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馬】Daily Special⑦

第七杯  珊瑚礁


夏日充滿了一些猝不及防,比如突如其來的暴雨,還有來勢洶洶的颱風。

白花花的驟雨拼命地面上砸,風的力氣也大的不得了,從電車站擠出來,二宮的頂著傘迎著風和雨回到家,衣服已經差不多濕了個透,剛剛脫了濕乎乎的鞋子,卻發現起居室的窗子被颱風劇烈的吹擊,不知道是被樹枝或是什麼東西砸到,竟然有點碎裂開。

二宮湊上去,小心翼翼的檢視了一下窗子的情況,轉身去找了找抽屜裡有沒有膠帶來加固窗子,找來找去也沒找到。

「真的假的……」

二宮渾身濕濕的,風還從窗戶的縫隙和裂口里灌進來,岌岌可危的樣子,又想到今天的天氣預報說颱風還會盤桓一整晚,風勢雨勢根本不會變小,於是他站在那裡猶豫了一下,歎口氣,重新穿上自己濕乎乎的鞋子,拿起那把經受風雨之後已經不太牢固的傘,走出家門準備去買點東西。

走到便利店已經狼狽的不得了,二宮收起已經亂七八糟壽命將盡的傘,去拿了一卷加固窗子用的膠帶,又拿了一盒便當兩罐啤酒就去結賬。

排在準備收銀的隊里的時候,相葉走進來了,收起手裡一把黑色的傘,難得的表情不太好,看起來同樣狼狽的不得了。

兩個人大概有些日子沒打過照面了,好巧不巧又在這裡遇到。

相葉看見他,徑直走了過來「誒?好巧!來買晚餐?」

「順便買這個,」二宮揚了揚手裡的膠帶「窗子要罷工啦。」

相葉一聽,帶著點憂慮意味問他「窗子?被風吹壞了嗎?沒事吧?」

「倒沒那麼嚴重,用這個粘一下應該就沒問題了。」二宮看著相葉這一副本來就不太開心的神情,眼睛里濕乎乎的帶著嚴肅的盯著他,不禁覺得好笑。

相葉還是不太放心的樣子,嘴裡卻回答道「唔,那就好…」

二宮於是藏著笑往前挪了一點,走到了收銀台前面開始結賬,他扭頭問相葉「你也來買便當?」

相葉把黏在鬢角上的濕頭髮別到耳朵後面,語氣無奈「嗯,這天氣也沒別的可吃啦。」

二宮表示同意的點了點頭,掏出了錢包準備付錢,一張五千的紙鈔躺在那裡,他只翻翻掏掏的找旁邊零散的硬幣,於是找了半天還沒湊齊,相葉在後面看著,然後從自己的口袋裡掏出兩枚一百放進了收銀盤里面。

「誒?」二宮扭頭看他。

相葉好像表情沒那麼嚴肅了,反而帶著點笑意的跟他講「還是不輕易花掉大面額的貨幣呢,小和你。」

二宮有點發窘的笑起來,倒是沒否認他的這個判定。

外面的雨勢絲毫沒有減弱的意思,玻璃上面掛著密密麻麻的雨珠在流竄,二宮準備離開的時候撐開了自己零零落落的傘,擰著眉頭的檢查了一下,不知道能不能撐到家裡。

相葉看見他這幅樣子,湊上來主動友好道「反正也不遠,不然你等我一下,我送你回去吧?」

二宮下意識要拒絕,還沒來得擺手說不,相葉又指指他的傘,接道「太危險啦這個!」

那把可憐兮兮的透明傘在二宮手邊,像每一個搖搖欲墜的水滴一樣垂著,二宮於是妥協。

事實證明他的妥協是正確的,相葉那把黑色的不知道什麼面料的傘要比他的寬敞和結實很多,相葉在風裡幾乎要把他摟在懷裡的姿勢,也比他一個人要好走很多。

他沒想到的是相葉就那樣自然而然的跟著他走進了自己家門。

大概都在聚精會神的抵抗風雨,等到二宮反應過來,相葉已經濕淋淋的站在他的玄關前了。

他只好把相葉請進來,又拿了條毛巾來給他。

相葉跟他道了謝,四處打量著他家,最後目光定格在他的遊戲機上,然後相葉笑起來「我就知道…」

「知道什麼?」二宮把剛剛買回來的啤酒推給相葉。

相葉接過來,單手開了拉環,笑著搖搖頭「沒什麼。」

二宮也沒在意,拿起膠帶指了指窗子「我去解決一下那個。」

相葉放下手裡的啤酒,跟著二宮走過去「我來幫忙。」

最後不知道怎麼回事,局面就變成了相葉對著他的窗戶七手八腳的在粘在堵,主要的工作全變成客人在做,主人二宮在幫忙撕膠帶而已。

二宮看著相葉挽著袖子輕車熟路的把可能漏進風雨的縫隙全部封死,在旁邊越想越奇怪。

這個場景是怎麼回事呢?眼前這個人明明還是熟悉又陌生的狀態,現在卻在毫無預料的情況下頭一次進入了自己成年後的獨立的空間里,還在這裡對著自己的窗戶反客為主的修修補補。

怎麼想都覺得詭異,二宮乾脆把這全部責任都推給這場颱風。

修理好了之後,相葉拍拍手看了看「應該是沒事了吧…這個。」

二宮點點頭「嗯,謝謝啦。」

「又不是什麼大事。」相葉無所謂的擺擺手,扭頭看了看窗外「不過天氣也真是……」

二宮順著看過去。天已經暗了,雨點毫不留情的砸下來,噼里啪啦爭先恐後的落在窗戶上,裹挾著風的嗚咽聲,顯得有點可怕。

「太糟糕了…」二宮感歎一句。

相葉抬手看了一下表,說「我也差不多該走了。」

二宮問他「回酒館?」

相葉點點頭「嗯,酒館那邊…嘛,天氣這麼糟糕估計不會有什麼客人的,呆一下我也回家了。」

「那你的便當…」二宮看著桌上的那一份炒麵,明明剛剛已經加熱過的,現在躺在那裡顯得冷淒淒的樣子,盒子上還沾了點雨珠。

「哦!差點忘掉!」相葉去拿起來,自己先笑起來「說不好已經完全冷掉了。」

「要不要吃完了再走?」二宮猶豫了一下,開口問他。

「誒?可以嗎?」相葉有點詫異。

「可以啊。」二宮伸手拿過來相葉的便當「再熱一下比較好吧,不然今天也太難過了。」

「是喔,」相葉勾著嘴角笑「謝謝啦。」

二宮把自己的也拿到微波爐那邊準備熱,沒想到剛擰開微波爐的旋鈕,整個屋子都黑下來。

兩個人都嚇了一跳,電力突然消失,天也黑下來,窗外幕天席地的雨和風顯得更加強烈壓迫。

「停電了?」二宮又開了開燈的開關,毫無反應,仍然一片漆黑。

「大概是……」相葉在黑暗裡回復他一句。

二宮摸著黑走去門口,打開門發現樓道也漆黑一片,鄰居也探頭出來,同樣是沒電了的狀態。

屋漏偏逢連夜雨大抵就是現在這樣的情節,二宮小小聲罵了一句,用手機的屏幕的亮光翻出來了幾支蠟燭,相葉掏出打火機跟他一起點亮,室內漸漸才有了點光。

相葉呼一口氣「嗚哇…不知道什麼時候恢復電力啊…」

二宮看著他在燭光里影影綽綽的臉,坐在那裡無奈「所以到最後便當都沒來得及熱一下…」

相葉對著他苦笑一下「直接吃掉吧?」

「沒辦法了。」二宮點點頭表示同意。

所以後來的局面又變的比剛剛還詭異。二宮把一邊嘴巴塞得鼓鼓的咀嚼著的時候,看到對面正在低著頭認認真真吃著炒麵的相葉,輪廓被燭光和身後的黑暗襯托的柔和又好看,年輕的就像當年的十七歲一樣。

這個場景到底是什麼啊?

「好像燭光晚餐啊這個。」對面那人先給了他一個解釋。

「什麼?」二宮沒太反應過來。

相葉正在吃著,含含糊糊的說「燭光晚餐,不像嗎這個?」

像,就是因為像所以才更詭異。二宮心想。

「這天氣……」相葉喝了口酒說「你們學校大概會停課吧。」

「唔,說不好。」二宮回答。

相葉又吃了一會兒,盒子里的東西三下兩下已經基本被解決了個乾淨,二宮還在一點一點不疾不徐的吃著,相葉於是撐著下巴在黑暗的掩護里看著二宮吃東西。

「在學校工作還滿辛苦的吧?」相葉突然問他。

「誒?」二宮沒想到他突然問這樣一個問題,有點措手不及「嘛…我畢業之後就一直在做這個,也沒有什麼可比較的,所以就…還好吧。」

「畢業之後一直在做這個…」相葉語氣帶著好奇,稍微湊過來一點「不是說大學讀了文學部嗎?怎麼會做老師的?」

「主要還是…做老師薪水很不錯嘛。」二宮笑一笑,避重就輕的把這個問題閃了過去。

相葉頓了頓,還是說了句「這之前我一直都…一直都以為你沒讀大學的。」

二宮看了他一眼,沒說話。

「志願表…」相葉有點支支吾吾,像要求證什麼似的「你不是寫了就職嗎?」

相葉一雙眼睛在燭光里面閃著光,就像一個蓄電的無限光源,盯著二宮誠懇又急切,二宮不知道該怎麼從頭梳理當年那一團毛線一樣繁雜的事情原委。

他回答相葉「那時候我也以為自己會直接就職的。」

「那怎麼…」

「倒是你,怎麼是肄業?」二宮攔住了相葉還沒出口的問句,用另一個問題去堵他。

相葉低頭想了想「嗯……讀了兩年,覺得沒什麼意思啊,醫學什麼的,不太適合我。」

「喂,」二宮沒忍住伸手去拍了一下相葉的腦袋「這是什麼任性的理由啦,明明廢了那麼大力氣才考上的吧?」

相葉抬起腦袋朝他苦笑了一下「那個功課量…當時真的很痛苦的,而且…而且…」

「而且什麼?」

「而且你……」相葉直勾勾的看著他,聲音在風和雨的襯托下顯得柔和起來「你們都不在我旁邊了,很寂寞很無聊的。」

二宮突然有點發起熱來,還是笑著說「明明還有女朋友的吧?經理她人呢?」

「一上大學沒多久就分手了啊,然後就去跟後來的師父學這個了。」相葉風輕雲淡的做了個調酒的姿勢。

二宮覺得他口中的一切都輕易的不得了,於是問他「就這樣分手啦?明明高中的時候計畫的那麼完美…」

「誒?什麼計劃?」相葉沒反應過來。

二宮沒想到被反過來發問「誒?你們不是先是一起計劃了留學,又說要一起讀大學什麼的…?總之我當時還想說,你這傢伙到底和多少人約好了一起上大學啊…」

相葉愣在那裡不知道怎麼接「我……」

二宮看著相葉愣在那裡,想要提醒他似的說「你和經理,兩個人在天台那裡一副熱血情侶的樣子什麼的…」

然後他拿起啤酒喝了一口「都被部裡的後輩偷偷看到了,還拿手機錄下來了。」

「哈?」相葉一頭霧水,仔細回憶了一下自己高中時期那一場顯得莫名其妙的戀愛,確實想到了在天台上約會的場景。

只是計劃未來這個部分,在自己這裡卻根本不是後輩傳達給二宮的這個「熱血情侶」版本。

他的記憶裡清清楚楚的,他仔細的想了一天,第二天跟那女孩子說的是「我已經和二宮那小子說好了一起考的,抱歉。」

他明明果斷的回絕了,後來卻因為二宮放棄了他們原本的計劃,他才去選擇和當時的女朋友一起的。

他不知道那時候二宮耳朵里聽到的到底是什麼。

抬頭看到二宮被燭光包圍起來的輪廓,他覺得他該說清楚。

「我啊…那時候沒有約定過什麼一起讀大學這種事情,從來沒。」相葉撐在桌子上「除了和你。」

「誒?」

「只跟你這麼約定過,別人都沒有。」相葉語氣篤定。

二宮像是還沒來得及消化這個消息似的,遠離了相葉一點「等一下…」

他這裡可不是這樣聽到的。

明明是他先拆解了他們之間的協定,去和別的女孩子約定了另外一條不包含自己的未來道路才對。

後輩笑嘻嘻的部活的時候說了「部長和經理的戀愛實錄」要大家去看,他雖然覺得無聊的要死,還是忍不住湊過去瞥了一眼。

然後他千真萬確的從那塊小小的屏幕上瞥到相葉和他女朋友在天台的錄影,模模糊糊的聽見他們說了一起去留學,一起迎接一個屬於他們的未來,應該美好的不得了才對。

那天他輾轉反側了一晚上,只覺得生氣的不得了,覺得被背叛被無視,卻又覺得他們好歹是一對情侶,理應一起做這種打算,自己沒什麼生氣的立場。矛盾的要死,只好憋在心裡,學著電視劇里所有大人的方式一樣,拉著松本去偷偷買啤酒喝。

誰知道後來酒還沒喝完就和隔壁校的人打起來了────說起來還是為了眼前這傢伙才和對方打起來的。

然後……然後從那之後就是和相葉無休止的衝突,以及令人精疲力竭的冷戰,最後漸行漸遠。

「我跟她講了,說我已經……有了決定要去的大學,這樣拒絕她了。」相葉還在跟他解釋「因為我們先約好的嘛!」

看著相葉那副不會撒謊的眼睛,二宮覺得自己被開了個玩笑。

他的故事裡可從來沒有相葉拒絕了那個未來這個橋段。

他一直以為相葉的決定是放棄了和他的未來。

蠟燭搖搖晃晃的燃燒著,外面的雨和風還是沒有停下來的意思,後面相葉說什麼二宮都有點心不在焉,敷敷衍衍的應付過去。



到了七點左右,相葉起身準備離開,說「再不回家就回不了了。」

二宮到門口送他,他一邊穿鞋一邊下意識的囑咐二宮「那個窗戶雖然弄好了,但你別靠近哦。」

「好。」

「你不怕黑吧?」

「從小到大你什麼時候見我怕過黑?」

「也是哦。」相葉穿好了鞋站起身「那我回店裡了,你小心。」

「現在還回店裡?」二宮看了看窗戶外面。

「嗯,回去看看特供賣出去了幾杯───大概一杯都賣不出去的樣子。」相葉大喇喇的自己駁回了自己的猜想。

二宮好笑的問他「今天特供什麼?」

「珊瑚礁,」相葉回答他「薄荷味道的,大概還有點甜味……下次做給你喝。」

「好。」二宮笑著點頭。

相葉拉開門,轉身準備走,又欲言又止的準備跟他說什麼。

「什麼?」二宮問他。

相葉搖搖頭「沒事,晚安。」

「晚安,路上小心。」


相葉走了之後室內安靜的嚇人,只剩幾支蠟燭在那裡搖搖曳曳。

說了晚安,二宮也根本睡不了覺。

相葉也許從松本那裡知道了什麼當年的事情,不知道無心無意間解開了什麼兩個人之間亂七八糟毛線一樣的輕狂自大的誤會,相葉的態度變得誠懇而善意,讓冷冰冰的、他所不熟悉的「成年人相葉」在某個時間點,神奇的回溯成為那個他了如指掌的、他的幼馴染。

他認得這個相葉的,他想。

然後他有個非常大膽的想法,讓他胸腔里的心跳幾乎要蓋過窗外風雨的聲音。

他看著那扇被粘的嚴嚴實實的窗戶,貼著歪七扭八的膠條,被相葉修復的抗風擋雨。

只要一次就好,萬一能就像這扇窗子一樣呢?

傷痕累累難看的緊,卻堅強穩固的撐在那裡,背負著風雨。

他們的關係是不是也可以呢?

他想試試。


TBC

评论(18)
热度(435)
© 一番能|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