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馬】Puppy Love 之 兩個聖誕節



設定是27歲/28歲的A先生和17歲/18歲的N君


──────────────────────────


相葉和二宮之間的聖誕節是帶著雙重意味的,因為不僅是聖誕節,也是相葉的生日,是理應好好慶祝的,大肆浪漫一番的日子。但是兩個人在一起之後的第一個聖誕節說起來是個有點遺憾的事情。


第一個聖誕節,也就是二宮十七歲的那個聖誕節,兩個人還在分隔兩地的狀態。


那時候二宮正在進行備考前最黑暗的一段時期,睜眼閉眼間想到的全是試題和試卷,腦袋裡面幾乎都沒有留給相葉的空間。


二宮撕著日曆倒數考試時間,數著數著發現開始下雪了,於是瞇著眼睛看著日曆仔細確定了一下,才發現已經鄰近聖誕,鄰近相葉的生日了。


相葉這一段時間只用郵件連繫他,生怕打電話影響了他的心情,二宮想想好像好久沒有聽過相葉的聲音了,乾脆拿起電話給相葉打過去。


「喂?小和?」相葉迅速的接了電話。


二宮聽見相葉的聲音,那點搞不清是委屈還是想念的心情湧了上來,他問相葉「你在哪裡?」


「唔,現在嗎?」相葉語氣輕輕柔柔的「在離小和有點遠的地方。」


「欸?在出差嗎?」二宮用食指一下一下的摳著桌子。


「是啊⋯都不知道聖誕節趕不趕的回去。」相葉嘆口氣,有點沮喪。


二宮本來期待著能見一面的心情被澆了個透。


「小和?」相葉在那邊喊他「怎麼了?沒出什麼事情吧?」


「沒有啦,」二宮抱著一點希望問「那你的生日呢⋯」


「嘛,要是回不去的話就算了吧。」相葉說。


「可是⋯」二宮心裡堵了好多個可是,可是這是你的生日,可是這是聖誕節,可是我想見你。


「沒事的,不用擔心我啦,一次生日而已嘛!」相葉故作爽快的安慰他「倒是小和,再堅持一小下就成功了,加油喔!」


「唔,好。」二宮答應他。


「抓緊時間多睡覺喔,不然會長不高!」相葉還有心思跟他笑著開玩笑。


「知道啦!」二宮也掛上一點笑。


「等我回去哦。」相葉壓低了聲音跟他說。


「好。」二宮在電話這邊點點頭,心裡許了個願望———希望聖誕節能見到他。


後來卻還是沒趕得及。


相葉再回來見到二宮的時候已經將近新年了,二宮也來不及想要送什麼禮物,只來得及急匆匆用家政課殘留的一點點記憶,在媽媽的幫助下烤一個蛋糕給相葉補過了生日。


那年冬天,二宮留存在記憶裡的就是相葉先大呼小叫的不可置信,瞪大了眼睛研究這個他手作的蛋糕,然後帶著謹小慎微的偷來似的快樂在小小的蛋糕後面許願的樣子。


二宮難得看相葉一副小孩模樣,認認真真在那裡許願,於是湊上去問他「許了什麼愿?」


相葉在燭光里對他笑「不能講,到時候小和就知道了。」


看著他神秘兮兮的樣子,二宮仿佛一下子猜到這個願望一定和自己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於是沒再追問,乖乖拿起刀具準備切蛋糕。


相葉一把攔住他「誒──等等再切嘛!」


「唔?怎麼了?」二宮舉著刀子嚇了一跳。


「我再看看,再看看…」相葉伸手把他手裡的刀輕輕接到自己手裡「小和做的蛋糕。」


「都說了大部分是媽媽做的啦…」二宮癟癟嘴,把頭偏到一旁去。


相葉看著小狗似的正坐在那裡的二宮低著頭,露出毛茸茸的發尾,雙手擱在膝蓋上,乖乖的好像在接受懲罰,心里五味雜陳的湧起一股情緒,抬起手去撫他柔軟的臉頰。


「謝謝小和,」相葉一下一下的摩挲著二宮有點發燙的側臉「辛苦你啦。」


二宮看著他的眼睛,然後點點頭「你也是。」


相葉實在忍不住,眼眶發酸的湊上去親了親二宮的額頭「好喜歡你。」


二宮還是乖乖的,把額頭頂在他下巴上,聲音細如蚊訥的回答他「我也是。」


相葉蹭著二宮的發頂,覺得一切的辛苦如果是為了懷裡這個小朋友都變得快樂和值得起來,他瞄到桌上的蛋糕,覺得這個遲來的聖誕節也並不賴,於是他對二宮說了一句「聖誕快樂。」


而他的小朋友帶著俏皮和笑意,偏偏回他一句「生日快樂。」


在分隔的時間里,偶爾的一次相聚都像是天大的恩賜,積攢了好久的心情怎麼說都說不完,想要傳達的喜歡用盡全身的力氣也沒辦法表達,甚至連想彌補的遺憾還沒補完,兩個人又必須分別,各自開始為未來努力了。


後來春天來了,二宮順利的考試合格,雖然兩個人終於住在一起,開始了每天都能黏黏膩膩的日子。


可第一次錯過的聖誕節,卻始終是個無法令人遺忘的遺憾。


於是第二年冬天來的時候,兩個人都默默在心裡發誓,要好好的渡過這個第二個聖誕節。


可是事情常常不如人意,也有可能是墨菲定律起效了,相葉在聖誕的三天前回家,一臉嚴肅又沮喪的和二宮說「我又要出差。」


相葉這兩年開始公司越做越順風順水,小老闆越來越往業界精英的方向發展起來,但是他的同居者二宮只有在他一次又一次的出差中才能被提醒,他的戀人原來是個這樣忙碌的年輕才俊。


「我知道馬上要聖誕節了,但是…已經嘗試了所有方法,沒辦法後延也沒辦法提前,更沒辦法推掉…」相葉說「還必須是我本人出面的一次…蠻重要的案子。」


已經是大學生的二宮已經在享受假期,旁邊攤開一本不知道什麼奇怪的漫畫,手裡正在榨果汁。一聽相葉的話,他把手裡的東西擱置下來問「……這次又是去哪裡?」


「上海。」相葉老老實實回答。


「海外?」三天回得來才有鬼!二宮皺皺眉頭。


「是。」對面那人依舊態度誠懇,心虛的快要下跪謝罪。


「唔,好啊。」除了答應二宮也沒話可說,於是又繼續拿起水果和工具。


相葉能隱隱約約察覺到二宮的脾氣,小心翼翼的湊上去問「那聖誕節?」


「等你回來啊。」二宮沒抬眼,心想不然那還能怎麼辦。


相葉看著二宮一副有氣不撒的樣子,覺得愧疚起來,明明第一次聖誕節就很遺憾了,第二次難道還要錯過?於是他默默下定了決心,跟二宮說「這次我一定趕回來。」


二宮在榨汁機嗡嗡的聲音裡看了他一眼,他衝著二宮使勁點點頭「真的,我保證。」


姑且相信你一次,二宮勾了勾嘴角。


相葉說到做到,平安夜的下午解決掉了上海這邊的所有事情,坐上車子準備奔赴機場,不出意外的話應該能和自家小朋友一起過個聖誕夜生日了。


他心情不錯,決定打個電話給二宮「喂?」


「唔?」二宮接了電話「相葉先生怎麼啦?」


交往一年多,二宮算是徹底拋棄了雅紀哥哥這個稱呼,除了會在說笑的時候偶爾叫一句,其他時候都變成了「相葉先生」。


「沒事,問問你在幹嘛。」聽到小朋友這個客客氣氣卻滿含親暱的稱呼,相葉心裡陡生一計。


他決定先不告訴二宮,然後晚上給他個驚喜。


「我?我沒事做,在家裡玩遊戲。」二宮老老實實的回答「你呢?回得來嗎?」


「哎⋯」相葉故作悲傷「對不起小和⋯」


「啊⋯這樣。」二宮極快的反應過來他的意思,堪稱善解人意的給了對方一個台階。


「唔,不能趕回去真遺憾,」相葉順著二宮的台階走下來,只顧著偷笑「我不在,小和也要聖誕節快樂哦。」


「嗯,我會的。」二宮有點心不在焉「那你忙吧。」


「好,等我回去哦。」相葉掛了電話。


他已經興致勃勃的設想了一萬種今晚應該怎麼在二宮面前閃亮登場激盪心跳的方法,甚至看到二宮被他感動的投懷送抱的犬樣身姿。


嘿嘿,相葉想。



抵達東京出了機場已經是晚上了,相葉一下飛機就坐著計程車就往家的方向飛奔回去,下車之後還到公寓附近的蛋糕店買了個精製的聖誕蛋糕。


相葉一手拉著行李箱,一手提著蛋糕,身上的大衣都來不及裹緊,風風火火的迎著小雪和寒風一路小跑,喘出來的白氣漫在眼前,連感受累的心情都沒有,滿心只有那個自己的驚喜。


一路走到了自家樓下,相葉站定,掏出手機看了一眼時間,七點過幾分鐘,剛剛好。


「好了,作戰開始…」相葉合上手機,下意識抬眼看了看自家窗戶。


不抬眼還好,一抬眼,卻發現上下左右的鄰居都是燈火通明聖誕氣息濃郁,唯獨自家的門窗緊閉,半點亮光都沒。


相葉心下有種不好的預感。


他反復確認了一下那個黑燈的窗口是不是自己家,卻不幸的發現真的是。於是他停下來給二宮打電話,半天才被接起來「喂,小和?」


那邊吵吵嚷嚷,聲音大的刺耳朵,二宮扯著嗓子問他「怎麼啦?」


「你在哪裡?」相葉一聽這聲音,心一下子沉下去。


「我?你不是回不來了嗎,我就來魔術社這邊的聚會⋯」二宮說


相葉張嘴想解釋,二宮那邊就發出呲呲啦啦的雜音「這裡通信網絡不太好,晚一点再聯繫你!」


然後他咔嗒一聲掛了電話。


相葉一下子急切起來,火急火燎的再給二宮打電話,發現那邊已經是圈外的狀態,根本接不到他的電話。


這下好了,相葉心想,早知道就不搞什麼驚喜了,簡直就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十二月底的冷風裹著細細碎碎的雪花,吹的相葉臉頰生疼,他站在原地茫然的反應了一會兒,歎口氣,決定先把行李放回家,再聯繫二宮把他接回來。


相葉拉著行李箱走到門口,摸摸索索的找出鑰匙,開門,順手開燈,然後低下頭去脫掉自己厚重的靴子。


「歡迎回家──」


相葉突然聽見這一聲,嚇了一大跳,還掛在腳上的靴子都要甩出去。


燈亮了起來,他扶著門定睛一看,二宮這個臭小孩頂著一頂紅色的聖誕帽,坐在玄關的台階上,手撐著下巴,正在笑瞇瞇的看著他。


「你──!」相葉嚇得不輕,不知道該氣該笑,下意識的發出一連串的「怎麼?你為什麼?誒??」


看到相葉這副樣子,二宮仿佛對嚇到他非常有成就感,一下子捂著嘴巴笑的眼睛都彎起來,黏黏糊糊带着笑意「我允許了你的驚喜,你也要允許我的嘛。」


「誒?哈?」相葉捂著心口還沒緩過來「什麼?」


二宮笑的要哼出聲「你不要像偽娘一樣縮在那裡啦!」


相葉一聽,這才注意到自己捂著心口扶著門框的姿勢,沒好氣的靠近二宮「你怎麼會知道?!」


二宮從兜里掏出手機,摁了兩下然後舉在他面前晃晃「下次用完我的手機記得把自己的iCloud退出來啦笨蛋!」


相葉皺著眉頭湊過去,看到了自己買給二宮的伴手禮赫然出現在二宮的手機屏幕上──他在上海的機場看到一隻穿著唐裝的小狗,覺得和高中時期學園祭被惡搞穿旗袍的二宮像的不得了,就買了下來,上了飛機也止不住笑,於是趁著還沒起飛從背包裡拿出來拍了一張照,把這只小狗換成自己的手機屏保了。


「一瞬間就同步到我這裡來了,」二宮又用肉呼呼的指頭指指屏幕「笨蛋都看得出這是飛機座椅吧,機票還擺在這裡,你看──」


相葉語塞。


「而且相葉先生騙人的技巧還真是……」二宮對著發愣的他哼哼唧唧的笑「有待提升。」


「喂──!那小和騙我算怎麼一回事!」相葉反唇相譏「不是說去魔術社聚會!」


「那個背景音效嗎?」二宮上去捏了一下相葉「你比我多活的十年沒教會你怎麼辨別驚喜和謊言嗎?」


相葉被捏的發養,邊笑邊把蛋糕盒子舉在頭頂,另一隻手環住湊過來胡鬧的二宮「小心啦!」


被相葉夾在身側的二宮被聖誕帽尾端的毛球遮住視線,鬧鬧嚷嚷跌跌撞撞的被拉回了起居室。


「小和真的是…長大之後變不乖了!」相葉把蛋糕放在桌上「這簡直是驚嚇,哪裡是驚喜了?」


二宮把帽子摘下來,露出來被壓的軟塌塌亂糟糟的頭髮,還是帶著笑意「你不反思一下是不是自己變笨了嗎?」


相葉還是氣哼哼的沒太反應過來,一邊拆蛋糕盒一邊問「那要是我今晚真的趕不回來,你要去幹嘛?」


「在家呆著一邊玩遊戲一邊等你回來啊,」二宮嘟著嘴巴一副理所當然的語氣「不然幹嘛?聖誕節大家都成雙成對,哪有人要理我?」


被「一邊等你回來」這一句擊中的相葉,一瞬間氣呼呼的心情全部被趕跑了,再也繃不住的勾起嘴角「我理你啊,我們也成雙成對。」


二宮被這一記直球打的有點臉紅,於是轉移注意力,扣上聖誕帽湊上來指指蛋糕盒問相葉「相葉先生買了什麼?甜甜圈嗎?」


「是蛋糕啦。」相葉笨手笨腳的拆著盒子。


「誒──?」二宮拉長了音調,一臉失望的看著他「怎麼買蛋糕!」


「喂,」相葉無可奈何的朝二宮笑「今天姑且算是我的生日吧。」


「我知道啊⋯」


他當然知道今天是相葉的生日,沒有人會比他更知道。從小到大,二宮和也的聖誕節就和別的孩子有著不太一樣的定義,別人擁有的是薑餅小人、聖誕襪裡的禮物和蓄滿白鬍子的聖誕老人,他擁有的是聖誕樹下面那個圍著圍巾,低頭跟他溫柔道謝、生在聖誕的雅紀哥哥。


我沒有聖誕老人,雅紀哥哥就是我的聖誕老人。這句二宮小時候在心裡帶著一點驕傲在心裡告訴自己的話,直到現在也沒變。


於是二宫幾乎是一臉埋怨的拍了一下桌子,然後站起身扭過頭,拖著腳往廚房走過去。


「小和?」相葉叫他「你去做什麼?」


二宮沒答話,自顧自的打開冰箱門,從裡面拿出來了一個盒子。


相葉放下手裡的東西,一臉好奇的朝二宮這裡走過來「誒?是什麼?」


二宮把盒子放在流理台上打開,把裡面的東西拿出來。


那是一個小小的簡陋的蛋糕,表面上覆蓋著厚厚一層奶油,奶油塗得並不順滑,蛋糕頂上擺著幾顆草莓,還用巧克力醬擠了一排歪歪扭扭的字。


「相葉先生  第28個生日快樂」


「喏…」二宮把這個蛋糕推到相葉面前「已經有一個啦,蛋糕。」


相葉仔仔細細的看了看那個蛋糕,然後有點不可置信的跟二宮確認「小和做的?」


「你自己選一個來吃!」二宮耳尖發紅的辯解「我不要自己的這個因為對比…變成一個味道讓人不愉快的蛋糕…」


「那吃這個!只吃這個!」相葉把蛋糕往自己這邊拉了拉,護在臂彎里,不經思考的就斬釘截鐵。


二宮癟著嘴盯著相葉,然後沒忍住帶了點笑意。


這一個帶著甜絲絲笑意的上目線讓相葉有點心跳加速起來,他伸過去捏了捏二宮的臉「小和還記得我去年許的願望嗎?」


二宮搖搖頭「你沒告訴我。」


相葉說「我現在告訴你。」


然後他湊上去親了親二宮的嘴角,用鼻尖抵著二宮的鼻尖,聲音輕輕的「我去年的願望是明年還能吃到小和親手做的蛋糕。」


二宮被相葉蹭了蹭鼻尖,有點癢的往後縮了一下「現在實現啦。」


「實現了。」相葉心滿意足。


「那你要把它全部吃完喔。」二宮用腦袋頂了頂相葉「我做了一下午,還專門出去買了草莓──你不知道草莓有多貴。」


相葉滿帶著笑意,「是、是」的答應著,牽著二宮回到起居室,把原來那個寶貝一路的蛋糕棄之不顧,而把二宮這個醜醜的蛋糕放在茶几中間。


相葉起身關了燈,二宮替他點了蠟燭,然後托著下巴跟他說「快許願!」


看著二宮帶著聖誕帽在燭光里一臉期待的看著他,眼睛像蜂蜜似的,嘴角可愛的彎成貓一樣的弧度,相葉滿心都是幸福,他誠實的跟二宮說「現在好像太幸福了,沒什麼可以許的愿。」


二宮怔了一下,然後跟他笑「那我替你許。」


「好啊,小和來許。」相葉點點頭。


「那我許……」二宮兩手相扣合在面前,閉上眼睛認真的許「希望我明年還能記得怎麼做蛋糕。」


相葉笑出來,伸著手去揉二宮的腦袋「這願望好棒。」


二宮睜開眼睛衝他狡黠一笑,然後用手指摳了一塊奶油遞給他「嘗嘗蛋糕棒不棒。」


看這裡


——————————————————


我跑了

別找我

去找小草莓


评论(45)
热度(679)
© 一番能|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