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馬】Puppy Love 之普通的休日



小狗愛的第二篇番外

設定仍然是28歲的A先生和18歲的N君

用一塊肥美的小甜餅迎接六月!

大家六一快樂w!



——————————————————



相葉下班回到家的時候天已經快要黑了,屋子裡面昏昏暗暗的,窗簾也拉著。

他有點疲憊的踢掉自己的鞋,把公文包放好,鬆了鬆領帶,探頭看了看屋內「小和?沒在家嗎?」

他摸摸索索的打開燈,室內一下子亮起來。

然後他看到,他的小朋友盤著腿坐在地毯上,頭歪在茶几上睡著了。

他趴在那裡,貓成小小的一團,身上穿著相葉大一號的帽衫,鬆鬆垮垮的,讓他看起來更加可憐兮兮的。

「怎麼睡在這裡啦……」相葉聲音細微的湊過去,二宮眼睛枕在自己的手臂上閉著眼睛,一彎貓唇微微張著,緩緩的呼吸著,脊背也一起一伏,像隻小動物一樣。

相葉看他一隻手還沒丟開筆,一張白白淨淨的臉下面還壓著書,面前放著已經進入屏幕保護模式的他的攜帶電腦,心下了然,他抬手摸了摸二宮的腦袋「做作業嗎?居然做到睡著……」

他想二宮可能是真的累了,也沒捨得叫醒這個睡相可愛的小孩,就輕輕摟起來他,試圖把他放在沙發上,免得他睡得脖子痛。

相葉小心翼翼的把二宮放在自己臂彎里,使了力氣抱起他,萬分小心的把他放在沙發上,生怕吵醒了這只睡著的幼犬,又去臥室拿了毯子輕輕蓋在二宮的身上。

然後相葉哼哼的笑了兩聲,順著沙發坐在地毯上,趴在沙發邊緣仔細端詳起來。

這小孩子睡著了顯得乖的不可思議,頭髮亂亂軟軟的鋪在沙發上,身軀在他的大號衛衣里顯得小小的,肚皮一起一伏,軟軟的鼓起來。

相葉在旁邊看二宮的睡姿看的不亦樂乎,直想上手去摸。

「癡漢……」二宮突然閉著眼睛開口。

「誒?」相葉嚇了一跳「你怎麼醒了?」

二宮把一雙眼睛睜開來,露著一點惺忪的水光,他盯著相葉「你挪我的時候就醒啦!」

相葉笑了笑,擠著坐上沙發「好久沒抱小和,手都生掉了。」

二宮往裡縮了縮,給相葉讓出一個空間,看著他嘴角堆起褶子,露出一排好看的牙齒跟他笑,他忍不住翻了個白眼「你這表情和癡漢有什麼區別……」

「喂,也不能說我是癡漢吧…」相葉伸手糊他。

「盯著我笑得那麼惡心還說不是…」二宮躲了一下,躺在那裡看著他,用鼻子哼哼唧唧的笑。

「喂────」相葉又伸手去捏他的臉,嵌住他的下巴,低頭親了親這個小孩胡攪蠻纏的嘴巴。

二宮抬著頭,自然而然的接受了這個吻,吻畢舔了舔嘴唇,從沙發上坐起身問相葉「幾點了?」

相葉把手上的表伸過去給他看,然後問他「最近功課很辛苦哦?怎麼在外面就睡著了?」

「我本來說在外面一邊做作業一邊等等你的,」二宮揉了揉眼睛「結果天黑下來就變得困了…」

相葉聽到「等等你」,突然心情好的不得了,跟二宮說「明天我休息,小和也沒什麼事的話,要不要一起去做點什麼?」

二宮扭過來,一雙眼睛帶著笑意又狡黠的看他「去幹嗎…?」

相葉擰著眉頭問他「想和你出去玩,還要找理由喔?」

「相葉先生,約會的話也要走流程的,你都不正式提出邀約的嗎?」二宮同樣煞有介事的說。

相葉立馬調動出自己比二宮大出的這十年里的成熟因子,笑嘻嘻的欺身把二宮擠在沙發背上問他「那小和要和我約會嗎?」

二宮抵著他的胸膛,閉著眼睛偏開頭「我也沒說我不要!」


於是第二天兩個人高高興興的出門約會了。

吃了兩個人常去吃的一家中國菜,然後又去了好久沒有一起玩過的保齡球館。

本來一切都順利又令人愉悅,直到相葉偶遇了一位故人。

一位身姿姣好,面容舒暢的女性。

二宮坐在那裡看著相葉去跟她打招呼,明顯有點微妙的氣氛,加上相葉撓撓後腦袋,叉著腰笑,時不時回頭看看他的等等略顯心虛的小動作,二宮幾乎能確定。

如果沒猜錯,這一定是他前女友或者什麼的。

那女士臨走的時候還跟遠處的他招招手告別,一副很有禮貌的樣子,遠遠看上去實在是和相葉相配的不得了。

告別之後相葉急匆匆跑回來,沒等他開口問,相葉就說「不好意思哦小和────我們繼續玩嗎?」

二宮猶豫了一下,決定按兵不動,他拿起手上的保齡球,走到球道前說「玩啊。」

然後投出了一顆球,一發擊中了全部站立著的保齡。


直到兩個人一起回家,坐在車上,相葉才按耐不住了。

二宮這個小孩實在是最會拿捏他們倆之間的,不可言說的微妙氣氛。比如現在,他就能真真切切的感受到這個坐在副駕駛的少年不太開心的氣氛,雖然嘴上說說笑笑,迎著窗口的微風和夕陽一副享受的樣子,但他能感覺到空氣裡略為低落的氣息。

「我說……」相葉忍不住開口「今天遇到的那個…」

二宮連頭都沒扭過來,語氣輕鬆的接道「知道,我又‘被弟弟’了一下而已嘛。」

相葉語塞一下,說「沒有,我跟她說你是我…正在交往的人。」

二宮僵了一下,然後扭過頭來看他「誒?」


「嗯…剛剛那位小姐就是……以前相過親的那一位,」相葉語氣卡殼,不知道該怎麼妥善的說出來「她知道的,我當時跟她講我有喜歡的人了…」

二宮在腦子裡回憶了一下,想到自己十七歲的夏天,好像是說面前這個傢伙有個相親認識的「女朋友」之類的傳聞來著,於是點點頭「哦…想到了。」

相葉感到氣氛緩和一點,半開玩笑半認真的說「我怕介紹錯了小和的身份,你又要跟我講’再也不要喜歡喜歡你’之類的話…」

「喂!」二宮一聽,耳朵都要燒起來,他轉過來看著開車的相葉「我不會再講那種話了……」

相葉笑一下「我知道啦!」

二宮扭過頭去,趴在窗戶上看了一會兒窗外,突然歎口氣,聲音小小的「早知道就找個同齡人交往了……」

「蛤?!!」相葉簡直要一個急剎車「我哪裡不好了?」

二宮枕著胳膊看他「你比我大了十歲,比我見了更多的人…」甚至有過曾經交往過的人,有過戀愛經歷,有過難忘的片段…相比之下我面臨的潛在危險更多不是嗎?

相葉勾著嘴巴有點無奈的笑了笑,問他「所以呢?」

「不公平。」二宮把頭扭回去。

「有什麼不公平,我比你多見到的所有人…」相葉剛好停在一個紅燈前,因為剎車微微前傾了一下「都沒有小和這麼好。」

二宮把嘴埋在袖子里,聲音悶呼呼的「胡扯…」

「真的,不然回家我列給你一個榜單。」相葉說。

「什麼榜單?」二宮歪過腦袋來問他。

「相葉雅紀最愛的人top10之類的。」相葉食指敲著方向盤,直視著前方說。

「你還有top 10?」二宮坐直了身子盯他。

相葉把搭在方向盤上的手舉起來跟他數「從第十位開始的話,唔…羅德海洋隊的球員們、徐若瑄、內田有紀、家人们…」

然後他把後面的指頭一根一根全縮起來「再往前是,二宮和也,二宮和也,二宮和也……」


他坦坦蕩蕩的抬頭看著二宮「一直到第一位都是二宮和也。」


二宮的臉卻迅速變得比外面的夕陽還要紅。

綠燈亮了,相葉再開起車,覺得兩個人之間的空氣都變得甜膩起來。

他覺得非常有成就感,對於自己能從善如流的調節二宮情緒這件事,他越來越得心應手了,比如輕易的掌握讓他的小和開心起來的方法。


當天晚上,相葉趁著二宮洗澡,也擠到了浴室里,他拿著兩個人一起網購的入浴球,把它投進水裡,讓水變成了粉嫩嫩的顏色,浴室里環繞著甜絲絲的氣息。

「嗚哇…這個入浴劑好厲害。」相葉坐在浴缸里,對著對面的二宮感歎。

二宮有點不自在,臉上掛著水珠跟他點點頭,露怯的樣子落在相葉的眼裡可愛的不得了。

於是相葉順從自己心裡的願望,從浴缸這頭壓過去吻二宮。

他吻掉了他眼瞼和臉頰上掛著的水珠,只覺得又甜又軟,讓人搞不清楚到底是入浴劑在散發著香氣,還是二宮在散發著香氣。

二宮開始還能勉為其難的招架他的親吻,後來就只能斜在一池粉色的熱水裡哼哼唧唧的發出細小的音節,他濕漉漉的手抓著相葉的肩膀,皺著眉頭閉著眼睛,承受著撲面而來的大人慾求,滾燙又急促,溫度勝過了圍繞在身上的熱水。

等到相葉攻勢稍微平穩一點,二宮找回一點紛飛的意識,他舔了舔嘴唇,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問相葉「她們都怎麼叫你的……?」

「嗯?」相葉用鼻子發出一個溫柔低沉的疑問。

「以前的那些……在這種時候都怎麼叫你?」二宮抬手把相葉額頭上的濕發撫在一邊。

相葉聽到這問題,簡直哭笑不得,他抓住二宮撫在他額頭上的手,附在耳邊跟他說「現在這種時候不適合想別的人喔……」

然後他沒有再給二宮開口的機會,讓他除了發出點破碎的音節,不然就是被自己的嘴把話給堵住。


浴缸裡粉紅色的水一下一下涌出去,發出像細小浪花一樣的聲音,煽情的不得了。

因為太過賣力,最後他抱著二宮躺在浴缸里,甚至感覺水甚至都淹不到他胸口。

二宮坐在他懷裡,緩過神之後,又鍥而不捨的開始嘗試,他開始不停的嘗試著叫相葉的名字,用自己有點細細軟軟的疲憊聲音,在浴室里更顯得朦朧煽情。

他叫「相葉君」「相葉先生」「小相葉」「雅紀君」「雅紀」

接著他叫「雅紀哥哥」「雅君」

然後他感覺身後的相葉明顯僵了一下,然後他迎來了相葉的第二輪攻勢。

相葉把他壓在浴缸邊緣,他不停的滑下來,相葉就又把他毫不留情的頂回去。

持續了一會兒,臨近頂點,二宮死死抓著相葉環在他身上的手,喊了一聲「雅君」

於是相葉頭腦轟的一下,只覺得自己可能要飛升了。



第二天兩個人清醒過來已經快要中午,肚子空空又懶得出門,於是泡了兩杯面吃。

二宮呲牙咧嘴,端著泡麵有點吃力的盤腿坐在地板上,相葉看著他覺得好笑。

二宮白他一眼,意思是「不知道是誰的錯。」

相葉笑嘻嘻的眨眨眼睛,意思是「自作自受。」

然後兩個人對視了一下,並排坐著等泡麵。

只是等泡麵而已,氣氛旖旎美滿的讓人別無所求。


Fin.

评论(30)
热度(557)
© 一番能|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