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馬】關於無用功


這是一篇有點遲到的生賀XD
N先生33歲生日快樂!

久違的關於系列流水帳
大家食用愉快!


———————————————————

二宮和也即將33歲的時候久違的和相葉雅紀吵了一架。

與其說是吵架,兩個人幾近二十年的交往卻不能激起什麼劇烈的怒火,絆了幾句嘴,互相嗆了兩句,就開始冷戰了。

起因非常簡單。

年中好不容易碰到一個休日,相葉起了個大早,自作主張的跑去二宮家,用鑰匙輕車熟路的開了門。

開門之後發現起居室沒有人,窗簾也拉的嚴嚴實實的,茶几上零零落落的擺了一包沒吃完的仙貝和幾個啤酒罐。

相葉想是二宮還在睡,輕悄悄的把在樓下便利店買來的牛奶和土司放在流理臺上,小心翼翼的拉開櫥櫃,避免叮叮咣咣的聲音,拿出來同樣是很久之前自己買來的吐司機,接好了電源,把吐司放進去烤,然後把牛奶也倒進小鍋裡面加熱。

東京時間七點半,相葉躡手躡腳的走進二宮的房間裡,準備喚醒他和自己開始新的一天。

一開門,相葉就愣住「誒?你醒了?」

二宮裹著一條空調毯,對著電腦撥弄著遊戲手柄,只來得及抬頭暼他一眼「入室狂魔。」

「起床了你也不出來⋯我以為你在睡。」相葉走到他身邊來坐下,把他往旁邊擠了擠,湊過來看他的電腦螢幕「話說你也起的太早了吧,為了玩這個。」

二宮用手肘推推他「我還沒睡。」

「你還沒睡?!」相葉分貝陡然拔高「為什麼不睡?」

「啊——吵死啦你!」二宮被嚇一跳,縮了縮肩膀。

相葉蹙著眉頭盯著他看,準備說點什麼的時候,二宮頭也不抬的問他「外面什麼味道?」

「啊!牛奶!」相葉想起還在爐子上小火慢燉的牛奶,拔腿就往外面跑。

二宮聽著相葉在外面喀喀啦啦冒冒失失的跟廚具做著鬥爭,還隱隱約約的發出了「好燙」的聲音,他嘆口氣,不緊不慢的關了自己的遊戲,披著空調毯走了出去。

相葉已經把熱騰騰的牛奶倒在了杯子裡,看他出來瞄了他一眼「你餓了沒?」

二宮誠實的搖了搖頭「不餓。」然後指了指桌上的仙貝。

相葉把牛奶端來他面前,把吐司機里烤到金黃的吐司裝進盤子裡,從冰箱裡熟門熟路的拿出了果醬,一併擺在餐桌上。

二宮拉開椅子坐下,看著相葉「喂我說⋯」

「什麼?」相葉也坐下來,面對著他抬起自己充滿活力的一雙眼睛。

「太早了吧?」二宮扭頭看了看掛在牆壁上的表「不到八點啊現在⋯」

「有什麼關係。」相葉滿不在乎的拿起一片吐司。

二宮無奈,伸手從相葉拿起來的吐司上面撕了一點放進嘴裡,含含糊糊的抱怨「休日一大早⋯」

相葉又撕了一塊吐司給他,自己咬了一口,嘴裡塞著東西氣哼哼的「你也知道這是早上?」

兩個人吃了一會兒,相葉又開口「早知道買幾個雞蛋來,沒吃飽。」

二宮把自己的牛奶推給他「這裡沒雞蛋了?」

相葉點點頭,順手接過二宮的牛奶,三下兩下喝了進去。

二宮在對面枕著手臂盯著相葉看,看著他解決完了他的早餐,於是起身伸了個懶腰「我去睡一下。」

相葉「喂」了一聲,想說點這麼,最後看見二宮裹著毯子縮著肩膀,眼睛有點紅紅的,顯得有點可憐的站在那裡,於是只好點點頭,說「去睡吧。」

二宮反倒有點愧疚「那你⋯」

相葉過來推他進臥室「你快點去睡,我不走。」

於是二宮躺下來蒙上被子,相葉幫他拉上窗簾,又出去收拾餐具了。

他縮在被子裡快速睡著了。

下午一點多他被相葉叫醒,說叫了外賣要他起床吃。

他半夢半醒迷迷糊糊的時候乖的不得了,相葉於是又蹭又親的把他弄清醒,從床上半推半抱的,忽略他的抗議和抱怨把他拖到了浴室去洗臉。

二宮對著满桌子铺开的外卖盒皱着眉头「喂⋯」

「嗯?」

「我說你⋯」

「怎麼了?」

二宮盯著他那一副無辜的樣子,只好擺擺手「算了⋯」

相葉把二宮叫醒以後興致頗高,嘴裡塞的鼓鼓的來者不拒,說著好吃好吃。

二宮拿著筷子有一搭沒一搭的吃著,心想原本在家裡面一邊睡一邊遊戲的一日宅計劃算是徹底完蛋了。

可他完全沒想到,計劃毀的這麼的徹底。

下午相葉硬拉著他出門了。

他百般推辭了,但不出意料的向來對相葉無法拒絕,他失敗了。

相葉把他推進副駕駛位,說著你不能總是在家窩著,我帶你去享受真正的假期。

「我真正的假期就是在家吹空調玩遊戲。」二宮在副駕駛閉著眼睛放倒了座椅。

相葉哼笑一聲撇頭看他。

從車庫開出車上路,還沒過第一個十字路口,二宮又在車上睡著了。

中間醒來了一次,迷迷糊糊的問相葉「到了沒?」

相葉還是一副精神百倍的樣子,半點困倦都沒有「還沒,不過快了!」

二宮湊過去看相葉的手錶,已經三點多,他倒回去抹了一把臉「真的假的啊⋯到底要去哪裡?」

二宮有點不爽的又睡過去。

到了目的地之後二宮才真的是想要殺人——相葉居然把他帶來鄉下。

天氣慢慢開始暑熱,沒有了城市間高樓大廈的隱蔽,抬眼望去全是矮矮屋子都鄉下直接暴露在太陽下面,單單眼睛看過去就覺得發熱,活像一張過度曝光的照片。

二宮連話都懶得說,被相葉牽著手,在沒有覆蓋柏油的純粹土地上不情願的往前走,他抬起手遮了一下太陽,瞇著眼睛看了一眼走在他前面的相葉,背後已經被汗濡濕了一片,衣服顏色發深的黏在他的蝴蝶骨上。

二宮忍無可忍,問他「到底要幹嘛啦!」

相葉回頭朝他笑,前髮都黏在了額頭上「馬上就到啦!」

又一起步行了大概五分鐘,他們到了目的地。

「這就是你的真正假期?」二宮問他。

他們面前是一個小型的草莓採摘園,看起來可愛又健康。

只可惜鐵門緊緊閉鎖,牌子上面掛著

「今日休園」

二宮的火氣蹭一下冒起來。

「欸?開什麼玩笑!我一週前還確認過的⋯」相葉拿起手機準備聯繫店家「你等等喔⋯」

打通了電話,才得知店家家人生病住院,園子要停業兩天,恰好就被他們趕了個正著。

兩個人只好原路返回,這下子換二宮走在前面,相葉跟在後面,連手都不牽了。

二宮在用身體的一切部位表達著自己的不爽,回到車子裡他放棄了副駕駛位,坐上了後座,咣一聲甩上車門。

相葉跟他道歉說「我就说怎么今天这里都没什么人,對不起嘛,下次我们…」

「才沒有下次。」二宮偏著頭對著窗外,看都不看他,腹誹了一萬遍他的愚蠢行為。

「不要啦!吶?」相葉湊過來看他「上次我自己來的時候草莓還沒全部長大,本來想到了這個時候應該完全好吃了。」

二宮暼他一眼「你每天錄影的時候來這種地方還不夠喔?」

「又不一樣!」相葉反駁他「錄影和約會是兩碼事。」

二宮翻了個白眼「約會?」

「不然呢?」相葉用一副理所當然的語氣問他。

二宮心想那我真是倒霉,毫不留情的抱怨「只有跟你談戀愛才會约到這種奇怪的會。」

「喂!」相葉伸出手要捏他。

二宮躲開他的手,往後面縮了縮「別動我啦!」

相葉悻悻的縮回手,綁好了安全帶,自己給自己開脫「這種情況偶爾一次啦⋯而且也不算完全失敗吧,假期起碼出來活動一下。」

二宮懶得理他。

相葉看他閉著眼睛不說話,鍥而不捨「那下次⋯」

「才沒下次。」二宮聲音不大不小,語氣堅決「短期內不想再和你出來了。」

相葉開著車顛顛簸簸,從二宮的角度還能看到他貼在鬢角上被汗搞得濕乎乎的頭髮,他從後視鏡看一眼二宮,問他「不和我出來你要幹嘛?」

「在有冷氣的地方打遊戲啊,不然隨便幹嘛都行,反正不會搞得像今天這樣灰頭土臉的。」二宮回答「這種活動你下次邀別人好了,風pon肯定……」

「我說你…」相葉打斷他,被這一通堵的氣結「我不是想和你一起吃草莓嗎!」

「草莓的話去市場買啊,要多少有多少。」二宮冷靜的接他的話。

「才不是這個意思…!」相葉猛地踩了一腳油門「重要的是氣氛!是氛圍!」

「哪裡有什麼氛圍,熱都要熱死了。」二宮朝他翻個白眼。

「喂!」相葉好看的眼睛里攢了點火氣「難得的休息日一起出來一趟明明不錯的!」

「你也知道是休息日…」二宮把自己蜷成一個舒服的姿勢,小小聲嘟噥「不知道你這傢伙在折騰什麼…」

相葉把他的話全聽進耳朵里,也氣的不講話,專心起駕駛來。

二宮樂得清靜,閉著眼睛在後座休息,閉上眼睛,只覺得相葉剛剛那一句「重要的是氣氛」這種歪理,好像在那裡聽過似的。

想著想著他睡著了。

回到家天已經暗下來,二宮一路睡得迷迷糊糊的,眼睛都沒睜開,聽到相葉說了聲「到了」,就揉揉眼睛走出車門,然後他站在那裡等相葉下車跟他一起上樓,卻只聽見轟一聲油門聲。


相葉走了。


「喂……」二宮只來得叫他一聲,相葉的車就發揮著屬於頂級車的馬力絕塵而去。

「誒?」二宮的還是沒太清醒過來,黏黏糊糊的罵了一句「小氣鬼…」

這個小氣鬼當天晚上既沒跟他一起吃飯,也沒久違的在獨處世界膩膩歪歪一下,甚至連晚安都沒說。

二宮和也於是真的要生氣了。

於是到了第二天工作,相葉的氣七七八八消了差不多,走過去準備給彼此找個和解話題的時候,二宮卻敷衍的應付了過去,走到旁邊去和松本一起逗大野玩。

「小氣鬼…」相葉想。

這兩個小氣鬼的戰爭持續了大概一天多。


第二天,在樂屋松潤突然想起了什麼似的隨口提了一句「馬上到ニノ生日了誒。」,早就扛不住的相葉抓住了這個來之不易的台階。


于是當天晚上回家,二宫就接到了相葉的電話。


這個對著他扛了兩天的傢伙,聲音從電波里傳過來,顯得委屈又可憐「喂……?」

「唔……什麼?」二宮聽見之後立馬心軟,語氣也軟下來。

「沒事,我就…問問你。」

「問我什麼?」

「……你的氣生完了沒有?」

二宮想了想,反過來問他「你氣完了沒有?」

相葉對著手機點點頭「我從來就沒有在生氣!」

「胡扯!」二宮反駁他「你那天明明丟下我就跑───」

「好啦好啦對不起嘛!」相葉打斷他,用自己帶著鼻音的低沉聲音撒嬌似的問他「所以小和氣完沒有?」

「不知道。」二宮回答。

「誒───?」相葉拉長了聲音,撒嬌意味更加明顯「那你要從32歲氣到33歲嗎?整整一歲都在吵架哦?」

二宮忍不住覺得好笑「吵架吵整整一歲是什麼啊…」

「那safe了?」相葉問「明天別擺臭臉啦!」

「嗯…姑且就…」二宮表示同意。

「哇……」相葉鬆了一口氣,大大剌剌的語氣又上來了「我跟你講,這次真的是太不巧了,下次我們──」

「你還有下次?」二宮在這邊瞪大了眼睛,簡直不敢相信他還敢提下次。

「哎呀下次不去鄉下了好不好,我們去看舞台劇?我跟你說……」相葉自己開始喋喋不休的講起他的行程計劃。

二宮一句都沒聽進去,眼花繚亂間他似乎想起來了那句「重要的是氛圍」的出處。

年紀還小的有一年夏天,那傢伙邀自己去他們家,附近來了馬戲團表演,他騎著單車帶著自己蹬了半個鐘,自己懶得騎車,就坐在他後座上,眼看著前面少年的衣服一點點被汗濡濕粘在身上,還要轉過頭跟自己講話,說「就快到了。」

最後到了那裡,二宮以為的馬戲表演,原來就是遠遠在外面看了一眼。

那傢伙說「小和快看,馬戲團的帳篷好厲害────」

二宮無奈的要死,等著他下一步行動的時候,他一臉愉快的來拉二宮,說「回去吧。」

「喂,這算什麼啊……」二宮百思不得其解。

「買不到票這樣看看也好嘛!」相葉推著單車,反過來疑惑的看著他「什麼算什麼?不好玩嗎?」

二宮簡直要朝他翻白眼「那裡好玩了?!」

相葉笑嘻嘻的把手跨過車子來摟他肩膀「重要的是氣氛嘛,是氣氛!」


是了,就是這個,他想起來了。


「笨蛋……」二宮於是打斷了已經成年卻仍然擁有這種毀壞級能力的相葉,阻止了他對下次出遊計劃的喋喋不休。

「哈?」相葉沒反應過來。

「別計劃了,我不去。」二宮堵他。

「喂!才說好了不生氣!」

「我沒生氣,不相信你而已。」

「不相信我?誒?哈?為什麼?」相葉一頭霧水。

「你這傢伙從小就這樣子,」二宮口齒清晰的一個字一個字砸給他「你自己扳著指頭數數你強迫我做過多少次這樣的無用功?不對,手指可能都數不完的……」

相葉也好不心虛「怎麼是無用功!重要的──」

「是氣氛嘛」

「是氣氛嘛」

二宮接他的茬,異口同聲的說。

相葉哈哈的笑起來,說「是吧是吧。」

二宮也跟著他啊笑「是個鬼。」

不出意外的,相葉其實還是有奇奇怪怪的約會計劃等著二宮來一一體味。

二宮當然不願意,但是二十年過去了,二宮唯一沒有學會的事情大概就是拒絕相葉,所以這些奇怪的約會計劃他本人都去體味了。

到最後,二宮都佩服起自己能和這傢伙在一起這麼久。


「和你交往好累。」二宮發自肺腑的說了一句。

「誒?哪裡累?」相葉扭頭問他。

「哪裡都累…」二宮誠摯的承認。

相葉一個人呼呼的笑起來,顯然是想歪了。

「喂!」二宮起身去糊他一把。

於是兩個人掐掐打打的鬧在一起,最後以相葉親到了他的嘴而告終。

接吻的時候二宮睜開了眼睛看,相葉非常近非常近睫毛刷在他臉頰上,癢癢的,軟軟的,好像細小的蒲公英種子一樣。


 他又閉上自己的眼睛。


他想,最重要的不是氣氛,是眼前這個擁有柔軟睫毛的竹馬先生才對。



——————————————————

新梗很感人555555
會騎車拉著他竹馬去感受氣氛的相葉先生真的好可愛!
一直吐槽但是還是乖乖跟去的二宮先生更可愛!

评论(9)
热度(587)
© 一番能|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