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馬】Puppy Love⑭

設定是26歲的A先生和17歲的N君


────────────────────────────


相葉覺得一把火蹭的從自己腳底板直燒到頭頂,這個時候誰還能拒絕的了誰就真的是罕見的毅力超人了。


相葉自認不是這樣一個超人,於是心裡的原則在面前這個帶著青澀慾望的小孩面前撲棱棱的碎掉了。


他仰著頭,接受了一個初學者的吻。


十七歲的二宮沒什麼技巧,只有一腔屬於少年的「想試試」的一腔愛意,莽莽撞撞燒灼人心。


他的嘴唇和舌尖毫無章法亂七八糟的模仿著相葉的樣子,把彼此的嘴唇都弄得濕漉漉的,牙齒還會不小心磕到,相葉覺得自己的嘴角似乎也被咬的有點出血。


相葉發誓,他出生以來到現在,沒和吻技這麼差勁的小孩子接過吻。


相葉發誓,他出生以來到現在,沒有人可以和這個小孩子一樣,輕而易舉的就燒毀他的理智,要把他逼上失控的極致。


眼看著兩個人都越來越投入,相葉顯得有些急切,而本來是主導的二宮則丟失了自己剛剛的強勢,像氣球被充鼓到極限一樣的勇氣也在碎裂的邊緣,他只能在越來越不可控的情況下顯得不知所措起來,任由相葉有點衝動的擺弄著。


相葉翻身把強撐著的二宮壓在沙發上,欺身上去身體力行的教授他親吻的步驟。


二宮心虛腰也軟,被相葉反過來吻到氣喘吁吁,趁著相葉低下頭吻他的脖頸,他掛在相葉的脖子上重重的呼吸,偎著相葉的耳畔汲取氧氣,像落難的雛鳥一樣。


他根本不知道這聲音在相葉耳邊放大是怎樣一種令人頭腦發熱的效果 。


這根本是接吻無法滿足的情況了。


於是相葉突然下移,開始剝他軟綿綿的睡褲,手有意無意的觸碰到他已經亂七八糟的地方,他僅剩的一點點勇氣都被擊潰,徹底敗下陣來。


二宮實在忍不住似的驚跳一下,眼角泛紅的捉住相葉的手,說「等一下……」


「怎麼了?」相葉蹭了蹭他的臉,手上卻沒停下來,眼看著褲子就要被剝下來。


二宮已經情況糟糕,頭一次嘗試這麼激烈的接觸,他對自己的反應嚇得不得了,下意識叫「雅…雅紀哥哥………等等!」


相葉被這一叫,中樞都要燒壞,哪裡還能等得了。


「不行…!雅…」二宮下腹部落在相葉的手裡,不得不蜷起身子來,把膝蓋頂在相葉小腿上「我…不行,等等!!」


相葉終於強自鎮定下來,不知道剛剛還豪情萬丈的二宮怎麼突然敗下陣來,也不知道是不是不舒服了,於是稍微停了動作「唔?小和怎麼了?」


二宮臉都憋的要燒起來,他往旁邊縮了縮,抓著褲子小心翼翼的擠出來一句「我要去洗手間……」


相葉萬萬沒想到獲得了這樣一個答案「誒?」


「我想去…」二宮指了指洗手間的方向。


千算萬算,忘了這小子剛剛出來就是為了去上個洗手間。


可是現在這個情況……是該去用馬桶的時候嗎?相葉被這個請求搞得氣也不是哭也不是,愣在那裡不知道下一步該怎樣行動,繼續嗎?還是怎樣?


他看見二宮眼角已經開始泛紅,用一種非常罕見的,像在求饒一樣的柔軟眼神盯著自己,相葉不死心的用自己的膝蓋磨了磨二宮的腹部,那小孩哼哼唧唧的出聲,用手來抵他的腿「唔…我忍不住………我要去洗手間!」


蜷起身子,真的像個小孩子一樣無助又可憐。相葉於是咬咬牙,鬆了手。


二宮提著褲子從沙發上滑下去,急急切切的跑到衛生間,尷尬萬分的解決現下棘手的狀況。


相葉則癱在沙發上,不知道該抱著怎樣的心情來面對現在的情況───差點打破了自己克制多年的原則不說,自己居然被撩到現在這個地步。


不然剛剛就頭腦發熱的做到底不放開他,不然就從一開始恪守自己,現在這個情況進也不是退也不是,相葉坐在這裡,慢慢把自己剛剛撲棱棱落了一地的原則找了回來。


聽到盥洗室里傳來的沖水聲,相葉深吸一口氣「怎麼辦啊…」


二宮有點扭捏的不自然的出來之後,看到的就是相葉這一副苦大仇深的樣子。他舔了舔嘴唇,走到相葉跟前。


「我…剛剛…」二宮坐在相葉旁邊,沒敢抬頭看他。


相葉扭頭看了看,保持著表面的冷靜的二宮努力把自己表現的像和熟諳此事的大人,但是他有點羞惱的小動作、下垂的眼角和有點顫抖的呼吸出賣了他。


到底還是個孩子。


相葉看著他,動用起了自己心裡最大的溫柔,彎過來撫撫他的面頰「沒事。」


二宮抬起一雙眼睛看他,剛剛藏在裡面的豪情萬丈以及真誠的挑逗都只剩絲絲縷縷,他露著小動物一樣的柔軟卻倔強的眼神看著他。


「沒事…」相葉說,不知道是在安慰他還是安慰自己「你還小。」


最不想的事情就是這樣了。戛然而止的一段熱烈慾望,不能順利的進行,被歸咎為「你是個孩子。」


二宮抓住相葉的手,然後猶豫了一下,伸長了胳膊要去解相葉的扣子,他聲音小小的,卻堅定的說「我們繼續…」


相葉在腦海裡天人交戰了一下,看著他的小和抽著鼻子用肉嘟嘟的指頭在他身上作業的樣子,他覺得自己正在做什麼傷天害理欺負小孩之類的事情。


「等等,小和。」相葉一下子冷靜下來,把他的手抓在手心里「這種事情…可以慢慢來。」


二宮低著腦袋沒說話。


「不用因為我…覺得急,」相葉吞了一下口水,盡量用平常一樣和緩的語氣說「我可以等,但我不想小和這樣勉強自己,懂嗎?」


二宮講不出話,他想說我沒有勉強,也不是因為你才覺得急。


我只是因為喜歡。很喜歡的那一種喜歡,也許比你喜歡我還要多的的喜歡。


相葉看他沒講話,嘆了口氣,湊上去親了親二宮的眼睛,然後靠在他的額頭上「起碼要等到…你能為自己負責的時候。」


「我已經十七歲了。」二宮半天只吐出這一句話「我可以…」


相葉伸手把他箍在懷裡,沒讓他繼續說下去。


相葉這時候卻開始忘記了自己「戀人」的身份,變回了那一個和二宮有著十歲差距的「哥哥」。


於是二宮暑假唯一一次可能有實質性進展的一次機會,因為自己天時地利人沒和的不可抗原因,意外的來臨,又意外的失敗了。



之後相葉帶著他去高檔餐廳吃要提前好久預約的美食,帶他去遊戲中心,帶他去東京灣看夜景,帶他看煙火吃烤肉,兩個人像真正的情侶過著同居生活一樣。


這將近一個月的相處,讓他們習慣了怎樣做一對戀人,學會了像戀人一樣相處,像戀人一樣生活,卻僅限於精神層面——


到二宮回家以前,兩個人的親密接觸也僅限於接吻。


二宮心裡不甘,尤其是有了那天的接觸之後,每每看到相葉───工作的他,吃飯的他,睡覺的他,都會讓二宮有一個男孩子該有的腦內活動。


他以前以為在一起很困難,後來覺得見不到面很困難,現在發現最困難的,是相葉本人,這個在某些原則方面固執到偏執的傢伙。


臨走的前一天,兩個人吃著西瓜在陽台乘涼。


二宮時不時抬頭瞄一下相葉。


相葉笑笑的看了他一眼「怎麼?」


二宮心裡哼哼的,越來越覺得相葉虛長他的十歲是件了不起的事情———能和自己能擺出這一副輕輕鬆鬆的樣子。


「我明天就回家了。」二宮黏黏糊糊的張嘴說。


相葉點點頭,然後突然想起來什麼似的「啊對了!」


「什麼?」二宮好奇起來,不知道是不是迎來了自己的轉機。


「上次一起去那邊買的狗糧,別忘了給ハル帶回去。」相葉咬了一口西瓜。


二宮翻了個白眼「喔。」


相葉看見他這樣子,用黏糊糊的手來捏他「什麼嘛──這個表情!」


「你的手好黏!」二宮皺著眉頭偏頭躲開他的手。


相葉還是用手碰了一下他的臉,然後笑嘻嘻的退回去吃西瓜。


夜晚比起漫長的夏日白晝要涼爽很多,二宮悄悄歎了口氣,就安靜的抱著膝蓋窩在椅子上,風把頭髮微微的掀起來,他仰著腦袋,乖乖的被夜風吹拂照顧著。


「我說,小和?」相葉突然叫他。


「唔?」二宮側過頭看他。


相葉用紙巾擦了擦手,把身體轉向他「小和明天回到家開始,我們又要繼續那種有點辛苦的模式了呢。」


二宮愣了愣,然後點點頭「是這樣沒錯…」


「雖然會見到面,但是要變成總是分開的狀態……」相葉用手揉了揉鼻子,語氣有點低低的。


二宮從膝蓋里抬起頭來,湊近了一點,想看清相葉的表情。


「會想小和的。」相葉說。


二宮把椅子朝相葉那裡移了移「怎麼突然講著個?」


「唔,已經習慣了每天早上都看得到你,想想明天之後看不到了會變得有點寂寞吧,就想跟你……」相葉湊上來摸摸二宮,擠出眼角的紋路跟他笑「傳達一下。」


二宮被他的手摩挲著臉,他有點弧度的大拇指輕車熟路的在他嘴角和臉頰蹭來蹭去,二宮變得有點氣哼哼的,想埋怨他這種無責任無意識的挑逗,卻怎麼也捨不得說出一句嗆他的話,只好心軟的拿過他的手「那你傳達成功啦。」


「唉…」相葉反過來拿住他的手,攥了攥「如果我和小和一樣年輕的話,就要說一說那種很任性的話,比如’不要走了’,‘就留下了好啦’之類的。」


二宮沒忍住,彎著嘴角笑起來「你現在也可以說啊,說說看,看我會不會聽你的,然後賴在這裡不走了。」


「我巴不得呢,」相葉也跟著二宮笑起來「想一直和小和待在一起,然後…」


「然後什麼?」二宮看相葉欲言又止的樣子,忍不住問。


「然後,等小和長大…」相葉喃喃,只有兩個人能聽得到的聲音像藏在夜色裡的星辰「接著不僅僅是假期,你所有的時間我都要霸佔起來。」


二宮突然有點發熱,他冒起一股意氣來「好啊,說話算話。」


「我什麼時候跟小和講過假話?」相葉揚揚眉毛「你做好覺悟最好。」


「覺悟什麼的…早就做好了。」二宮於是頓了頓,把手從相葉的手裡抽出來,正正經經的看著他「我這個假期也有仔細想想,然後做了個決定。」


「誒?什麼決定?」相葉一副有點驚訝的樣子。


「你在這裡等著我,我會考這裡的學校。」二宮掛著自己一貫的略顯淡漠的認真表情。


他確實仔細的想了一個假期,關於自己的未來,包括著相葉的一個未來。優秀立派的成年戀人最能激發少年的鬥志,他想要像相葉一樣找到樂在其中的事業,擁有賺錢的能力,他想要變得和相葉一樣優秀,變得有能力有資格和相葉平等的站在一起說起未來和愛,他想要長大。


相葉現在還在像對待一個需要被呵護的小孩子一樣,溫柔周全的照顧他,以一種並非是男人間愛情的方式來喜歡著他───不論是生活細節還是戀愛進度,二宮都能清楚地感知到,所以他開始考慮未來,考慮下一步該怎麼走,才能離相葉真正近一點。


相葉倒是沒有考慮過二宮將要變成一個什麼樣的人,他知道他要做的就是,一直把他當做他的小和來用心對待就好。但是他不知道的是,他的小和已經在心裡默默下了無數次決心,要和他變成一樣的成年男人。


「你在這裡等我就行。」二宮帶著說到做到的篤定語氣,跟相葉宣佈。


相葉看著二宮煞有介事的認真模樣,一雙蜜糖色的瞳孔亮晶晶的,比月亮還要亮。他年輕的戀人坐在自己對面,帶著一身男孩意氣和孤勇的對他豪言壯語,他突然覺得這個給他承諾「等我」的少年,仿佛在一瞬間變成了一個年輕的、小小的男人。


相葉突然想到那天雨夜,二宮渾身濕透,和他莽莽撞撞的告白的時候,說過「我也想像個大人一樣,像你哄我那樣哄你。」,突然周身盈滿了被愛著的溫柔空氣。


於是他用了同樣溫柔綿軟的方式,無比篤定的回應二宮「好,我等你。」


等你找我,等你愛我,等你長大。


二宮收到回答,勇敢的湊上來,柔柔軟軟親了親相葉的嘴唇,給他一個沒有綺思和慾望的,一個宣誓蓋章一樣的吻。



於是二宮就這樣進入了自己的人生計劃里。


假期那個「約不到的二宮」回到學校,變成了一個開始有點認真的二宮。在學校裡仍然是那個長得很好看以及有點沉默的酷酷的少年,仍然被女孩子明里暗裡的告白,走路的時候插著口袋,耳朵里塞著耳機,書包上的兩個哆啦A夢並排晃來晃去,只是和以前相比起來,多了一點諸如看著手機不自覺吊著嘴角笑的時候。


棒球部同級的男孩子察覺到,又來神秘兮兮問他「二宮君,昨天那個……?」


二宮楞了一下,才反應過來是昨天的一個告白「哦,拒絕了。」


「誒?又??」仍舊無法理解的男生不甘心,問他「莫非…二宮君早就在談戀愛了?」


「唔,是哦。」二宮毫無遮掩,流暢大方的做出了肯定。


「誒?!是怎樣的?同校嗎?」旁邊的男孩子好奇。


二宮想了想相葉的臉,毫無自覺的掛上點笑「年上啦,已經是社會人了。」


周圍聽到的部員都嚇了一跳。


原來二宮堪稱神秘的情感經歷,交代在了一個年上社會人的手中啊。


於是後來,這個有點神秘的二宮年上女友,在道聽途說中變成了「二宮的戀人是一個不能公開的,搞不好是個藝能人的神秘美人。」


相葉後來知道了,皺著眉頭,指指自己問二宮「我?」


二宮笑的不行,哼哼唧唧的聲音都擠了出來,點點頭「是你。」


相葉百思不得其解的歪歪腦袋,覺得搞不懂現在的小孩子,不過他勸自己


是我就是我吧,反正重要的只有那個悅耳的定語


「二宮的戀人」



TBC

────────────────────────────


對不起雅紀哥哥

感覺都快被逼出健康問題了(?)

不過未來很近啦

小和正在馬不停蹄的長大呢



评论(48)
热度(519)
© 一番能|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