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馬】Daily Special②


第二杯 牛奶朗姆



和相葉的再一次見面並沒有花費多漫長的時間,不過一周而已。


像以往一樣,下班走在路上,天氣悶熱悶熱的,忽然就下起暴雨來。氣勢洶洶的一場雨,幕天席地的帶著風和水汽,把二宮弄得人仰馬翻措手不及,渾身都要被澆通透。


不幸的是背包裡還裝著電腦,二宮把背包抱在懷裡都沒法阻止雨水無孔不入的浸潤,很快就濕的像是泡過水一樣。


「可惡……」二宮心裡抱怨了一句,轉眼就看見了那家立在街角的酒館,他看看懷裡的背包,狠了狠心「財物比較重要…」


於是他無可奈何的跑了進去。


一周過去了,比起開業前,這裡倒顯得熱鬧了一點,三三兩兩的人零零散散的坐在木製的座椅上,相比起外面白花花的驟雨,這裡顯得有點安穩的脫節。


二宮濕淋淋的站在門口,抬眼望了一圈,沒有發現相葉的身影,不知為什麼心裡突然鬆口氣。


「歡迎光──」這口氣還沒來得松完,相葉就掀起簾子從後面的工作間走出來,然後看見他之後,帶著有點不可思議的目光皺著眉頭,處於下意識的詫異道「小和?」


可能是太過於猝不及防,相葉甚至摒棄了上次見面客客氣氣的一聲「二宮君」,叫出了他很多年前的暱稱,二宮很久沒被這樣叫過,楞了一下,只好朝他點點頭,然後看著他有點匆忙的從吧檯後面跑出來。


比起二宮他實在是──正經又妥帖,穿著好看的白襯衫和西裝馬甲,袖子卷在手肘,一副考究的樣子。


相葉剛想問他你怎麼突然來這裡,靠近了卻之後看清了他一副頹唐落魄的樣子,再看看窗外的雨,心裡了然他是被雨淋了個措手不及。


二宮對著相葉有點侷促,他指指外面白花花的瓢潑大雨「突然下起雨來了……」


相葉截住他的話頭,沒讓他繼續他侷促的解釋「嘛,總之先進來坐一下?」


「可以嗎?不會打擾到……」二宮擦了擦鼻尖上的水珠,對突如其來的善意有點瑟縮。


「沒事沒事,」相葉側身把二宮讓進來「雨太大了,我也沒什麼客人。」


二宮耳尖有點發燙,聲音低低的和他說了聲「那我打擾了。」


他被相葉安置在靠窗邊的位置,桌上擺了一沓帶著香味的紙巾,他拿起一張擦了擦臉上的雨水「你去忙吧,我等一會兒雨稍微小一些了…」


「沒關係,」相葉站在桌旁,看他眼睫上還綴著雨滴,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什麼時候都可以,今天不忙的。」


二宮抬眼看了一下相葉,然後扯著嘴角說「好,謝啦。」


相葉擺擺手,然後回去工作了,他回到吧檯的身影充滿了每一個老朋友間該有的伸出援手的溫厚人道主義。


二宮坐在那裡歎了口氣。


他以為他們上次的重逢是萬萬沒想到,沒想到這次也是,短短一周居然因為一場暴雨又猝不及防的見面了,怎麼說都覺得這六年之後的再見都該在另外一個更加不平凡的場面里吧。


居然是因為雨。


而且第一次來到相葉的店裡,他本來想更體面一點──起碼比起現在這個落湯雞的樣子要更體面一點。


二宮又抽出一張紙巾來擦順著面頰流下來的水珠,渾身都濕淋淋的,坐在這個恆溫的室內不免開始發冷。


過了一會兒,相葉又捧著一個好看的杯子朝他走過來,把那杯冒著熱氣的東西放到他面前「請。」


「誒?」二宮湊上去看,裡面盛滿了暖融融的液體「牛奶嗎?」


相葉抬了抬手示意他先嘗嘗。


「那…我不客氣了。」二宮用有點發涼的手指捧起了杯子,湊上去用嘴巴汲了一點,絲滑柔軟的液體順著他的口腔滑進身體里,帶著牛奶的香甜濃厚,還有一點燒灼發熱的酒的香氣。


二宮覺得這味道暖和又有趣,咳嗽兩聲,笑了起來。


「不好喝嗎?」相葉問他。


二宮搖搖頭,問相葉「這是今天的特供嗎?」


相葉怔了怔,猶豫了一下,然後說「是啊。」


「很好喝,」二宮又喝了一口「謝謝。」


相葉站起身「沒事,你慢慢休息。」


二宮點點頭說好,相葉返回到吧檯,他就在這裡心安理得的躲起雨來。


手裡捧著盛著發熱液體的杯子,好像捧著一團微弱燃燒的火團。


明明今天除了這場雨,是個熱的要死掉的一天,一个酒館的特供怎麼可能是一杯只摻著微弱酒精的熱牛奶呢。


六年過去了,還是非常非常不會騙人的一個人。二宮想。


喝著這種味道奇妙的牛奶飲料,他抬眼看了看在吧檯後面忙忙碌碌的相葉,體會到那種了然於胸卻不戳破的小小樂趣。


他突然覺得好像找到了一點點失去多年的熟悉感覺。

 

這場雨卻越下越大,下的昏天黑地,讓人分不清楚時間,店裡的人慢慢都走掉了,雨還沒有停下來的意思。


二宮看了看時間,已經將近八點,猶豫了一下乾脆心橫下來,決定跑回家算了,他起身走到吧檯去,準備和相葉告別。


「相葉君?」二宮叫他。


相葉正在做清理,看見了他抬頭問「誒?怎麼了嗎?」


「沒有,我在想我差不多該走了。」二宮說「已經快八點啦。」


相葉把水槽的水關上,站直身體問他「可是雨還沒停啊。」


「沖出去跑一跑,十分鐘就到家了。」二宮舉了舉手裡的背包「不然把它頂在腦袋上也可以。」


相葉猶豫了一下,說「不然我去後面幫你看看有沒有傘之類的……」


二宮勾著嘴角笑「不用啦!萬一今晚雨一直不停,我就要一直在這裡喝牛奶嗎?」


相葉愣了一下也笑起來「可以啊,一直喝也沒問題。」


兩個人之間的氣氛像是突然回溯到多年以前那個溫和的像牛奶一樣的時候,在瓢潑的大雨聲里,持續冷硬多年的尷尬關係仿佛也需要一個假期,於是把這短短的幾秒鐘快樂氛圍還給了他們。


二宮看著相葉帶著久違的笑臉說「一直喝也沒問題」,莫名其妙的想起了很多年前。


也是像今天一樣,瓢潑大雨的夏日白晝,兩個人走在回家的路上,被淋得像兩隻落水狗,比起今天的二宮還要狼狽上幾分,於是只好去車站旁邊的拉麵屋避雨。


二宮趴在那裡,覺得雨沒有停下來的樣子,歪著腦袋問相葉「雨停不下來了怎麼辦?」


「衝出去?」相葉問他。


「那萬一跑到一半雨停了呢,那不是虧了。」二宮說。


相葉想了想,認同二宮,點點頭「不然我們在這裡吃一下再回去。」


二宮只好同意「也沒別的辦法了。」


一開始兩個人只要了一份拉麵來吃,二宮拿一個小碗分了一點,相葉吃剩下的全部,明明吃了更多的部分,相葉卻越吃越餓,接著又要了一碗。


「你不吃嗎?」相葉吸溜吸溜吃了一身的汗,轉過頭問在旁邊撐著腦袋看他的二宮。


「我不餓,明明才五點多而已。」二宮拒絕。


等到相葉要了第三碗,外面的雨還是絲毫沒有頹勢,甚至開始打了幾聲雷,相葉毫不擔心的吃著第三種口味的拉麵「還好今天帶了優惠券。」


「你這笨蛋……」二宮覺得又好笑又擔心「優惠券都要被你用完啦!」


「和君要嘗一下這個嗎?超好吃!」相葉把碗推過來問他。


二宮不太情願的夾了一點到自己的小碗裡,吃進嘴裡,嚼著嚼著,黏黏糊糊的問相葉「萬一今天雨一直不停,你就要在這裡一直吃嗎?」


相葉也黏黏糊糊的回答他「可以啊,一直吃也沒問題。」


二宮伸手過去打他的腦袋「笨蛋。」


最後那天怎麼回去的二宮已經記不太清楚了,但是相葉這個「一直吃」宣言他倒是還記得清清楚楚。



相葉顯然是也想到了這件事情,笑得有點自嘲的跟二宮說「要是這裡還是原來那家拉麵屋,不管是吃東西還是躲雨都應該更方便吧。」


「嘛,確實,」二宮笑著點點頭「我到現在還有這家拉麵屋的優惠券沒有用掉。」


相葉想了想,然後吊著嘴角煞有介事「現在也可以用嘛,給我就好了。」


二宮愣了愣「誒?」


「如果你想一直在這裡喝牛奶的話,用那個拉麵優惠券也可以哦,」相葉說「可以一直喝,我給二宮君一個……幼馴染優惠價。」


二宮突然被這幾個音節搞得有點沒反應過來。在他們倆之間太久沒有人提過幼馴染這個詞了。


於是他聞言只來得及憋著嘴巴點點頭,說了一句「唔,那謝謝。」


相葉一下子不知道要接什麼話,只有搖搖頭說「沒什麼的。」


開的玩笑這一下子變得不倫不類,氣氛一下又冷卻下來,剛剛那點從過往片段里借來的快樂立刻顯得虛假起來,真實的,只有橫亙在他們之間的幾年空白,和只有短暫的兩次見面之間蔓延開的陌生。


二宮摸摸鼻子,說「那我先走咯?」


相葉點點頭「好,那路上小心。」


於是二宮整理了整理東西,把電腦掏出來藏在懷裡,背好背包,相葉走到門口幫他推開門,剛剛被隔離在外面的雨一下子變得真切起來,撲棱棱的四處砸,幕天席地的水汽伴著風漂在人臉上。


地下已經有積水,二宮踏出去,示意相葉快點把門關上,相葉猶豫了一下問他「要不要等到閉店,我送你回去?」


二宮擺擺手「不用啦,我家也不遠。」


相葉沒再接話,二宮告了辭,就轉身離開了。


「那個,和⋯」相葉突然叫他「不是,二宮君!」


二宮舉著背包停下來,回頭問他「什麼?」


「優惠券真的可以用哦,隨時。」相葉皺著眉頭跟他認認真真的說。


二宮哭笑不得的說「好。」然後又扭頭回到雨裡,奔跑著回家了。


在滿天滿地的水裡,渾身濕透的二宮想了想自己前不久從錢包裡抽出來的那幾張優惠券不知道放在那裡,回去要把它繼續塞進錢包裡比較好。


因為帶著酒味道的牛奶真的味道不錯,因為再一次和相葉氣氛良好的相處味道同樣不錯。


要不是這杯牛奶,他幾乎都快忘掉,和相葉相處是件多快樂的事。



TBC

───────────────────────────


想必大家也看出來了

這根本就是一個破鏡重圓的故事


评论(10)
热度(393)
© 一番能|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