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馬】Daily Special+


一杯 白雪公主


今年落第一場雪的時候,二宮和相葉恰好正在一起。

一早開始天色就暗沉沉的,藍黑墨水一樣的顏色,冷氣裡摻雜了股水氣,陰冷潮濕。

冬天來之前,二宮想著今年冬天家裡時不時會出現另一個人,乾脆破費一下,給臥室裡裝了新的空調,暖房效果騰騰到散發著乾燥暖和的溫度。

可是相葉晚上睡覺怕熱,睡覺前偏偏給窗子留了條縫,入眠之前還黏在一起說要取暖,睡到半夜被子就全部丟給二宮一個人蓋。

到了清晨,風從窗縫裡鑽進來,帶著濃厚凜冽的冬天味道,往人骨頭裡鑽。

二宮距離起床去學校尚且還有些時間,反而被相葉扯被子的動靜迷迷糊糊的鬧醒了。他朝被子裡縮,裹起來往相葉那裡湊了湊,被這傢伙露在外面的小臂冰了個激靈。

他伸手抓住相葉涼兮兮的手臂,相葉半夢半醒的嗯了一聲,吸了吸鼻子,抻著手臂翻個身朝他湊過來,幾乎要壓在他身上,迷迷糊糊的跟他抱怨「好冷⋯」

二宮下意識往後縮了縮,相葉手臂一伸把他困在他有點發冷的懷抱裡,天羅地網一樣,寒氣從四面八方往二宮身上黏。二宮沒辦法,掀開眼皮抬眼看了看,這傢伙鼻尖不知道是不是都冷的發紅。

他伸腳踹相葉「喂。」

相葉大腦迷糊,反射神經倒是還可以,幾乎下一秒就把二宮伸過來踹他的腳用小腿夾住,固定的死死的。

二宮力氣沒他大,在他冰涼的小腿間掙扎了兩下。

相葉腿上用力,讓他連掙扎的餘地都沒有「別小氣,我暖一下⋯」

二宮換腿踹他「你去把窗戶關了先。」

相葉沒回答,氣息平穩,不知道是不是又睡著了。

二宮乾脆放棄抵抗,閉上眼睛卻睡不著了,他靜悄悄窩在那裡,眼睛開了條縫,腦子難得放空,只能感覺到相葉的身體一點一點暖和起來。

相葉睡熟了。

二宮微不可聞的嘆口氣,想著差不多也該起床,於是從床上爬起來,裹著毯子貓著背,迎著窗口小型凜冽的暴風闔上了窗戶,皺著一張臉把冬天拒之門外。

真是神經病才會冬天開窗戶。他想。

慢吞吞的整理好準備出門,他坐在玄關穿鞋的時候,神經病睡眼惺忪的從床上一步步挪到他旁邊,揉著眼睛,鼻音極重「早上好⋯和君現在就走了?」

二宮斜著抬眼看他穿的單單薄薄,叮囑他「別隨便開我家窗戶。」

相葉又打個哈欠「好。」

二宮張嘴還準備說點什麼,最後裹了裹圍巾,只說了句「那我走咯。」

「一路小心,我去店裡之前會幫你疊好被子。」相葉點點頭和他揮手「中午記得吃點熱東西。」

二宮嗯了一聲,說知道了,擰開把手出了門,還沒走出幾步,聽見門開的聲音。

相葉從門裡露出半個身子來叫他「和君!」

「嗯?」他回頭,看見相葉穿著短袖暴露在冬天裡。

「今天好像會下雪。」相葉說。

「學校我有放把傘。」二宮回答。

相葉想了想,話還沒說出口,二宮就神色不滿的朝他揮手「你快給我進去!」

相葉惺忪迷糊的喔了聲,縮了進去,確保門有咔嗒一聲好好上鎖之後,二宮轉身下樓了。

空氣濕乎乎的貼在皮膚上,二宮的鼻腔被冷氣逼的發酸,往圍巾裡縮了縮,圍巾昨天被相葉借去圍,現在還留著點痕跡,穿過濕漉漉的冷氣鑽進他大腦裡。

大概是一種好聞的男士香水的味道,二宮概括。

成年的相葉雅紀的味道。

二宮第一次發現這種陌生味道的時候有點意外,不過還好算得上是喜歡這種和他記憶裡的相葉雅紀相去甚遠的味道。畢竟十七八歲的時候這傢伙身上最好的⋯大概只有發梢上隱隱約約的洗髮水的氣味,清清爽爽,似乎就是風本身的味道。

儘管時至今日,他和相葉幾乎已經重新習慣了彼此陪伴這件事,他時常還是會想,想相葉在他不知道的地方悄悄的長成了一個大人,甚至他什麼時候開始擁有這種新的氣味他還不清楚,只是時隔多年再出現在他面前,帶著新的面貌和身分,甚至帶著新的味道。

嘛,雖然內核是沒怎麼變。二宮想想那個橫在他的床上,睡相糟糕的人,只是還是覺得有點遺憾,這點遺憾憑藉那個緩慢進行的雞肋節目補全計畫大概也無能為力。

不知道他自己會不會也在帶給相葉這種感覺,有點患得患失的沒出息的感覺。

不過那傢伙的話,大概會樂呵呵的把這點遺憾心情轉換成「發現新鮮感的驚喜」之類的也說不定。

二宮在圍巾裡面勾起嘴角吸了口氣,一瞬間幕天席地而來的全是他喜歡的人的味道。

下午天暗得很早,空氣仍然是涼颼颼濕漉漉的,憋著一股氣似的,天氣預報說的降雪遲遲不來,找不到閘口於是越積越暗,好像要壓下來。

放學的時候天幾乎要黑了,二宮剛出辦公室就冷的縮成一團,貓著背藏著手,顫悠悠的吐出一口白氣,去自販機前買了罐熱咖啡,捏在手裡暖著。

慢吞吞的走出校門的時候,二宮想今天連相葉那裡都懶得去了。

二宮半張臉埋在圍巾裡面,掏出手機準備給相葉打電話。

剛剛打開鍵盤鎖,恰好有人和他說老師再見,他抬頭和學生告別,恰好遠遠的看見了個再熟悉不過的身影。

相葉那傢伙戴著口罩,蹬著雙毛絨絨靴子在校門口等他,單穿了一件暗色的毛衣,也不知道冷不冷。他正靠在車門上低頭玩手機,兩手併用在屏幕上摁來摁去,大概是在玩前兩天兩人一起發現的新遊戲,前面的頭髮掉下來遮住眼睛,不知道什麼表情。

遠遠看真是⋯帥。二宮作為國文老師的尊嚴岌岌可危,此時此刻腦袋裡居然鑽不出什麼別的詞來。

他於是低下頭,在屏幕上找到相葉的號碼撥了出去,幾秒後成功的看到那傢伙有點手忙腳亂的接起了電話。

「喂?和君!」相葉從車上站直了身子,隔著口罩聲音悶悶的。

「唔,你在哪裡?」二宮問他。

「我⋯在店裡啊,怎麼了?今天想喝什麼?」相葉大言不慚。

二宮看著這個睜眼說瞎話的傻子帥哥,說「那你往五點鐘方向看一下。」

相葉嚇一跳,下意識扭頭過來,幾乎一瞬間就直愣愣的把二宮框在視野裡,短暫的怔了一下,口罩上面圓圓的眼睛就彎起來。

「怎麼樣?看到什麼?酒櫃還是吧台?」二宮笑著嗆他。

「喂——」相葉朝他走過來,聲音卻還是從話筒裡傳過來「我看到我老闆,先掛了。」

二宮哈哈的在原地笑出聲來,相葉剛好走到他身邊,他問相葉「誰是你老闆?」

「除了你還有誰。」相葉攬過他的肩膀,笑著帶他往車子那邊走。

二宮被他塞進了車裡。

相葉的車子裡暖氣開的熱烘烘,二宮看了看表,側頭去問相葉「今天不開門營業嗎?」

「沒有啊,照常的。」相葉伸手指了指他的安全帶,示意他繫上。

二宮轉身去抓安全帶,還沒來得及扯出來相葉就伸手代勞,他乖乖往後仰「那你過來幹嘛?」

相葉幫他咔嗒一聲摁好了扣,仍然沒縮回去,靠的極近的看著他,他幾乎能想到相葉的口罩下面是怎樣擺出一副無辜善良的表情。

相葉說「想說要下雪了,來接你嘛。」

二宮用手肘抵他「太近了——」

相葉就跟他不使全力的擠「你這傢伙⋯連句謝謝都不講?」

「好好好謝謝謝謝——」二宮不耐煩「別擠了⋯⋯現在還在學校門口。」

相葉松了點力氣,眼神不善的用手指指了指自己的口罩。

二宮翻了個白眼「服了你。」

相葉說「快。」

二宮飛快的低下頭,用嘴碰了碰相葉隔著一層口罩的嘴唇。

相葉於是低沉沉笑了幾聲,回到了自己的駕駛位。

二宮問他「笑什麼?」

相葉搖搖頭,說「隔著口罩感覺好扎。」

「誰管你扎不扎。」二宮說。

相葉一邊笑一邊摘了口罩,發動了車子。

路上塞車,一路走走停停,天又暗的快,相葉在又一個信號燈前被迫停下的時候開始顯得有點不耐煩。

他握著方向盤的手指起起落落的敲著方向盤的深色皮套,抻著脖子去擋風玻璃前看了一眼天空。

「到底什麼時候下雪啊?」相葉語氣也跟著浮躁。

二宮覺得好笑「你跟我抱怨什麼,又不歸我管。」

相葉趴在方向盤上笑了兩聲,扭過頭來跟二宮擺出一副天真爛漫的樣子,和年輕幼稚的時候別無二致「也是喔。」

二宮噗一下笑出來,笑到耳朵都發紅,心裡想的是可愛的要命,嘴裡說出來的是「笨蛋。」

止住了笑,二宮吸了吸鼻子問他「相葉氏這麼想要下雪哦?」

相葉下一秒就點點頭,坦率交代「想啊,冬天嘛。」

二宮看了看他沒講話。

「下雪了才會很有'啊,這是冬天'的氣氛吧。」相葉扭頭過來瞄他。

二宮腦袋裡突然出現了以前和這人共享雪天的時候。


好像是聖誕節附近,相葉快要過生日,二宮請他去附近的滑雪場,兩個人在那里一直呆到閉館才走,出來的時候天黑了,外面雪也大的不得了,地上積了厚厚一層,滿街都是聖誕季的璀璨燈火,他們兩個人那時候的精力多到用不完,心情好了就又瘋又鬧,他把雪團砸在相葉腦袋上,相葉就掬起一把雪往他身上丟,又拿冰涼的手往他衣領裡面鑽。

想想就開心的不得了。

相葉問他「你笑什麼?」

二宮看著他搖搖頭「沒事。」

過了一會兒,相葉像是和他心電感應了似的,嘟嘟噥噥的小小聲「聖誕節快來了吧。」

二宮唔了一聲「如果下雪了應該就不遠了吧。」

相葉點頭,說「是喔。」

二宮還在心裡詫異相葉怎麼突然情緒溫度降了下來,這傢伙猛的拍了一下方向盤,嚇了他一跳「所以怎麼還沒下雪!」

二宮這次心裡想的是幼稚,心口如一的定義他「小學生。」

回到酒館,相葉問他要不要喝酒,二宮扭頭看了看小黑板,寫著「紅車厘」,定價不菲。

二宮指了指說「我就喝那個。」

相葉楞了楞,說「你不是從來不挑嗎?」

二宮看著他,沒理解他什麼意思,慢吞吞的回「那我⋯不挑,反正每天都是喝特供,有什麼所謂?」

相葉笑了一下「今天不給你喝特供。」

「喂,」二宮說「你不要小氣哦!」

「才不是小氣!」相葉伸手過來拍了下他的腦袋,一邊轉身拿酒一邊跟他說「今天只給你做這個,所以這個才是真正的特供。」

二宮嗤了一聲「真的?是什麼?」

相葉轉過來跟他眨了眨眼睛,笑的他渾身發毛「所以到底是什麼⋯喝了會生病嗎?」

相葉哼哼笑,抬手拿了個杯子繼續工作,做出了一杯分層完美的酒來,底部是紅色,頂上厚厚蓋了一層乳白色。

杯子被推到二宮面前的時候,二宮讚嘆了一聲「好厲害。」

他嚐一口,被清甜的蘋果味道和奶油味道灌滿了舌頭,於是喝的發笑起來,只覺得這味道雖然好喝,只是女子力未免太高。

於是二宮好奇「這到底是什麼?」

「白雪公主。」相葉擦著杯子大言不慚,一副見怪不怪的樣子對他笑嘻嘻「白雪公主多應景,說不定一會兒出門就下雪了。」

二宮對著他翻了個白眼,端起杯子,十分富有男子氣魄的喝了一口這杯甜酒。

可惜後來這天到了相葉酒館打烊,天色還是那樣。相葉把二宮的手揣在口袋裡,兩個人一起慢吞吞的往公寓走的時候,水氣愈發凝重,沈甸甸的壓在頭頂,偏偏不落下來。

冷得要命,晚上二宮極力阻止了相葉開窗戶的行為,只是把加濕器搬到他腦袋附近,敷衍他兩句,相葉就乖乖睡覺了。

到了半夜,相葉迷迷糊糊的起床去洗手間,出來的時候躡手躡腳的走去窗邊,準備把起居室那扇窗戶開條縫的時候,突然發現下雪了。

漫天遍野的鵝毛大雪,斜斜的一片一片輕悄悄的落在地上,落在地上,攢了薄薄一層,連窗戶上也有點結晶,五角的雪花樣子,好看的不得了。

相葉啊了一聲,下一秒就撲過去喊二宮「和君!和君!小和!」

二宮聲音黏糊糊的嗯了一聲,勉強睜開眼睛,跟不上相葉興奮的節奏。

「下雪了喔!」相葉兩手並用,在他臉上擠來擠去。

二宮半睡半醒,乖的不得了,被相葉又拖又抱的拉起來「你別動我⋯⋯我自己⋯我自己起!」

相葉帶著他拉開窗簾,他揉揉眼睛走過去,看到窗外的樣子,扯著嘴角笑「哦——下好大。」

相葉點頭「是吧!」

二宮看著他,帶著鼻音黏黏糊糊的笑「所以你在自滿些什麼?」

相葉對著他做了個傻兮兮的勝利手勢。

二宮打個哈欠,伸出手拍他的頭「滿意了?」

「差不多吧。」相葉說。

二宮惺忪的嗯了一聲。

兩個人在窗口安安靜靜的看,相葉時不時發出點讚嘆的聲音,二宮一邊犯睏一邊看雪一邊看他,覺得可愛又好笑。

過了一會兒,二宮還是困兮兮,他拉相葉往臥室走「睡覺吧。」

相葉扯了扯他的袖子,他剛回頭,相葉湊上來親了親他,說「這樣就滿意了。」

他笑著罵了句無聊,把相葉拉回了被窩裡乖乖睡覺。

睡覺之前,相葉說了句「謝謝,白雪公主。」

二宮埋進被子裡笑,相葉側過來盯著他「你笑什麼?」

他直覺有點危險,於是收了收笑意「沒事,我在感謝白雪公主。」

相葉哼哼唧唧的不相信,伸長了胳膊來鬧他,二宮也反著壓回去,把床上搞得雞飛狗跳。

兩個人又笑又鬧了一會兒才安靜下來,過了好一陣子,二宮以為相葉睡著了,相葉又帶著夢囈一樣的語氣開口「聖誕節要是下雪就好了,要是不下雪的話,感覺聖誕老人的馴鹿車都沒馬力開到日本。」

二宮被他逗的吭哧笑,不知道他在講夢話還是什麼,他對相葉下定義「幼稚。」

相葉裹了裹被子,快睡著的時候口無遮攔的誠實「沒事,反正又不對別人幼稚。」

二宮躺在床上,耳邊是相葉慢慢平穩的呼吸聲,外面似乎還有撲簌簌的屬於雪的聲音,他突然想通了點什麼。

那點關於錯過的相葉長成大人的歷程在他心中來來回回繞圈,遺憾貼了一層又一層,他以為自己抱著這心情一直到不知道多遠的地方去。

現在相葉告訴他,反正不對別人幼稚。

原來如此,就像他自己,把最聰明的樣子都留給了別人,最笨拙小心的留給了相葉。兩個人對等公平,換來的是相葉把大人的樣子留給別人的,幼稚的樣子才是專門留給他的。

而二宮似乎也能確定,單有這點幼稚的樣子,就已經夠他消化很久很久了。

窗戶似乎沒有關緊,風夾著點雪,凜冽的闖進二宮的暖房裡。

二宮無可奈何的往相葉那邊湊了點,相葉下意識伸手過來抱他。

陷入睡眠之前,二宮想「謝謝,白雪公主。」




——————————————

說實話我是因為聖誕篇爆字數所以拆開濫竽充數一篇裝兩篇(
於是聖誕篇馬上!
我也許要久違的日更了?

评论(20)
热度(607)
© 一番能|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