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馬】Puppy Love⑬



設定是26歲的A先生和17歲的N君


──────────────────────────


在學的最後一天,教室裡全是蠢蠢欲動的夏天氣味。被宣布暑假到來的時候,男孩子們笑笑喊喊的,夾雜著海洋和陽光逼近的氣息,而二宮腦子只覺得自己和相葉如蒙大赦,倒數見面的辛苦日子走到盡頭,身上的枷鎖撲落落全砸在地上。


一身輕鬆的走出校門,和同學互相道別之後,二宮忍不住拿出手機給自己遙遠年長的戀人打電話。


「放假啦?」二宫还没来得講話,相葉就輕鬆愉悅的先開口。


「嗯,現在剛剛從學校出來。」聽到相葉的聲音,二宮眉梢眼角都揚起來「你怎麼知道?」


相葉哧一聲「你以為只有你在倒數嗎?我可是每一天撕著日曆過的!」


二宮哈哈的笑出聲「真的假的?」


「我對小朋友從來不說假話,」相葉突然把聲音壓的低低的「所以小和做好覺悟了嗎?」


「唔?什麼覺悟?」二宮問。


相葉清清嗓子,用手捂住聽筒,低低的氣音從話筒里傳出來,像要吹進二宮的脖子里「假期被我霸佔的覺悟啊。」


二宫捂住嘴笑笑,没答话。


但事實證明二宮是早早就做好了這個覺悟的。


因為在這個暑假,二宮被除了相葉之外的所有人賦予了「約不到的二宮」之類的名號,無論是棒球部的前後輩,還是同班的朋友,甚至是一切明裡暗裡的愛慕者,沒人約的到他,邀約往往被「明天不行,後天也不太方便,下週…也有安排。」這樣的話堵回來。


大家懷疑過二宮為了升學去偷偷補習,懷疑過他海外旅遊,懷疑過他離家出走,卻萬萬沒想到這個拒絕了所有告白的二宮,他所謂的全部「安排」,居然是他戀愛了。


假期里正值一年裡最熱的夏天時節,氣息都是炙熱的,路上匆匆忙忙的行人都被蒸出了細細密密的汗珠,而二宮橫在這個盈滿舒適的冷氣的辦公室裡,裹著一層空調毯看著相葉發呆。


說好了要霸佔他的暑假,其實也就是把二宮當成一個人形私人物品隨身攜帶而已。


比如像現在這樣把他放在一邊玩遊戲,自己在一邊對著電腦忙來忙去的工作,只是偶爾給自己拋來一個應付一樣的奇怪眼神。


二宮在沙發上翻了個身,舉起遊戲機心不在焉的摁,遊戲裡的小人掉下山崖,二宮「啊──」一聲。


相葉從電腦後面探出來看他「怎麼了?」


二宮搖搖頭「沒事。」


相葉唔的應一聲,又回去工作。


二宮乾脆合上遊戲機,趴在沙發背上盯著相葉看起來。


「嗯?小和看什麼?」相葉察覺到他的目光,語氣黏黏糊糊的問他。


「沒事做,看你。」二宮難得的誠實。


相葉低頭笑,把手裡的文件夾合上,然後一臉興趣盎然的起身,往二宮這邊走了過來「看我?」


看著相葉一點一點走進,二宮有點緊張的動了動,然後往裡縮了縮,給相葉讓出了一個位置。


相葉順勢坐下,手搭在沙發背上,把二宮困在沙發里。他眼神里帶著笑意,面色卻故作嚴肅「你看我做什麼?」


二宮顯得有些侷促,緊緊張張的樣子看起來格外乖,他窩在那裡搖搖頭「不做什麼。」


相葉沒答話,用另一隻手摸摸他的臉,把臉伏下去靠近二宮。


仰著面的少年看見他越來越靠近的面龐,下意識要躲卻又無處可躲,於是快速的閉上眼睛預備迎接一個吻。


相葉看著他,覺得可愛的不得了,於是堪堪停在半空,兩個人鼻尖碰到鼻尖,呼出的氣息都撫在對方臉上,相葉壓低了聲音,啞啞黏黏的問他「你不是要看我嗎,閉眼睛幹什麼?」


二宮把眼睛睜開,一時間沒有焦點,裹著蜂蜜一樣的瞳孔模模糊糊的。


相葉於是笑瞇瞇的在二宮的注視下俯下身子親了親他碎髮掩蓋下的額頭,然後回到了剛剛的安全距離,他看了看二宮悶悶的樣子,開口問「小和是不是有點無聊?」


「誒?」二宮沒大反應的來他在指什麼。


「我說這樣子,一直在這裡呆著。」相葉抬手替二宮理了理碎頭髮「一直看著我工作很無聊吧?我也只有休息時間可以和你待在一起而已。」


「…」二宮撐著坐了起來,和相葉面對面的坦率道「有一點點。」


「也是,男孩子假期就應該和大家一起合宿啊、去海邊之類的好好玩一玩,」相葉咧著嘴笑一下,有點勉強的樣子「這樣一直霸佔小和的時間是不是有點自私啊我……」


二宮沒講話。


相葉歎口氣,摸了摸二宮的腦袋「要是不想在這裡虛度假期,你就──」


話音還沒落,二宮迅速的歪著腦袋湊上去,用自己的嘴唇把相葉的話尾巴堵住了。


和相葉主動發起的吻不同,這個來自二宮的親吻,只是兩個人的嘴唇有點莽撞的挨在一起,說不上輕柔,甚至能從唇瓣感受到牙齒的輪廓。


二宮又用力咬了一下相葉的上唇,然後迅速耳尖發紅的坐回原來的位置。


「誒?」相葉有點驚訝,呆呆的看著二宮發出一個質疑的語氣。


二宮的熱氣蒸到臉頰上,他不太自然的舔了舔自己的嘴唇「你知道我為什麼待在這裡了吧?」


相葉擰起眉頭,還來不及反應「為什麼?」


「雖然你在忙啦,」二宮嘟嘟囔囔的「但是才不是虛度假期……待在一起的話。」


相葉點了點頭,然後認認真真指了指自己的嘴唇「因為可以做這種事情嗎?」


「哈?!」二宮腦袋里轟隆一下,面紅耳赤的去推了相葉一把「不是啦!你在想什麼啊!」


相葉把二宮推推搡搡的奶油麵包手攥在手裡,然後順勢一拉,將二宮擠在自己和沙發之間「這是小和第一次主動親我誒…」


二宮掙也掙不開,乾脆安靜下來保持緘默。


「嗚哇…我嚇一跳。」相葉摟著二宮,還沉溺在剛才那一吻的里。


二宮一聽,反倒有點賭氣似的回「那以後還是不要這樣嚇你的好。」


相葉沒有接他的話,帶著笑意的把他往懷裡帶了帶,把下巴擱在二宮的腦袋上「那小和不覺得是虛度假期喔?」


懷裡的少年悶悶的「唔」了一聲,點頭的幅度輕輕地,蹭著相葉的胸口。


「那就好,這樣我就繼續心安理得的霸佔小和……」相葉也蹭蹭二宮的頭頂「的假期了。」


二宮忍不住嘴角的笑意,心想,我求之不得呢。


因為相葉根本不知道自己認真工作的樣子有多好看,在辦公桌後面皺起的眉頭和無意識咬住下唇的牙齒,都讓二宮覺得心癢癢。



於是兩個人就過著這樣的日子,就像一對和諧同居中的情侶,多年的磨合省去了彼此適應的過程,生活像排練過無數遍一樣自然───早上起床,二宮跟著相葉一起上班,相葉工作,二宮在一邊看相葉,看書,看漫畫,玩遊戲打發時間,到了休息時間一起出去吃飯兜風,相葉下班后就一起回家,在路上順便購物,相葉拎著東西,二宮拿鑰匙開門,兩個人一起在玄關換鞋進屋子,一起在廚房折騰一頓晚餐,然後一起窩在沙發上看電視。


只是睡覺的時候有點拘謹,相葉偶爾會和二宮一起睡,但是時常半夜自己跑出去,或者乾脆從一開始就睡外面的長沙發,二宮一開始被他搞得心一上一下的,每天臨睡前都要慌一下。


大概一周左右之後,他也習慣了,他會自己洗完澡之後縮到床上去,然後主動問相葉「你今天要不要和我睡?不要的話我關燈咯。」


相葉被他搞得哭笑不得,明明自己才是比較辛苦的那一個,比起二宮已經多忍了這麼多年,現在還要恪守著原則為彼此負責,卻反過來被這個小子看不起。


相葉無可奈何的上去親親二宮的眼睛,說「關燈吧,晚安。」


有天二宮半夜清醒了一次,迷迷糊糊的去洗手間,下意識偏頭去看沙發,發現相葉不在,於是他探頭找了找,發現相葉一個人在陽台抽煙。


相葉一個人在那裡,彎著背撐在欄杆上,面對著夜空抽煙,背後的衣料被風灌的鼓起來,他好看的手夾著煙,煙灰帶著紅紅的火星一閃一閃的,好像一個小小的螢火蟲。


二宮知道相葉抽煙,但是很少見到相葉抽煙的樣子,他於是輕悄悄的走到相葉背後,拍拍他肩膀問他「你在這裡做什麼?」


相葉回頭看到他,嗆了一下,然後三下兩下把煙滅掉,咳了兩聲「沒事,倒是小和,怎麼出來了?」


「唔,我去洗手間。」二宮揉揉眼睛,一副沒睡醒的樣子。


「快去吧。」相葉試圖領著他往室內走,看著他一副迷迷糊糊的樣子,可愛的不得了。


「你怎麼不睡?」二宮回頭問他「怎麼了嗎?」


「沒事,我現在也要睡啦。」相葉半推半抱的把二宮往室內擠,嘴裡的煙草味道還沒散盡,絲絲縷縷的飄在二宮的鼻尖。


軟趴趴的挨在相葉的臂彎里,二宮看不太清周圍的東西,嗅覺漸漸變得敏感起來。


他聞到伴隨著溫暖夜風傳來的夏天味道,以及剛剛洗滌過的睡衣上一絲絲洗衣液的味道,相葉身上凜冽的煙草味都顯得溫柔起來,讓二宮想要去嚐一口。


他想要嚐一口。


二宮幾乎是下意識反過身站住,面對著相葉說「我想試試。」


「試什麼?」相葉以為他沒睡醒講夢話,彎下腰來問他。他背後掛著月亮,伴隨著夏日夜晚的蟬鳴和晚風,一雙亮晶晶的杏眼好看的凝視著他,說話的時候帶著屬於他的香氣。


這叫什麼來著?荷爾蒙嗎?二宮想,他心在這點煙草味里鼓動起來,他想開口說,什麼都想試試。


「試什麼?」相葉看他沒答話,又問了一遍,靠他靠的又近了一點,氣息幾乎要黏在二宮的皮膚上。


二宮的心後知後覺的從睡眠里甦醒過來,嘭嘭的跳,他仿佛在一瞬間明白了,相葉在這個悶熱的夏天深夜,自己在陽台用香煙排解的某個苦惱,也許可以在自己身上得到紓解。


而自己可能也同樣對相葉抱有著同樣的渴望,就像每一個男人無法抗拒喜歡的人站在自己面前散發荷爾蒙的樣子。


此刻的相葉身邊盈滿了這種神奇的元素,引發愛情的氣味,在月光里環繞包裹著二宮。


「小和?」相葉低低的叫了一聲他的名字。


二宮於是不受大腦控制的,又一次把自己湊了上去,他想,自己一定要嘗嘗這個味道。


他稍微踮起了腳尖,勾住了相葉的脖子,輕輕地去挨他的嘴唇。


然後出於本能似的,二宮把牙關打開,動用了口腔里的一切力量去探索,讓這個吻變成了一個類似于大人親吻的吻。


有點苦,有點像少糖的咖啡,味道不錯,很暖和,很相葉。


二宮還沒來得及咂摸完關於相葉荷爾蒙的味道,就反過來被對方以一種純熟而高明的方法攻城略地,他絲毫無法招架,相葉比他虛長的十歲里有太多關於慾望的技巧,他只能這樣反過來承受著他有點急切的花樣百出的索取。


相葉彎下身子,摟住他有點發軟的腰,目標明確的把他跌跌撞撞的推倒在了沙發上。


黑暗裡二宮有點看不清楚相葉的表情,只有一雙眼睛幽亮亮的,透露著和平時有點不一樣的,不太溫柔的甚至有點兇的光,然後整個身軀結結實實的壓了上來。


二宮莫名其妙的緊張起來,相葉遠遠比他看起來要強壯的多,幾乎要壓得他喘不過氣來,一雙腿把他死死的釘在沙發上,腦袋埋在他的頸窩里,嘴唇一下一下的挨著他的脖子,熱氣騰騰的。


「唔……」二宮又癢又痛,忍不住出聲。


相葉聽見他的聲音,慢慢停下了動作,恢復理智似的從二宮身上抬起頭。


二宮的頭髮亂七八糟散在沙發上,從相葉背後投過來的月光照亮了他一隻眼睛,分明閃著和相葉眼裡一樣濃稠的蜜意。


相葉伸手理了理他頭髮,聲音啞的不像話,他問二宮「小和想試試的,是什麼?」


二宮赧然的不知道怎麼回答好,頓了頓,吞了一下口水,然後故作坦蕩的回答「…香煙。」


相葉一聽,愣了愣,他把自己從二宮身上拔起來,坐到了一邊去。


二宮也坐起來,還沒有從剛才前所未有的激烈接觸里恢復神智。


相葉歎口氣,從茶几上拿起煙盒又準備抽出一根,二宮看見了,伸手去攔,兩個人又湊得很近很近。


「小和…」相葉壓抑的聲音傳過來「我跟你說了吧…」


說了我是個男人,我的喜歡是帶著情慾的喜歡,說了我已經等了這麼多年,你明明近在咫尺卻沒辦法繼續進一步。


尤其是這個小孩學會了主動親近之後,這樣的日子越來越令人難熬,讓人陷入了甜蜜又折磨的境地。


二宮定了定神,下定決心似的把相葉推在沙發背上。


然後他有點衝動的把手摁在相葉兩邊,看著相葉還沒有完全熄滅的眼光「還有你。」


相葉手上還夾著香煙,他盯著二宮近在毫釐的貓唇。


二宮在黑暗的庇護下膽子大了起來,他想自己的暑假不能白過,他想做點有實質性進步的事情。


於是他無意識舔了舔嘴唇



「想試試的東西,還有你。」



TBC


───────────────────────────


在進行下去就不是puppy love啦!!

兩位請冷靜!!


评论(57)
热度(489)
© 一番能|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