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馬】Daily Special +

一杯野莓汁


二宮開學之後頭一次作為指導老師參與部活的時候,發現不久之前跟他告白的倉田同學似乎戀愛了。

個子高高的一個男生,隔壁籃球部的,和倉田同班,拎著用網兜裝著的籃球,在門口踱來踱去的等人,二宮一開始還納悶,後來看到同部的女孩子看著倉田揶揄的笑,她本人也臉頰紅紅,心裡一下明白了個七七八八。

好啊,不愧是青春期。

二宮覺得有趣,同時莫名其妙的也有點說不上來的感慨。

他自己也不明白這是怎麼樣的心情,姑且概括為⋯⋯

羨慕。

倒不是因為羨慕年輕什麼的,中年人二宮老師想。

大概是因為青春期時候正年輕鮮活,每一顆細胞都是新鮮的,療養再生的能力一定也很強,不論是生理還是心理上。

他本人卻似乎從沒有過這個能力。

他嘆口氣,看著小跑向自己現任男友的少女,突然想起這女孩幾個月前在自販機前和自己告白的場景,心裡居然綿綿密密的泛起點不服氣來。

連在夕陽下面紅著臉雀躍著跑向自己喜歡的人的氣力都沒有了,甚至連機會都沒有過,就已經不是那麼年輕了。他每天大概只有去找他喜歡的人喝杯酒的力氣,趴在那裡看一看,動都懶得動。

「真快啊⋯」二宮老師嘟嘟噥噥的感嘆一句。

治癒失戀的速度。

果然時間能治好失戀,鮮活的少男少女需要的時間大概只有一個多月而已。

部活結束,二宮準備離開的時候學生們和他說再見,倉田看著他,還是有點緊張的樣子,下意識把頭髮別在耳朵後面,抬起頭和他笑眯眯的說再見。

二宮覺得挺率真可愛,瞇著眼睛回了個笑,擺擺手說再見。

走出球場的時候夕陽正好,他回頭看了眼球場上的學生們,從兜裡拿出手機拍了一張。

於是過了一分鐘,相葉的手機上突然跳出了一條圖片訊息。

相葉老闆側頭看了看放在一旁的突然亮起來的手機,瞄到了發信人,在衣服上蹭了蹭手上的水珠,抓起了手機。

打開內容,發現是一張模模糊糊的照片,還背對天光,勉強能看出來一半是掛著夕陽的天空,一半是黑漆漆的陸地。

相葉哼哼的笑了兩下,也拿起手機,站在吧檯後面隨手拍了一張,效果同樣不怎麼好,玻璃的反光佔了大半個畫幅,角落裡正在喝酒聊天的客人的腦袋也被截了一半。

相葉發了出去,不一會兒,收到二宮的回覆,四個字「意味不明。」

相葉趴在吧檯上撐著下巴笑,回他「是你先開始的。」

他等了一下,二宮沒再回覆,他又發「下班來找我喔。」

二宮看著屏幕上的訊息,心想這真是好一個命令句,簡直連祈使句都算不上。手機在手上捏了半晌,最後還是認輸,只好回「嗯。」

相葉飛快的回了他一個傻兮兮的笑臉。

二宮和也站在夕陽裡,手機在天光裡折射著光斑,自己毫不自知的跟著笑,和那個傻兮兮的笑臉勾起的弧度別無二致。

這笨蛋。

他想,這樣大概也算是在夕陽裡跑向自己喜歡的人了吧。稍微少點活力,還要運用公共交通的那種版本。

下班後借用完公共交通的二宮老師被早秋仍然粘膩的空氣蒸出點汗水來,拖拖沓沓的往相葉的酒館走。

走在樹蔭裡的時候,他下意識的一步一步踩著光斑,耳朵裡塞著耳機,手機裡的音樂突然跳到一首他有段時間沒聽過的歌,他看著腳下影影綽綽的光影,自己以為已經壓在大腦最最深處的一點感官記憶,輕而易舉的就被聽覺喚醒,周身突然翻起一股詭異的熟悉感覺,好像時空流轉,回到了蠻久以前的時候。

前路很長,前路普通,一個人差不多可以走完,心態不消極不積極,心裡沒什麼想要的,沒什麼難以啟齒的那時候。

他還在踽踽獨行的時候。

他本來覺得還算的上安逸的日子,現在猛然想來居然有點害怕起來。

二宮拿出手機,把那首歌跳過去,加快了步伐往相葉那裡走過去。

被溺愛的久了,那段擁有普通前路的日子,想來竟然有點在深海裡的窒息感,他簡直要自嘲的想道自己那時候對著憑空想像出來的相葉怕是都要生病⋯斯德哥爾摩症那一類的。

還好還好。

他額頭上都是汗的推開門,相葉就在吧檯後面,儀表堂堂,抬眼看到他就衝他笑了笑。

二宮扒著門扯下來耳機,也對著相葉下意識的勾起嘴角。

太好了,相葉雅紀站在這裡。

他單單站在這裡,就已經是超現實主義。

更何況他冒冒失失的從吧檯裡鑽出來,大步走向他。

「有這麼熱?」相葉靠近他,看到他滿頭的汗珠,笨手笨腳的在口袋裡摸出來一張皺巴巴的紙,要往他額頭上碰。

「還好。」二宮不動聲色的格開相葉的手,順勢抓住他手腕,一雙眼睛直勾勾的黏在相葉的臉上。

相葉察覺到他比平常粘膩認真太多的眼神,心裡有點奇怪,反過來抓住他的手在手心裡捏了兩下,對著他笑了笑「怎麼了嗎?」

二宮搖搖頭,目光還是認認真真的捕捉著相葉的表情。

相葉於是牽著二宮回到吧檯,二宮坐在常坐的位置上,背包甩給相葉,乖乖等相葉奉上今天份的特供。

他撐著下巴看相葉,腦袋裡來來回回放的還是今天那首猛然來襲的歌,旋律在腦子裡兜兜轉轉,提醒著他曾經真實存在過並且曠日持久的,沒被時間療癒好的時光。而且還有後遺症,後遺症嚴重到現在偶然想起,儘管相葉雅紀的活生生的在自己面前忙來忙去,他仍然有點後怕。

萬一哪個地方出了錯,自己是不是還在那條路上,帶著自己無法癒合的一條疤痕,波瀾不驚的浪費著生命。

想想都要皺起眉頭。

現在沒有眼前這傢伙,估計怎麼走都挺難辦的。

「和君今天發的那張———」相葉想起了什麼話題,轉身準備和他講,正對上他這幅微微擰起眉頭的濃稠眼神,好像嚇了一跳。

「什麼?」二宮回過神來。

相葉把手裡的海波杯放在一邊,湊上來正對著二宮「和君?」

「唔,什麼?」

「你⋯是不是學校那邊出了什麼問題?」相葉眼裡帶著點疑慮,語氣小心,然後不知道腦袋裡突然進了什麼奇怪的念頭,睜大了眼睛「啊!和君不會被裁員了吧?」

二宮被他這一下砸的什麼感性念頭都灰飛煙滅,對著他翻個白眼「沒有。」

「那怎麼了,和君不開心喔?」相葉問,然後又一驚一乍「不會又被告白了吧?」

二宮嘖一聲,還沒來得及開口,相葉就口齒極其凌厲的堵他「這次可不行了,你要拒絕的乾脆一點,況且現在你理由很充分吧?」

「我上次也沒說行啊,」二宮手指敲敲桌子「不過有什麼更充分理由,你倒是說說看?」

相葉噎了一下,然後底氣十足「⋯⋯你就說你有喜歡的人了啊。」

二宮嗯了聲,點點頭「我上次也是這樣拒絕的,還要你教喔。」

相葉一下子反應過來,偏了偏頭想掩飾,嘴角不可抑制的勾起來,傻裡傻氣的「喔。」

二宮看見他這幅樣子,也跟著笑「笨蛋⋯⋯放心啦,沒人告白。」

相葉心情不錯,抓起旁邊的海波杯扭頭繼續工作,聲音小小「改天給你蓋個戳。」

二宮聽個一清二楚,埋在袖子裡偷偷笑。

相葉在榨汁機的轟鳴裡回頭看,正好看到他毛茸茸的頭頂和弧度溫柔的貓背。

他動作熟練的忙了一會兒,拿著杯子靠近,看著二宮,在他面前把杯口沾了細細的砂糖,做成糖口。

二宮撐著下巴看他手上的動作,心想最近糖口杯出現的頻率可真是高。

相葉把深紅色的液體倒進杯子裡推過來。

「今天是什麼?」二宮問。

相葉挑了挑下巴,說「你先喝嘛。」

二宮喝了一口,滿口都是濃厚酸甜的莓類味道,卻似乎沒嘗到酒精,於是扭頭去看寫著特供的小黑板,寫著「野莓琴酒」。

相葉伸手把他的腦袋轉回來,擠著他的臉說「別看了,你的就只有單純的野莓汁而已。」

二宮後知後覺的誒了一聲。

「萬一學校真有什麼讓和君焦頭爛額的事情,喝醉了怎麼應付?」相葉轉而捏他的臉「今天不給喝。」

二宮被他捏的臉頰有點發熱,剛想說其實根本一切順利,沒什麼可憂心的情況,看了看相葉,半個字都說不出來,只能乖乖點頭「喔。」

他低下頭喝了一口,混著杯口綿密的砂糖,在舌頭上翻了翻,滾到喉嚨裡。

相葉在對面撐著胳膊看他,不知道為什麼顯得躍躍欲試,他想到以往每一次相葉老套肉麻的情節,於是趕緊伸舌頭舔了舔嘴角綴上的糖。

「喂!」相葉看到他動作,下意識伸出指頭來詰責「幹嘛要舔掉!」

「哈?」二宮也伸手抓住他指頭,腦袋飛快的轉了轉「果然吧你,做糖口杯就為了這個。」

相葉語塞,心想被發現了。

二宮把他的手指丟回去,誠實道「不想你用手指碰我的嘴。」

相葉立馬大言不慚,指了指自己的嘴巴「今天沒打算用手,想用嘴來的。」

二宮耳朵發紅,伸過去拍他,相葉笑嘻嘻的躲了一下,跟他說「快喝嘛。」

他嗤了一聲,慢吞吞的端起杯子啜了一口,還沒來得及把杯子放回桌面,相葉就猛的一下湊了上來,鼻子撞在他鼻子上,他喊了聲痛,相葉迅速的調整了角度。

相葉冒冒失失的,溫柔的親他。

野莓的味道漫了整個口腔,相葉正在和他分享,用一種很柔軟的方式。

然後不知道為什麼,大概從相葉用舌頭舔他嘴邊的砂糖開始,這種方式開始顯得不太柔軟了,相葉得寸進尺,食髓知味似的把舌頭伸進來,似乎在他口腔裡找來找去,找殘留的野莓味道,末了還不知輕重的咬了他一口。

二宮被咬的吃痛,鼻子也被撞的發酸,面紅耳赤的把相葉攘開。

相葉也不怎麼好,即使還沒從被曬得黝黑的膚色裡回覆過來,還是以肉眼可見的程度臉色發紅著,他蜷著拳頭咳嗽兩聲「今天是想這樣來的。」

二宮覺得自己嘴唇可能腫了。他摸了摸鼻子,瞥了他一下「鬥毆來的?我鼻子都要斷了。」

相葉笑了一下,也揉揉鼻子,說「哪有那麼誇張!」

二宮固執道「你被撞一下試試。」

相葉看二宮似乎真的痛的不得了的樣子,湊上來說「那剛好來商量一下,我們交往之後還沒商量過這個。」

「商量什麼⋯?」二宮疑惑。

相葉伸手捧住他的臉,一邊擺一邊拿出一副學術探討的認真語氣「和君⋯你接吻喜歡偏這邊呢?還是⋯」

二宮掙扎出他的手掌,提高聲調「這種事怎麼都可以啦!」

「喔,」相葉想了想,歪了歪腦袋跟他說「我比較喜歡這邊。」

「誰管你啊!」二宮聲音又拔高了一個度。

相葉哼哼的笑,二宮尷尬的不得了,只好拿起杯子喝果汁。

杯底剛落在桌面上,相葉叫他「和君。」

「唔?」

「準備好,來了喔。」

於是二宮還沒反應過來,相葉就用剛剛宣告的那個最喜愛角度又一次湊了上來。

二宮敏捷的往後縮「相葉老闆!」

相葉煞車「怎麼了二宮老師?」

「麻煩你好好工作。」二宮伸手去抵他的臉。

「又沒客人。」相葉把他的手抓下來,鍥而不捨的重新踩油門,用比起剛剛溫柔而合適的角度親吻他。

二宮乾脆閉上眼睛,自暴自棄,不輕不重的咬了一口相葉。

他腦袋裡突然出現了今天下午倉田在夕陽下面奔跑的樣子,帶著點揚沙和橙色的空氣,又熱情又青春,愛意都有一百分的活力。

可是他不羨慕了。

和相葉分開的時候,他睜開眼睛,耳朵誠實的泛紅,眼睛裡卻帶著星星點點的笑意看著相葉。

相葉問他「怎麼了?在想什麼?」

二宮誠實道「倉田同學。」

相葉的僵了一下,表情變得奇怪起來。

這位倉田同學他略有耳聞,很不巧他記了個清楚,於是他「喔」了一聲,吸了吸鼻子,轉身對著酒架去了。

二宮察覺到他情緒急遽的下降,才反應過來自己的不當發言「喂!」

相葉沒理他。

二宮伸手,隔著空氣撈了他兩下「喂,因為這個⋯你也太無聊了。」

相葉扭過頭,睜大眼睛,似乎在瞪他「哪裡無聊?你這傢伙接吻的時候居然給我⋯⋯算了,我就知道。」

這下子輪到二宮睜大眼睛「你知道什麼了?」

「事實就是每天都有一群年輕貌美喜歡你的水手服包圍著你,」相葉諷刺他「所以你今天才會煩惱吧。」

二宮聽他這一番前因後果居然有理有據,想笑不敢笑「你⋯」

「我怎麼了?」

二宮給他下定義「幼稚。」

兩個人沈默了一會兒,二宮覺得相葉好像真的在認真煩惱,於是叫他「喂。」

相葉裝沒聽到。

「喂,老闆,我的果汁沒有了。」二宮繼續叫他。

相葉慢吞吞走過來拿他的杯子,二宮伏下去仰臉看他的表情。

相葉手裡轉著那杯子,也看著二宮,想了想跟他說「算了,還是不吵架。」

「嗯。」二宮點點頭。

相葉深吸了口氣,聳了聳肩膀,似乎調整好情緒,轉身準備給二宮加果汁。

二宮伸手扯住他。

「怎麼了?」相葉問他。

二宮措了措辭,問他「你在害怕嗎?」

相葉楞了一下,還沒來得及回答,二宮用力把他往回拽了拽「別怕了,以後盡量不吵架。」

「我沒在怕⋯」相葉下意識否認。

二宮點點頭,說「我剛剛也沒在想別人。」

相葉看他難得坦承,笑了笑說「真的假的?」

「不信?」

「百分之三十不信吧。」

二宮想了一下,從吧檯椅上直起上半身,湊過去在相葉的嘴唇上啄了一下「那還你一個。」

相葉抿了抿被親到的地方,跟二宮又拿出學術探討的語氣「所以和君是比較喜歡從左邊來?」

二宮咬了咬牙,最後放棄抵抗「就算是吧。」



稍晚點時候,酒館人多起來,相葉忙來忙去的,二宮就自己回家。

路上在便利店買了份便當,買了本漫畫,塞著耳機慢吞吞的走在路燈剛剛亮起來的每天的必經之路。

好像和以前沒有什麼區別,一派標準平凡中年人的樣子。

走出了青春期,生理和心理都喪失了很多熱情的那種中年人,每天都在青春洋溢的氛圍裡相形見絀,沒有百分百鮮活的細胞,療癒能力也差,沒有那樣多的時間資本。

青春細胞沒能治好他,万能的時間没能治好他。

還好相葉雅紀大概可以。

路燈下面他一步一步踩著的還是影影綽綽的光斑,小路上沒幾個人影,有點黑漆漆的,二宮抬眼看了看,心無波瀾的想,他真的一點都沒在悶,沒在怕了。

他從兜裡掏出手機,拍了張模模糊糊的照片,又給相葉傳了過去。

相葉大概在忙,隔了會兒才回復「像醉了一樣。又沒喝酒。」

二宮哼哼唧唧的笑,回復「慶祝一下。」

「慶祝什麼?」相葉問。

慶祝什麼呢?

慶祝⋯dog days are over,而且運氣好的話,大概永不再來了。


Fin.
——————————————

又是我!

跟大家說一下,DS不出意外大概是會出本的!我已經在緩慢的開始修修補補啦!到時候進度推進會跟大家講w

番外這篇在內大概三四篇左右,慢慢放出來,如果你們還沒嫌棄這個拖拖沓沓的故事(。

以上!





评论(50)
热度(648)
© 一番能|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