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馬】關於鬼牌



說起來很奇怪,二宮和也的鬼牌生涯裡很少遇到緊張的時候,極少數的幾次卻都不是因為自己,而是因為某個運氣不佳的笨蛋。

私下裏輸一輸倒是沒什麼,可是到了節目上輸給別人,被冠上最弱王的稱號的時候,就換個道理了,二宮看著他的笨蛋先生輸掉比賽,觉得有点想要笑出來,却也沒辦法和旁人一起哈哈大笑,遠遠看著他洩氣的趴在桌子上一副可憐相。

比如三連霸達成的時候,這人沮喪的不得了,錄影結束了都一副不甘心的表情,他載著二宮準備去吃飯,在車上一言不發不知道想些什麼,相比平時顯得安靜的過分。

二宮乾脆偏著頭在副駕駛睡覺,直到車子一個剎車停在紅燈前面,他才睜開眼睛看了看有點心不在焉的駕駛員。

刚刚比赛比的乱七八糟九死一生的駕駛員相葉先生,此時突然猛的一下拍了一把方向盤,把旁邊半睡半醒看著他的二宮嚇了一跳。

二宮揉了揉眼睛,乾脆坐起身子問他「還在想喔?」

相葉沮丧起来的时候嘴角有点微微垂下來,二宮在側面看的一清二楚。

二宮瞄他一眼,有點好笑的說「不過我說⋯你這個三連霸,簡直是一個相葉期了。」

「喂!」相葉转过来簇着眉头反驳他。

二宮看著他認認真真在生氣較勁的可愛樣子,覺得有趣,卻又有點心疼,於是伸出手拍了拍相葉的頭頂。

相葉用不操控方向盤的那隻手來拉他的手,放在掌心里捏一捏,表情卻還是有點遺憾有點忿忿「下一次,下一次就讓這個相葉期結束。」

二宮想捂著嘴笑,無奈手被人牽了個緊,只好哼哼唧唧的笑出聲來。

相葉看他笑,以為他在幸災樂禍,於是朝他苦笑一下辯解道「喂,我說真的,下次一定!」

「我沒說不行啊!」二宮笑的眼睛都亮起來,心裡哪顧得著幸災樂禍。

相葉沒說話,在那裡想了想,然後跟二宮說「下次比賽之前去趟神社才行。」

「去哪里?」二宮問他。

「神社。」相葉認真道。

二宮反應了一下,沒憋住的慢慢在副駕駛笑出聲音來,相葉一聽,撲上來就要糊他的臉「有什麼好笑的!」

「綠燈啦綠燈啦!」二宮連忙躲開,指著變綠的信號燈「好好開車!」

相葉無可奈何的縮回去,癟著嘴角「等等再和你算賬。」

二宮用手揉了揉笑到有水光泛起的眼睛,扭頭瞄一眼他得失心突然點滿的竹馬,只覺得又可愛又好玩。

萬萬沒想到的是,再一次抽鬼牌之前這人真的去了神社,還認認真真拍手合十,花錢求了個御守藏在錢夾里。

相葉正在廚房做飯的時候,手機響了起來,沒手去拿,於是喊坐在外面的二宮「小和幫我找找手機啦!」

二宮放下手裡的遊戲,循著鈴聲走到玄關掛衣服的地方去,在相葉的外套口袋裡掏出他的手機,去廚房遞給他「喏。」

「幫我舉一下嘛。」相葉一手拿著筷子一手拿著鍋柄,騰不出手,沖二宮揚揚頭示意。

二宮只好替他接了電話,舉起來放在他耳朵邊給他講。

大概電話那邊是有什麼宅急便要相葉去取,掛了電話之後又被拜託去取快件,二宮把他的手機放在流理台上,嫌他麻煩的說「自己去取啦!」

「不然你來做飯,我自己去取。」相葉朝他舉了舉手上的鍋子。

二宮癟了癟嘴,磨磨蹭蹭的轉身「你買了什麼啊,重不重?」

「不重不重,大概是媽媽寄來的東西。」相葉說「記得拿我的錢夾!」

「知道啦!」踢拉上一雙鞋,把他的錢夾拿在手里出了門。

在電梯上手里無聊,翻開相葉的錢夾來看,卻沒想到發現了一個開運御守,被妥善認真的安置在夾層里。

二宮一下子就感覺到了一股不得了的誠意。

想想就快到鬼牌的收錄日,反應過來相葉曾經說過的要去神社,沒想到居然言出必行了,二宮在電梯里忍不住勾著嘴角笑「這傢伙…認真過頭了吧也。」

他把那個開運御守拿出來,瞇著眼睛看了看,用大拇指摸了摸上面的字,把它好好的放回原位了。

他想如果相葉真的這麼認真的想贏,那他希望這個御守能發揮點作用,連帶著自己的這一點希望再給他一點點好運。

想完二宮又覺得自己也好笑起來「抽個鬼牌而已嘛⋯」

然而事實證明,當屆最弱王相葉確實是認真過頭。

當天晚上吃完飯,相葉偏偏扯著二宮坐在沙發上,從抽屜裡拿出一副撲克牌來。

二宮斜他一眼「你要幹嘛?我的魔術拒絕傳授喔。」

相葉拆開包裝,把牌拿在手裡洗起來「不教魔術,剛好有時間,陪我來一把預賽。」

「嗯?」二宮疑惑「什麼預賽?」

「鬼牌啦,來試試。」相葉朝他比了比手裡那把牌,眼睛里全是躍躍欲試的神情。

「誒?不要啦⋯」二宮接過他手裡的牌順手洗起來,嘟嘟噥噥的拒絕他「這個要一鼓作氣才能贏的!」

「練習一下有什麼不好!」相葉反駁。

二宮沒理他,把牌在手裡熟稔的翻飛著「那萬一相葉先生今天輸────不對,沒有萬一,你一定會輸給我……」

相葉打斷他,伸手上去揉他「喂!我這次去求了幸運符的,不會那麼容易輸!」

二宮想了想那個充滿誠意的御守,忍不住笑著答應他「喔,那來試試。」

兩個人玩起這個遊戲沒什麼障礙,成對的牌被飛快的挑出去,手裡只剩四五張,直接進入了相當於白熱化的階段。

相葉拿出了毫不遜色于錄製中的認真來和二宮比賽,二宮在對面只覺得有趣的不得了,覺得這個為了鬼牌過分認真的傢伙要比鬼牌好玩一百倍。

二宮有一搭沒一搭的笑著,眼睛都變得濕起來,直勾勾的盯著對面,把每一個細節盡收眼底。

相葉心里被他看的發毛「你在認真玩嗎…?」

「你哪裡看出來我不認真了?」二宮睜著晶晶亮的一雙眼睛,舉起手裡的牌「喏,來抽吧。」

相葉猶豫一下,湊上去抽牌,眼睛里看的全都是二宮捂著嘴,笑的洞察一切似的樣子。

於是直到最後,鬼牌還是一直在相葉的手裡,洞察一切的二宮手在幾張牌里來來回回,偏偏就是抽不走那張最要命的。

「我抽哪張?」只剩一張牌的二宮對著相葉,露著一雙忽閃忽閃的眼睛,在兩張牌之間搖搖擺擺,逗他似的問道。

「隨便你,看你喜歡哪張。」相葉乾脆不看他。

「這張可不可以?相葉先生允許我抽這張嗎?」二宮把游移的手停在其中一張,揪了揪問對面的相葉。

恰好是那張寫著Joker的鬼牌。

「可以啊,每一張都可以,請吧。」相葉把牌往前舉了舉。

他細微變動的小表情被二宮全部收進眼底,於是二宮抽起了旁邊那張安全牌,鬼牌轉移失敗,一瞬間輸掉比賽的相葉措手不及的叫出來「喂───」

二宮立馬在對面笑的仰著倒下去,一邊哈哈笑著,一邊把自己牌裡的對子轉個面給他看,還哼唧哼唧的說了一句「笨蛋。」

相葉惱羞成怒,乾脆丟下牌悔掉這一局,順著二宮仰躺下去的姿勢壓下去,把手撐在他腦袋旁邊,看著他臉上還帶著笑意,頭髮都在沙發上蹭的亂七八糟。

二宮還哼著在笑,仰躺著看相葉「你這樣比賽可不行啊最弱王先生。」

「哪裡不行?剛才明明是你悔棋!」相葉語氣頗不服氣。

「你這傢伙…表情也太明顯啦!一秒鐘就會知道哪張是鬼牌,一秒鐘!」二宮半是調笑半是認真的跟他解釋。

「怎麼會!」相葉彎下胳膊來,把自己的臉湊得和二宮的極近「說說看,我什麼表情?」

「這樣,這樣,還有眼神,都在出賣你了。」二宮勾了勾嘴角,對著相葉乖乖模仿了幾個他當時的表情。

相葉越湊越近,幾乎要挨到他的臉「這種東西誰會發現啦!」

「我啊。」二宮快速接茬。

「能發現這種莫名其妙的東西的也就只有你了…」相葉聲音低低的,氣息都噴在他臉上。

二宮想反駁他,說聰明的人都能發現的。

話還沒說出口,就被這傢伙親了個正著,熱乎乎的貼上來,好像一隻毛茸茸的犬類,又是蹭又是舔,相葉濕熱的氣息呼在他眼角,耳畔,臉頰,最後全部灌進唇舌和齒間。

二宮手裡剩的兩張牌被身上莽莽撞撞的人擠得不知道丟在哪裡,他伸手推開壓得他喘不了氣的這人「喂……牌全部丟在地上了…」

相葉正投入,才管不到牌,只抽空應付的說了句「我一會兒去撿……」

二宮用力翻了身,腳下一絆,反過來把相葉壓在沙發上「我說…比起這個你先要想想比賽對策吧?」

相葉仰躺在沙發上,伸手去勾二宮的脖子,把他拉下來靠近自己「不對,現在比起想對策,我比較想做這個。」

二宮呲牙咧嘴的躲他「虧我好不容易想給你技術指導……」

「其實我的技術理念就是,不要和你一組抽。」相葉停下手裡的動作。

「誒?為什麼!」二宮撐起來身子來,坐在相葉肚子上。

「我認真跟你分析一下哦,」相葉也撐著坐起來,扶著二宮和他面對面「第一點是你太了解我了,這個犯規,這個跟玩遊戲開上帝視角有什麼區別嘛。」

二宮想了想,勉強認同「還有呢?」

相葉喉結滑動一下「還有第二點,你對著我抽牌的時候,我會想到一些……別的事情。」

「嗯?」

「就是…別的……」

相葉抬起手準備比劃個手勢,還沒做出樣子,二宮一下子反應過來,耳朵迅速飚紅,一把上去制止相葉繼續比劃的動作。

「喂……!」二宮扯著相葉的手「笨蛋,你腦子里在想些什麼東西啊!」

相葉哈哈的笑起來。

二宮掙開他,從地毯上撿起來剛剛掉落的兩張牌,相葉順手接過來看,突然嘆口氣「明明去了神社,之後的第一把就輸了⋯」

二宮坐回他對面,重新拿起牌在手裡洗起來,心軟道「要不要再玩一回?」

相葉看著二宮乖乖的貓著背坐在那裡,軟乎乎的手靈活的把玩著撲克牌,頭髮剛剛被弄得亂七八糟,嘴角還有點發紅,就一雙眼睛閃閃爍爍的微微仰視著自己。

他當即決定「玩的。」

「唔,要是你真的特別想贏,我讓你一下也不是不可……」

相葉身體力行的打斷了二宮的話,讓他清清楚楚的知道了自己腦袋裡的「別的事情」到底是什麼。

後來到了收錄本番之前的時候,在楽屋里相葉還緊張兮兮的抓著工作人員來了一局預賽,沒想到輸了個慘。

「完蛋了,從現在就開始倒霉了。」相葉坐在沙發上崩潰,轉過去可憐巴巴的看著二宮。

「別看我,我不和你抽。」二宮用遊戲機格開他的臉。

「那個開運符根本什麼作用都沒有嘛!」相葉從口袋裡掏了掏,掏出那個早先在神社求來的開運御守,跟他抱怨「早知道就接受你的技術指導了。」

二宮對著他哼了一聲,繼續玩著自己的遊戲「別折騰啦,等下本番你就知道它有沒有用了。」

相葉握了握那個小錦袋「希望相葉期從今天開始就結束!」

二宮偷偷勾著嘴笑了一下「笨蛋。」


萬幸的是,那個開運御守似乎真的有用,不僅相葉的三連霸相葉期被終結了,後來的幾次也都有驚無險的錯過了最弱王這個稱號。

直到最近的一次也是有驚無險峰迴路轉的避免了最弱王的降臨,錄影結束之後,回家路上,相葉忍不住跟還坐在副駕駛的二宮感歎「好險啊…差一點又要變最弱王了。」

「是哦。」二宮點點頭。

相葉沒回話,過了一會又開口「果然下次還是要和你一組抽比較好。」

二宮不知道他突然沒頭沒腦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這一句「誒?」

相葉伸出手用手指跟他比劃「這幾次經驗看來,和小和一組抽的話雖然…雖然會輸哦,但是感覺接下來運氣會變好一點。」

二宮嗤了一聲「不知道誰以前說‘我的技術理念就是不和你一組’這種話哦?」

「哈?誰講的?我?」相葉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我什麼時候講過這種話?」

二宮懶得和他扯皮「除了你不會再有別人了吧。」

「哦…不記得。」相葉歪了歪腦袋表示想不起來,語氣有點無賴。

二宮斜著看他這樣子,癟著嘴角笑起來「不過還不錯嘛,風水輪流轉,這幾次的相葉氏都沒再輸了。」

相葉此刻比起以前輸牌的時候得意不少,嘴角上的笑紋像水波一樣「喔!感覺超爽的!」

「嘛…看起來那時候求的御守有用喔?」二宮想起來這一茬,隨口問他。

「誒?還行吧。」相葉又想了想「不過主要也不是靠那個。」

二宮笑起來,順著車窗鑽進來的風一起撫在相葉駕駛員的耳邊「那你靠什麼?難道靠實力嗎?」

相葉搖搖頭說「不是,靠我的幸運符。」

「又是幸運符?」二宮扭頭看他一眼「幼稚過頭了吧你,居然又去搞個新的?」

「嘛,姑且算是。」相葉猶豫了一下,沒否認。

「姑且?」二宮反問他。

「嗯,大概…就是幸運符一類的東西。」相葉目不斜視的盯著前方,顯然有點心虛的樣子。

「所以到底是什麼?」二宮好奇心起,湊過去問。

「秘密,不能說。」

「喂!」


後來二宮再怎麼見縫插針的追問這個神秘幸運符,相葉也都三緘其口,口風極嚴的不肯告訴他,二宮慢慢失了興趣,切一聲就不再追問了。

相葉大大的鬆了一口氣。

這個幸運符才不一般,自己不知道做了幾輩子好事才換來的,生怕講出來丟了。

其實倒也不是什麼幸運符的事情,主要還是怕講出來會難堪,相葉轉念又想。

總不能三十好幾了,還要他像青春期一樣,對著自己喜歡的人講出

「我的幸運符,其實就是你藏在紙牌後面的,對著我亮閃閃的一雙眼睛。」

這種肉麻話吧?

相葉想一想就覺得渾身發麻,看了看遠處正在喝水的二宮,接著麻的更甚。

二宮遠遠看見他這一副有點惡心的表情,舉著杯子喝了一口水,只覺得莫名其妙。


「哈⋯?」




———————————————————


斷斷續續的憋出這篇
想了想還是放出來
用來⋯自我淨化一下

@七狼  修修補補還是連自行車也算不上⋯蛤蛤!


p個s:我會用我(拙劣)的車技把這輛自行車(儘量)修好的(吧),完整版會放在本子裡~

啵啵大家~


评论(16)
热度(662)
© 一番能|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