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馬】Daily Special+


一杯 聖誕特飲


上一場雪斷斷續續持續了兩三天,天氣又晴朗起來,到了聖誕節的時候反而沒什麼下雪的跡象。

二宮聖誕季沒有假期,仍然一天天通勤上班,等反應過來,已經是眼看著平安夜就要來了的地步。

他悄悄在心裡緊張了一下。

於是他在吃飯或喝酒的時候試探性的問了好幾次,譬如相葉有沒有什麼特別的安排或計畫,或者有沒有什麼特別想要的東西,而這傢伙卻好像沒有反應過來的樣子。

所以二宮幾乎榨盡了自己聰明大腦裡的一切力量來想自己要送相葉一個什麼生日禮物。

說來很奇怪,他這兩天天天琢磨著這個問題,琢磨到自己開始反思,以前自己到底是怎麼送他禮物的。

想來那時候送也是送了,送過皮帶,送過遊戲,簡單到請他去滑雪都可以。

偏偏這次卻顯得這麼要緊。

時隔這麼多年之後不說,主要是相葉從他傻兮兮的幼馴染相葉,變成了成年人相葉,他的⋯男朋友相葉。

這就很要命了,他想,想來既不可置信又有點棘手。

然而平安夜越來越近,相葉卻開始忙的腳不沾地。

相葉在酒館裡請了小型的年輕樂隊,每天晚上來做表演,延長了營業時間,不光是這個,大概同時因為聖誕季的緣故,每天客流量越來越可觀,相葉好像以一種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的忙起來,甚至又招了個工讀生來幫忙。

他好像忙到連日期都要忘記,只剩二宮自己一個在這裡牽腸掛肚的思前想後。

二宮看著他每天前前後後的折騰,反倒問不出什麼來,看著他雖然疲憊可是又顯得充實的樣子,話到嘴邊就變成了「你記得吃飯。」

到了平安夜前一天,二宮下了班,想著去酒館找相葉,站在門外卻發現自己常常坐的位置都坐了人,一個面積不大的小酒館滿滿當當的坐滿了客人,他進去了似乎也找不到落腳的地方。

二宮站在門口猶豫了一下,決定先自己去商店街吃飯,於是又慢吞吞的走了。

等到他坐定,拿起筷子吃味道一般的簡易炸豬排定食,他想,他大概有十成把握相葉那傢伙一定沒有吃東西。

同時他有八成的把握那傢伙忘記了時間,甚至沒想起來他。

他第一個十成中了十成,第二個十成卻被另外二成擊敗。

相葉沒過多久就給他發消息「好餓——」

二宮於是對著手機嗤了一聲,迅速結束了自己的晚餐,拎著便當回去找相葉。

推門進去的時候他的常座還沒空出來,二宮於是在角落里找了個位置坐下,相葉沒在吧檯,大概去後廚忙了。

他撐著下巴坐在那裡,新來的工讀生不認得他,只拿了酒水單來給他看,又跟他介紹了即將開始的小型表演,臨走的時候看見他手裡的便當,還面露歉意的跟他講「不好意思,這裡禁止外食。」

二宮懶得解釋,只是說好。等了大概一刻鐘,他還沒和相葉講到話,手裡的便當慢慢有點冷下來。

真是忙,他想。估計等一下看見了自己的話,那傢伙又要分心出來跟他說著說那的。

二宮想了想,乾脆決定自己不要打擾相葉的生意,於是招招手叫來工讀生,把便當給他,說要他轉交給相葉。

看工讀生沒大反應過來,二宮補充了句「他的晚餐。你跟他說⋯算了,送給他吃就好。」

對方雖然還是雲裡霧裡覺得奇怪,也禮貌的答應了他,說會轉達到。

二宮於是推門出去,冷氣又往他脖子裡灌,前幾天下的雪正在消融階段,像是要把所有的熱量都一起消化掉。

他回頭看了看熱熱鬧鬧的小酒館,貓著背把手揣進兜裡,帶著不知道什麼心情往公寓走。

他今天仍然圍著同一條圍巾,借給相葉的那條,只不過中途洗了一次,相葉的味道都所剩無幾。

還真是⋯比平淡更寡淡的一個聖誕季。

明明是某種意義上的頭一個聖誕節,頭一個生日。

他走在路上,發現沿途的樹上纏掛的彩燈閃閃爍爍的變換著顏色,店家都佈置成了典型的聖誕模樣,他們大概也都和相葉一樣忙起來,熱熱鬧鬧的,往外面星星點點散發著熱氣。

到底是聖誕節,氣氛十足,還是讓人開心的。

二宮哈出一口氣,有點後知後覺的回憶起了自己前幾個沒有相葉雅紀的聖誕節。

他居然不太想的起來,就像是夜晚作夢一樣,到了清晨忘得一乾二淨,他對於這個節點甚至沒有什麼深刻的印象,也不太能記得自己是如何度過的。

大概因為⋯說到底從一開始,相葉雅紀出現根本就是一場掠奪,橫衝直撞的,最過分的一個就是奪走了自己的聖誕節,從他作為常駐嘉賓駐紮在屬於二宮和也的時光裡開始,二宮和也的聖誕節就不只是聖誕節了。

他大概在心裡把相葉和聖誕節劃上了某種約等號,所以他沒有相葉的時候,連過聖誕節的權利似乎都被剝奪。

可是現在他分明可以聽到街上有聖誕歌的聲音,雖然旋律聽不清楚,只有聖誕鈴鐺的聲音,但是輕輕脆脆的,就好像真有馴鹿從頭頂飛過去。

他想別人的聖誕節大概有禮物或者聖誕老人,還有成捆的心願。

他一概沒有。

他有的大概是相葉雅紀。

還好有相葉雅紀,還好找回來了。

想起那些年都沒想到的事情,現在才來得及後怕,他可是還沒做好一輩子都不過聖誕節的覺悟,然而前一秒他還在不甘心,實在是比以前要求高出太多。

挺好的,起碼算是在節日幸福的領域邁出了很大很好的一步。

於是他繞了一小段,去還沒打烊的甜品店買了小小一個蛋糕給他的聖誕先生。


相葉忙到打烊,送走最後一桌客人,又送走了年輕的樂手們,和員工清理清理,酒館只剩下他自己的時候,他才反應過來時間已經不早。

二宮送來的便當躺在後廚的角落裡,早已經冷了,相葉中間只吃了幾塊鬆餅,這時候才感覺到餓。

於是他把便當塞進微波爐,擰好了旋鈕,終於喘了一口氣,靠在台子上等。

他拿出手機準備給二宮發個簡訊,摁亮主屏幕的看到時間,發現新的一天剛剛過了十分鐘。

新的一天恰好是平安夜,他的生日。

收件匣裡擠滿了慶生短信,他一條一條往後翻,來自同學的、朋友的、同棒球隊隊友的、家人的,熱騰騰的闖進眼睛裡,全是「生日快樂。」

再往下翻,他發現了一條來自二宮的。

他下意識扭頭去看二宮常坐的位置,意料之中的空空如也。

相葉有點想笑,又有點緊張,他打開簡訊。

二宮發給他的文字和別人的好像不太一樣。

「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聖誕快樂。」

在擠滿了生日快樂的消息裡,只有這一條是聖誕快樂。

實在是夠與眾不同。

微波爐叮了一聲,相葉在後廚一個人有點愧疚的笑起來。


二宮隔天早上起床,關了鬧鐘,張開雙眼後頭一眼就看到日期坦坦蕩蕩的在屏幕上閃爍。

平安夜。

相葉雅紀的生日。

他於是抱著被子從床上坐起來,還沒來得及細想為什麼自己旁邊久違的空空蕩蕩,就感覺到室內溫度前所未有的高。

他爬下床,發現起居室窗戶關著,沙發上也空空如也。

於是二宮得出結論,相葉昨晚大概沒過來。

不過不太應該是這個走向,二宮想。昨晚他買了蛋糕,準備等相葉過來之後給他吹個蠟燭過生日,順便把費盡腦筋準備好的禮物交給他,也算是慰勞一下這個忙碌到腳不沾地的辛苦老闆。

等到過了十二點,二宮趴在沙發上看電視劇看到快睡過去,相葉既沒有傳給他簡訊也沒打給他電話,他揉揉眼睛,拿起手機發給他一條祝賀聖誕的簡訊——加上前面附帶了幾個定義性的詞彙。

沒等到相葉回信,他想相葉過來應該也累得不得了,乾脆明天再吹蠟燭也一樣。

睡覺之前他透過窗戶看了眼外面,街道上的彩燈熄了一大半,店家也都打烊了。該是休息的時候了,差不多。

他爬上床去睡覺,綣在靠近檯燈的一邊,把相葉常睡的那一邊靠近加濕器的留給他。

相葉卻沒過來。

二宮從床頭拿起手機,看了眼收件匣,相葉大概凌晨兩點鐘傳來一封簡訊,他說

「太晚啦,今天不去打擾和君了。」

後面綴著一個粉紅色的傻兮兮的笑臉。

二宮嘖了一聲,把手機扔在床上去換衣服了。

倒不是在生相葉的氣或是什麼的,好歹已經是大人了,況且兩個人有過前車之鑑,互相都說好了儘量不生氣不吵架。

只是不可抗力太多,讓人圓滿不起來。

和以前沒有相葉時候的聖誕節也不同,那時候的寡淡他熟悉並且不太在意,現在的是觸手可及,卻彎彎曲曲的費心費力,實在是讓人失落。

到了學校反而心情好一點,有了點讓人參與其中的聖誕感覺。

學校裡的大家今天基本心不在焉,沈浸在節日氣氛裡,教室和大廳全是屬於十七八歲的幼稚掛飾,學生手上似乎都拿著花花綠綠的禮物來交換,開心又熱鬧。

每個人都是高興的樣子,他反倒不好再失落。

到了快放學的時候,二宮的辦公桌上也堆了不少糖果和禮物。二宮笑著和學生說謝謝,說聖誕快樂。他拿著禮物一個個看了看,發現了一袋滿感興趣的糖果,剛剛拆了塊丟進嘴裡,手機震了震,他拿起來看。

是相葉的簡訊,他說「下班來找我哦。」

二宮把糖換了一邊含,手指在手機上飛快的摁出字來,仿照他昨晚的句式睚眥必報的回覆「人太多,今天不去打擾相葉君了。」

相葉鍥而不捨「聖誕特飲!來嚐嚐嘛!」

二宮沒回覆。

相葉緊接著發來一條「一年一度,僅此一次。」

他剛剛唸完這行字,相葉乾脆打電話來。

二宮認輸,只好妥協,接了電話搶先開口「好好好我知道知道知道知道了!」

相葉笑還沒來得及笑完,二宮就把電話掛斷了。

托了聖誕節的福,今天走出校門的時候時間還早,二宮照例在自販機買了罐熱咖啡。

抬頭突然發現天似乎有點暗下來,潮濕的水氣味道又鑽出來,他捏著熱騰騰的易拉罐想,這場雪不知道又要積攢多久才肯被放行。

如果可以,稍微早一點的話會比較好,起碼某個對「冬天的氣氛」有過分要求的人,大概會心情不錯,看在他生日的份上。

二宮稍微加快了步速。

到相葉的酒館門口不過花了半個小時,剛剛過相葉的開門時間。

二宮趕的有點喘,頓了頓腳步短暫的休息了一下,清了清嗓子,走近門口。

然後他發現相葉似乎還沒開門。

他有點奇怪的敲了敲門,沒人應,他又用力敲了敲,喊了聲「相葉氏。」

隔了一會兒,二宮覺得莫名其妙,掏出手機準備打給相葉的時候,門從裡面打開了。

相葉穿著整整齊齊的襯衫和西裝馬甲,係著他調酒的圍裙,神彩奕奕的嚇了他一跳。

二宮貓著背縮在門口,捧著手機楞了一下「你在幹嘛?角色扮演?」

相葉笑了一下,把門拉開,側身把二宮讓了進去「請進吧。」

二宮有點好笑,一頭霧水的走進酒館。

還是那一副聖誕的樣子,燈光溫暖,在木製的桌椅上面折射出來的光溫柔昏黃,角落裡站著一株小小矮矮的聖誕樹,音響裡隱隱約約的是聖誕的搖鈴聲。

只是空空蕩蕩的,只有他們兩個人而已。

「你搞什麼⋯⋯」二宮回頭睨他。

相葉充耳不聞,來拉他的手,把他往他常坐的地方帶「這位客人,麻煩坐這裡。」

二宮被他這幅作派逗到發笑,任由他拉著坐上了吧椅。

相葉問他「喝什麼?特供嗎?」

二宮乾脆配合,煞有介事的點點頭「那麻煩您了。」

相葉揚了揚眉頭,一副駕輕就熟的優質青年樣子「知道了。」

二宮笑到眼睛彎起來,撐著下巴看著相葉流暢好看的動作,從酒櫃上拿下來不同的酒品,手法考究的往弧度柔軟的杯子裡倒。可能是因為聖誕氣氛,或是因為沒有尖利嘈雜的人群聲音,相葉的樣子似乎柔軟又溫柔。

相葉把一杯顏色清爽的液體推到他面前來。

二宮把下巴擱在拳頭上打量今天的特供。

「嚐嚐看。」相葉撐在吧檯上,朝他自信滿滿的揚了揚下巴,然後想起自己似乎還在玩什麼角色扮演的遊戲,又補了句「請。」

二宮把嘴巴埋進袖子裡笑了兩聲,迎著相葉饒有趣味的目線,抬起頭拿起杯子喝了一口他的自信商品聖誕特飲。

酒精味出乎意料的濃,留在嘴裡的卻是香甜濃厚的杏仁和甜可可的味道,實在是適合冬天。

他沒發表評價,又喝了一口。

相葉在對面直勾勾的看著他的動作,看到他第二口下肚,忍不住問「這位客人,你覺得怎麼樣?」

二宮清了清嗓子,回答他「酒還不錯。服務一般。」

相葉沒繃住,低頭抿了抿嘴巴,調整了表情,皺著眉頭問二宮「服務怎麼了?」

「你們調酒師一直很噁心的盯著我看,」二宮認認真真的裝出一幅無辜表情「想請這位調酒師自重,我已經有交往的人了,銷售結束。」

相葉歪著腦袋憋笑,語氣煞有介事「調酒師沒想別的,調酒師也有在交往的人了,還是個蠻可愛的人,目前還不準備搞浮氣。」

「這樣啊。」二宮拿起酒杯抿了一口。

相葉的目光還是沒離開他,又張嘴和他補充「費了好長時間才在一起的,所以還有好多事要做。」

二宮抬眼反問他「比如?」

「比如⋯⋯」相葉裝出一副絞盡腦汁的樣子「還沒一起過過聖誕節。」

二宮原來如此的「啊」了一聲,晃了晃杯子又問「聖誕節你這麼忙,哪裡有時間?」

「哪裡會沒有?」相葉擺出理所當然的表情「今天生意冷冷清清的,等送走你,就專門等他了。」

二宮一聽,乾脆從椅子上跳下來,拿起旁邊的圍巾作勢要圍上「既然這樣我就不打擾了⋯⋯」

相葉趕忙越過吧檯來拉他的胳膊「你給我回來!」

二宮於是破功,又是笑又是腹誹他傻,乖乖的坐回了吧椅上,指了指自己「欸,原來是我嗎?」

「不然呢?」相葉睜大眼睛,像是在威脅他。他一邊從吧檯後面鑽出來,一邊跟他補充「跟你講我還有在等的人的話,搞不好你又跑丟,不知道丟多久。」

這下輪到二宮瞪眼睛,看著他「喂」了一聲。

相葉走到他旁邊的椅子上坐下,扭過來說「那你要不要和我一起過聖誕節?」

「那不然我現在是在幹嘛?」二宮反問。

相葉哦了一聲,拿過他的酒杯來喝了一口,聲音潮濕的問他「和君昨天的簡訊裡是不是漏了什麼?」

二宮想了想「沒有吧。」

相葉側過來托著腮打量他「真的假的?那我要懷疑和君了。」

「懷疑什麼?」

「懷疑你真的喜歡我還是假的喜歡我。」

二宮看他一臉蠻認真的表情,怕玩的過火,萬一把這傢伙費心費力營造的好氣氛都搞沒了,乾脆不和他兜圈子「那我給你個線索。」

「線索?」相葉疑惑。

二宮伸手拿過自己的雙肩包,從裡面掏出一個透明文件夾,裡面夾著幾頁紙。他甩過來給相葉,示意他接過去。

「是什麼啊?」相葉詫異了一下,不知道二宮的線索到底是什麼,伸出手接過來,抽出裡面的紙來看。

原來是樂譜。

字跡軟軟糯糯的,連在五線譜上的音符都畫的胖頭胖腦,相葉不用辨認就知道出自誰的手。

前後翻了翻,他很久不看譜,看起來有點費力,於是單看歌詞,毫無疑問著大概是首什麼聖誕歌。

前前後後沒幾句實質性的歌詞,只是副歌的地方連著重複了很多遍「聖誕快樂」。

相葉一邊翻一邊問他「所以⋯⋯」

二宮一臉輕鬆的喝了口酒,回答他「禮物。」

「生日禮物?」

「姑且算是。」

相葉笑出來,把樂譜湊近他,手指指向那些在副歌一遍一遍重複的「聖誕快樂」,問他「那這個⋯一二三四五六遍聖誕快樂是什麼?」

「我祝你聖誕快樂啊,發自內心的。」二宮跟著他認認真真解釋「每一個聖誕都快樂。」

相葉擺擺手,剛準備說不對,突然福至心靈的想到了什麼。

他看著二宮在昏黃燈光下顯得柔軟而溫暖,一雙眼睛看著他,抿了抿嘴唇不知道將要吐出什麼可愛的言詞來。

他大概懂了這傢伙的意圖。

他們失散了六年,他寫了六遍聖誕快樂,對他說祝他每一個聖誕都快樂。

相葉突然有點眼眶發緊,看著二宮不知道講什麼,二宮可能也猜到被他看穿了意圖,臉頰有點為難的發起熱來。

二宮問他「不喜歡哦?」

相葉連忙把樂譜往自己這裡縮「誰說不喜歡了?」

二宮對著他瞇起眼睛笑「不過我好久沒碰過吉他,所以這個唱出來很難聽也說不定喔。」

「沒事,」相葉說「不過你要先唱出來我才會知道。」

講到這裡,二宮想到昨天晚上那隻被放到不太新鮮的蛋糕和白白空了一晚的一半床,帶著點不甘的語氣「本來昨天在我家⋯⋯算了。」

「不要算了!」相葉從椅子上霍的站起來「我們現在去你家也一樣嘛。」

「欸?突然?」二宮被他嚇一跳「那你這裡怎麼辦?」

相葉已經背過手去解圍裙「都說了今天除了你沒別人。」

二宮喔了一聲「反正今天你是老闆你說了算。」

相葉表示贊同。

解下圍裙的時候,相葉突然想起來什麼似的,帶著點理所當然的底氣來問他「說是我說了算的,那和君從昨天到現在,漏了的那句是不是還沒說?」

「嗯,是喔。」二宮站起身來和他打哈哈。

相葉靠近他一步「快說。」

二宮覺得有趣,乾脆和他較上勁,偏偏不講,伸手拿起自己的外套準備穿「好囉嗦啊相葉氏,趕緊去吃飯,肚子好餓。」

相葉拉住他的衣服,用身體堵住他的路「說了再給你吃飯。」

「哪有你這樣的人!」二宮往回扯了扯自己的衣服,覺得相葉幼稚的不得了,於是露出妥協的意味「好了好了,你聽好喔。」

窗外有鈴鐺和歡笑的快樂聲音,彩燈亮閃閃的透過玻璃穿進來,二宮清了清嗓子。

然後他跟著微弱的背景音樂晃晃悠悠拿腔作勢的唱起了聖誕歌,哼哼唧唧表情投入,明顯是在胡鬧。

「喂!不是這個!」相葉洩下氣來,哈哈的笑出聲,伸手拍他「再給你一次機會,take two。」

二宮抿著嘴瞄他。

「有多難講,快!」相葉扯著他衣服搖來搖去,耐心快耗盡,即將到要上手的邊緣。

二宮躲了躲,好笑的認輸「好啦!那你聽好喔。」

相葉點點頭。

「最後一句」二宮坦率又認真的看著相葉,用自己最笨拙和誠摯的語氣。

「生日快樂,雅君。」


室內還是溫暖熱鬧的樣子,窗外終於下起雪來。

兩個人一起回家大概不會冷。



———————————————

我們聖誕boy生日快樂一切順利!

小甜酒系列到這裡應該徹底結束啦,其餘的大概會放在本子裡(吧),該事件已經提上我的懶惰日程(x

大家聖誕快樂!










评论(22)
热度(588)
© 一番能|Powered by LOFTER