖都紅起來,他轉過去看著相葉「什麼?」


相葉也才反應過來自己這句話的另一層意思,也笑起來,坦坦蕩蕩的看著二宮比起月光毫不遜色的眼睛「我說,今晚月亮真好看。」


二宮用手肘捂住臉笑「什麼老梗…」


相葉也咳咳的笑「是實話嘛,小和說今晚月亮好看嗎?」


二宮把手放下來,露出在黑暗中雖然看不清卻抑制不住發熱的臉「唔,和平常一樣好看。」


相葉拉過他的手放在胸前,聲音小小的「有小和的時候最好看。」


兩個人擠在床上,能感覺到彼此的心跳,感覺到彼此心臟鼓動的形狀,比月亮還要好看。


二宮開口問相葉「你是什麼時候喜歡我的?」


相葉想了一會兒,語氣毫無波瀾,似乎在講述一件理所當然的事情「不記得了,大概從很久很久以前吧。」


二宮轉過身面對著相葉「從我很小的時候開始?」


「唔,是啊,從一開始就喜歡。」相葉說。


二宮伸手捏了捏相葉「你這是戀童癖吧!」


相葉嗤笑出聲,也轉過來捏了捏二宮「想親親抱抱是小和長大一點才開始的,當時我還嚇一跳懷疑自己是變態───都是因為小和真的很可愛嘛。」


二宮連鼻尖都紅起來,一雙眼睛在黑暗里閃閃發亮。相葉又問他「小和呢?什麼時候開始的?」


「唔…」二宮猶豫了一下「這個要以後慢慢、慢慢告訴你。」


「狡猾。」相葉忍不住把他的小和摟在懷裡。


既然怎麼縮都躲不開,二宮乾脆放任自己扎在相葉的胸膛里。


迷迷糊糊睡著之前,二宮想的是


「今晚的月光真的好好看。」


TBC

────────────────────────────

啊雖然是不遠的距離可是還是顯得有點辛苦

你病我病你跑我跑的

熱戀就應該天天黏在一起才對嘛!


進度還是拖拖拉拉的不過

大概馬上就可以完結啦!

車在番外上,吸吸

评论(24)
热度(495)
© 一番能|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