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馬】Puppy Love 之 超幸運事件


這一篇番外因為いろいろな原因沒有放在7305那本里面(殘念臉

於是還是放在這裡咯!(無所謂反正內容在就好啦ww

大家食用愉快~


————————————————


二宮讀到大學三年級,和相葉在一起三年多,生活顯得越來越沒有什麼波瀾。 

 

「蠻好的。」二宮想,雖然有些雞毛蒜皮的小煩惱,但是也有無數微不足道的小樂趣,就這樣沒有大風大浪大挫折的日子非常適合他。靜下心來仔細想了想,上次發生值得記憶的事情大概還是…自己新學會一個魔術把戲的時候?或者自己成人式后頭一次喝的有點醉,並且在這狀況下和相葉做了一次感覺有點奇妙的、令人記憶猶新的愛?或者是前段時間相葉做飯的時候分心看球賽,燒穿了鍋底觸發了煙霧報警器甚至要引來消防員?又或者是一起去看巨人隊比賽?再往前點甚至只能在相葉跨入三十代生日那天做一個節點了。

 

想來也還都是小事。 

 

這樣想著想著,大事就來了。 

 

二宮的錢包丟了,裡面的錢雖然非常重要,但是姑且放在其次,那個他用了很久很久的錢包,夾層里放了他們倆的以往的照片的那個錢包,丟了。

 

這就意味著他丟了一萬三千兩百四十塊,一張信用卡,一個旧牛仔布钱包,一張和自己年長的戀人幼年時期的合影,一張而二十六歲時的相葉雅紀在海邊的相片,一張相葉拍攝的兩個人在二宮成人式結束后接吻的自拍照,二宮還穿著顯得有點拘謹的嶄新西裝,夾著相葉買給他的領帶夾,可惜還沒來得及在錢包裡暖熱,就不見了。

 

損失慘重。 

 

二宮發現的時候是晚上了。 

 

相葉不在家,到北部去出差,恰好趕上北邊的楓葉季節,就多逗留了一天,還沒來得及回到家。家裡漆黑一片,二宮開了燈,輕悄悄的說了聲我回來了,隨手清理了一下亂七八糟的茶几,就癱在沙發上了,他拿著手機給相葉發簡訊說我到家了,相葉回了他「好好休息」,又說了幾句膩歪話,二宮合上手機又躺了一會,決定出去買點零食和酒,走去玄關下意識摸摸口袋,發現只有鑰匙和手機。

 

「誒?錢包放在哪裡來的?」二宮折回去,在沙發上找茶几上找在地毯上找都沒發現,慢慢有點著急起來,他沿著自己回家以後在家裡走過的路線又摸索了一邊,最後反應過來自己可能根本就沒把錢包帶回家。

 

上一次看見錢包是在什麼時候來著?好像是在學校旁邊的牛丼屋…付了錢之後就沒什麼印象了。 

 

二宮在家找不到,想也沒想就急火火的出了門往學校趕,路上有點下起雨來,騎著車子緊趕慢趕,頭髮都快淋濕,店鋪卻已經打烊關門了,二宮只好返程,準備明天一早再來。回家路上滿腦子都是模模糊糊的關於錢包去了哪裡的小線索,心裡攏著一層陰翳,都注意不到自己渾身濕淋淋的,已經是秋天時節了,雨冰冰涼的打在身上,衣服濕冷的黏在身上,等到二宮牙齒都發起抖,他的大腦才慢感官無數倍的反應過來冷。

 

回到家脱掉外套打了几个喷嚏,去浴室放了水,又魂不守舍的坐在浴缸里开始认真的烦恼起来。 

 

二宫和也鮮有這種長久的心不在焉的時候,腦子裡擠滿了「要是丟了怎麼辦?」的想法。這幾張照片對他來講非常非常的重要,一張是從小珍藏到大的第一張合影,對他來說其中意義不比其他相片,在前十七年的人生里反反復復給他慰藉給他力量,同時又讓他陷入酸澀的青春,一張是暗戀時期留下的,相葉在海灘逆著夕陽打電話,周身散發出一種神奇的荷爾蒙,像是為二宮量身打造的,完美嵌入他每一個愛好點的氣息,現在再拿起來看仍然能回憶起來那時候的心情,還有一張是不久前拍下來的,相葉拉著剛剛成人式結束的他興致勃勃的在那裡打開相機的自拍模式,說チース的時候猝不及防的吻上了他的嘴唇,非常用力,他的西裝都被相葉摟到發皺,相葉在他耳朵旁邊說了句「終於是大人了,恭喜」,聽到大人這字眼不知道為什麼讓人想留下眼淚來。

 

相葉有次讓他選出三張里最喜歡的,他仔細想了好久, 誠實的說「選不出來。」

 

現在好了,說不定都不用選就全部不見了。 

 

他把自己埋進浴缸里。 

 

一晚上都翻來覆去的沒怎麼睡著,第二天一早就騎著車去了那家拉麵屋,已經是秋天的大清早反而出了一身汗。

 

「抱歉,現在為止沒人看到喔。」 

 

卻得到了這種回答。 

 

二宮的心一下子掉下來,走出門又給幾個昨天和自己見過面的朋友同學打電話問了問,也是希望渺茫。

 

「完蛋了。」二宮滿腦子只有這個想法,有点断线,只好一邊推著車一邊給相葉打電話。 

 

「喂?」相葉的語氣倒是輕鬆愉快。 

 

「是我⋯」二宮聽到他的聲音反而有點內疚難過起來。 

 

相葉聽到他的聲音像是反應過來什麼「怎麼了嗎?」 

 

二宮沒說話。 

 

「小和?喂?」相葉語氣變得有點急切「小和?沒生病吧?」 

 

「我沒事,沒生病。」二宮悶悶的回答。 

 

「那怎麼了?小和怎麼不開心了?」 

 

「你反正先把信用卡凍結一下⋯」 

 

「誒?」 

 

「我丟了錢包⋯」 

 

相葉一聽反過來安慰他「啊唷丟了錢和卡而已嘛,又不是什麼大事情。」 

 

「不是這個意思⋯你忘了我那個錢包裡面還有別的東西的。」二宮捂捂眼睛。

 

「嗯?還有什⋯」相葉突然驚叫一聲「啊!照片!」 

 

相葉的反應嚇了二宮一跳,嚇的他鼻子都酸起來。 

 

相葉也急急切切的擔心起來「找了嗎?會不會丟在吃飯的地方?或者被朋友裝錯了呢?沙發底下啊床墊底下啊之類的呢?」

 

「找是找過了…」二宮有點慢吞吞的回答。 

 

「啊……那……」這下相葉也有點愣住了,不知道怎麼往下接。 

 

兩個人突然沉默下來,氛圍變得有點沉甸甸的。 

 

「……對不起。」二宮開口道歉「我會再努力找一下……」 

 

「幹嘛道歉啦,」相葉皺起眉頭來「不過成人式那張照片我這裡還有備份吧?我回去重新拿去沖印……」 

 

「唔。」二宮點點頭。 

 

「沒事,其他的就算實在找不到我們再照新的嘛。」相葉把語氣調整的輕鬆起來,像很久以前一樣逗他「好啦,摸摸頭。」

 

二宮忍不住彎起嘴角,揉揉眼睛「嗯。」 

 

「快點回家,別想太多啦。要是覺得家裡冷的話把起居室空調打開,遙控器我放在藥箱下面那層櫃子里,這兩天冷的有點嚴重…晚上不要踢被子喔。」 

 

「因為你在北部才會冷的嚴重啦…」 

 

「也是哦。」相葉笑兩聲「我後天返程,等我回去喔。」 

 

「嗯。」 

 

掛了電話,二宮沿著路旁走,還沒來得及調整心情重新騎上車,相葉就mail他了一張自己站在楓樹下傻乎乎的遊客照,配著文字「這張如何?」 

 

二宮笑出來,回他「我才不要把這種放進錢包裡!」 

 

相葉發了個氣鼓鼓的顏文字來。 

 

二宮好笑的不得了,回他「笨蛋老頭。」 

 

沒想到相葉居然打過來,語氣半是笑半是氣「我只有31歲而已!」

 

「哦,那就笨蛋中年人。」 

 

「不行,定語不對。」 

 

「那叫你什麼?」 

 

「最喜歡的雅紀哥哥,最喜歡的雅君,你挑一個。」 

 

二宮皺了皺眉頭「唔?」 

 

相葉歎口氣「果真越長大約不坦率。」 

 

「沒事我掛了哦,我準備騎車回家。」 

 

「嗯,小心一點。」 

 

二宮乖乖騎著車回家,自己早早爬上床睡覺。如果睡一覺代表能結束一天的話,那他早睡一會兒相葉也許會回來的快一點,他回來的快一點,自己懊惱的情緒也會少一點。

 

到了相葉回來的那一天,錢包還是沒找到,倒是相葉反倒發給二宮了一堆自己的照片,模仿當時二宮在海灘偷拍他那時候的角度。

 

二宮把一沓沖印好的照片拿在手裡一張一張看過去,憋笑憋得快暈過去。 

 

「怎麼樣?」相葉問他「新的總比舊的好嘛!」 

 

二宮笑出聲來,搖搖頭「我喜歡以前的。」 

 

相葉表情無奈的也跟他笑「也是哦。」 

 

等笑聲止住了,二宮卻自己歎了口氣「看樣子找不到了。」 

 

相葉盯著他,鮮少見到他並不從容的樣子,顯得有點低落懊惱,上去拉住他的手。 

 

「好遺憾…」二宮輕悄悄的說了句「好遺憾喔。」 

 

「沒事,我們還有新的。」相葉上去抱了抱他「我不是在這裡嘛,你想怎麼拍都隨你。」 

 

二宮側著頭枕在他肩膀上「哦。」 

 

相葉拍拍他腦袋。 

 

然而嘴上主張著讓二宮別再想了的相葉,第二天趁著他上學,卻自己偷偷回到實家去了,拜託了媽媽把所有的小時候的照片都拿出來,坐在嘗試著找到那張遺失合影的底片,實在不行也試試有沒有可以替換的備選。

 

工程浩大,他坐在地板上坐到腰部酸痛,看了整整一個下午,一邊看一邊走起神來,看著照片忘記了任務,反而記起一些模模糊糊的事情。

 

他大概記起來自己是怎麼喜歡上二宮和也這個小孩的了。 

 

直到自己大學畢業之前大概一直都是把他當做一個小孩子看的,雖然比普通小孩可愛很多,他也從來沒動過什麼不尋常的心思。

 

二宮還小的時候每天來棒球場等自己一起回家,穿著和學校里所有男孩子一樣的制服短褲,露出細細白白的一雙腿,帽子也歪七扭八的戴在頭上,乖乖的坐在場邊縮成一團,拿著掌機玩的出神,偶爾抬起頭看自己,露出閃閃亮亮的一雙眼睛,帶著一點點閃爍的興奮或是快樂給自己鼓起掌來,仰著頭喊他雅紀哥哥,坦率又可愛。

 

那大概是他少年時期,最讓他有成就感的一個擁簇者,更甚於任何女孩子。 

 

他翻到一張照片,上面是自己,右邊站著當時自己同班的女孩子,左手卻牽著當時只到自己腰那麼高的二宮,他手裡抱著一個哆啦A夢玩偶。他笑出來,才想起這是自己大概十七八歲的時候,自己和當時的女朋友去遊戲中心卻帶著二宮,還把用獎券兌換來的獎品全給了他,現在想來也真是無理取鬧,對女孩子太失禮了。

 

翻了幾張,又看到一張二宮掛在自己背上比樹杈的照片,笑的眼睛都瞇成一條縫。二宮還是小孩的時候自己常常背他,練習棒球再累也還是有力氣在回家路上慢悠悠的背著他走,後來二宮開始長個子了,慢慢不願意讓他背,相葉勾著嘴唇笑了笑,摸摸照片上那個矮矮小小的可愛小孩「不過這傢伙,會不會從這時候已經開始喜歡我了?」

 

自己高中畢業的時候和二宮也有張合影,在學校門口,二宮直楞楞的在自己旁邊站著,插著兜一副勉強的樣子,臉上也沒什麼笑意,想來是知道自己畢業之後要離開家去讀大學了,所以臉上掛著滿是屬於小孩子的倔強情緒。相葉幾乎可以確信「果然,從這時候就很喜歡我了。」

 

從自己高中畢業之後的照片里,二宮漸漸出現的少了起來,他只有偶爾假期的時候回家才能跟二宮見面,而每一次相隔很久之後的見面都會讓他發現二宮又長大了一點點。直到自己大學畢業之後找到了第一份工作,朝九晚五離家不遠,不加班的時候會去二宮的學校和他一起回家。

 

二宮上了中學之後變得有點沉默起來,相葉那時候想,十四五歲的青春年紀大概要開始叛逆了,兩個人並排走在走過無數遍的回家路上的時候,他再也沒有背著二宮,二宮也再沒有牽著他吃棒冰了,只是有一搭沒一搭聊著天。

 

他的長大是肉眼可見的,相葉想,比如那時候他們一起走在馬路上,相葉還是一如既往的走在靠外面的一側,而這個開始有點沉默的青春病小孩會把插在兜里的手拿出來,在車經過的時候,下意識的來挽自己的胳膊,把自己往裡帶一點。這是他頭一次見識到來自這個小孩子的保護慾。

 

後來事情開始變得危險起來。二宮到初中三年級的夏天,身高已經快到相葉的肩膀,身形向一個年輕男人逼近了,他頭一次意識到大概是去看二宮的棒球賽,年輕的男孩在猛力跑壘的樣子完全和「兒童」這個概念脫離開來,青春和年輕的氣息帶著初生的男性荷爾蒙味道,讓他想起自己很久以前的中學時期。

 

「啊,小和也這麼大了。」這是他頭一次有這種想法。 

 

棒球賽完了之後他按照慣例帶他去慶功,二宮從他的杯子裡面偷偷喝了幾口酒,後勁猛烈的襲擊了這個酒精新人,他立即變得臉頰通紅,甚至連耳朵都紅起來,聲音也黏糊起來,整個人趴在桌子上,像化了的甜奶油一樣。

 

相葉覺得好笑又可愛,上去捏他紅透了的耳朵「小和?」 

 

二宮覺得癢,哼唧一聲把他的手夾在了耳朵和脖子中間。 

 

相葉楞了一下,覺得自己的手要在他滾燙的皮膚中間燃燒起來,感覺有點古怪,他試圖把手抽回來,二宮卻迷迷糊糊用手摁住他「讓我冰一下…好熱。」 

 

相葉也沒再掙扎,任由他抱著自己的胳膊。從這個角度看過去,二宮還是像小時候一樣沒怎麼變,軟綿綿的,比同齡的女孩子還要好看一點,尤其是現在整個人還泛著醉意的酡紅色──也許更接近粉紅色,可愛的不得了。但是他明明長大了,他在對面因為酒而有點難受,發出的聲音是屬於一個年輕的男人的,低低的喑啞的,他的肩膀變寬了,個子長高了,他也許在學校是很受歡迎的那一個,也許已經有過一個吻的經歷…… 

 

他的嘴唇也很好看,彎彎的藏在袖子後面,弧度好看的不得了。 

 

相葉以打量一個男人的思維來打量他,於是順著這個思維,他越想越遠,越想越奇怪了。 

 

那天晚上他久違的背二宮回家,他估計是半夢半醒的睡著了,軟趴趴的貼在自己肩膀上,胳膊有一搭沒一搭的蹭著自己耳朵,他甚至能感覺到二宮的腹部是怎樣柔軟的貼著自己的脊背。

 

於是那天睡覺的時候,他做了一場亂七八糟的夢,像青春期剛剛開始、初涉情慾的少年人一樣。第二天起床,他睜開眼睛,發現了自己一塌糊塗的情況,只覺得糟糕了。

 

這個夢是關於一直被自己當做弟弟的,剛剛十五歲的二宮和也。 

 

現在說來也好笑,他反復確定了一段時間,發現確實自己對這個小孩慢慢抱以了不太恰當的感情,然後他嘗試克制了一段時間,可是絲毫無法抵抗二宮繼續自顧自的出現在他的春夢裡,他大搖大擺的,得意洋洋的從自己大腦的一個領域闖到另一個領域,從一個小孩變成了一個帶有無可比擬的吸引力的少年,用他初生的荷爾蒙勒索起相葉來。再後來他自我否定了一段時間,甚至想過去看心理醫生,或者慌不擇路的逃跑,然後他冷靜了一下,決定面對。

 

後來,當他他確信了自己沒生病,沒發瘋之後,還確信了自己的眼光────當他重新抱著一種嶄新而複雜的情感看向二宮的時候,他還是那麼可愛並且令人快樂。他頭髮濕漉漉的盤著腿坐在床上打遊戲的樣子,他囫圇套上制服外套的樣子,他弓著身子騎車的樣子,他得意的時候彎起嘴角笑,朝自己眨眼睛的樣子,他吃東西鼓起腮幫子的樣子,他作為男孩子奔跑和跳躍的樣子,他眼睛閃爍的樣子,每一個樣子都在提醒著相葉,他既是那個好看的乖孩子,還是自己喜歡的人。

 

但是二宮的暑假還沒結束,還沒來得及升上高中,相葉就辭掉工作,說要自己做點什麼了。 

 

距離變得遠起來,相葉也忙起來,算是另一種意義上的奪路而逃了。相葉在心裡跟自己發誓,起碼要等到這個孩子成年才可以,他還沒辦法好好把小孩子的二宮,和那個出現在自己夢裡的帶著情慾的對象割裂開,他想坦率的告白,但是他還有很多很多東西要準備。

 

起碼等他成年 ,起碼等他是個所有人眼裡的「大人」,起碼等他…能接受自己這個抱著瘋狂想法的鄰居家一起長大的哥哥。 

 

後來? 

 

後來他的所有運籌帷幄卻都被搶先了。 

 

所以那沓照片的最後一張,那時候他們已經在一起持續了相當一段時間的戀愛關係了。那是去年夏天自己和二宮一起在院子後面吃西瓜時候照的,二宮蒙著眼睛,臉上掛著笑,被自己牽著手,從後面環著一起打西瓜。

 

氣氛快樂幸福的要從照片里溢出來。 

 

大概命運這種東西就是這樣子的,幸運到連兜兜轉轉都沒有,想來都覺得輕易的有點令人惶恐。不過管他呢,現在夠幸福就很好了。

 

除了自己的命運,那個最近丟了錢包的小傢伙心情有點低落罷了。 

 

於是相葉翻完了一箱相片也沒找到一個合適的替換品,卻滿載著幸福心情回家了。 

 

他想了一腔安慰二宮的措辭,想傳達給他當下已經非常令人滿足的事實,告訴他不足掛齒的小事根本不值得擁有幸福的人去煩惱,而他恰好準備和他的小朋友一直一直被幸運眷顧的走下去。

 

「等…等一下,所以你的理由是…?」當晚二宮被相葉興致高漲的壓到在流理台上的時候,整個人來不及反應,有點莫名其妙「我丟了錢包,還得被你壓一次來找回快樂?」

 

相葉摸了摸他的臉,跟他笑「大概…是這個意思。」 

 

「什麼啦…!我不要!」二宮抬腿蹬他。 

 

相葉一把抓住他的小腿「我今天回實家了,本來想找找有沒有小時候那張照片的底片。」 

 

二宮楞了一下,沒想到他抽出時間去找底片「誒?」 

 

「但是對不起哦,沒找到。」相葉的手在他腿部輕輕磨「不過我不沮喪,我看了一下午我們以前的照片,現在只覺得超──高興。」 

 

「都看到什麼啦?」二宮仰頭看著他,也好奇起來。 

 

「看到好多超可愛的小和,小小和。」相葉低頭親了一下二宮的嘴唇「覺得自己超幸運的,可以抵消一萬個丟錢包這種小煩惱的那種幸運。」

 

二宮被他說得忍不住笑「胡扯…」 

 

相葉低頭蹭他,兩個人吻在一起,唇舌交纏越吻越深,相葉今天亢奮的有點過頭,沒幾下親的二宮哼哼唧唧的喘起來。

 

「啊…痛痛痛!」二宮推推相葉的肩膀從流離臺上坐起來。

 

「哪裡痛?」相葉又湊過去,準備把二宮重新壓下去。 

 

「流離臺好硬!又冷又硬!」二宮摟著相葉的脖子不願意躺下去「我不要躺這裡…」 

 

相葉聞言,二話不說抱起二宮往起居室走,把他放在地毯上,連一秒喘息的機會都不給,俯身又繼續進攻起來。

 

「喂,你今天…」二宮很久沒被相葉搞到這麼猝不及防難以應對,又被猛然一下掀倒,相葉下去咬了一口他的腰,他驟然一縮「慢一點啦!」

 

相葉哪裡肯聽,追著他身上所有敏感的地方以超過平時的力氣熟門熟路的攻擊這,二宮受不了,在地毯上一點一點往前縮,一副蹭的皺成一團,相葉乾脆幫他甩到一邊,更用力的來接觸他裸在空氣里的皮膚。

 

「啊…啊!」二宮一邊喘一邊往前縮,根本來不及躲,脊背都蹭的泛起紅「你亢奮過頭了吧…」 

 

相葉只是煽情的在他耳邊喘息,沒回應他的話,專心致志的做自己的事情。 

 

二宮的胸口又痛又癢,被弄的亂七八糟實在受不了,於是撐著翻了個身,把背對著相葉,相葉乾脆將計就計的捉住他的背,親力親為事無巨細的照顧起他的背面來,他覺得自己就像在被相葉正反面煎熟的雞蛋。

 

相葉的手法和唇舌太過情慾,帶著濃濃的攻城略地的氣味,像是要用肢體來表達一切今天他想傳達的事情,而二宮像是有點招架不來,相葉的手伸進他褲子的時候,他往前躲了一下,伸手一不小心打翻了垃圾桶。

 

兩個人那來得及管,仍然繼續著,二宮漸漸適應了這種野蠻的攻略,準備翻過身子壓制相葉,他一轉身,餘光瞄到了剛剛倒下的垃圾桶,然後走了個神,又緊接著被相葉壓制住了。

 

「等一下!」二宮抵住欺身下來的相葉,扭頭看了看垃圾桶,伸手扒拉了一下。 

 

「怎麼了?」相葉的注意力還在二宮的身上。 

 

「等一下……」二宮扭身,支起身子爬過去,撿起垃圾桶來,在一堆垃圾里翻了幾下,從裡面挑出一個東西。

 

相葉於是湊過去「什麼?」 

 

二宮聳著肩膀歎口氣「啊……」 

 

相葉湊過去一看,他手裡拿著一個牛仔藍色的錢包。 

 

二宮回頭,舉著錢包跟他笑起來「還好這兩天沒丟什麼液體垃圾。」 

 

相葉反應了一下,湊過去打他的頭「笨蛋,搞了半天居然在垃圾桶里啊!你怎麼把它丟這裡啦!」

 

「可能連著桌上的垃圾一不小心丟進去的吧…那天有點心不在焉嘛!啊!害我們找了這麼久!」二宮跟他辯解。

 

「……你這傢伙!」相葉伸手去揉他的耳朵,語氣帶著點埋怨「笨到家才會害自己沮喪那麼久。」

 

「啊!不過好棒!居然找到了!」二宮沒管他的指責,向後仰著躺下來,枕在他腿上,舉著錢包,打開,抽出夾層裡的照片來「還在,你看!」

 

相葉接過他手裡的照片,看了看「沒丟就好,虛驚一場。」 

 

「嗯!」 

 

「以後不好好保管不行哦!等一下去把它洗一洗,或者買個新的。」 

 

「是!」 

 

相葉把照片放好,把錢包擱在一邊,然後伏下去親了親他額頭。 

 

二宮此刻滿足又高興,失而復得的心情讓他開心的不得了,他仰頭看著相葉,摩挲著他的鬢角宣佈「你可以繼續了。」

 

「今天好幸運,」相葉看著他,繼續像剛剛一樣把手伸進他的衣服里,湊近他耳朵邊悄悄說「超幸運的時候sex就是雙倍幸運。」 

 

二宮抬起頭吻他的嘴巴。 

 

相葉可能沒說假話,他們幸運到不用兜兜轉轉,不用要命的波瀾,不用辛苦的奔波,喜歡的人永遠都在旁邊,甚至連丟掉的錢包都回到身邊來。

 

謝謝我的超幸運先生,二宮想。

 

 


Fin.

评论(20)
热度(598)
© 一番能|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