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馬】Daily Special⑳

第二十杯 秘密

二宮想,相葉雅紀這人從小到現在沒怎麼變過,比如說最大的缺點,同樣也是特長,可能就是恃寵而驕。

不是對所有人的,獨獨對他一個。

不知道到底是被眷顧,還是一等一倒楣。

趁著他假期的尾巴,這傢伙不僅全方位入侵他的日常生活,還得寸進尺的要拉著他出去短途旅行,前前後後不斷的在他耳朵旁邊念,念到他怕了,只能放下遊戲手柄向他妥協。

然後相葉就開始興致勃勃的選目的地,拿著手機又是看地圖又是看攻略,無時無刻不在單方面和他討論哪裡比較好,他提了無數個題案,幾天來每一天早上中午晚上各一個,有時候深夜還會突然丟過來一個,隔天又基本上通通都否決或忘掉。

二宮對他這種雞仔行徑忍無可忍,隨手在地圖上指了個地方,草率的決定了目的地。

相葉歪歪頭,嘖了一聲,不太滿意,擰起眉頭看二宮。

二宮用圓呼呼的手指戳了戳地圖,說「就這裡了。」

相葉猶豫半晌,自己寬慰自己「嘛,哪裡都無所謂。」

二宮大功告成的鬆口氣,相葉笑嘻嘻的湊過來補了句「反正這次的重點又不是去哪裡。」

「不是去哪裡⋯那不然是什麼?」二宮問他。

「和君不猜猜看?」相葉對他眨了眨眼睛。

他預感不妙,看著相葉已經張開嘴呼之欲出要講肉麻話,下意識速度極快的用手嚴嚴實實的摀住了相葉的嘴,於是濕熱熱的氣息都癢癢的噴在他手掌心裡,黏黏糊糊的在他手心裡和大腦裡嗡嗡作響。

他不用想也知道這傢伙說的是什麼,絕對老套,卻絕對對他奏效。

他說「重要的是和你一起嘛。」

他面紅耳赤的把手拿下來,在相葉的衣服上抹「全是口水,髒死了。」

相葉笑起來,伸手輕輕敲了一下他腦袋。



結果意外的,是個再普通和平靜不過的旅行。

兩個人除了少年時期不融洽的合宿之外頭一次單獨出遊,旅行狀態卻不像是頭一次,而是磨合了很久很久的熟稔感覺,看起來不像是情侶出遊,反倒像是家族旅行的氣氛。

兩個人沿著海岸線自駕,大部分時間是相葉在駕駛,中間二宮代替他,窗戶敞開,夏天的海風灌進來,相葉趴在窗戶邊上,戴著墨鏡閉眼睛曬太陽,曬著曬著睡著了,一覺醒來睜眼又是落日,在海平線上好看的不得了。

他摘掉墨鏡興致勃勃,大呼小叫的喊二宮來看。結果一扭頭二宮笑個半死,乾脆把車停在路邊,扶著方向盤專心致志的笑,笑到肩膀一聳一聳縮成一團,一邊笑一邊聲音發軟的罵他笨蛋。

相葉被笑的莫名其妙,在後視鏡照了照,發現臉上被曬出了誇張的墨鏡的形狀,「啊」了一聲自己也開始跟著笑。

路上沒什麼人,車在海邊的落日裡停著,車裡的兩個人對著肆無忌憚的笑,笑到肚子痛。

一路的浪漫氣氛乾脆也被毀個乾淨,後來的兩天不管何時何地,相葉在公眾場合一直戴著墨鏡,二宮看見他這個蠢樣子就要笑,後來好不容易習慣免疫了,到了夜裡兩個人住在一起,相葉把墨鏡拿下來,湊過來的想撒個嬌的時候二宮都要破功,嘴角繃不住就要噗的一聲笑出來。

壓根一點他期待的蜜月感都沒有。

尤其是夜裡他還被快門聲吵醒,發現二宮一手拿著自己的手機當光源,一手拿著他的手機拍他的臉。

這樣持續了兩天,相葉終於被二宮笑的要發火,豎起眉毛和他兇「不許笑了!」

二宮哈哈哈的答應他「好,不笑了,哈哈哈。」

相葉就伸手上去摀他的嘴,把他箍在懷裡又糊又揉。

到最後一天相葉乾脆自暴自棄,在海灘上對著太陽曬,準備把全臉曬均勻。

二宮在他旁邊傘的陰影裡,盤腿坐著玩遊戲,相葉要拉他一起來曬,被二宮毫不留情的拒絕。

相葉癟癟嘴,拿起手機用前置攝像頭看了看自己差不多快曬均勻的臉,在太陽底下想,這次真是失敗。

頭一次的兩人旅行,他本來預估了很多很好的橋段,很好的氣氛,結果就要以一個笑料開始,一個笑料結尾,完全沒有什麼期待中的小鹿亂撞的浪漫感覺。

二宮倒覺得挺難忘的,他反正能記一輩子。

兩個人回程的時候,相葉黑了八個度。



二宮開學前一天,松本終於得償所願的受邀來相葉這裡喝酒。

他白天接到二宮的電話,二宮說自己明天就要開始上班,問他要不要一起來喝酒。

松本鮮少收到二宮主動的邀約,頗有點驚訝的問他「去哪裡喝?」話剛問出口,就反應過來了,除了相葉那裡也沒別的地方,於是他確認似的問了一下「和相葉君⋯全部搞定了?」

二宮嗯了一聲,聽起來很篤定。

他於是放心的來享受他的友情價了。

松本和朋友吃完晚餐,開著機車優哉游哉的開到酒館,機車停在外面,他跨出腳撐在地上,非常瀟灑的脫掉自己的頭盔。

松本用手撥了撥前髮,一眼看見了酒館外面的小黑板,寫著「秘密」。

名字蠻有趣,他於是饒有興趣的走酒館,坐在吧檯前的空位上,環視了一下,發現二宮還沒到,他又探著頭在吧檯裡找相葉。

相葉看見松本,從後面鑽出來,和他打招呼「喲,松潤你來啦!」

松本聞聲抬頭,剛準備和他問好,被嚇了一跳,然後問他「相葉君怎麼黑了?」

相葉愣了一下,哭笑不得卻惱不起來,跟他擺擺手「你等一下問和君吧。」

松本用拇指拂了一下鼻尖,遮了遮笑意「他人呢?還沒到?」

「唔,十有八九還在家打遊戲,說是暑假有一關一定要打通。」相葉跟他說「也不知道吃飯了沒有。」

松本點點頭「不愧是ニノ⋯⋯」

等到松本吃著小鬆餅,第一杯酒快見底的時候,二宮還沒到,相葉等不及,撥了個電話過去。

相葉對著電話氣焰一點點消失「你在哪裡了?……喂我說你!!好啦我知道……快過來快點快點……松潤當然到了,等你好久了……快出門喔!等下見!」

電波那邊二宮的聲音隱隱約約的也能聽到,一貫那種軟綿綿的聲線。

松本在旁邊聽他們兩個講電話的語氣,忍不住咧著嘴笑。

相葉掛了電話,跟他說「他馬上到了。」

松本點頭,然後覺得好玩,問他「你還記不記得上次我來,你帶了相冊那一次,那時候你和ニノ還連話都講不清楚的。」

相葉想了想,笑著和他點點頭「記得,感覺是好久以前了。」

「嗯,」松本喝下了杯子裡最後一口酒「我那時候還說這傢伙去哪裡把你找回來了⋯」

相葉拿過松本的空杯子,轉身去酒架上拿酒。

松本撐著下巴感嘆,像是自言自語「嘛,不過挺好的吧,現在。」

相葉聽見了,回頭跟他笑笑「是挺好的。」

可能甚至連松本都知道,他們兩個人做少年的時候除了逞兇鬥狠爭風吃醋之外,最擅長的事情就是陪伴彼此,現在又重新做回最擅長的事情,怎麼不是挺好。

比挺好還好一點。

二宮輕車熟路推門進來的時候,一眼看到松本,坐在吧檯閃閃發光似的,尤其是在膚色像亞非混血的相葉旁邊。

他和松本打了招呼,坐在旁邊的吧檯椅上。

松本問他「通關了?」

二宮做了個勢在必得的得意表情「完全餘裕。」然後看了看他杯子,問「你沒要特供來喝?」

松本說「在等你啊。」

二宮眼睛亮閃閃的,問他「真的喔?」

「真的啊,畢竟你明天都要重新早起辛苦了是不是。」松本坦率的點點頭。

二宮露出一副欣慰又幸福的表情「松本先生⋯⋯不愧是。」

相葉見狀,趕忙湊上來,問他們「喝什麼?」

松本極其瀟灑的指了指小黑板。

今天的特供叫秘密,意外的有點日本酒的味道在裡面,清冽又穩定的味道。

松本搖了搖杯子,問相葉「加了和酒嗎?」

相葉點點頭,指了指架子上的一瓶「嗯,加了這個,是和酒。」

松本毫不吝惜自己的讚美語氣「嗚哇⋯相葉君怎麼想到用和酒來做?」

二宮在旁邊一點一點小口正啜著酒,一聽這問句,也好奇起來,抬頭看相葉。

一抬頭他的眼神對上相葉的。

相葉正在用一種清凌凌坦蕩蕩的曖昧眼神看他,一邊看他一邊和松本解釋「根據心情做點創新嘛⋯⋯」

松本誒了一聲,在嘴裡砸摸兩下,覺得真的很好喝「超好喝,是吧ニノ?」

二宮剛剛一口酒下肚,卻好像已經醉意湧上臉,變得有點紅彤彤「唔。」



三個人在吧檯一隅喝酒聊天消磨時間,二宮隔天還要早起,於是時間差不多的時候,松本準備告辭。

松本喝的有點暈暈乎乎,二宮送松本出門,八成又是騎不了車。

二宮在路邊幫松本叫了一輛的士,松本大概是真的醉了,說話開始像小孩子一樣,奶聲奶氣的和他告別。

「好好上班喔。」松本拍拍他的臉。

二宮嘴裡答應著,把他塞進車裡。

松本坐進去,歪歪扭扭靠在那裡,二宮和司機交代了目的地,準備和他道晚安關車門,松本突然又來抓他。

「潤君怎麼了?」二宮問他。

松本一副語重心長的樣子,語氣無比認真「這次別再跟相葉君吵架了。」

不知道怎麼回事,二宮看著松本被掩藏在粘膩醉意下的可靠表情,喉嚨有點發緊。

他想了想,對著一個半清醒的醉鬼鄭重其事的保證「嗯,不吵架。」

松本放心了似的鬆開他,跟他說晚安。

二宮幫他關上車門,看著車子開走,插著口袋在原地站了一會兒,深吸了一口氣,轉身走回了酒館。



相葉正在吧檯後面擦杯子,看著二宮走進來坐在他面前,他問「松本君走了?」

二宮點點頭,有點沒力氣的樣子,趴在了吧檯上,埋在胳膊裡。

相葉走過來摸了摸他腦袋,問「怎麼了?困了?」

二宮頓了頓,悶悶的開口「好喜歡J喔⋯⋯」

相葉摸他的手僵了僵,二宮於是抬頭看他,看到他一副吃了蒼蠅似的表情,覺得無奈又好笑「不管你在想什麼,快點停,方向錯了。」

相葉沒繃著笑了一下,又回去擦杯子,擦著擦著問二宮「那和君世界第一喜歡誰?」

這又是什麼鬼問題?

二宮沒抬頭,埋在袖子裡回答「沒有人。」

「哈?」相葉放下手裡的杯子,站在他面前來「世界第一喜歡沒有人?」

二宮短暫的沒有出聲,酒館裡人不多,也沒什麼嘈雜的聲音,相葉聽著自己選的碟片在慢吞吞的放出有質感的緩慢旋律,在有點昏沉的黃色燈光和自己有點變快的心跳聲裡,顯得慢的過分。

「嗯,」二宮悶悶出聲「我沒辦法保證喔。」

「保證什麼?」相葉吞了一下口水。

「世界第一喜歡⋯之類的。」二宮抬起頭,看著他誠實道「我沒辦法保證自己是世界上最喜歡你的那一個。」

相葉的心有點沈下去,和漸漸消失的音樂趨於一個節奏。

「我⋯⋯」相葉的消沈估計寫在臉上,他對著突如其來的一次自陳有點手足無措,強自鎮定了一下,像是自我安慰「沒事,這樣就很好了⋯⋯」

二宮看著他的臉,把他心裡那些成分猜了個七七八八,他嘆了口氣「相葉君⋯⋯」

「嗯?」

「我這人⋯⋯大概不能保證自己是世界上最喜歡的那一個,但是⋯⋯」他錯了措辭,雙手疊在一起,手心出了點汗「但是我在用自己的方法好好喜歡著,每天配額的那一種。」

每天配額,大概還有幾百年份的配額可用。

用這種方法才能喜歡很久。

相葉聽到楞了楞,反應過來以後眼睛一下子亮起來,笑著湊過來問他「每天配額?」

「嗯⋯⋯」二宮面前點點頭。

「那你明天多配一點,把後天和大後天份的透支一下,明天讓我當一次和君的世界第一喜歡?」相葉不知道怎麼莫名其妙的興奮起來,開始隨口和他提要求。

都說了,這傢伙最大的特長是恃寵而驕,果然沒錯。

二宮皺眉頭「哈?我才不要。」

相葉癟了癟嘴,把手上最後一隻杯子擦乾淨,擺去一邊。


隔了一會兒,二宮趴在這裡好像睡著了的樣子,相葉撐著胳膊在那裡看他。

小小的縮成一團,被酒館裡的黃色燈光和溫柔音樂包圍著,背貓起來,有個柔軟的弧度,隨著呼吸一起一伏。

他想,單是呼吸他就能看上一晚上的這個人,剛剛大概頭一次主動跟他說了喜歡。

他居然還在後知後覺的不滿。

相葉於是帶著滿腔的柔軟和溫柔湊上去叫他「和君?」

二宮沒睡著,抬起頭用鼻子發出來了句「嗯?」

「沒關係,」相葉認認真真的和他說「我可以的,我跟你保證。」

「保證什麼?」

「我肯定一直是世界上最喜歡你的那個。」

突如其來莫名其妙的又被告白,二宮怔了一下,隨即反應過來,用手捂了捂嘴,克制著笑意,耳朵發紅的看著眼前坦承過頭的相葉。

他清了清嗓子,跟相葉笑「你到底哪裡來的自信?」

相葉大言不慚「天生的。」

二宮在對面看著他,在吧檯後面,穿著好看的制服,皮膚黑黑的,眼角和嘴邊都是帶著溫柔的笑紋,和自己喜歡的樣子別無二致。

這個原裝正版純天然的相葉雅紀,跟他說自己世界第一喜歡他。

這場景突然之間竟然顯得有點失真起來。

他这人没什么大的梦想,只有一些小小野望。

眼前就是最大的一个。

大概实现了。

他笑的眼眶發緊,伸手揉了揉「天生的?」

那傢伙還是一副理所當然的語氣「嗯,當然,原裝的。」

「那就好。」二宮頓了頓,加了句「我挺喜歡的。」

這下輪到相葉被嚇到,他聽清楚了二宮的話,反問他「誒誒誒?喜歡什麼?」

「喜歡你喜歡我。」二宮調整好情緒,理所當然風輕雲淡的甩出來一句「也挺喜歡你的,原裝的這種。」

然後二宮有點心慌,低頭去玩一顆順手拿來的裝飾櫻桃。

相葉頭一次意識清醒的捕捉到二宮說喜歡,今晚二連發。

他聽見了丘比特光著屁股在他頭頂嗖嗖射箭的聲音,神社里搖鈴鈴鐺的聲音,無數硬幣砸進許願池的聲音。

二宮和也說「喜歡你」的聲音。

他好久沒說話,就愣在那裡,二宮不知道他怎麼了,把手裡在玩的櫻桃丟進吧檯,抬頭看他「你怎……」

相葉雅紀盯著他發愣,眼眶紅紅。

「喂⋯」二宮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相葉一把抓住他的手,二宮還沒來得及反應,相葉湊過來,湊的近到不得了,睫毛都要碰在一起。

相葉隔著吧台湊上來親他,用嘴唇碰他的嘴唇。

他的心比意識先反應過來,砰砰的跳起來,劇烈到估計要被相葉發現。

相葉鬆開他的時候他耳朵紅的要滴血,相葉也沒好到哪裡去,眼眶都發紅,還腆著臉跟他逞強「獎勵你,說了很好聽的話。」

二宮問他「你在哭嗎?」

相葉堅決否認「我沒有。」

二宮看著他紅彤彤的鼻尖,覺得可愛,他勾了勾嘴角問「出息呢?」

相葉吸了吸鼻子,可憐兮兮的準備辯解「那不是因為………」

這下輪到二宮隔著吧檯去親他。

他用柔軟溫熱的方法打斷他,在同樣的燈光和音樂裡,用同樣的姿勢和角度,用剛剛相葉碰到的溫度還沒消失的嘴唇再還回去,用他以為「世界上最喜歡」的方法。


二宮鬆開吧檯後面的老闆的時候,和老闆一樣逞強「獎勵你,因為你這麼笨。」

「可愛才對吧。」老闆跟他笑。

「別給我得寸進尺。」

「那你再親一下。」

二宮乾脆趴在桌上裝睡。



當晚相葉送二宮回家,黏黏糊糊的跟他上了樓,跟他扯皮,最後留宿在他家。

二宮沒睡在屋子裡的單人床上,把起居室的茶几移開,兩個人一起打了地鋪,沒捨得把窗簾拉滿,枕頭直直的對著窗戶,正好可以看到星空和月亮。

洗洗漱漱一番,兩個人躺在起居室的地板上。

相葉看到二宮的窗戶,突然想到什麼似的,跟他說「要是再有颱風,窗戶不會有事吧。」

二宮快要睡著,迷迷糊糊的跟他說「應該不會。」

相葉把手枕在胳膊上「沒事,有事了我可以幫和君搞定。」

「好的謝謝,」二宮抬起手糊了一把相葉「快睡覺,我明天要上班了。」

相葉倒還是饒有興致的樣子「最後一個問題,明天要是和同學們說起來你的暑假,你怎麼說?」

二宮敷衍他「還不錯的暑假吧。」

相葉笑了笑,撒嬌似的問他「有沒有因為我變得更好一點?」

二宮仍然迷迷糊糊「是,托相葉君的福。」

相葉笑的嘴角擠出紋路來,翻了個身扭過來看他,月光下面一雙眼睛清亮亮的盯著他,跟他保證「我會更努力。」

二宮睜開眼睛,問他「努力什麼?」

相葉聲音沉沉的在他耳朵旁邊,半是認真半是自滿「把你的秋天冬天和春天也變得差不多。」

二宮終於忍不住,吭哧吭哧的笑起來,也翻身扭過來,和相葉面對面「我該說我很期待?」

相葉揚了揚眉毛「說吧,請。」

二宮老老實實的說「我很期待。」

相葉湊上來用額頭蹭他的額頭,說「喔,好喔,敬請期待。」

蟬還在叫,月光很好,在窗戶外面安靜平和的散發著清亮的光澤,今天只有一彎窄窄的彎勾,像是彎成一條縫的笑眼,看起來很開心的樣子。


他就和相葉一起躺著。


他的睏意被相葉鬧的褪了大半,相葉反倒快睡著了。

二宮突然想到今天那杯酒,於是問迷糊糊快失去意識的相葉「那杯酒為什麼叫秘密?說起來你的酒館也叫秘密⋯⋯」

相葉亂七八糟的嗯了一聲。

二宮捏了捏他「相葉氏有什麼秘密?」

相葉被他捏的痛,乾脆翻個身,摟著他,埋在他脖子裡「我哪有什麼秘密,和君全都知道了。」

他喔了一聲,乖乖在相葉懷裡,閉上眼睛準備醞釀睡意。

相葉突然在他脖子裡吐息溫熱,補了句「唯一的秘密⋯⋯」

「唔?」

「大概是二宮和也。」

二宮噗一下笑出來,重新閉上眼睛「快睡覺,我明天要遲到了。」

相葉蹭著他的脖子點點頭,頭髮蹭的他發癢發軟。

陷入夢境前,二宮想,如果明天一早比朝陽更早能看到的是這人亂糟糟的頭髮和黑的不成樣子的臉,那秋天冬天和春天也許會更好一點沒錯。

也許,嗯。




Fin.

评论(65)
热度(795)
© 一番能|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